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十四章 你,自裁吧
望着长孙决淡漠的面容,不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很清楚,面前这个少年并也不是做样子,不是真的要断了张文雄的右手!李思文颤抖着着声音张口道,“长孙兄……大家……大家都在长安,但是……但是切记太绝了……”长孙决也没回过头,而已淡淡的地说,“别急,你们的事情,我张猛眼见长孙决无法劝说,转而对程威喝道,。...

看着长孙决冷漠的面容,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清楚,眼前这个少年并不是做样子,而是真的要断掉张文雄的右手!

李思文颤抖着声音开口道,

“长孙兄……大家……大家都在长安,还是……还是不要太绝了……”

长孙决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道,

“别急,你们的事情,我们一会再说……”

李思文一个激灵,shuang腿一软,差点没摔倒在地。

张猛眼见长孙决无法劝说,转而对程威喝道,

“程威!你们宿国公府要跟我们勋国公府撕破脸皮么?!”

程威等八人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纷纷低着头,宛若鹌鹑一般。

开玩笑,现在开口,是嫌自己最近日子过得太舒服了么?

别说勋国公府了,哪怕此时长孙决要对皇子动手,他们也不敢拦啊……

长孙面容平静,左手牢牢的压住张文雄的右小臂,右手开始用匕首割起了张文雄的手腕。

虽然装饰用的匕首锋刃比较钝,但那也只是相对而言。

随着长孙决缓缓用力,匕首割开了张文雄的手腕表皮,鲜血迸溅,然后开始缓慢流淌出来。

此时,长孙决突然歪了歪脑袋,自语道,

“差点忘了,这么割下去你会失血而亡的……”

张文雄的浑身一抖,裆下有一股ye体缓缓渗透出锦袍,伴随着一阵刺鼻的异味。

长孙决眉头一皱,

“你怕什么?

本少爷说了你罪不至死,你就不会死!”

他左手探到腰后,捏住腰带上的一粒米粒大的碎玉,轻轻一拔,竟然拔出一枚金针!

不远处的张猛瞳孔猛的一缩,

“这小子身上到底藏了多少器械?!”

要知道,有些时候,医用金针也是足以致命的!

而长孙决那条腰带,除了九枚玉石装饰外,还有密密麻麻近百粒碎玉镶嵌其上!

长孙决一连抽出三根金针,扎入张文雄右肩三处穴道,张文雄只感觉自己右臂一麻,似乎血液流动都变缓了!

而他右手腕处的伤口也不如之前渗血的那么厉害。

长孙决微微一笑,语气变得温柔起来,但是双眸之中依然冷漠至极,

这极端矛盾的综合体让张文雄的恐惧感更加拔高了一层,哪怕下巴被卸了,喉咙深处也发出了嘶哑的嚎叫声,

“啊~”

别说他了,在场众人,包括跟过长孙决的程威等人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长孙决这般温柔的语气加上冷漠无比的面容,

张文雄喉咙发出的嘶哑嚎叫之声,

再加上那把匕首的钝刃与张文雄手腕处的筋骨血ròu摩擦的声音,

哪怕是张猛这些战场下来的百战老兵,也不禁从灵魂深处泛起了恐惧,

“这家伙不是人!他是从地府爬出来的魔鬼!”

场间一片寂静,只剩下匕首与筋络血ròu的摩擦之声。

连张文雄嚎了一阵都干脆双眼一闭,眼不见不烦了。

长孙决三枚金针不止封了他右臂的血脉,连带着刺激了他的软麻二筋,

现在的他,虽然能够感到右手手腕处的疼痛,但却不是那么强烈,大概只相当于刀片划开皮肤的那种轻微疼痛,只是连绵不绝罢了。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个弹指,也许是一炷香,

“叮”的一声,匕首切到了地上,张文雄的右手终于落地,食指屈shen了几下便再无动静。

在场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全都是浑身冷汗淋漓,似乎经过了一场激烈的大战一般。

长孙决提着匕首站了起来,淡淡道,

“程威,还不拿药来……”

程威连忙跑了过来,从怀里掏出两个瓷瓶,huang色瓶塞的是金疮药,蓝色瓶塞的是止痛药。

跟着长孙决混了五年,程威等人早就养成了随身带药的习惯。

而这些药是长孙决在扬州自己配制的,作为前世的中医学博士,配制一些外敷的中药,不要太简单。

给张文雄手腕断口处撒上了药粉,长孙决却没急着给他正骨,而是转身看向李思文一行四人。

李思文浑身一颤,结巴道,

“长孙……长孙兄,我……我们真的……真的是路过……”

长孙决看都没看他,只是右手一扬,把匕首Cha入中年文士身前一尺处,淡淡道,

“给你个机会,自裁吧……”

今天数据有点差呢,读者大大们,请在年三十之前给萌星一点动力吧!

不求打赏,来一波鲜花和推荐票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