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十三章 惹我妹,罪无可恕
李思文三人脸色极为惨白,但是他们平常在长安都是猖狂骄横的纨绔,三天两头的也乏有不动手殴斗,但他们几曾没见过如此阵仗?地上躺着的那一片可也不是通常人,那是勋国公张亮的义子,个个都是军中悍卒,等闲的疼痛但是哼都不哼一声的。却,刚被长孙决一个人全然而,刚刚被长孙决一个人全部撂翻在地,明明连血都没出,却一个两个都倒在地上打滚,疼得额头直冒冷汗,不住的哼唧。。...

李思文等人脸色颇为苍白,虽然他们平时在长安都是嚣张跋扈的纨绔,三天两头的也不乏动手斗殴,

但他们何曾见过如此阵仗?

地上躺着的那一片可不是一般人,那是勋国公张亮的义子,个个都是军中悍卒,等闲的疼痛可是哼都不哼一声的。

然而,刚刚被长孙决一个人全部撂翻在地,明明连血都没出,却一个两个都倒在地上打滚,疼得额头直冒冷汗,不住的哼唧。

稍微有点眼力的都可以看得出来,他们都被长孙决断了骨头,故而倒地不起,以防进一步错位。

但身为军中悍卒,断一两根骨头不说家常便饭,也是常有的事,何至于疼成这样?

只有程威他们几个人才明白,长孙决对人体骨骼筋络极其熟悉,每一次打击,都以瞬间的爆发力断敌骨骼,

瞬间的爆发力会造成断骨面极其粗糙,骨刺极多且嵌入血ròu,

每动一分,便如同数根钢针在血ròu中蠕动,更兼错骨相互摩擦,能带动筋络移位交织,

那痛感,比一般的骨折要强上十倍不止!

李思文听着那哼唧声和不时的抽冷气的声音勉强笑道,

“长孙兄……我……我们只是恰巧路过……”

长孙决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道,

“不需要解释,我只想问一句,你们手上有这小子的罪证么?!”

李思文,房遗爱和杜荷均是一怔,唯有站在他们身后半步的那名中年文士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抢道,

“足够他充军三千里!”

长孙决剑眉一挑,看向那名中年文士。

那人身高七尺,三绺长须,但眉宇之间却有一片yin鸷之意,

嗯,就是传说中的那种yin人面相。

中年文士被长孙决淡漠的目光盯得心里一寒,只感觉全身寒毛倒竖,似乎被什么凶兽盯上了一般。

幸好长孙决没有长久的盯着他,反而看向一旁的房遗爱,问道,

“房俊房遗爱?”

房俊一个激灵,连忙点头应是。

他天生神力,平素更以“棒槌”之名横.行长安,但只是有些憨直,并不算傻。

这满地的汉子,他自认撑死了只能打两个,对上张猛甚至只能自保,无力还击。

然而刚刚长孙决如同虎入羊qun,片刻功夫居然全部撂倒,

他明白,自己要是敢犯倔,只怕弹指间便跟他们一样断骨倒地了。

古话说“横的怕愣的”,但那只是横的不够!

当你横到了不要命的境界,那就变成“愣的怕不要命的”了。

敢在长安城里放倒四十多个勋国公的义子,这已经可以算不要命的举动了,

起码房俊自认没这个胆子。

所以,房二棒槌在长孙决面前,秒怂!

长孙决的目光移向他腰间挂的一把镶嵌着三颗宝石的匕首,淡淡道,

“这把匕首不错,我要了。”

房俊一愣,随即忙不迭的拽下那把匕首,扔给长孙决。

长孙决单手接过,拔出匕首,用右手拇指试了一下刀刃,仅仅留下一道印子,连皮都没破。

房俊连忙道,

“长孙兄,我家还有数把锋锐的匕首,我这就给你取来……”

长孙决的zui角微微翘起,眼中却冷漠一片,声音也如万载玄冰一般,

“不用了,这把刚刚好。”

说完,他蹲下身子,左手抓起张文雄的右手,白玉飞镖还cha在上面,鲜血淋漓。

“刚刚,就是这只手shen向我妹的?”

张文雄被这冰冷刺骨的声音刺激的酒意全无,大叫道,

“误会……长孙兄!这是误会……”

长孙决眉头一皱,

“聒噪!”

左手瞬间捏上他的下颌,拇指、食指微微用劲,就把他的下巴给卸掉了。

张文雄吓得拼命挣扎,却被长孙决双手齐出,把四肢关节全都卸了,如同之前程府的六小恶霸一般,动弹不得,言语不得。

张猛此时已经悠悠转醒,见状暴喝道,

“长孙公子!

还请看着勋国公府的面子上手下留情!”

长孙决头都没回,只是淡淡的说道,

“惹了本少爷,没关系,本少爷一般懒得生气。

但是,惹了我妹,不好意思,本少爷不会看任何人的面子,也不会讲任何道理。

此罪,无可恕!”

声音不大,但却让在场所有人心头一寒。

李思文,房俊和杜荷更是心头哀嚎一声,

“自己没事惹这个煞星干嘛啊?!”

长孙决懒得管他们,左手把张文雄的右手按在地上,右手持匕首,缓缓按在了他的右手腕处。

张猛目眦欲裂,但是全身骨头至少断了三成,根本动弹不得,只得喝道,

“长孙决!你若伤我三弟,我勋国公府跟你不死不休!”

长孙决这次理都懒得理他,只是对着眼睛瞪得溜圆,一脸恐惧的张文雄“温柔”笑道,

“不要怕,你毕竟没碰到我妹,所以我不会杀你。

只是断你一只手,给你,也给全长安的纨绔们留个教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