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我一定会让你流血!

吴钩 第二章 我一定会让你流血!

作者:量子粉蒸肉 小说:吴钩 更新时间:2021-04-07
身着“理塘警察”字样黑色制服的军警大量再次出动,用身体抵挡住汹涌澎湃的人潮。  但不相对稳定的身体防线在陈游疾会出现的一瞬间奔溃,无数粉丝和女孩像猛虎上山通常,击破防御,向被吓的丧失正常地知觉的陈游疾冲去。  人群滚烫,叫喊声、痛哭声整耳欲聋。许多人了昏倒但不稳定的身体防线在陈游疾出现的瞬间崩溃,无数粉丝和女孩像猛虎下山一般,冲破防御,向被吓的失去正常知觉的陈游疾冲去。。...

吴钩

推荐指数:10分

《吴钩》在线阅读

  身穿“理塘警察”字样制服的军警大量出动,用身体阻挡住汹涌的人潮。

  但不稳定的身体防线在陈游疾出现的瞬间崩溃,无数粉丝和女孩像猛虎下山一般,冲破防御,向被吓的失去正常知觉的陈游疾冲去。

  人群沸腾,呼喊声、哭泣声整耳欲聋。许多人已经晕倒在地,被抬到外围,送去急救,场面混乱不堪。

  不少女孩子尖叫着:“陈游疾,我要给你生孩子!”“只有我能把你强大的基因延续下去!”

  还有已经冲到面前的女粉丝哭泣的,拉着陈游疾的手死死不放。

  陈游疾笑着摇摇头,当的一声,脑袋磕到了左边的舷窗上。

  “我们到您的住所了,陈先生,请醒醒。”驾驶员的声音再次传来。

  陈游疾摸了摸嘴角的口水,镇定精神,收拾行李。他紧握奖杯,与女孩及机组人员告别后,缓慢离开直升机,踏上夜色中夹杂着几点星星灯火的理塘市街道。

  一阵北方的冷风吹来,陈游疾浑身颤抖,连续打了三个喷嚏。

  没有鲜花,没有人群,也没有多余的哪怕一丝的灯光,陈游疾的面前一片冷冷清清。

  他拿起手中的“本杰明绘画大奖”奖杯,仔细端详着。奖杯的底座上刻着一段文字:“艺术超越时光”,其他的就是奖项字样以及自己的名字,着实平淡无奇。

  奖杯是玻璃制作的,陈游疾提醒自己回去后要小心放置,不能碎掉。他计划在家里专门制作了一个特别存储各类奖杯的展示柜,并把这尊奖杯放置在最显眼的位置,但是也不要太高调。

  一股巨大的外力近距离冲向陈游疾。他看不见背后的情况,也来不及调整自己的身体,在巨力作用之下,全身快速向前摔了出去,手中的奖杯脱手而飞。

  这座代表着至高艺术成但自身做工价值在三十天琴币的奖杯,以极快的速度重重摔在地上,撞上了一处台阶,咔擦一声,碎成十几个小块,回归了它的原料状态。

  陈游疾不受控制的向前扑倒,在地面俯冲滑行了近三米。

  他感受到嘴角传来的咸味,努力睁开眼睛,发现双手、眼角和嘴角已经出血,指尖黏糊糊,刺痛、麻木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

  四个身影迅速的跑到陈游疾身边,一人抓住他的后衣领将他从地上提起,举在半空中。

  微弱的灯光下,四人的模样逐渐清晰起来,那是四个穿着宽松长裤的少年,裤子上印有自我涂鸦的奇怪图案。

  四人个个光着上身,露出白花花的肉,身上分别纹着火光、摩托、巨炮和凤凰纹身,其中一个身材高大强壮,单手将陈游疾提起。

  四个人都留着光头,暗夜中也能看见光亮。他们用一种超过100高分贝的尖叫着,持续吹着口哨,脸上不时露出怪异的笑容。

  当他们哈哈大笑时,脸上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刀疤痕迹便扯动起来,显得异常狰狞。

  陈游疾四肢乱摆,在半空中尖叫着:“放我下来!你们要干什么?”

  他很快感受到一阵剧烈的疼痛,腹部遭到了三个坏小子的轮番拳击,几次击中了他的肋骨,痛得他流出了眼泪。陈游疾大口喘气,不停喊着“住手!住手!”

  在剧烈的挣扎之下,陈游疾发现抓在后背的大手有些松懈,他抓住这个瞬间,头部向后撞击,双手在背后大手上用力抓挠,同时用尽全力挣扎,终于跌落在地。

  他不顾疼痛,撒开双腿,急速冲锋,冲出四人的包围圈。

  陈游疾连续向前奔跑,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他目光的很快定格在前方的一个梯子上。他相信自己只要上到梯子上,在楼道间和房屋内逃亡,就有机会逃出这群人的魔爪。

  陈游疾刚刚迈出两步,就遭受到来自后方的一记飞踹。他立即失去平衡,几个趔趄,扑倒在地。

  陈游疾听见身后的坏小子尖叫着、痛骂着,声音越来越近。他抬起头,双手撑地,正要再次逃跑,忽然间脑袋一紧,头发已经被身后的手死死抓住。

  陈游疾被迫扭过身来,腹部和面部遭受了雨点般的拳头和重击,剧烈的疼痛使得陈游疾的双手在空中乱抓,嘴巴也扭曲成了圆圈型。

  两个光头少年将陈游疾的双手反捆,另外两人则不停的搜索陈游疾的口袋,翻开他的随身背包。他们将里面的所有画笔和颜料全部倒出,然后失望的全部踩碎。

  之后,他们在背包的内胆里找到了一笔钱,数了数,共有八百天琴币。

  胸口纹着火焰的的高个少年皱起眉毛,用手紧紧捏住陈游疾的脸颊,阴阳怪气的问道:“小子,不要糊弄大爷。”

  “你乘坐能够高档专用直升机飞来,不会身上只有这八百块吧。快说,钱都放哪儿了。找不到钱的话,你就准备死在这里吧。”

  陈游疾挣扎着,双手护住腹部,一边喘气一边大声说:“我真的只有这么多钱,飞机是别人的,我只是搭乘一下。我不是有钱人,这些钱归你们了,求求你们,放我一马。”

  由于用力过大,陈游疾嘴里的鲜血伴随着话语冲出嘴唇,溅到高个少年的脸上。

  高个光头少年抹去脸上的血迹,给了陈游疾一巴掌,把他扔到地上,由其他人按住。他不甘心的将陈游疾的背包和口袋再搜了一遍。

  过了一会儿,他愤怒的将背包扔在地上,怒骂着暴踩。

  这个火焰纹身少年蹲下身来,望着陈游疾,轻轻的摸着陈游疾的脑袋:“看来你确实没钱,那就陪我们兄弟娱乐娱乐,打发这个无聊的夜晚吧。”

  说完,他指挥另外两人,把陈游疾双手捆住,拖向路边,把他放置在一辆停靠在路边的蓝色私人飞行器上。

  陈游疾接连受到殴打,心里燃起熊熊的怒火,他很想复仇,很想怒吼一声,用头顶脚踢或是牙齿撕咬等方式反击四人,让这些人付出代价,纵然打不过,也要血战到底。

  陈游疾紧咬牙齿,目露凶光,双拳开始紧握,口中恶狠狠的说道:“你们四个最好把我放了。否则,我会让你们死在这里。”

  “哎哟,年纪不大,口气不小!”高个少年走来,冲着陈游疾一脚踹了过来,把他踹得连续后退几步,倒在了地面散乱的画具中间。

  陈游疾双手在后,不停摸索着。口中说道:“光头佬,别嚣张!我会让你流血!我会让你的腿残废!”

  高个光头少年来到陈游疾面前,弯下腰,用手捏住陈游疾的下巴,握住拳头,说道:“老子现在就让你流血!”

  高个少年挥拳,眼看就要陈游疾的面部。陈游疾侧过头去,躲开着一击。他的双手被已经摆脱了透明胶布的束缚,右手手持一只工笔刀。

  陈游疾瞄准高个少年的大腿,将工笔刀猛然插下去,深深的插入高个少年的大腿。

  他用手向后拉动,在对方腿上拉出了一条十公分长的口子,顿时血流如注。

  高个少年惨叫着,一拳挥出,击中陈游疾,把他逼退。他双手扶着右腿,看着满身的血迹,口中喊着“你们快上,给我杀了他!”

  陈游疾见状不妙,立即撒腿就跑。他夺路狂奔,将速度提升到最高,但还是很快听到来自另外三人的脚步声。

  脚步声越来越近,陈游疾弯腰,抓起地面的一块砖头,冲着大个子砸了过去,重重的砸中了对方的身体。

  大个子哎哟了一声,停下了脚步。但陈游疾经过这么一耽搁,也被另外两人追上。他与二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

  陈游疾转身奔跑,但他的双腿被一双臂膀抓住,失去了重心,很快摔倒在地上。

  陈游疾用腿不停踹着,将一个纹着巨炮的少年嘴角踹破。但他很快也遭到了一顿暴揍,纹着摩托的不良少年对他实施了猛烈的拳脚攻击,打得他不得不用双手护住头部。

  高个光头少年一瘸一拐,走到陈游疾面前,腿上的伤口已经用止血胶布包裹住,他用手抓住陈游疾的头发:“我本来不想杀你的。但你实在是找死,逼我下狠手。”

  纹着摩托的少年在一旁,忍不住插嘴:“火焰,我们真的要杀人吗?我们只求财,不要犯下命案,那会很麻烦的。”

  另外一个纹着巨炮的少年,摸着嘴角的鲜血,说道:“怕什么!杀就杀!”

  大个子也说话了,他用瓮声瓮气的声音说道:“我们不是要用他玩飞车吗?我已经很久没玩了!今天一定要玩!”

  陈游疾再次被严密的捆绑起来,放回飞到行器上。他听到了四人的对话,他们想要完成飞车游戏,玩弄戏耍自己后,再把自己杀死。

  陈游疾不停的望向四周,希望能够得到援助,但黑漆漆的深夜和空旷的街道,浇灭了他的希望。

  两个三角形小型飞行器以五百公里的时速,如同子弹般从两个方向呼啸着迎面冲来。在两个飞行器最接近的瞬间,它们之间的距离短到只有两米。

  而在这两米空间内,空中悬浮着一个反重力装置。手脚被捆绑的陈游疾,则被横放在这个装置上。

  两个飞行器一次次掠过反重力装置,一次次返回。随着时速的不断上升,两个小型飞行器达到了最高设计时速,擦身而过时发生碰撞的风险也在陡然加大,稍微差之毫厘就会出现毁灭性的撞击和爆炸。

  与此同时,高速通过的飞行器带起了急速气流,使得空气也变得不稳定。陈游疾惊恐的待在反重力平台上,身体因为气流变化而不停晃动。

  他已经能够感受到下巴被刀锋一样的气流一次次划过,啊啊的尖叫着。每次当飞行器迎面而来时,他都汗毛林立,心脏加速到几乎要爆炸。

  极端的恐惧之下,不到十分钟,陈游疾已经浑身湿透。

  陈游疾的头发一片混乱,双脚乱蹬,他不停摇头,大声呼喊:“停手!停手!我一定会杀了你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