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恨终

毒帝本是女儿娇 第2章 恨终

作者:锦容 小说:毒帝本是女儿娇 更新时间:2021-07-21 18:54:39
良久,她喃喃道:“为什么,我从未曾愧欠于你,你为何要费尽心机如此设计陷害我汪府?”夏梦泽眼中闪现出一抹恨意,声音骤然尖厉,“你未曾愧欠于我?汪婧萱,我自幼便看不顺眼你,她起身,像是要泄愤一般,又接连拔下了汪婧萱指尖三根银针。。...

良久,她喃喃道:“为什么,我从不曾亏欠于你,你为何要费尽心机如此陷害我汪府?”

夏梦泽眼中闪过一抹恨意,声音陡然尖利,“你不曾亏欠于我?汪婧萱,我自小便看不惯你,身份高贵又如何,我夏梦泽是乞丐么?需要你施舍那些吃的穿的给我?”

她毫不留情地抬起了汪婧萱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道:“你爷爷是大楚唯一的异姓王,自小,我便要看着爹爹对他多番巴结。你以为我愿意同你在一处玩?我那都是逼不得已!除了身份,你有什么比我好的?这张脸,还是这脑子?”

她起身,像是要泄愤一般,又接连拔下了汪婧萱指尖三根银针。

汪婧萱根本来不及防备,痛叫出声。

夏梦泽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继续道:“你不过就是幸运,凭着这身份,得了一切恩宠,还得了皇上御赐的得意郎君。可是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你看,我不过是耍了些手段,你汪府再尊贵又如何,还不是顷刻崩塌?呵,不过,你如今这狼狈模样倒是顺眼许多。”

汪婧萱痛得整个身子都在抖,但仍是抬起头,狠狠盯着她,“嫉妒疯了么?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夏梦泽,我当真错看了你。”

夏梦泽脸色一变,上前猛地扇了她一个耳光,直将她扇得脸都偏过去。

“到了如今,你还要嘴硬是么?我方才听闻了,你爷爷啊,受不住刑法,已经死了。难过么?别着急,你马上就能去陪他了。你啊,嘴硬也没事,你如今还剩什么呢?你还不知道吧?不止你爷爷,汪府上下一百二十七口人,已全部被看押了,你爷爷既然已经画押了,很快便能满门抄斩。只是你大概是看不到那盛况,你啊,很快便要下黄泉了。”

汪婧萱脸色发白,良久,苍白着脸轻轻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

汪婧萱道:“我笑你,心思龌龊,与你那爹爹一样,做的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事。夏梦泽,你注定也上不了台面。通敌叛国这么大的帽子扣下来,当真是难为你了。不过啊,那么多的人命,但愿你午夜梦回之时,不会做恶梦。”

夏梦泽脸色一僵,随即不自然地别过了脸,哼了一声,道:“哼,死到临头了还如此嚣张。我送你的大礼,可不止通敌叛国这一条罪名。我啊,还附赠了你一条,与邻国皇子有染。如何?证据确凿,你即便是死了,也会遭万人唾骂。这份大礼,你可满意?”

汪婧萱不愿再同她争辩。

她分明就是个疯子。

疯了,真是疯了。

拔了银针的指尖静静地摩挲了一会身旁染血的地面,她努力克制住了即将掉下来的眼泪,一字一句道:“夏梦泽,我祝你。”

夏梦泽看着她,准备听她还要交代什么。

“我祝你,日日噩梦缠身,不得解脱;所爱非人,终被抛弃;千般筹谋终成空,自食恶果。”

她每说一句,夏梦泽的脸便白上一分。夏梦泽咬了咬嘴唇,正准备再最后折磨她一番,却见她猛地站起身,撞向了一旁的墙壁。

额上汩汩流着血,汪婧萱看着夏梦泽惊讶的脸,道:“我不会给你杀我的机会,你不配。夏梦泽,你永远不如我。”

在夏梦泽陡然煞白的脸色中,汪婧萱沉沉闭上了眼。

一场雨刚过,冲淡了些许夏日的炎热。

前些日子落水之后便感了风寒,养了这么几日才好起来。

楚云娇披了件薄衫起身,径直走出了门。

寝殿外是一小片荷塘,她的生母珍妃爱荷花,皇帝便为她在这宫中种了一池荷。

如今斯人已逝,留下楚云娇居于此地,便少有人踏足了。

“小姐,怎么起身了?这会子有些凉,还是进屋吧,一会再着凉了可就不好了。”

说话的是她的贴身侍女,欢儿。

喉中有些痒意,楚云娇低头咳了两声,这才道:“无碍的,病了这许多日,也该见见太阳。”

欢儿拗不过她,只好小心看着她走到廊下的躺椅上躺下,这才回屋中泡了杯茶。

水温不烫不冷,恰到好处的润喉。

楚云娇心中一暖,朝她笑了笑,接过了杯子。

欢儿便拿过针线活,坐在栏杆旁做起了女红。

雨后初晴,天边隐隐有一道彩虹。空气中是特有的清新,这么闻着,让人轻而易举地放松下来。

这身子实在太过柔弱,醒过来之后足足养了五日,今日才能下床了。不过得益于这场病 ,她已完美适应了这个身份。

听闻,汪府一案后,汪继与汪婧萱均在狱中畏罪自杀,汪家一百二十七名人口,满门抄斩。通敌叛国乃大罪,为警醒天下人,皇帝特命将人头悬于城楼两日,随后,悉数火焚。

汪家显赫一门,至此落得灰飞烟灭,连个坟墓也没能留下。

她本也该是徘徊于大理寺中的一抹冤魂,却不料,机缘巧合之下,竟醒在了这个身体上。

皇家公主,楚云娇。其母珍妃曾多年受皇帝独宠,但红颜薄命,难产而死。

自此,楚云娇虽空有公主的名分,却空有一个尊贵的壳子,不得皇帝宠爱。

这便是皇家的脾性,爱你时,将你捧在手心;不爱时,便亲手将你从云端摔落。

她经历了两世,早已深谙这个道理了。

汪婧萱,也即如今的楚云娇,目光冷淡地看着天边那道色彩绚丽的彩虹,眼中冰冷一片。

她想起了些遥远的事情。

汪家显赫,只因汪继当年与先帝情同手足,是汪继,用自己的命相陪,助先帝打下了这片山河。

然而,不过才过了一代,仅凭着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和几纸所谓“证据”,当今皇帝便下令,诛了汪家满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