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飞机遇险

清歌携顾旧夕阳 第3章 飞机遇险

作者:一叶之秋 小说:清歌携顾旧夕阳 更新时间:2021-05-05 06:08:25
八年后。鲁保山料机场。非常大的波音777-300ER客机落在停机坪上等侯。“妈咪,Croque Monsieur用中文怎么讲?”“三明治啦,宝贝你问题好多,再磨磨蹭蹭飞鲁瓦西机场。。...

六年后。

鲁瓦西机场。

巨大的波音777-300ER客机落在停机坪上等候。

“妈咪,Croque Monsieur用中文怎么讲?”

“三明治啦,宝贝你问题好多,再磨蹭飞机要飞走啦!”

着鹅黄风衣的靓丽女子形色匆匆穿梭在机场航站楼,身边跟着一个黑发明眸苹果脸的小男孩。

“妈咪,那Crepe呢?”

“快走啦宝贝,要不是你在半路吵着吃Kebabe,咱们也不会这么赶时间!”

身姿优雅的女子拉着男孩的白嫩小手急匆匆走过安检,时间不多了,她今天要乘坐的航班即将起飞。

“妈咪,宝宝肚子饿了嘛,那Kebabe用中文怎么讲?咱们去的地方可以吃到吗?”

“吃不到!快走!”

女子话音刚落,她身边的小男孩突然松开她的手站在原地。

“妈咪,我要留在巴黎,我不想去连Kebabe也没有的地方!”

“但是有比它更好吃的东西哦,走啦宝贝!”

……

引擎轰鸣,飞机在跑道上加速,然后直冲天际。

秦雨晗擦拭着额头冒起的薄汗,气喘吁吁地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

总算赶上飞机,不然抢到的折扣机票就要打水漂了。

秦雨晗低头看着身旁若有所思的秦小墨,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她知道儿子出生五年来第一次回国,在他心中不光有兴奋,还有紧张不安。

其实秦雨晗的心情何尝不是和自己的宝贝儿子一样,离开故土六年,她就像做了一场六年的大梦。

闭上眼睛,秦雨晗又回忆起十八岁生日的第二天清晨,当她打开家门所看到的一幕。

父亲卧室的门半开着,若隐若现出父亲和那浓妆艳抹的后妈在床上亲热缱绻的场面。

那一刻秦雨晗彻底绝望了,父亲给她找了个后妈,那她又该将置身何处?

为了远离那已然变味的家,她飘洋越海来到法国,一去就是六年。

起初的几个月奔忙于语言课,刚刚安定下来,却被日渐隆起的小腹搅得焦头烂额。

她是留洋异国的少女,也是未婚的单亲妈妈,来法国最初两年的个中酸楚只有自己明白。

然而她没有忘记自己的起誓,她一定要比那个混蛋活得更快乐。

如今的秦雨晗已是小有名气的珠宝设计师,还有一个可爱聪颖的宝贝儿子。

她终于能以独立坚强的面貌重归故里。

思绪正在流淌,秦雨晗的耳边突然传来秦小墨的清脆童音。

“妈咪,你帮我拜托一下叔叔好不好?宝宝想坐靠窗的位置看蓝天。”

秦雨晗睁开眼睛,看到儿子摇晃着自己的手臂,乌黑清亮的眼眸中闪烁着期待。

她点点头,宠溺地抚摸着儿子的柔顺发丝,然后将目光望向身边神情冰冷面无表情的男人。

“先生,可以拜托您把座位借给我的孩子坐吗?他想看看窗外,一会儿就换回来。谢谢你啊。”

小男孩听到妈妈的请求,翘首企盼着叔叔借位置给自己。

“不借!”

秦雨晗脸上温和的笑容霎时凝固,这冷漠决然的声音令她忍不住颦眉。

什么人啊!不借就不借,态度干嘛这么恶劣,一点素质也没有!

秦雨晗愤愤不平地思忖着,但又不好在飞机上真的动怒,于是又绽开笑颜安抚儿子。

“宝贝,你坐在中间一样可以看窗外啊,还可以活动一下颈椎,对身体有好处的哦,乖啦!”

小男孩听到妈妈的劝慰后乖乖照做,不吵不闹,格外惹人喜爱。

靠窗而坐的夜辰用余光瞥了一眼身旁母子俩,继续冷着脸正襟危坐,满心厌烦。

夜辰此刻心烦意乱,面对这狭窄挤逼的经济舱,空间不够宽敞也就罢了,还有小孩子坐在旁边,乱哄哄的令他烦躁难安。

他怎么也想不通,只不过临时更改了行程时间,竟然会买不到头等舱,简直不可思议!

整整一个上午,夜辰被这不顺利的行程搞得满腹火气,现在他谁也不想理会,只想闷声坐到飞机停落。

秦雨晗吃了邻座的闭门羹后虽然不悦,但她一看到天使般纯真可爱的宝贝,心中所有的火气都瞬间消散。

飞机平稳地翱翔在两万米的高空,舱内一片祥和温馨。

用过午餐后,秦雨晗问空乘小姐借来毯子,盖在刚刚入睡的儿子身上。

秦雨晗伸伸懒腰,想这十一个小时的行程还需要苦熬一大半。

于是她也闭起眼睛小憩,默数着一分一秒滑过的时间。

夜辰瞥见身边的母女俩都睡了,稍稍挪动身体,然后把脸望向窗外,飞机正在厚重云层中缓缓下滑。

突然之间,他心里感到一丝异样,刚刚被他拒绝的那个小男孩与自己竟有种与生俱来又难以名状的亲切。

夜辰感到莫名,他微微蹙眉,想不明白鲜少与孩童接触的自己怎么会产生这种感觉。

至于小男孩的母亲,更是有一种似曾相识之感,只是他遥远的记忆中却怎么也搜索不到她的影踪。

“诸位!”

夜辰的思路一下子断了,被这突如其来的高亢呼声惊扰。

他转头望向机舱过道,只见一个肤色黝黑,发丝蓬松卷曲的非洲裔男子像个小丑般用法语大声喝到。

“Connard!”夜辰轻蔑地斜睨着站在过道上的黑皮肤男人,然后低声骂了句。

这时不少昏昏欲睡的旅客都望向他,这其中包括被吵醒的秦雨晗。

“十多个小时的旅途想必大家一定既无聊又乏味,现在我来帮大家缓解疲劳,调剂烦闷。”

男子的声音洪亮有力,睡得正熟的秦小墨也被吵醒了。

他揉揉蓬松睡眼,一脸迷茫地问秦雨晗:“妈咪,这个叔叔要给大家表演节目吗?”

“嘘,睡觉!”秦雨晗对儿子做了一个悄声的动作,又拍拍他幼小的身体哄睡。

男子说着,突然猛地抓住头发,然后用力一拉,蓬松的黑色卷发落在手中。

“不过需要诸位配合我一下,那就是……把身上的钱和首饰都交出来!”

话音落下,众旅客看着男子从假发中抽出的勃朗宁手枪一片哗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