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二)
林慕嬴川小说名字叫做《企死图之无生局》,这里提供林慕嬴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精选:我们的世界是如此不同,即使眼前只有一根毫毛,你会说汗毛,而我会说...

林慕嬴川小说名字叫做《企死图之无生局》,这里提供林慕嬴川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精选:我们的世界是如此不同,即使眼前只有一根毫毛,你会说汗毛,而我会说寒毛! ——章首语丢掉垃圾后,颇感轻快,嬴川将地上的袋子捡了起来,准备二次利用。当他弯下腰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他竟然看到了一条极其细长如丝的黝黑色的小蛇,倏忽之间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垃圾之中。嬴川使劲揉了一下眼睛,不敢相信刚刚的事情。要是这个地方真的有蛇的话,这个工还是不要打得好,搞不好会把小命搭进去。虽然这个地方的蛇是无毒的,但那黑到瘮人堪比黑曼巴…

我们的世界是如此不同,即使眼前只有一根毫毛,你会说汗毛,而我会说寒毛!

——章首语

丢掉垃圾后,颇感轻快,嬴川将地上的袋子捡了起来,准备二次利用。当他弯下腰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眼花了,他竟然看到了一条极其细长如丝的黝黑色的小蛇,倏忽之间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垃圾之中。

嬴川使劲揉了一下眼睛,不敢相信刚刚的事情。要是这个地方真的有蛇的话,这个工还是不要打得好,搞不好会把小命搭进去。虽然这个地方的蛇是无毒的,但那黑到瘮人堪比黑曼巴的颜色却是他没有见过的,保不住又是一个新物种,没准还会因此得到一笔丰厚的奖励。截然相反的思绪在心中缠绕互殴,谁也不肯礼让三分,即使是共侍一主。

嬴川挠了挠头,开始顺着垃圾池小心踱步起来,慢慢地分析着,好奇心正在为他开始打开另一扇门,但不知道门后面究竟有什么东西。细看之下,他发现面前有一根横在脚下的木棒,有男人的胳膊那么粗细,承担着这一堆垃圾的绝大部分重量。

仿佛看到了开门的钥匙,他揉磨了一下双手,紧紧扣住木棒,在贯穿自己声道的大吼声响起的同时一把将木棒抬了起来,堆积如山的垃圾瞬间被一分为二,如同死尸破坟而出。当嬴川兴高采烈地低头望下去,想要一探究竟时,却是张皇地后退蹲坐在了地上,惶恐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被开膛破肚的垃圾山,就像是贞子已经现身了,但你还意犹未尽地坐在电视机前。

嬴川的眼睛不停地转动着,但始终摆脱不了眼前那勾魂摄魄的破烂垃圾池。终于下一刻,他不再犹豫了,慢慢地爬了起来,重新走到了那根木棒前再次猛然抬起,看到的却只是因为气温太高而已经生烟的发霉发臭的垃圾。在阴影下徐徐升起的腐烟,却像是日落西山时家家户户的炊烟,更像是温柔母亲所炒的拿手好菜,阵阵浓香呼唤你回家吃饭。

“刚刚的东西哪去了,那么大应该跑不远啊!”嬴川回想起了刚刚看到的场景,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奇怪啊,难道真的是我眼花了。”

嬴川一愣,忽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快速翻找刚刚倒出来的垃圾,所有的都在,唯独少了一样东西——枯萎的球状物。他一屁股蹲坐在了地上,喃喃自语道:“难道真的与那个东西有关,还是我自己多心了?”

垃圾山之下乃是一望无际翻滚着的黑海,无数的黑细蛇状物像是腐尸下的蛆虫一般密密麻麻的有一大滩。它们那极其细长的身子缠绵在一起,前后蠕动,左右扭摆,幅度那么大,频率那么快,像是沸锅里面的热汤面一般撩人心扉,乌黑发亮的颜色在欢快地跳跃着,宛如庆祝自己又被细心的人儿发现了。而那活泼奔放的动作就像是死神那曼妙的腰肢扭动出来的性感火辣的肚皮舞,诱惑着涉世未深的少年甘愿投怀送抱。

视野被漆黑的场面迅速占领了,它们仿佛爬山虎的脚,密密麻麻地爬满了人们的眼球,然后踏破瞳孔,直奔大脑而去。整个眼球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白色污染的存在,如同闭上眼睛被黑暗笼罩的人,**地陷入到了蛇窝之中,冰凉舒滑的蛇皮不断地擦过你的肚皮,与肚皮里面的蛇状物交相呼应,即将破体而出;沾染着致命毒液的毒牙轻触脊背,划出一道道白色的伤痕,考验着你生命的不可承受之毒;柔软粉嫩的舌尖绕在鼻梁上,轻声哼唱着沙沙的歌,期待着你张开嘴巴,和她一起歌唱。你能感觉到它们尖尖的尾巴、嫩滑的肚皮、小巧的头颅、水灵的眼神,那就是下落凡尘的仙子,与你邂逅在这一片热火朝天的土地上。两个火热的灵魂相互碰撞着,摩擦出只有死亡才能爆发出来的烟火。

啪!

一个人脑袋大小的东西在这热情正酣的时候撕开了黑丝的防御,落在地面之上瞬间崩裂,里面的血肉四散开来,像是死神的杰作,血块被丢弃的到处都是。

“嬴川,你在干什么啊?快点过来啊,一起去女生那边帮帮忙!”林慕的喊声将蹲坐在地上的嬴川从幻想中拉了出来。嬴川看了一下刚才的脑袋,那哪是什么脑袋啊,就是一个装满垃圾的袋子,现在已经破了。

嬴川揉了一下眼睛,定了定神,甩掉刚才不知所以然的幻想,拍了一下屁股上的土,急忙跟上林慕等人,朝女生宿舍走了过去。临走的时候,他还特地回头看了一眼,那种现象虽然诡异,但对他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而此时,那宛如被死尸冲破的坟墓的垃圾堆之上,黑色的曼妙身影再次与他不期而遇,在天地之间肆无忌惮地摇晃着危险的弧度,随即化成一面黑纱,自由地飘出了嬴川的视野。

“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地方很奇怪啊,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呢!”嬴川追上众人,觉得刚才的事情连亲眼见过的自己都有可能不会相信,这群没有见过的人又怎么可能相信呢。但是他又不能闷在心里,总希望想办法来提醒他们,防止他们也遇到类似的不测。

“这个地方的确很是不可思议,哪里有学校会将综合楼建在宿舍楼之间的呢!还有就是这座图书馆,这里是不是遭到过地震啊,它的前倾程度也太大了,似乎已经超过了比萨斜塔,可以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了!”小普一边说着,一边指向了距离自己不远的一座楼房。

乍一看,还真是不得了。图书馆三个大字虽然有些颓圮,但依旧是身份的象征。那六层的楼身前倾度数之大,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即使离着它还有几十米的距离,但是那种迎面而来的压迫感堪比泰山压顶。那倾斜的楼体,当你望向它顶端的时候,“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危机感就会迎面扑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插翅难飞的束缚感。

林慕在小普的提醒下也看到了这座建筑物,心里面对那群建筑工人肃然起敬,赞叹起了建筑工人的审美观。如此高危的建筑并没有给他带来丝毫的不适,反倒是有一种神秘的美学气息。这个时候的林慕不禁联想起了以前老师讲述的有关黄金矩形的知识,如磁石铁,不谋而合。

林慕将林樱的行李交到嬴川的手中,自己走向图书馆,站到了它的面前。他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在这惊讶的背后,可以看出来,更多的还是不解。

“比萨斜塔倾斜了大约10%,倾斜度数大概为5.5?。”林慕自言自语道,“这座楼的倾斜程度远远要大于比萨斜塔,但是不是奇迹还要经过鉴定之后再说。”

说完他逐渐靠近图书馆的楼体,停驻在了它的门口。他向里面看了一下,随后又在一出角落里拿手在那里瞎比画了几下,又在地上计算了一下,随即松了一口气,朝大部队这边走了过来。

其他人只是静静地看着,自知也帮不上什么忙。他们都知道林慕曾经夺得过全国的奥数冠军,而且他对于数字特别得敏感,曾经自己动手计算寻找过梅森素数,至于结果怎么样,却没有人知晓。

“这座图书馆果然十分怪异!我原本猜测它是故意制造这种夺人眼球的外形,但是事情并不想我想的那样简单,不知道为什么,它的内部结构与楼体一样也是倾斜的。真的就像是小普说的那样子,是地震造成的。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们就不用再担心什么地震了,因为这里的房子太结实了!”

林慕看了一眼嬴川与小普,继续说道:“大家都知道比萨斜塔吧。其实,比萨斜塔现在的倾斜角度只有5.5?,而我们面前的这座图书馆,却是有20?之多,远远超过了比萨斜塔。”

“你们或许不知道,虽然影响建筑物的倾斜程度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最关键的只有那么几个,其中就包括……”林慕本来准备给他们一边用手表示,一边口头解释。可是当他回头想要借助那活生生的现成的例子的时候,周围的环境再次让他大吃一惊。

“你们快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林慕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把嬴川他们叫到了自己的所在的地方,指着周围的建筑物说道:“完全不合常理!这些建筑物,包括宿舍楼、图书馆、综合楼、实验楼以及餐厅等建筑,几乎将我们包围了起来。而这种造型,很像世界上一处有名的文明景观!”

“林慕,我刚刚只是觉得奇怪才发了一句牢骚,其实这也没什么嘛。他们这里的土地少,学校建成这样也并没有什么大碍,没准我们现在站的地方就是原来的操场呢!”小普看到林慕这种过度夸张的情绪,也有一点不自然。

“与这件事情无关!你发牢骚是因为你的无聊,而我这样只是因为这个地方很奇怪而已,与你并没有关系。若不是这里真的有这些奇怪的东西,你以为我会在意你的无聊么。言归正传,你们就不觉得这种杂乱无章的排列,就像是在建成之后将建筑物重置一般,与英国的巨石阵有异曲同工之妙吗!”

林慕盯着四周破旧的建筑物,心里面忽然涌上一股寒流,像是从西伯利亚吹来的冷空气,在陌生的季节里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面纱,这个地方,怎么看都很诡异。

“英国巨石阵?”

众人瞪大眼睛好好地看了一圈,但满眼都是茫然,有的人眼睛里面都放不开了,流得满脸都是。被林慕这么一说,他们都不太肯定现在还是在祖国的怀抱里了。

这些建筑工人太神了!他们赞叹了一句,但只是作为旁观者,用看似的尊称亵渎着古老而神秘的文明,一瞬过后便不再关注这些东西了,徒留它们满脸欣慰后的忧伤。只剩下林慕面对着这些睿智的哑者,从与他们无声的对话中,得到了一些怪异的感觉,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出来。

“不要有这么丰富的联想好不好啊,真的很瘆人!”小普在一旁唏嘘道,“巨石阵可是与神秘力量接轨的奇怪建筑,还有人说是祭拜天地神灵的古代野蛮,哦不,文明祭祀场所,要是这个地方真的与巨石阵相仿,那我们还是调头算了,谁晓得我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身份?你什么意思?”

“还能有什么意思啊,你说参加祭祀活动的除了祭司,就只有祭品了。依你看,就我们这身份,会是祭司吗?”

“虽然不是祭司,但也不见得就是祭品,我们还可以有另一种身份!”

“什么身份?”

“观众!”

嬴川虽然身在人群之中,但是自己的心早就跑到了图书馆之中。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微微晃动的门扉,似乎有人躲在后面,故意制造动静吸引他过去。可嬴川始终没有答应他的要求,虽然衣衫里面胸膛前的刀币吊饰此刻也有一点兴奋,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还是控制住了自己。

“哥哥,你真的在这个地方吗?”

作者与剧中人物的对话——

嬴川:老大,为什么我有一种生不逢时的恐惧感呢?

作者:你这话到底什么意思啊,是在怨我吗?

嬴川:当然不能怨您了,你这么辛辛苦苦地把我创造出来,我怎么还会怨您呢!

作者:这倒像句人话,挺中听的!

嬴川:只是我觉得这人物有点不得志,你能不能……

作者:你要换角色!

嬴川:就是想问问,看看有没有那种出场率高,而且能坚持到最后,能够扮一个安静的美男……

作者:小普,你要不要当这部书的主角啊?

嬴川:对不起,我不换了,我这就回去背台词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