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五章 可怜的孩子

吴钩 第五章 可怜的孩子

作者:量子粉蒸肉 小说:吴钩 更新时间:2021-04-07 19:02:26
二十分钟后,病房内。  陈游疾伸出手右手,手指在空中进入页面着。在一片蓝色的激光中,一个女主播投影在他面前。  “现在的实时播报本地新闻。最近理塘市会出现多起治安骚乱事件,目前仍然直至,已有近三十多人在白天遇袭并伤,安全的部门经过逐一排查,了确认是一个少年团伙陈游疾伸出右手,手指在空中点击着。在一片蓝色的激光中,一个女主播投影在他面前。。...

吴钩

推荐指数:10分

《吴钩》在线阅读

  十分钟后,病房内。

  陈游疾伸出右手,手指在空中点击着。在一片蓝色的激光中,一个女主播投影在他面前。

  “现在播报本地新闻。近期理塘市出现多起治安骚乱事件,目前为止,已有三十多人在夜间遇袭并受伤,安全部门经过排查,已经确定是一个少年团伙所为,目前正在对这伙人全力追捕。”看到这里,病床上的陈游疾痛骂了一句:“为什么事件持续了超过一个月还没抓到元凶?安全部门的人真是一群吃干饭的废物。”

  他活动着手指,在空中划来划去,偶尔嘴里发出轻微的疼痛声。他手指的运动速度越来越快,触及范围越来越大。他用手指在空中写着字,指尖触碰过的地方发出荧光,投影出“隐形墨水”四个字。陈游疾继续挥动右手,快速移动着,直至将右手放在腰间。此时,他面前的空中出现了“多在家、少出门、避风险”九个字,在空中一闪一闪持续发光。他看着这几个字,陷入了沉思。

  陈游疾点开医院提供基于人工智能的互动娱乐系统,手指左右拖动,一页一页的翻动着电子杂志。他的目光停留之处,投影的画面显示出了杂志封面,上面写着四个艺术字:“艺术不朽”。

  陈游疾饶有兴趣的点击,进入杂志内页。投影画面上显示出了一幅油画,下方的一段小字写着:“千百年后,那些曾经的英雄、皇帝、政治家、恶人和民众,无论伟大还是卑鄙,通通会回归尘土,它们的事迹也将慢慢遗忘。而艺术品则穿越时空,成为时代遗产和历史见证,它们将被一直保存下来,因为时间而更加璀璨,成就它们自身的光辉。这就是艺术不朽的意义。”

  陈游疾把头转开,看着自己的身体,又不时的看着杂志里面的艺术作品,微微点头,嘴角露出微笑。

  “这是你的破碎的奖杯,我已经请过技术人员帮忙,对这些碎片进行三维扫描,再由计算机进行自动计算和拼接。”一个胖胖的护士走过来,手里托着一块面板,上面摆放着陈游疾交付的一堆玻璃碎片,显然她已经试图自己拼接了,但是一直未能成功。

  陈游疾双目快速的扫过这些玻璃碎片,伸出双手,左右手动来动去,将不同的碎片在面板上进行位置调动。不到两分钟,所有的碎片已经被他拼出了一个完整的奖杯形状。陈游疾一只手扶住奖杯轮廓,一只手挑选了几块关键的玻璃碎片,逐一在裂纹处涂上粘合剂。他屏住呼吸,手持碎片放回原处,小心翼翼的进行粘合。

  等到陈游疾双手完全放开时,一个完整的奖杯再次重现在他面前,每个碎片都被严密的粘合起来,严丝合缝。陈游疾听到了耳边传来的胖护士的惊叹:“太厉害了!你的观察力太敏锐了,你简直是个天才!”

  陈游疾长舒了一口气,笑着对胖护士说道:“我对于事物的整体性一直很敏感,总能一眼看出异样,思考它原本的样子。父亲说我是家族里二百年来最有绘画天赋的一个,所以一定要我延续家族的绘画传统,并达成新高度,光耀家族。”说完,他起身下床,对着护士说道:“你陪我一起去办出院手续吧。”

  “啊!不要打我!啊!啊!”哭泣声伴随着哀叫声自理塘市克雷斯大街的东北街角处传来。一个衣服被撕破的少年口中哭喊着,被两个身穿长袍、头发留髻的成年男子拳打脚踢。少年蜷缩着瘦小的身体,用双手护住头部。他的双手、腹部、腰部和背部在一分钟内遭受了这两个男子五十多下的重拳和重脚。慢慢的,少年身体瘫软在地上,双手撒开,闭着眼睛,进入了昏迷状态。

  “想跑,你跑了,你父母签下的高利贷我找谁要去。”为首的一个穿黄衣服的男子使劲一脚踹向孩子的面门,嘴里冷笑:“你父母虽然死了,但你可以卖身为奴,你已经12岁了,可以为我们工作十年,挣钱还债。”说完,他再次抓住男孩的头发,将其脑袋撞向地面:“给我们当奴隶,你还能活得久些。想逃跑,我现在就送你去天堂。”

  看着男孩及奄奄一息的样子和持续遭受的暴击,陈游疾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什么东西拉扯了一下。他的心底升起一股冲动,恨不得立即冲上前去,连续两刀捅死殴打欺凌儿童的这两个恶人。然后把孩子救起,送去医院。

  但陈游疾的脚步几次迈出,又几次收回,最终待在原地,远远的看着。慢慢的,他心中的那团火逐渐被理智所浇灭。耳边一个声音响起:“那两个人看起来是受过训练的,自己上去也不是对手。这个孩子的真实情况也不知道是什么,不要轻易站出来,不要多管闲事。早点回家才是正事。”

  “不要惹事,能躲就躲!”这句话再次响起,陈游疾的思绪也被带到了四年前。

  那一年,他不甘心天天待在家中绘画,终于趁父亲不在的时候翻出高墙,独自游玩。谁想到冤家路窄,再遇连星东。陈游疾虽然听从父亲意志,尽量躲避,但还是被连星东追上。

  在两个孩子的第二次巅峰对决中,害怕赔偿、担心父亲责骂的陈游疾束手束脚,加上拳法生疏,很快不是对手,被手下败将连星东连续痛殴,对方还让他钻裆以示侮辱。在陈游疾求饶后,连星东成功复仇而去,他则带着巨大的心理阴影回家。

  回家后,他因为再次惹是生非的行为表现遭到了父亲的训斥以及母亲的批评。也从那一战之后,陈游疾就痛下决心,以后尽量少出门,出门也不再惹事,能躲则躲,安全第一。

  陈游疾望着两个施暴的男子,自言自语道:“面前的这两个人,看装束应该是卡萨人。”他记起刚刚在医院里看到的关于卡萨的介绍,仔细回想关于卡萨的一切。

  卡萨星球是哈普星球东边十万公里外的一颗行星,体积约为哈普星的四分之一。卡萨星球表面大部分被海洋覆盖,路上上到处火山和枯山,自然资源比较匮乏。但卡萨人危机意识强,奋发图强,在贫瘠之地发展出了先进的科技,国力蒸蒸日上。这些年卡萨当局对外四处殖民,有不少卡萨人顺势来到哈普星进行贸易和投资。

  这些人仗着有钱有先进装备,在哈普为非作歹,引起不少事端。但他们豢养的门客势力很大,彼此又很抱团,因此哈普各级政府为避免与卡萨的摩擦和冲突,对卡萨人的行为睁只眼闭只眼,导致卡萨人在哈普的土地上态度更加嚣张。

  想到这里,陈游疾吞了口口水,低声说道:“还是不要惹他们的好”。说完,转过头,轻轻迈出脚步,开始绕行。

  陈游疾的心里另外一个念头变得强烈起来:“对方只有两个人,如果冲上去对战,也许不能击败对方,但是至少能够救下那个孩子。如果任由他们打下去,这个十多岁的孩子一定会死在街头,那可是一个年轻的生命啊。”陈游疾想到这里,胸口起伏,不断握拳,活动关节,双眼眯成了一条线。

  “但如果我要去救他,他们一定会打伤我,并且发现我的身份。小时候和连星东打架已经拖累了家里,如今要是再惹上卡萨人这个麻烦,家里只怕再怎么努力也无力摆平,那会给父母带来巨大的负担。我还没成年,这不是我该管的闲事。我应该专注于自己的事情,做个优秀的画家。”

  孩子的叫声,引起了周围许多人的注意,不少男人、女人和老人看了过去,但他们在看到穿长袍留发髻的施暴者后,纷纷快步离开。

  陈游疾摇了摇头,感受到来自腕间传来的一阵震动,他看了一眼,是陈信文的头像闪烁。陈游疾掐断了通讯请求,握紧拳头,朝着男孩大步走去。在靠近少年的时候,他加快了脚步,从侧边离开,来到附近了一条小街上。

  忽然间,二百米外满脸是血的男孩站起来身来,甩开双手,撞开面前的一个卡萨人,起身拼命奔跑,边跑边咳嗽,边跑边流血,中间甚至一个趔趄摔倒在地。男孩摸着腿部的伤口,起身,连续变换了三次方向,一溜烟的朝着陈游疾所在的街口跑来。他望着这条空荡的街道,扫视着陈游疾,身形一抹,机灵的躲到陈游疾身后,钻入一个垃圾堆里。

  两个卡萨人一边查看血迹,一边奔跑,边跑边用卡萨语不停咒骂。他们停下脚步,为首的黄衣男子伸手从腰间掏出一只能量枪。他用枪指着陈游疾的额头,用蹩脚的哈普语问道:“刚刚那个跑掉的小孩”他用另一只手比划了一下男孩的身高,继续问道:“他跑去那个方向了,你告诉我,你要是拒绝,我就开枪杀了你。”

  “那边。”陈游疾指向右手边,那是一个具有较高坡度的狭长街道,行人稀少。他不慌不忙的回答:“那个小孩已经跑远了,朝着远处高塔的方向跑去,你们要尽快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