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七)
嬴川小说名字叫做《企死图之无生局》,提供更多更多更多人更多人企死图之无生局嬴川小说全文深度深度深度深度阅读,企死图之无生局嬴川很很很比较完整版。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嬴川节选:嬴川就看见了了了了一只小狗正池塘边上饮水,突然间之间他就忆起了他们的饮用水像是是从那…...

嬴川小说名字叫做《企死图之无生局》,这里提供嬴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精选:出去的时间稍微晚了一点,此刻的路上已经充满了肃杀的雾气,虽然已是暮春时节,但这周围都有一种阴暗潮晦的气息。形单影只的干枯杨树被遗忘在了荒芜的路边,疏星也在漆黑的夜空中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整个大地一片寂静,陷入到了深深的黑暗泥沼之中。距离水塘远远的,嬴川就看到了一只小狗正在池塘边上饮水,忽然之间他就想到了他们的饮用水好像也是从那里面灌来的,心里立刻涌上了一股作呕感,但是之后他就又想出了一个让别人更加痛苦以此来缓…

出去的时间稍微晚了一点,此刻的路上已经充满了肃杀的雾气,虽然已是暮春时节,但这周围都有一种阴暗潮晦的气息。形单影只的干枯杨树被遗忘在了荒芜的路边,疏星也在漆黑的夜空中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整个大地一片寂静,陷入到了深深的黑暗泥沼之中。

距离水塘远远的,嬴川就看到了一只小狗正在池塘边上饮水,忽然之间他就想到了他们的饮用水好像也是从那里面灌来的,心里立刻涌上了一股作呕感,但是之后他就又想出了一个让别人更加痛苦以此来缓解自己痛苦的鬼点子。

“如果他们知道自己喝的水就是狗喝的水的话,他会不会把今天吃的东西给吐出来呢,这真是一个整他们的好办法!”

就在他疾步前行的时候,他发现刚刚那只小狗已经屁颠屁颠地跑向了自己,与自己擦肩而过。

“喝饱了就有劲了啊!”嬴川心里笑骂道。

但在这个时候,那只小狗就像是演电影一般,扑通一声歪倒在了身旁的草丛之中,直挺挺的,真的就像演戏一样,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生气。

嬴川本来还不在意,保持着原来的速度快走着,不一会儿就看不到了那只小狗。但是他越想越感觉不对,由那只狗瞬间联想到了水塘,也联想到了他们。

“刚刚那只小狗还在那里喝水呢,总不可能与水有关系吧!”

嬴川心头一颤,脚步逐渐放慢,随后急忙转身向那只狗走去。也就在这时,嬴川的视野中又多了一位少女——只是从披散了一背的乌黑秀发就可以看出来,那个突兀的黑色身影在自己不知不觉之间就已蹲坐在了那只身体僵硬的小狗的身旁,不知道在干什么。

嬴川心里一惊,虽然心中有种莫名的恐惧感,但他还是保持着那份不自信的镇定,慢慢地走了过去,轻轻地说道:“小妹妹,你怎么在这里不回家啊?这里可是施工重地,小心受伤啊。你快回家吧,要不然家里的人可……”

咔!

咔咔!

如同经久未经润滑的齿轮一般,发出笨拙的扭动声,缓慢而沉重的旋转着。

“你没事吧?”嬴川看着那慢慢的扭过头来的少女,心里油然而生出一种惊悚的味道,但他还是故作一个大哥哥的模样来安慰眼前的这个失魂落魄的少女。

咔!

咔咔!

扭动声不紧不慢的继续着,像运行程序一般,不受周遭一切的影响。

“这!”嬴川吓得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不断地向后移动着身体。心脏剧烈起伏着,汗滴霎那间就布满了额头,润湿了头发。

“你、你到底是什么?”嬴川惊恐地指着那满头长着乌黑头发的女孩,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只怪物,大声地喊道。

但是,一切似乎都是程序,依旧在有规律地运行着。

那颗长满乌黑发丝的头颅慢慢地转向嬴川,嬴川本来以为会看到一张伤心的稚嫩脸庞,但是满眼仍旧是乌黑的头发,那是从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恐惧中滋生蔓延出来的魔丝。

嬴川眼睁睁地看着那戏剧性的一幕幕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竟然没有丝毫的规避之力。那柔美黑长的秀发长满了整个头颅,松松垮垮地披在肩上,分不清哪是脸,哪是后脑。仿佛从刚才他就被这个怪物注视着,从他开始转身到他现在跌倒,一直注视着自己,刚刚才是转过头去看那只小狗而已。

嬴川心中咯噔一震,感觉到自己正在被一道幽怨的眼神注视着,无法摆脱,那种摄魂的力量来自四面八方,无形地拉扯着自己的大脑。

女孩的头颅依旧在转动着,并且越来越兴奋,转速也越来越快,那乌黑细长的头发也因为离心力的增大而逐渐飘扬了起来,就像一架不明飞行物一般,闪烁着奇异的光泽。而那头发下面竟然没有脸,整个头部颅都被密密麻麻的发根笼罩着,从头顶一直绵延至颈部。

“这是怎么回事啊?”嬴川近乎疯狂地喊叫着。那内心深处求生的**在此刻完全爆发了出来,他霍地一下站了起来,转身就向宿舍跑去。

嘭!

还没有等嬴川站起身子,那女孩的头颅就像一枚重磅炸弹一般弹射而出,直接钻进了嬴川的怀中。乌黑的头发瞬间遮住了嬴川的视野,披散在了他的身上,那从颈部喷射出来的鲜血与脑浆则是将嬴川刚穿上的衣服涂抹得一塌糊涂,仿佛从天而降的霉运,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嬴川本来由于求生**所激荡起来的一丝勇气顷刻间荡然无存了。

“啊——”

嬴川疯了一般将那颗头颅抛向天空,拼命地冲向了自己的宿舍,将一切都置之脑后了。

在他的大脑中,此刻只是充斥着一句话——

快跑!

而也在此时,一只披被着近似于骨骼一般白色的影子从嬴川的头上一闪而过,与他往相反的方向飞去,消失在了嬴川视野的盲区。

“呼呼——”

嬴川一口气冲进了自己的宿舍,气喘吁吁的他刚一进宿舍就挤在了宿舍的门上,以此来抵御外面追赶他的恶鬼。

他的大脑此刻一片空白,所有的记忆都被刚才一系列突如其来的事情抹杀在了那片草丛的旁边,化为了万物生长所需的有机肥料。大约过了十几分钟,当他的心逐渐收回,确信外面别无异样的时候,嬴川才从刚刚惊悸之中缓了过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着自己衣服上的血渍,嬴川忽然又想到了刚刚那一幅自己怎么也想不透的场景,却反而弄得自己的头皮一阵发麻。

“要是被其他的人看到这浑身血渍的衣服可就麻烦了!”嬴川心里说道。他现在都无法了解当初自己为什么会转身,为什么会与她搭话,为什么……现在却没有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慌感?

嬴川再次长叹了一口气,丢掉了那些庸人自扰的愁绪,权当做是自己的一次奇遇罢了,以后只要晚上不单独出去就可以了,随后就将自己的上衣与裤子脱了下来,用湿巾将自己脸上和头发上的鲜血擦干,将湿巾包在衣服里面,在确定四周安然无事之后打开窗户将它丢在了宿舍楼的下面。

“啊,对不起!”当嬴川将手中的脏衣服丢下去时他才发现,在他的宿舍下面正巧站着一个身着白色衣服的年轻人,正在弯腰找什么东西,嬴川急忙道歉说道。

白色的衣服在漆黑如墨的夜晚是那么诡异,宛如身着白色晚礼服的绅士,又如落魄的读书人,带给人们的总是友善的笑脸和凄惨的身世。

嬴川也是在说出道歉的话语之后才发现事情的诡秘之处,后悔刚才的愚蠢轻浮的行为,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虽然已经来了一整天,但自己还没有见到其余的两个工友,本来他以为下面的是他的一个比较奇葩的工友,可是。

在这时,嬴川又看到了让自己浑身颤抖的画面。那沾有鲜血的衣服砸在白衣男子的身上,就像是砸在空气之中一样,没有丝毫的阻碍,径直地落在了地上——白衣男子腹部下面的空地之上。

他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再次犯错了,先前的那个黑衣女与这个白衣书生是那么绝配,难道他们这黑白双煞商量好了一起来吓唬自己?但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事到如今自己没有受到丝毫伤害,难道是因为自己没有被捉到?

“怎么会这样呢?”嬴川目瞪口呆地看着楼下。现实的打击再次让他失去了逃避的想法,他就那么傻愣愣地站在那里,像是等待着命运的审判一般。

那个站在楼下的白色身影也注意到了这个从自己身体之中唐突穿过的衣服团,他机械般地直起身子,抬头向嬴川的方向望去。

嬴川视野中白衣人的这个举动使他的神智稍微清醒了一点,他趁机急忙收回了探出窗外的身子,并迅速关上窗户,唯恐出现象刚才一样的情景,自己被喷一身血没有关系,要是从这个高度被神秘的力量拖下去,说不定自己就会挂掉。

胸前的刀币却在此刻贴在了皮肤上,微凉的刺激感穿透了心脏,全身泛起了凉意。本来心神不宁的嬴川由此得到了许久未有的畅快,就在他满脸享受地游晃自己的目光时,无意间看到了门后的镜子里摇晃的刀币,只是这并没有什么值得称奇的,但奇怪的是那镜子里面的模糊影子并不是嬴川。在嬴川漆黑的视野中,根本无法看清那人的模样,只是觉得那人有点古怪,有点冷漠,有点……像皮影。

但在嬴川慢慢逼近后,才发现那影子就是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与哥哥有关,哥哥是牵扯进什么事件之中了吗?”过了许久,嬴川才从刚刚的惊悸中舒缓过来,在确认了神秘的白衣男子已经消失在了自己视野中的时候,他才喃喃地嘟囔了一句,再次向自己问了相同的话。他使劲甩了甩头,刻意让自己忘记这个白日梦。

“去找他们吧,这么晚了还不回来!”嬴川在穿衣服的时候对着自己如是说道。身后的几个床位之上虽然都已经铺好了被子,但没有一个人在宿舍,嬴川摇了摇头,情不自禁地笑了。借着屋子里昏黄的灯光,嬴川在镜子面前穿好了裤子,手中的上衣却迟迟没有穿在自己的身上,因为他在镜子里面再次看到了自己,再次看到了古铜色的赤裸胸膛之上那枚古色的刀币,正闪烁着朴实的光华。

“哥哥,你究竟在哪里啊?难道你真的在这个恐怖的地方么?”嬴川看着镜子里的那个同样迷茫的自己,有种迷失方向的感觉。

“我到底该不该告诉他们呢,虽然这会阻止找哥哥的事情,但是要真发生什么意外也不好说!”嬴川的大脑中已经有了自己的算盘,“这个地方或许真的有什么秽物!”

嬴川麻利地穿上衣服,当眼睛瞄过那门上的玻璃时,心中再度泛起一阵波澜,只不过他什么也没有说,关上门就朝女生宿舍走去。

虽然这里的一切带给嬴川的感觉是怪怪的,甚至于有点恐怖,但是想到了现在的朋友,想到了自己的亲人,他只是抿嘴笑了笑,并没放在心上。

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那群家伙一定在小樱那里讨论着今天发生的诡异事情吧。可是我怎么觉得这些个事情并不像直觉告诉我们的那般恐怖,还是说它在戏耍我们,等它们玩倦了,才准备用餐。

这些事情,还是早点告诉他们吧!

嬴川悄悄走出宿舍,左顾右盼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动静才大步走了出来。他刚一露面,黑夜就裹挟着凉风相迎而来,吹得他差点一个趔趄跌倒。

但就是这阵风将他发昏的脑袋吹醒了大半,因为他这时候才意识到衣服的落地点就在自己不远处,这压根就不是毁尸灭迹,而是自投罗网。

但是他顺着一路找过去,根本就没有任何衣服的踪迹,倒是夜风横行,吹乱了他的步伐。于是他归咎于不休的晚风,并在确定这条路上没有衣服的痕迹之后,才踏上了前进的道路。

而此刻在嬴川离开的宿舍里面,门后面的镜世界里虽然没有了摇晃的刀币,却还站立着那古怪的身影。他愣了一会儿,转身爬上了身后的床位。

晚风吹进宿舍,吹乱了月光下影子。但是那道黑色剪影却纹丝不动,那一秒,竟无法分辨是镜内还是镜外。

不过,无论是镜内,还是镜外,黑色剪影爬上的床位都是嬴川所在的上铺。

作者与剧中人物的对话——

嬴川:我们拍的是恐怖片吗,怎么没什么感觉啊!

作者:难道你喜欢那种大尺度血肉模糊的片子吗?

嬴川:有何不可!

作者:好吧,那我就答应你!

嬴川:等等,你的意思不会是让我变得血肉模糊吧?

作者:难道我要让小普变成那样?

嬴川:可我是主角诶!

作者:那好办,为了达成你的心愿,我就让别人来当主角好了!

嬴川:别介啊,我又错了还不行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