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企死图之无生局》第一章 死光(六)
林慕林樱小说名字叫做《企死图之无生局》,提供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林慕林樱小说目录,林慕林樱小说全集目录。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林慕林樱摘选:林慕在嬴川回过头的时候就明白了了了事情有异,因为他也有过这种痛疼的感觉,便忙拉过林樱与夏茹退向了…...

林慕林樱小说名字叫做《企死图之无生局》,这里提供林慕林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企死图之无生局小说精选:林慕在嬴川回头的时候就知道事情有异,因为他也有过这种疼痛的感觉,于是忙拉过林樱与夏茹退到了一旁,并顺手将她们头顶上的帽子摘下来扔在了距离柳树不远处的斜坡上。这个时候柳条就落了下来,成包围之势向小普与嬴川围笼了过去。林慕立刻丢下林樱与夏茹冲向前去,他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柳条外面挣扎露出了一只手,于是赶紧抓住,并喊来了林樱与夏茹来一起将他拉出来。柳条也知道自己无法全力对付这么多人,就有意识地放走了小普,将…

林慕在嬴川回头的时候就知道事情有异,因为他也有过这种疼痛的感觉,于是忙拉过林樱与夏茹退到了一旁,并顺手将她们头顶上的帽子摘下来扔在了距离柳树不远处的斜坡上。

这个时候柳条就落了下来,成包围之势向小普与嬴川围笼了过去。林慕立刻丢下林樱与夏茹冲向前去,他在这个时候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柳条外面挣扎露出了一只手,于是赶紧抓住,并喊来了林樱与夏茹来一起将他拉出来。

柳条也知道自己无法全力对付这么多人,就有意识地放走了小普,将所有的兵力派上前线,一起去对付嬴川。看着眼前的柳条已经将嬴川团团围成了一个圆柱,四人都瞪大了眼睛,一瞬间竟为这天地间的造化而瞠目结舌,久久地沉浸在自然的艺术之中,忘却了去救嬴川的事情。

“嬴川还在里面呢,我们要想办法救救他,不能眼看着他就这样身陷绝境!”林樱焦急地说道。

“救是一定要救的,但是怎样去救,还得仔细商讨一下,毕竟我们的对手可是我们完全不了解的物种!”林慕思考之后,给出了自己的结论,“蛮干或许会让我们全军覆没,我们必须要想出一个万全的对策!”

小普在此刻开始沉默了,他实在是没有勇气拿起身边的棍棒冲上去将自己的救命恩人解救出来。那源自于内心最深处的恐惧此刻已经完全支配了他的身体,他的大脑里面此刻全是那一瞬间袭来的绿色魔鬼,甚至于连自己的意识都没有容身之所。

“我们刚刚都做过什么,结果触发了这个机关似的东西?还是说它在坐等着我们进入它的蛇蝎迷阵,成为它的俘虏。如果是第二种可能性,那基本上就无法救出嬴川了,因为它的攻击有着很强的主动性,只要满足它设定的条件,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一般是不可能有希望的。假如是第一种可能性的话,这就代表它的攻击是被动的,是在我们触发某些条件之后的一种自我保护行为,要是我们将它恢复原样,也许就可以解救出嬴川。但是,这只是我们的假设,成功与否,都还未定呢,你们敢去尝试么?”林慕说完之后,竟多了一丝自嘲,“拿他人的生命去试验,还有什么不敢的啊。既然如此,那么大家就不要再愣着了,在保护自己的前提下尽快恢复这个地方原来的模样,但要抓紧时间啊,嬴川可能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我们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在防止事情恶化的基础上来试试看能不能解决问题。”

“要不要去找工头过来呀,他不是说这附近有什么仙物吗,或许他知道什么方法也不一定呢?”小普站起身来后对林慕说道,但他的眼中也有狐疑之色,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你没听他说这个地方可没有什么巫师,闯祸了可没人给我们收场啊!”林慕神色凛然道,要不是因为这个地方与他迷茫的内心略有点灵犀,他早就在汽车停下之后就离开这个破败不堪的地方了。

林慕与林璎一起,小普与夏茹一起,四人两组开始对曾经在这个地方造成的破坏快速进行修补。同一时间点,小普发现了自己抱来的那一地黑白错乱的猫头盖骨,另一边的林璎也捡起了丢落在土丘旁边的柳冠。两人皆是怀着虔诚的心,将那象征着自己冒犯这个地方的证据重新放回了原地,希望以此洗清自己的罪过。

就在他们做完这件事情的时候,柳条再次迎风飞上青天,在蓝天白云之间舒展着自己的腰肩,和下面不解的人们打着热情的招呼。

咕噜噜——

“嬴川,嬴川!”林璎看到从柳条团里面被解放的嬴川滚了出来,急忙跑了上去,还好被眼疾手快的林慕在小土丘上拦了下来,没有让他摔在地上。

再次看到蓝天白云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嬴川看着眼前的朋友们,在这精神极度萎靡的时候还是对他们笑了一下,示意他们不要担心。

林慕与小普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上下并没有什么伤痕,只是偶尔有点树叶的汁液痕迹,其余并无大碍。于是把他安置在了小土丘的斜坡上,五个人懒洋洋并排一起躺在那里,蓝天白云之下偶尔有柳条飘过,虽然曾经带给了他们不少的恐怖,但是他们相信此刻不会再有什么东西来打扰他们了,因为这份安静,是天人共同喜欢的。

“刚刚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呢,真匪夷所思!”嬴川一脸解脱的笑容,经历了刚刚那生死时速的交锋,此刻嬴川的声音虽然有些有气无力,但是谈笑间气定神闲,俨然已经将它作为一个普通的回忆。他还在不经意间摸了一下胸口处,感觉无异后,才真的放下了那颗悬着的心。

“会不会有诈,难道它在诓我们?”林慕不放心地回头看了一眼,只是那棵柳树毫无怪异可言,唯一有异的就是这片土地——他们所踩的土地。

“狭长的小路,突起的大地,占据犯讳位置而且从头至尾都没有停止摇摆的柳树,都说明了这个地方在风水学上很犯忌讳。”小普终于开口了,用属于他知识范畴的思考问题的方式给出了答案,虽然他只是个半吊子,“而且还有个关于黑猫的传说,说黑猫是施咒用的祭品,而且猫毛和猫骨都是魔咒和护身符的材料之一,甚至有人还说猫身上的毛有着增加咒语法力的功效呢!”

嬴川心中“咯噔”一颤,如丝般的魅影再次翻越到心头,紧紧地包裹住了他的心脏——又是“丝”!

林慕只是看了小普一眼,一个崇拜神学,一个信仰科学,他们的路是不可能汇合到一起的。

“黑格尔说过‘存在即合理’,这里的‘存在’指的是万事万物,而这里的‘合理’指的是自然的逻辑。这个世界存在的基础本来就遵从一定的逻辑,若是否定这层逻辑,也就不存在这个理性的世界了!任何事物事件的存在都是有着属于它本身的逻辑,虽然不同于其他,但是同样是合理的!刚刚的事情可以说是在这种地方,柳树积久形成的特有的应激性吧!”林慕对于最后的解释也是有些不满意,毕竟当时的场景过于出乎人的意料,现在想想都觉得这绝不可能是现在的科学所能解释通的。

“那要是这个世界也有着它所遵从的幽灵法则,虽然不同于我们的世界,但是同样有着属于它们的逻辑,这是否也同样合理呢?”嬴川望着天空自言自语道。林慕侧过身子来想要听清他嘴里面的咕哝声,却发现自己转过身来的时候他已经闭上了眼睛。

“刚刚到底是什么东西?”嬴川闭着眼睛摸着胸前的刀币,心跳陡然加速,“这些东西的存在真的与哥哥有关系么,为什么它们会对哥哥留给我的东西这么感兴趣呢?它们是不是有其他的目的?”

这个地方,为什么让我有一个不好的预感呢!

再次穿过狭长的小路,当熹弱的夕阳被高大的身影严密地遮挡住以后,鲜有阳光能够在这里给人们提供光明的指引。两侧建筑物陈旧的身躯上布满了与岁月无数次激战后留下的触目惊心的伤口,从微微泛白的伤口深处往外涌动出的肃杀弥漫在这条小巷的角角落落,编织成一张硕大无朋的重网,将他们团团围入其中,看似孱弱,谁都无法置身事外。

“我说你们宿舍怎么都没有人啊,原来在这里乱跑呢。都说了不要乱跑,没长耳朵吗?再说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在外面闲逛,要是明天起不来完不成任务,小心扣你们工资!”就在他们刚刚跑出来时,就遇到了催命鬼似的秦军又在那里瞎嚷嚷。虽然不知道他的脾气为什么如此的阴晴不定,但没人想到要去探究原因,只是拼命埋怨。

合理有效的管理是促进一切行动成功的必要动力。但是如今的管理却成了当权者泄愤的一种工具,处处显现着他们想要将自己手中权力最大化的欲求,以谋求物质上的过分追求,或者是精神上的变态享受。

对于工头的这种管束,他们这群已经被管了十几年的学生的抵触情绪相当高,但是现在牵扯到了自身的利益——那切切实实的金钱利益之后,他们也终于尝到了“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的真理的痛苦之处。

所谓真理,无不是建立在尸骸之上,用痛苦堆砌而成,熠熠生辉的阆苑仙境。获得的真理则是人们拿走它的一砖一瓦,然后用自己躯体上的骨头和血肉重新弥补它的损失的交易而已。所以这个过程,必定是痛苦的。

林慕招呼他们不要做声,避免秦军知道这件事情。因为他们对这一切都还不清楚,抑或是这些东西并没有伤害他们,所以现在还不到将它的丑陋行为揭露的地步,没必要弄得尽人皆知。

所以他们便私自将这件事情压了下来。

除此之外的另一个原因就是他们不愿意继续承受那份可以避免的训骂,也可以说是聒噪。

女生宿舍显得有些安静,难道是吸收了过多女孩子的阴气。空气中流淌着沁人心脾的暮春气息,隔着窗户望向外面,此刻夕阳已经完全沉落到了地平线的下面,浓浓的黑色从天空之上如同幕布一般倾泻下来,将太阳最引以为豪的光景之一——夕阳,给蚕食鲸吞了。

世界完全黑了,属于人类世界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接下来粉墨登场的跳梁小丑,充当起了夜世界之中的主宰角色。

“你觉得这里怎么样啊,风水大师?”林慕看到黑夜降临之后,心里面对于妹妹的牵挂又多了几分。

“我对风水这一块真的是一窍不通啊!刚才要是你们继续追问我卜辞之上到底有什么问题的话,我恐怕就下不了台了。说实话,我们的占卜太费时费力了,而且《周易》也是异常难以理解的,所以大家才说它博大精深。但是对于来自于西方的扑克牌、塔罗牌,则是更简单易懂。不如这样,回宿舍之后,我跟你们玩一个刺激的游戏,保证你们会对这次的打工之旅刻骨铭心!”小普非常自觉地进行了一下自我检讨,在这之上又构筑起了自己的能力平台。

“迷信无国界啊!”林慕无力地说了一句,随后整个队伍再次陷入了沉默。

咔——嚓!

一声清脆的开锁音在这个空旷的楼道里面来回传响,房门应声而开,还有一个身影应声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倒了林樱的怀里。林樱还没缓过神来,在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变吓得顿时魂不附体,尖叫一声用力丢开它之后,就瘫在了门口,像石像一般一动不动,只有胸膛在剧烈地起伏着。夏茹也是被林樱的惊叫吓到了,她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却看到了那扑向林樱的分明就是她带来的那只黑猫。于是她迅速招呼在外面镇守的三个男生,经过一番激烈的角逐之后,终于在房间里面将那只不安分守己的黑猫收进了法网。

嬴川在夏茹关上门之后就把黑猫放在了地上,但她好像不喜欢在地上的感觉,刚一触地就蹦到了床上,接着三下五除二地跑到了窗台上,坐了下来。像是一位高雅的贵妇,端坐于窗前深情地望向窗外,等待着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骑士的凯旋。

“黑猫怎么会往外面跑呢,难道她不喜欢这里面的温柔乡?”回过神来的林樱不解地说道。

“不一定!黑猫是被奉为驱邪的神物,但就是为此,有它在的地方就说明有妖物在作怪。所以逐渐地就被人们认为是凶患的象征,是不吉利的征兆。她往外面跑,应该说明外面可能会有一些秽物,需要它去祛除,这同样说明了你们的房间很安全,你们在天黑以后就不要外出四处走动了,以防不测!”林慕并没有反驳小普的这番话,虽然它能够传递出很强烈的客观唯心的色彩,但是对于保护女孩子来说,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嬴川则是靠近窗户坐了下来,用手托住自己的下巴,细细地观察起了面前这只倨傲的黑猫。她抬着头,挺起的胸脯没有现代女人那种引以为豪的凸起,可是展现出的是另一种风格迥异的味道——柔骨之美。她有着飞机一般考究的流线型身材,静静端坐下极尽优美妩媚,浑身披被着烤瓷一般的琉璃黑色,干净到一尘不染。四肢完全与身体的黑色相融,俨然一绝世妖物,考验着世道人心。嬴川注意到了她与众不同的金黄色的眼球,鎏金一般酣畅淋漓地表达着自己的独一无二,那金黄色中心的玄色眸子,此刻已成为了一条竖立着的准线,在人群灯光之中打量着世间百态。

嬴川忽然觉得这就是周敦颐笔下的神圣不可侵犯的莲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他甚至有冲动要为这只猫写一篇《爱猫说》,来纪念这小巧可人的尤物。他站起身来,走到了较远的地方,继续观察这黑猫,希望可以窥得她在历史上盛名不减的秘诀。

他的这一举动引起了林慕的注意:“嬴川,你是不是今天下午的阴影还没有摆脱啊,想要杀了这只猫来祭奠一下?”

“哥,你说什么?谁要杀我的猫啊?”林樱敏感地喊了起来。

“怎么可能呢!你没有看到她是多么得雍容华贵吗!”嬴川从容不迫地一笑,“从我现在的这个角度看,她更像是阆苑中的一朵仙葩,浑身上下弥漫着从原始文明一路走到现在的尊贵,从世界各地走到这里的华美。你没看到么,她都不屑于你们的抚摸!”

嬴川从书本中知道了很多关于猫的东西,而在此时此刻的这只猫的勾引下,无可抑制地喷薄了出来。黑猫似乎不喜欢这么多的赞美与目光,在众目睽睽之下伸了个懒腰,松动了一下身上的毛,似乡村野猫一样用爪子粗鲁地洗了把脸后就钻进了林樱的怀里。林樱看了嬴川一眼,慢慢地把自己的手放在了黑猫的脖颈处,给黑猫开始挠痒痒,黑猫也很享受似的浑身蠕动着。但是这蠕动却造成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地震,将嬴川用梦想与现实交织起来的光影搭建而成的舞台捣了个粉碎。

“大学者,这只猫好像不买你的账呢。现在是杀,还是不杀啊?”小普**着嬴川,而一直以来凝固的气氛也在这只猫的作用下逐渐舒缓了下来。

“今天下午的事情,应该不是巧合。我们不知道这与我们是否有关,但是我们一定要保证,以后绝对不能单独行动。而且,绝对不要乱碰这里的东西。你们要是忍不住了就说出来,实在不行就离开这里,省得心烦意乱!”林慕看到那烟消云散的心头雾霾,也是长舒了口气,“不过我还要重申一遍,不要让秦军知道,谁知道他又说什么难听的话!”

嬴川是不可能将那件事情的具体细节告诉他们的,因为他总觉得找哥哥这件事情只是他一个人的事。而且经过今天下午的突袭,他也知道了这里并不像自己预料中的那样平常。但是,无论它遵从自然法则,还是遵从幽灵法则,对于他来说,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危险。

嬴川无声地叹了口气,忽而发现在身上的香烟已经寥寥无几了,于是他先离开了女生宿舍,说是出去买一包烟。

临走时他无意间瞥到了那只黑猫的身影,白炽灯下的她无可遁形地暴露于朗朗乾坤之下,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毛色使她只能蜷缩在大道的边缘。他甚至看到了那玄色眸子的颤动,虽然只有一瞬,这时嬴川想到了小普刚刚的那一番话,不禁思维发散,要是这个屋子里面住着连黑猫也无法克敌制胜的敌人,那黑猫是选择牺牲就义,还是选择苟全逃生。

这似乎并不难找到答案!

作者与剧中人物的对话——

嬴川:老大,刚刚那是什么道具啊,怎么就那么逼真呢,就像置身于你的小说中身临其境一样,差点吓残了我!

作者:这就是你演砸了的理由……你只管干好你分内的事就行了,操心这么多干什么!

嬴川:可是刚刚我确实感觉到了那种濒临死境的气息,真的很可怕!

作者:好吧,那我就换个不害怕的吧!

嬴川:别啊,我突然发现我已经不害怕了!我再去会会那家伙,保证下一次不会搞砸!

作者:……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