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机智脱险

清歌携顾旧夕阳 第4章 机智脱险

作者:一叶之秋 小说:清歌携顾旧夕阳 更新时间:2021-05-05 06:08:26
空乘小姐看见男子举在空中的手枪也大惊失色,惊惧地做手势让坐上旅客刻意模仿她抱头的动作。黑皮肤男子见此,阴笑着露着一口煞白的牙齿,接着把握住空乘小姐的领结说:“你去通知黑皮肤男子见状,狞笑着露出一口煞白的牙齿,然后抓住空乘小姐的领结说:“你去通知机长改变航线,一小时后按照上面的地点迫降。记得不要和地面有任何联络,否则今天咱们一起手牵手去见上帝!”。...

空乘小姐看到男子举在空中的手枪也大惊失色,惊恐地做手势让坐上旅客模仿她抱头的动作。

黑皮肤男子见状,狞笑着露出一口煞白的牙齿,然后抓住空乘小姐的领结说:“你去通知机长改变航线,一小时后按照上面的地点迫降。记得不要和地面有任何联络,否则今天咱们一起手牵手去见上帝!”

男子说完推了漂亮的白人姑娘一把,她接过男子递来的纸条,立即魂飞魄散地奔去找机长。

空乘小姐走后,男子从宽大的裤子里掏出一个布袋,从最后面的座位开始收敛钱财。

旅客见到他握在手里的手枪,无不惊恐地乖乖把现金和首饰放在布袋里。

男子一边敛财一边兴奋地说:“美元欧元英镑日元人民币卢比,戒指耳环项链手表照相机,只要是超过一百欧的东西都统统给我装进去……”

不一会儿功夫,男子的布袋里便聚敛了半袋财物。

坐在机翼前端的秦雨晗被吓愣住了,她知道男子很快就会朝这边走来。

她的宝贝儿子也醒了,虽然他年纪还小,但能分辨出在机舱里走来走去的男子是坏叔叔。

“妈咪!”他在秦雨晗脸侧耳语,“那个叔叔是坏人对不对?”

秦雨晗听到儿子用法语发问,紧张地捂住他童言无忌的小嘴,“宝贝,乖乖睡觉,不许再说话!”

夜辰托腮靠在窗边冷凝着母子俩,心觉女人加孩子这样的组合真是聒噪。眼下危机重重,她们还在这里喋喋不休。

然而整个飞机上的旅客都被男子手中的武器震慑住,没人有勇气冒险去制止他的恶行。一个个如同待宰羔羊,倾己所能去满足男子的贪婪。

夜辰坐过无数次飞机,但劫机还是第一次,他懊恼地听着劫机男子在哼着小曲,编着段子疯狂敛财。

此刻夜辰也只能有火在心里发,毕竟他一个遵纪守法的普通乘客,身上手无寸铁,即使他有心也无力与以及男子抗衡。

夜辰想到下机后还要奔赴一场重要的商业谈判,他更加心急如焚。

看来要另辟蹊径,想个主意冒险一试。

夜辰用余光望向神色慌张的秦雨晗,脸上浮起一阵鄙夷。

现在他需要有人协助,但邻座的女人惊慌失措,如何冷静下来和他一起对付劫匪?

但夜辰没得选择,谁让自己倒霉和这种女人坐在一起。

想到这里,夜辰在心里组织好语言,把秦雨晗拉过来低声阐述自己的想法和计划。

秦雨晗护子心切,起初抱着破财免灾的想法并不答应。

但最后被夜辰告知不堪想象的后果,再次被吓住的秦雨晗只能似懂非懂地点头答应。

随后计划开始实施,夜辰对秦雨晗使了个眼色。

秦雨晗轻声唤起闭眼眯着的儿子,告诉他现在要做一个游戏,并对儿子讲述了游戏规则。

这时男子朝着秦雨晗的方向走来,夜辰也一改冰冷的面色,佯装作恐惧一脸不安。

就在男子即将走向秦雨晗的身边时,秦小墨突然身子一挺,两眼翻白,浑身抽搐不止,口水顺着唇角流出。

秦雨晗一声惊叫,瞬间引起舱内所有旅客的惊慌。

劫机男子闻声而至,抓紧布袋一个箭步冲过来,凶神恶煞地吼着:“你在搞什么?还没轮到你!”

秦雨晗瞪大眼睛,脸色煞白,牙齿都在上下碰撞打架。

她结结巴巴地说:“先先生,我儿子癫癫痫犯了,赶赶飞机忘了给他吃药……求求求你救救他……”

夜辰也突然慌张无措地颤抖着嘴唇哀声恳求,“救救我儿子吧,他他他还是个孩子……”

劫机男子低头看了一眼秦小墨抽动不止的身体,还有口眼歪斜的模样,整个人顿时懵逼。

他怔了怔,两手一摊,用难以置信地表情问:“你们夫妻俩有毛病啊?我看起来是长得像医生还是长得像癫痫药?”

夜辰慌忙地道歉并解释说:“先先生,您别生气,我儿子现在需要冷水清醒一下,我我想把他带到卫生间,先生可以通通融一下吗?”

他说着又哆哆嗦嗦地掏出钱包,把里面的一叠欧元恭敬地交出来,又手忙脚乱地摘下手腕上的百达翡丽递过去。

劫机男子见到价格不菲的昂贵手表,立即眯起眼睛大喜过望,嘴巴做出O型发出惊叹。

他立即接过去放在布袋里,然后顿了顿说:“好吧,那你们带你们的儿子去卫生间,快去快回!”

夜辰终于找到机会,嘴里不断地感谢着劫机男子随即抱起秦小墨朝着卫生间奔去。

秦雨晗也站了起来,一番恳求后,把耳环项链摘下来交给男子也冲进卫生间。

关紧卫生间的门,夜辰警惕地凑到门边听听,然后低声对秦雨晗说:把你的高跟鞋脱下来一只给我。”

秦雨晗虽不明白夜辰的用意,但还是乖乖脱了下来。

夜辰把高跟鞋别在腰间,然后让母女俩不要动,自己站起来走出卫生间。

劫匪听到背后的声音,一回头看到夜辰正朝自己走过来,他立即举起手枪指向夜辰的喉咙,然后用虎视眈眈地问:“你儿子怎么样了?你出来做什么?”

夜辰此刻双腿也在打颤,刚才还故意在额头淋了几滴水珠假装冷汗淋漓。

“先先生,我儿子好多了,太感感激您了,不过他身上全是水,我用毯子把他包起来。”

得到默许后,劫匪看着夜辰拿起秦小墨刚才睡觉盖的毯子,似乎消除了疑虑,然后走到前面继续敛财。

这时夜辰撕下恐慌的面具,脸色突然镇定而狠厉,谨慎地掏出鞋跟有金属包面的高跟鞋,对准劫匪头部脆弱的部位猛击。

劫匪手中的枪落在地上,接着整个人也应声倒地。

舱内喧嚣的掌声响起,秦雨晗领着儿子走出卫生间,看到夜辰泰然自若地回到座位上,眉间尽是笃定冷傲。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