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发飙

人生得意无尽欢 第4章 发飙

作者:六道 小说:人生得意无尽欢 更新时间:2021-04-09 10:32:50
免费提供更多人生洋洋得意无相欢第4章 发飚的全文深度阅读,吴相欢耸耸肩膀,也没接话。相对稳定的工作,平凡普普通通的人生,普普通通的生活,那从来不都也不是他想的,他想的...稳定的工作,平凡的人生,普通的生活,那从来都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是过得更好。。...

  吴尽欢耸耸肩,没有接话。

  稳定的工作,平凡的人生,普通的生活,那从来都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是过得更好。

  他就是个凡人,一个贪图享乐的凡人,想用最好的,想吃最好的,想享受最好的。前世,他也一直在为这个目标而拼命奋斗。

  只不过他走的路很危险,位于悬崖边缘,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那么艰难的路,他眼瞅着要走完了,尽头已近在咫尺,结果脚下一滑,还是摔了下去。

  前世,他没得选择,但这一世,他有很多种选择,他不会再重复前一世的老路。

  两百五十万英镑!只要能弄到两百五十万英镑,他便可以完成前世的计划,去做一个身世清白的商人。

  可是,想弄到这么一大笔钱,又谈何容易?

  吴尽欢拄着头,慢慢闭上眼睛。

  车行二十多分钟,冯继中把吴尽欢送到吴家的楼下。

  吴尽欢下车后,对车内的冯继中说道:“冯哥,到家里坐坐?”

  看看手表,距离上班还有段时间,冯继中点点头,拔下车钥匙,和吴尽欢一并上了楼。

  还没走到自己的门口,只在楼梯道里,便听到上面传来嗷嗷的吵闹声。

  吴尽欢和冯继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约而同的加快脚步。

  吴家在六楼。若是以前,区区的六层楼,他登上去和玩似的,而现在,吴尽欢只爬到四楼,就已经气喘如牛,心脏跳得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肺子被挤压的都快爆炸了。

  这副身子骨必须得变强,否则的话,两百五十万的英镑还没赚到,自己就先一命呜呼了。吴尽欢在心理暗暗嘟囔。

  好不容易上到六楼,吴尽欢已累得脸色煞白,双腿打颤,满头满身都是汗。

  他手扶着楼梯把手,举目一瞧,自家的房门大敞四开,门口聚了好多的人,通过人群的缝隙向里面看,一个上了年岁的老太太站在玄关附近,正跳着脚的大喊大叫着。

  吴尽欢下意识地看看身旁的冯继中,后者脸色阴沉,黑得都快滴出水来。他眯缝着眼睛,回想一番,从残存的记忆中找到了这个老太太的身份。她是吴尽欢的奶奶,钟桂英。

  吴尽欢的爷爷已经过世,现在吴家最大的长辈,就是这位吴奶奶。

  吴家有五个孩子,三男二女。男的这边,老大吴光,老二吴明,老三吴耀,女的这边,大姐吴兰,小妹吴芳。

  老二吴明因公殉职,吴家的孩子还剩下四个,其中最有能耐的,要属老大吴光,目前在市办公厅担任助理调研员,副处级的干部。

  老三吴耀则是个游手好闲的混混,但也是吴奶奶最宠爱的一个孩子。

  要说以前的吴尽欢,像吴明的地方不太多,反而更像他这位三叔吴耀。

  大姐吴兰嫁得不错,丈夫是搞科研的,收入高,待遇好,只不过长年不在家。至于小妹吴芳,今年已经快三十了,但还没有嫁人。

  “搬走!你们这对扫把星马上给我搬走!”

  老太太尖锐刺耳的叫喊声让吴尽欢回过神来。看着老太太的背影,他皱了皱眉头。

  “妈,你让我和欢欢搬到哪去啊?”房间里,传来柔软又颤抖的话音。

  吴尽欢侧了侧身子,目光越过老太太,终于看到了自己那位年轻的妈妈。

  喻欢的年龄的确不大,二十一岁的时候就生下吴尽欢,现在还没到四十岁,比重生之前的吴尽欢都要小上好几岁。

  不过打眼看过去,喻欢的年龄都像有四、五十岁的样子,脸色暗沉,皮肤粗糙,长年的操劳,再加上从不保养,让她看上去的年纪比实际年纪大上许多。

  吴尽欢打量得仔细,虽说这位吴妈妈满脸的风霜,但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得出来,底板不错,尤其是那对桃花眼,吴尽欢完全是继承她的,想必,年轻的时候也是位大美人。

  他心中暗道一声可惜,明明是个美人,怎么就喜欢上一个当兵的了,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吴尽欢不喜欢军人,从来都不喜欢。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与他的身世有关。

  “你们爱去哪就去哪,反正给我马上搬出去!”老太太脸红脖子粗,冲着喻欢跳脚大骂:“一个大扫把星,生出个小扫把星,克死我儿子,你们还好意思住在我儿子的房子里?”

  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吴家的事,冯继中本不想插手,但听完老太太的这番话,他再忍不住,大步流星地走进屋子里,沉声说道:“这个房子,是部队照顾烈士,分给烈士家属的,你凭什么让喻姨和尽欢搬出去?他们是烈士的遗孀,就应该住在这里,天经地义!”

  吴老太太认识冯继中,看到他,老太太的嘴都快撇到耳朵根底下。同是烈士家属,老太太没看到冯继中来过自家几次,倒是常看到他往喻欢这里跑,谁知道他两人在背地里有什么勾搭。

  她怒气冲冲地说道:“这对扫把星是家属,我老太太就不是家属了?我儿子的房子,凭什么我老太太不能住?今天我就在这不走了,我就不信,国家还能把我老太太撵出去!”

  房子不大,才五十多平,虽说是两室,但房间都很小。

  老太太抬手指着喻欢,怒冲冲地说道:“你这个不要脸的扫把星,赶快带着你扫把星的儿子,给我搬出去!”

  说着话,她又指着冯继中,大声嚷嚷道:“这是我吴家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不是和扫把星不清不楚吗?现在你正好遂你的愿,可以接她去你家住!”

  冯继中闻言,气得脸都青了,一口闷气憋在胸口,吞,吞不下,吐又吐不出来。

  他是刑警队的,对待罪犯,从没怕过谁,但对这个胡搅蛮缠的吴家老太太,他是真的没辙。

  听老太太越说越不像话,还不时的把冯继中向自己这边推搡,喻欢来到老太太近前,拉住她的胳膊,哽咽着说道:“妈你别说了……”

  “谁是你妈,滚开!我没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儿媳妇!你个扫把星,克死我儿子不算,现在还想克死我这个老太太啊?”说着,她把喻欢狠狠推开。

  别看老太太上了年岁,但力气可不小,喻欢站立不住,噔噔噔的倒退了三步,身子向后倒去。

  冯继中眼疾手快,箭步上前,把向后栽倒的喻欢及时扶住。

  看到冯继中‘抱住’喻欢,老太太更不干了,啪啪地直拍着桌子,大声喊道:“左右的邻居都来看看啊,这臭不要脸的扫把星,勾三搭四不说,还霸占我死去儿子的房子,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还有没有公道了?”

  吵闹之声,早已引来左邻右舍,凑到房门口来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

  人们看着又喊又叫,仿佛受了多大委屈的老太太,再瞧瞧站在里面的喻欢和冯继中,人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正所谓人言可畏,众口铄金,就算没什么事,被老太太这么一闹,也变得有事了,再这么继续胡闹下去,事情传扬开来,以后喻欢恐怕也没脸再继续住在这里了。

  关键是,喻欢若决定搬走,吴尽欢也得跟着搬走,他可不想过居无定所的日子。

  他现在还没有身为吴家人的觉悟,吴家的破事,他本懒得去管,但现在涉及到了他切身的利益,他就不能束手旁观了。

  “让让、让让,都请让让!”

  吴尽欢分开围观的人群,走进屋内看到他,吴老太太的火气更旺。

  “你个小扫把星,一大早死哪去了?”

  吴尽欢耸耸肩,说道:“老太太,适可而止吧。”

  “你……你叫我什么?”吴老太太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着吴尽欢。

  “不叫老太太,难道还要叫你老爷爷?”吴尽欢不解地反问道。

  听闻这话,外面围观的邻居们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吴老太太气得老脸通红,跳着脚大喊道:“我是你奶奶!”

  吴尽欢淡然说道:“如果你不提醒,我都快要忘了我还是你的孙子。毕竟,这世上能指着自家孙子大骂扫把星的奶奶,并不多见。”

  老太太表情一僵,转而说道:“我没有你这样的孙子,你和你妈,立刻给我搬出去!”

  “我们会搬走的,但不是现在。”吴尽欢扫视四周,暗暗皱眉,这个小房子,还没有他前世一处房产的客厅大呢。

  “我不管,你立刻和你那个臭不要脸的妈一块搬走!”老太太脸红脖子粗的大吼道。

  吴尽欢扬了扬眉毛,扭头看向喻欢,此时她已哭得眼圈猩红,身子突突直哆嗦。

  真是没用,人家已经欺负上门了,却只知道哭。

  “三年。”他说道:“三年之后,我们自然会搬走。”

  三年的时间,他想自己足可以赚到一栋房子的钱了。

  这么个破旧的小房子,在吴老太太眼里是块宝,但在他眼中,一文不值。

  听闻他的‘大话’,喻欢和冯继中同是一惊。

  老太太冷笑出声,她当然不会把吴尽欢这个小屁孩的话当真。她说道:“三年?别说三年,三天都不行!你们这对臭不要脸的扫把星……”

  从来没有人敢指着他的鼻子骂他,哪怕是他的敌人,在提到杰森这个名字的时候,都会带着敬畏。

  老太太话没说完,吴尽欢低头向四周瞅了瞅,见墙角那有几只空啤酒瓶,他走了过去,将一只空酒瓶提了起来。

  见状,老太太吓了一跳,忍不住后退两步,说道:“你……你要干什么?大家快来评评理啊,孙子要打奶奶了……”

  冯继中也吓了一跳,刚要上前拦阻,拎着啤酒瓶的吴尽欢挥手就是一下。

  他没有把啤酒瓶砸向老太太,而是直接砸在自己的脑袋上。啪!

  随着一声脆响,啤酒瓶应声而碎。

  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人们瞠目结舌地看着吴尽欢,久久回不过来神。

  “够了吗,奶奶?”吴尽欢把手中的半截啤酒瓶轻轻放到桌子上,碎掉的玻璃渣从他的头上哗哗向下掉落,与此同时,一道鲜红的血水从他头顶缓缓流淌下来。

  “可能,还不够吧,反正我这个扫把星孙子的死活,在你眼中都无关紧要。”说着话,他再次走到墙角,又拎起一只空啤酒瓶。

  喻欢反应过来,跑到吴尽欢近前,把他死死抱住,回头对老太太哭喊道:“妈,你想逼死欢欢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