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连木槿霍琛尧完整版 第三章

作者:漠烟寒 小说:连木槿霍琛尧完整版 更新时间:2021-06-10 10:28:07
免费提供更多连木槿霍琛尧比较完整版第三章的全文深度阅读,五天前偷偷的出门时去茶楼,被威仪爹意外发现劈头盖脸嘶吼,幸好有娘和大哥拦下了鸡毛掸子。 沈幼薇也劝止,并自告奋勇不愿意住到落樱阁言传身教大家闺女的风范...沈幼薇也劝阻,并自告奋勇愿意住到落樱阁言传身教大家闺女的风范。。...

十天前偷偷出门去茶楼,被威严爹发现一通咆哮,还好有娘和大哥拦住了鸡毛掸子。

沈幼薇也劝阻,并自告奋勇愿意住到落樱阁言传身教大家闺女的风范。

她却不愿理,威胁了一番趁着爹不在偷偷溜出去,没想到爹一回来她就告状了。

真是讨厌的很呢,怎么办?尤其她听小蝶说,沈幼薇喜欢大哥,因此二十岁了还不愿嫁人!

染指自己心中温润郎玉的大哥,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连木槿脚下找准位置挪了挪,弹了弹衣服高亢激昂的一股脑端出来:

“是呀,小表姑说的对,我倒不过背个顽劣的名声,可是你们二人却要背上月下私会的名声!爹不要紧,大不了纳妾得了,可是小表姑却要被人说成是瓜田李下勾引自家姐夫……”

沈幼薇只听得浑身打颤,她怎么敢,怎么敢……

“住口!你个混账东西……”

“救命啊,杀人了……”连木槿立刻转身跳出了垂花门,一边往大哥的院子跑,一边哭天喊地的。

连府里一片哗然,院子里灯火通明。

连淮恨不得追上去一掌劈晕了,哪想到一个姑娘家跑的比他快,绕着院子跑了一圈窜进长子的房间上了门栓,让他吃了闭门羹。

这个时间连母和二夫人已经追了过来了。

“老爷,你是什么时候回的家,这是怎么了?”

连淮再生气,面对夫人的质问本无可厚非,偏偏那逆女胡言乱语,反而让自己理亏了。

“让卓儿带混账女到书房。”

连淮气的吹胡子瞪眼,拂袖离开。

连夫人只觉得头疼不已,让二夫人先去照顾老爷,自己留下来问话。

这时门内传出长子的声音:“娘,您先劝劝爹,我带暖暖过来。”

长子的声音就是连夫人的静心丸,她在门外点点头,刚走两步又叮嘱了几句,无非就是让连木槿磕头认错,不要再惹事了。

门外终于安静了,连木槿慢慢放开连靖卓的衣服,低着头走到他面前,耷拉着肩膀低声细语的道着委屈。

三言两语委屈巴巴的说出发生的事,饶是向来温润内敛的连靖卓,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他从不责骂连木槿,偏偏连木槿就惧他。

“你也太顽劣了。瓜田李下那种事也是你一个女孩子说的?何况还是咱们的父亲。”

到底没舍得责骂,连靖卓想想连木槿能气的老爷子满院子追,着实又气又笑。

“大哥——”连木槿夹着重重的鼻音环抱着连靖卓,小时候般在他胸膛上用额头拱着,喃喃道:

“我不喜欢沈幼薇,更不喜欢她当我的大嫂。”

连靖卓低首望着已经长大的妹妹,心头一阵怅然。伸手揉揉她的头顶失笑:“谁告诉你她要当你大嫂了。”

“大家都议论。说她一直不嫁人就是想做连家的少奶奶。大哥,她配不上你。”

“呵呵呵,你呀,自小就说这句话。那你说说看,谁配的上你大哥?”连靖卓脸上展开促狭的笑意。

连木槿却恍然大悟。原来真的连木槿也不喜欢沈幼薇,怪不得她也被渲染了。

连木槿仰着下巴仔细打量着跟自己相处五年的大哥,温文尔雅翩翩公子,挺拔修长丰神郎俊,才思敏捷……然后一语惊人。

“也只能有本姑娘这样貌美如花、秀外慧中、学富五车,还能花拳绣腿保护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哥的女孩儿才配的上连家大少爷啊!

呃,大哥,要不你也别娶了,我也不嫁那二货了,咱们兄妹就这么将就着过?”

连木槿向来满嘴跑火车的本事见识过,可是这番,连靖卓望着眉眼弯弯的少女,胸腔里竟升腾起一簇火焰。

你不嫁,我不娶,我们……连靖卓神差鬼使的抚上连木槿的面颊,那双泉水般清澈的眸子里碎了星光,一池的涟漪。

连木槿故意打趣自家大哥,这会儿却被大哥魔怔了般的样子吓住了,她干笑两声举手作投降状:“大哥,我错了。”

崔然间,绽裂的星光迅速凝结成平静如水,连靖卓擦了擦连木槿脸上的姜黄:“走吧,先去换身衣服洗漱一番,不然今晚我真救不了你。”

连木槿立刻讨喜的哈巴狗一样搂着连靖卓的胳膊往外走:“嘿嘿嘿,我就知道大哥最疼我了。”

梳洗一番,换了身儿复古的格子洋裙,连木槿跟在连靖卓身后慢吞吞走进书房。

坐在下首的沈幼薇正拿着帕子抹泪,一见到连木槿立刻嘤嘤哭出声。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乎下一刻弄不好就去撞墙了似的。

“呃,小表姑你怎么哭的这么伤心,我就是说几句浑话,可别往心里去啊!”

提起这个,沈幼薇更是哭的肝肠寸断,令人看得我见犹怜。

连淮霍地站起身,连木槿下意识躲在了连靖卓身后。

“混账东西跪下!”

连木槿低声嘟囔道:“我就是出去买点心回来晚了,又没做什么坏事。”

连靖卓从身后拽过闯祸的妹妹,温和的说:“爹,这五年金陵变化挺大,暖暖刚回家一时好奇出去逛逛也没什么,再说,她也是女扮男装……”

“女扮男装?”连淮接过连靖卓的话怒目瞪着连木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悲痛样,手指着连木槿怒声道:

“你这个做大哥的怎么不问问,顶着连家表少爷的身份去的都是些什么地方?”

不是茶楼戏园子么?

连靖卓疑惑的问。

这时二夫人终于发声了,她一边拍着沈幼薇的背安抚着,一边埋怨道:

“大少爷,三小姐去的都是楼子赌坊下九流的地方,否则幼薇怎么会着急的往门口等人?

若不是深夜着急又怎么能遇到刚回家的老爷?

幼薇自小视老爷为父亲,三小姐这么一棒子砸下来,叫我们幼薇还怎么活人?”

二夫人似乎说到了伤心处,擦了一把泪对着连淮诉道:“老爷,我这一生无子无女,在这连府以你和大姐马首是瞻,不求丝毫的偏爱,只希望我这唯一的亲人能依靠着我这二夫人的身份,讨个好生活。

幼薇的品行,大家都看在眼里,现在闹了这么一出……”

二夫人哽咽着点到为止,说的一番委屈也是入情入理。

连木槿偷眼瞧着,自己的娘亲也是面色讪讪,好像真的是连家亏待了她们姐妹二人。

只是……为什么爹娘都看着大哥?

连木槿总算是后知后觉,沈幼薇还真是一箭双雕!

既借此机会整理了自己,又借名声受累诉冤屈,合着二夫人两人唱了一出双簧啊!

再看爹娘的意思,显然早就同意沈幼薇嫁给大哥,就等着大哥给句话。

这一刻,一股愤懑之气冲击着连木槿,她突然上前站在连靖卓面前,玩世不恭的脸上一片肃穆,那双内凤眼里是连淮从未见过的沉静。

“爹,你独断独行未跟娘亲商量就应了我的婚事收了聘礼,不许我拒绝还不许我心里不快么?”

连淮显然一愣,话从口出:“你这些天胡闹就是为了这桩婚事?”

“对,我就是不想嫁!”

“混账,婚姻大事岂是你说了算!别以为送你出去吃了几年洋墨水就忘了老祖宗的规矩!”

连夫人见老爷动怒,连忙起身将连木槿拉倒身旁:“暖暖,你也别怪你爹,这桩婚事,我也是同意的。”

连木槿呵呵一笑,冷然道:“真是奇怪,女儿的婚事不让自主,偏偏一个寄宿在我们连家表亲戚的婚事都能议到书房——二夫人,既然小表姑的名声是被我爹连累了,也只能让我爹纳妾了。二夫人不要再说什么父亲之类的,这辈分不是刚好么!”

连木槿声音清脆语气清冷,丝毫不给人说话的余地就这么连珠炮发出去,二夫人只觉得血气上涌,一只手抚摸着胸口,一只手指着连木槿:

“三小姐,你,你……”

沈幼薇看向连木槿,她对着自己的目光充满讥讽,那目光似乎将自己所有的伪装一层一层剥开。

连木槿和小时候一样牙尖嘴利令人讨厌,却也比小时候更狠,更有心机。

她知道自己再待下去,说不定真要被硬塞给老头子了。

“呜呜……三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惹恼了你,求你不要再为难我了……呜呜……”

沈幼薇哭着跑出了书房,二夫人连忙追了上去。

连淮气的胸膛起伏,黑着脸让大夫人去看看,别让她们再嚷嚷着叫别人听了闲话。

大夫人怕连淮打女儿,一时踌躇不走。

连木槿知道娘亲担心自己,心里一阵温暖,她才不怕挨打。将连夫人推搡着送出门低声说:“娘,不许让她们打我大哥主意。”

房子里陡然安静下来,只能听到连淮粗重的喘息声。

连靖卓淡淡的说:“暖暖,还不给爹道歉。”

连木槿拿过鸡毛掸子走上前,跪在连淮的面前双手奉上,仰着挂满泪珠的脸,缓缓道:“爹,女儿不孝惹你生气了。你就打女儿出出气。”

连淮望着女儿娇嫩的小脸,尤其那双清水芙蓉的眼睛,和记忆中一张脸重叠,这一刻,他拿过的鸡毛掸子竟然打不下去。

喟然一叹:“我打你,就是出气?暖儿,你这个样子,爹怎么放心将你嫁过去!”

连木槿听着心头一喜,刚要说‘那就不用嫁了,我的性格绝对活不过第二天’,却被连靖卓打断了。

“正因为暖暖毫无城府的小性子,只能嫁到霍家。”

连靖卓声音此刻犹如雷霆劈向连木槿,她一直以为大哥不同意这桩婚事。可是听大哥绝对的语气,显然,这桩婚事他是提议的吧!

连木槿只觉得心中有些东西悄然破碎,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踉跄着回到落英居。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