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十二章 黄雀不是那么好当的
张文雄望着自己脚前的那枚白玉飞镖,又看了看自己右手掌上cha着的白玉飞镖,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张猛目光一凝,看向长孙决的腰带,抬头一看上面除了七枚白玉,不出出乎意料,所以全是飞镖。他敢赌张文雄的命,只好带着人一起向长孙决冲去,想先制住这个少张猛目光一凝,看向长孙决的腰带,只见上面还有七枚白玉,不出意外,应该全是飞镖。。...

张文雄看着自己脚前的那枚白玉飞镖,又看了看自己右手掌上cha着的白玉飞镖,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张猛目光一凝,看向长孙决的腰带,只见上面还有七枚白玉,不出意外,应该全是飞镖。

他不敢赌张文雄的命,只得带着人一同向长孙决冲去,想先制住这个少年。

奇怪的是,程威等八人丝毫没有上前助拳的打算,只是垂手而立,站在一旁,仿佛学生被罚站一般。

但看着张猛他们的目光却带着一股复杂的情绪,有同情,有感慨,有讥讽,还有……一丝怀念?

长孙决依旧面无表情,只是慢慢的往前走去。

很快,最前面的三个汉子已经迫至身前,挥拳一齐攻向了长孙决的面庞。

长孙决轻轻侧身避过,再进半步,双臂一上一下夹住那三条胳膊,然后腰间用力一沉,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却响起了三声痛呼,

“啊~”

三人抱臂倒地,三条右臂的肘关节处已经变形,明显是断了。

说来很慢,但其实从三人动拳到三人倒地,也不过两三次眨眼的时间。

长孙决一招得手,趁势下蹲,双手拄地,一式扫堂腿扫倒了之后的两人,以自己的胫骨精准的踢击到了两人的脚踝关节处,

又是两声“咔嚓”,二人倒地,抱着脚踝打滚。

张猛见状低喝一声,

“车轮战法!”

说完就疾冲上前,硕大的拳头直击而出,袭向长孙决的xiong膛,却是最标准的正拳!

长孙决仍旧面无表情,右手同样挥拳直击,竟是要以拳对拳!

张猛咬牙,右拳陡然加速,而长孙决背后又有两人揉身而上,拳打长孙决背心!

长孙决恍若未觉,只是两拳即将相交之时,他猛的上前半步,

右臂下沉,变拳为爪,反手扣住了张猛的手腕!

张猛一拳击空,气力全泄,正处于无所着力之时,心神也随之恍惚了一瞬。

然而就在这一瞬,长孙决右臂陡然爆发出一股巨力,shuang腿半蹲,腰身一旋,

以张猛右臂为杠杆,反身就是一个过肩摔,正好把他的身体砸到背后偷袭的两人身上,三人尽皆倒地吐血!

程威眼皮一颤,低声道,

“少爷不会是要用那一招吧?”

旁边站在他旁边的一个部曲以蚊蝇般的声音回道,

“多半是了……张猛要倒霉了……”

只见场中长孙决右手并未放开张猛的右手腕,而是再次发力,将张猛的身体甩了起来,当巨锤来用!

一时之间,场间飞沙走石,长孙决挥动人形巨锤,将剩下那三十多名张亮义子全数击倒在地。

每个人最少都断了一根骨头,还就是最开始那五个人。

其他人都不知道断了多少骨头尤其以张猛为甚。

长孙决松开张猛手腕,点头道,

“手感不错……”

原本还强撑着一口气的张猛听到这句话,“嗝”的一声背过气去,昏迷不醒。

长孙决拍了拍手,走到张文雄身边,俯视着他,面无表情道,

“说,你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平康坊门口?!”

事已至此,张文雄的酒已经醒了七七八八。

看着满地哀嚎的义兄义弟,张文雄清楚自己今天栽了,忙不迭的答道,

“今日上午,我听说李思文,房遗爱他们几个在醉仙楼吃饭,便想带人来找茬,谁知道扑了个空,

于是在醉仙楼的和众兄弟吃喝了一顿,便自离开,谁知道……

谁知道我会醉成这个样子……”

长孙决左手又拔出一根飞镖,吓得张文雄两眼一闭,却只听“嗖”的一声,飞镖射入旁边一栋酒楼的一个包厢之中。

长孙决冷漠的话语缓缓响起,

“李公子,带着你的朋友下来见一面吧……

我的飞镖可不多了……”

“砰”的一声,那扇窗户猛的打开,李思文探出个脑袋满脸苍白的笑道,

“长孙兄别急,我们这就下来,这就下来……”

片刻后,李思文带着房遗爱,杜荷和一个青年书生麻溜的跑了下来。

长孙决淡淡的看了李思文一眼,唬得他背后冷汗直冒。

不冒不行啊,刚刚他在楼上看得真真的,长孙决就像一头猛虎一般,以一己之力,横扫了地上这四十多个军中好手!

万一他不高兴了,揍自己一顿,gao不好要死人的!

不过长孙决倒也没急着动手,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们一眼,道,

“黄雀,不是那么好当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