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来自千年之后

谋乱三国 第一章 来自千年之后

作者:逆鳞殇风 小说:谋乱三国 更新时间:2021-06-11
必将会成了非常大的累赘,拖死洛阳的补给,就会不战而败,退避无可避退。而长安则相同,而后有凉州作为后盾补给,那可是董卓的大本营,并且也正好规避了十八路联军的势力范围,使洛阳一带成了一个绝佳的缓冲地带。”  “其二,在十八路联军兵临城下洛阳之时,设下伏郭府后院的银杏刚刚抽出新芽,嬉闹的春燕就开始衔泥在屋檐下筑巢了,墙角下的芍药也悄然开了花,暖风吹过,一阵阵扑鼻的郁香弥漫了整个后院。而院角一侧的凉亭内,却远远传来一个少年的响亮的说话声。。...

谋乱三国

推荐指数:10分

《谋乱三国》在线阅读

  时在中春,阳和方起。

  郭府后院的银杏刚刚抽出新芽,嬉闹的春燕就开始衔泥在屋檐下筑巢了,墙角下的芍药也悄然开了花,暖风吹过,一阵阵扑鼻的郁香弥漫了整个后院。而院角一侧的凉亭内,却远远传来一个少年的响亮的说话声。

  “董卓之所以迁都长安:其一,洛阳虽然有地势之利三面环山,在连接豫州的通路上又有凭借地势的虎牢关据守,但也使得洛阳太过依靠豫州的补给。一旦遇到敌强我弱,闭关据守之时,洛阳城中的百万百姓必将成为极大的累赘,拖垮洛阳的补给,就会不战而败,退无可退。而长安则不同,其后有凉州作为后盾补给,那可是董卓的大本营,而且也恰好回避了十八路联军的势力范围,使得洛阳一带成为一个绝佳的缓冲地带。”

  “其二,在十八路联军兵临洛阳之时,设下伏兵,火烧洛阳,此举不但可能直接击垮关东军,而且还会使得十八路联军处于一个鸡肋之局。”

  “鸡肋之局?”一个女声问道。

  “是的,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如果重建洛阳,必将消耗极大的军费和人力,我想十八路诸侯没有一个人会愿意的,但如果就此抛弃洛阳,又会觉得费劲心思和军力却没有取得没有多大成果感到可惜。这也是贾诩让董卓带走一切能带走的东西,包括百姓的用意,剩下带不走的,也会让关东军在大火中陪葬一起消失掉。”

  “这计谋太狠毒了。”

  “但这只是刚开始,如果所料没错,关东军必将驻扎在洛阳一带商议后事,这便又中了贾诩的延时之计。”少年轻轻叹息:“要知道,本来就不是齐心的队伍,拖得越久,其人心就会散乱,何况贾诩要董卓故意退避害怕,更会激化关东军之间的矛盾,不出数月,关东军必然自破之,这为其三。”

  “其四,贾诩说动家主带着鬼七伏击在德阳殿中,使得少帝陨,再广布谣言,便可陷关东军弑君之名,使得关东军在道义上处于被动。而最后吕布的投降,无疑是贾诩这步棋里最狠毒的一步。”

  “你的意思是说,吕布是假降?”

  “吕布就算再蠢,也看得出时局仍在董卓的掌握之中,怎么可能在那种时刻投降。这一切都是为了日后的布局。”

  “不破,你可真不愧为‘贪狼’的军师。”少女轻笑道,只见她一身裘绿,明眉皓齿,一笑间,脸上两个酒窝也露了出来,分外可人。

  “蒹葭姐,在郭府还是叫我二少爷比较好。”秦不破淡淡一笑:“毕竟现在我还是他的替身。”

  蒹葭撇了撇嘴:“这个小弱,和郭老爷一样,都喜欢到处游荡,这次真不知道他鬼到哪里去了。”

  “如无意外,应该还在洛阳。”秦不破道,转身又叮嘱道:“蒹葭姐,记得请将我刚才说的《兵临城下,火烧洛阳》之计记录在少爷的《战略诀事》中。还有,其实我刚才所言的一切,都是少爷飞鸽传书送来的分析和消息。”

  ※※※※※※※※※※※※※※※※※※※※※※※※※※※※※※

  “小芸……。”

  “子良,你一定要坚持住!”

  “对不起……”

  郭弱从昏睡中苏醒过来,费力的张开双眼,看见昏暗的军营帐篷顶,才回想起自己已经来到了古代。

  五年了……。

  没想到噩梦还在纠缠着自己。

  千年之后的郭之良,12岁那年便患上了AIS病,其全称为“肌肉萎缩性侧面硬化病”,他全身肌肉逐渐失去控制,可是这并不影响他的人生。相反的是,他于15岁那年还以优异的成绩获得了牛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从此迈上了物理学博士之路。他提出的新光电转换效应理论获得了物理界认可,并使得太阳能转电能的利用率超出传统的3倍以上,为地球的环保事业做出杰出贡献。23岁那年,他与医院相识、并相恋4年的护士华裔莫水芸小姐在伦敦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正式完婚。可是,就在结婚的当晚,他的病情却突然恶化,然后就失去了知觉,被送到医院,当天抢救无效而亡。

  生离,才有了死别。

  死别,能否再生离?

  郭弱望着天花板轻轻叹了一口气,当自己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就突然变成了郭家那个天资愚钝的二公子。

  作为一名科学家,郭弱对于一切都持怀疑的态度,开始的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时光逆转回到了古代,还是这根本就是一个死后的世界。

  但之后经历的一切,让他渐渐淡忘了这个问题。

  因为他始终无法忘记当初王氏抱着自己痛哭淋涕的那种感觉——那是他生平第一次拥抱一个人,用那真实的双手,而不是患了AIS病症的身体去感觉那体温。

  那刻,郭弱身患一场大病奄奄一息;而王氏,就是郭嘉之妻,他的母亲。

  也许上天可怜自己,要自己从新再来一次吧?

  郭子良心想道。

  既然如此,也好,就这样吧。

  人,总要活着的。活下去。他从不绝望。

  只不过所处的时代,和他印象中的历史略有不同,在他所阅读的三国历史中,并没有什么水镜七子,也没有水镜府的存在。而董卓在位的时候,郭嘉仍然寥寥无名,也不是什么乱世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更没有第二个儿子。

  也许是历史错了?历史本来就是胜者的颂歌。

  也许是另一个世界?宇宙之大,人类终究难窥其全貌。

  随他吧?

  七岁的小郭弱懒得再想这个问题,又呼呼大睡起来。

  他从未有睡得如此香甜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