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三章 他和他的相遇

谋乱三国 第三章 他和他的相遇

作者:逆鳞殇风 小说:谋乱三国 更新时间:2021-06-11 16:03:46
暗想起。  “军中有传闻孙坚在洛阳废墟中找到了了某件宝物,第三日便匆匆忙忙退兵离开了。”小戎地说:“袁绍对此极其愠怒。”  人心各异,果真中了贾诩的延迟之计啊,郭弱闭上双目,想像自己的话是袁绍,好像也破除不了这个局。  这是阳谋,却避无可避怎奈。现在关东联军驻扎在洛阳东郊,并为之后事宜讨论不休,有主张乘胜追击的曹操一派,也有主张暂时驻兵生息的袁术一派,当然,也有不想再打下去,偃旗息鼓的公孙瓒一派。只是作为主帅,袁绍尚未表态。。...

谋乱三国

推荐指数:10分

《谋乱三国》在线阅读

  第三章他和他的相遇

  在小戎的简要叙述中,郭弱得知自己已经昏睡了五日五夜,而关东军也彻底的占据了洛阳。当然,那只是焦土一片的洛阳废墟。

  现在关东联军驻扎在洛阳东郊,并为之后事宜讨论不休,有主张乘胜追击的曹操一派,也有主张暂时驻兵生息的袁术一派,当然,也有不想再打下去,偃旗息鼓的公孙瓒一派。只是作为主帅,袁绍尚未表态。

  洛阳大火才刚刚熄灭,要善后事情很多,若我是袁绍,我也肯定不会表态的,郭弱暗想到。

  “军中有传闻孙坚在洛阳废墟中找到了某件宝物,第二日便匆匆撤兵离去了。”小戎说道:“袁绍对此极为不悦。”

  人心各异,果然中了贾诩的延时之计啊,郭弱闭上双目,想象自己如果是袁绍,似乎也破解不了这个局。

  这就是阳谋,却无可奈何。

  “现在人心散奂,谣言四起,在荆、豫一带,都散播着袁绍假借清君侧之名企图除董卓、挟天子令诸侯,却不料误杀少帝,实为大之不忠之人。”小戎又说道。

  乱民之计,攻其不义。郭弱暗暗叹服贾诩的深谋远虑。

  “小戎,这些话,你在我这里说说就罢了,千万不要在外面乱说。”郭弱叮嘱道。

  这里,毕竟还是别人的地盘呢。

  “是,少主。”小戎正色道。

  “小戎,替我将衣服取过来。”郭弱吩咐到。

  接过小戎递过的衣物,穿戴整齐之后,郭弱摇了摇右臂,还是略有拉伤,不过应该没什么大碍。

  “哈哈哈哈,吕将军转醒过来了?”只听一阵飒爽笑声从帐外传了过来。

  郭弱猛一回头,只见帐篷外走进三人,却是意想不到的三人。

  “是你?”

  ※※※※※※※※※※※※※※※※※※※※※※※※※※※※※※

  此刻的曹操,正在擅自起兵追讨董卓的途中。

  他脑海里不断回想起三日前在洛阳郊外遇见那白衣人的情景。

  董卓撤离前,将洛阳的财物统统收刮一空,剩余一些带不走的东西,包括尚未成熟的粮草,都吩咐手下的士兵通通一把火烧掉。

  曹操一行人驽马疾奔,只见得洛阳城外,残垣断壁,哀鸿遍野,一片民不聊生的狼藉景象。

  顷刻,他们途径洛阳西郊一处被烧毁的荒田,远远望去,只见得那荒芜的田边还有一间孤零零的破屋伫立在那,屋顶上的破烂烟囱里面居然冒出一缕缕的炊烟。曹操心中生疑,不由一时好奇,走了过去。

  待他走到门口,只见这座破屋的木门早已被人为损坏,墙壁也残缺半垮,从外面一眼就可以看见有两人在其中。

  其中一位白发老翁正在生火做饭,而另一位绢衣如雪的白衣儒士戴着斗笠在屋子正中席地而坐。

  “有客自远方来,为何不进来一聚?”白衣人看见缝隙外的曹操,声音很淡然的说到,就好像自言自语一般。

  曹操天生就是胆大,干笑两声,跨步走了进来。进去之后,才发觉这根本称不上屋,屋顶早已残漏不堪,四周墙壁也露出多处缝隙,更夸张的是,有半面墙壁早已垮下。

  “先生倒是好胆色,敢在这危墙之下静静端坐。”曹操望向那白衣人佩服的说道。

  “天下何处不是危墙,在此与在外,在下并不觉得有何区别。”白衣人依然淡然说道,看不清他斗笠下的表情,但其坐姿丝毫不变。

  “哦?曹某愿闻其详”

  白衣人伸出右手,指着屋顶说道:“这汉室天下就如这残屋,明明岌岌可危,却又有那么多人打着修复的名号来抢夺这残屋剩下的一砖一瓦,不是危墙,又是什么?。”

  “先生这道理倒有点意思。”曹操点了点头,便也学着白衣人的样子席地而坐,对坐在白衣人正面。

  “洛阳之火一起,天下必将大乱。放眼望去,何处有安身之地?在此还是在外,又有何区别?”白衣人继续说道。

  “但献帝还在,汉室尚存,先生说此话可有大不逆之嫌。”曹操皱了皱眉头道。

  “关东之军,也不过是一群难以统一的乌合之众,董卓其人,也不过是一个气数将尽的乱臣。这天下之乱,始终是会来的。”白衣人突然望向曹操:“听闻这天下之间,真正忠于汉室的只剩下两位大人,其一,便是江东的孙坚大人,其人勇挚刚毅,孤微发迹,导温戮卓,山陵杜塞,有忠壮之烈。”

  “其二,便是曹孟德曹大人了。”白衣人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曹操说道:“我师曾用十个字评价过曹大人。”

  “哦?哪十个字?”

  “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

  “大胆!”曹操背后夏侯渊喝道。

  曹操挥手意示夏侯渊不可妄动,笑道:“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原来孟德在你师傅眼中评价这么高。”

  白衣人轻叹一口气:“观之天下,想必能继续辅佐汉室的也只有曹大人了。”他又继续说道:“就在下看法,便觉得目前而言,曹大人不应纠缠于关东联军之中。因为望之天下将乱,群雄四起,曹大人更应保存实力,待得来日东山再起。”

  “此话怎讲?”曹操有点被吸引住了,好奇的问道。

  “曹大人目前还依附于张邈势力,兵、粮皆为人所控,想要有所作为,很难;若不尽早跳出关东军的圈子,恐怕只会沦为袁绍的先锋,讨伐董卓的炮灰。”

  “那该如何?”

  “立即发兵,追讨董贼,诈败荥阳,怒回兖州。”白衣人铿锵的抛出十六个字。

  曹操听到这十六个字不由动容,一言不语的沉默了半柱香时间,最后才对天长叹:“感谢……上天……没有舍弃汉室,也感谢……苍天……对曹某的厚爱。”

  说罢,两行眼泪从眼眶中涌出,整个人深深的朝着白衣人拜了下去:“曹某恳求先生一助,共扶汉室之大业。”

  白衣人沉默不语,片刻之后才缓缓的说道:“那,我便下了这个注,赌你是治世之能臣,和你一起将这汉室残屋修补。”

  说罢他起身摘下斗笠,露出明亮的微笑,同样对着曹操深深的作了一揖:“在下师从水镜先生,名荀彧,字文若。”

  “阁下便是水镜七子排行第二的荀彧?”曹操身后夏侯渊、曹仁等人都震惊道。

  曹操不动声色,只是微笑道:“传闻每一届水镜府最杰出的七个弟子便会给予‘水镜七子’的称号,‘水镜七子’只需得其一便能安天下……。”

  …………

  “那么以后就多劳荀军师费心了。”

  …………

  “那么以后就有劳曹大人费心了。”

  …………

  洛阳郊外。

  荀彧所选择的,是一个治世之能臣的曹操。

  而此刻,曹操还是个真心真意忠诚于汉室的忠臣。

  只不过,他还不是汉室的最后一个忠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