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好汉行径

义气水浒 第二章 好汉行径

作者:藏剑翁 小说:义气水浒 更新时间:2021-07-22
后也不是我们就怕做公的,是做公的怕我们。”  “哈哈哈。”  两人这一唱一和,登时引来众人笑出来。  早先官兵重重包围庄子的时候耀武扬威,他们平时也多被做公的欺辱,看见二三百做公的围了庄子难免会怕,虽然再后来跟随史进、陈达、杨春杀进官兵群中,看见朱武三人看到史进这般义气,更是钦佩。。...

义气水浒

推荐指数:10分

《义气水浒》在线阅读

  史进已经融合了脑中记忆,知道落草为寇的后果,也不忍再逼众人,冲众庄客拱手道:“今夜史进杀人出逃,日后恐怕只能在江湖上安身了。愿意跟着我的,以后大碗吃酒,大块吃肉,论秤分金银。害怕吃官司的,我们就在这里别过,史进每人送纹银十两,以壮行色。”

  朱武三人看到史进这般义气,更是钦佩。

  话音刚落一个一脸兴奋的庄客就喊道:“我愿跟着主人,今后再不用怕做公的。”

  另一个庄客也喊道:“我也愿跟着主人,今后不是我们不怕做公的,是做公的怕我们。”

  “哈哈哈。”

  两人这一唱一和,顿时引得众人笑起来。

  先前官兵围困庄子的时候耀武扬威,他们平日也多被做公的欺压,看到二三百做公的围了庄子难免害怕,但是后来跟着史进、陈达、杨春杀入官兵群中,看到之前耀武扬威的官兵马上抱头鼠窜后,他们就兴奋了。

  原来那些做公的也只是欺负老实人,碰到拿刀的就只会逃命了。

  北宋户籍制度开放,只要在一地居作一年,便可落籍,包括百万人口的东京。

  因此宋人轻去乡土,转徙四方谋生的很多,倒没多少人觉得故土难离。

  有嗜血的,自然也有怯懦的。

  一个庄客小心翼翼的走到史进跟前,跪在地上道:“主人,小人还有妻小在家,跟着官人落草只怕让官府捉了他们问罪,还请主人放我离开。”

  史进扶起这个庄客,笑道:“好,那我们就在这里别过。做公的应该不会细细追查我家的庄客,但若是有人去盘问,你只说庄上放起火就逃了,并不知道谁跟着我落草,免得兄弟们露了根脚。”

  庄客看史进真要放他走,连忙道:“主人放心,小人一定守口如瓶。”

  史进在这个庄客肩膀上拍了拍,道:“好,那我们就此别过,你多保重。史柱,给他十两纹银。”

  一旁背着细软的小厮史柱连忙从包裹里摸出十两银子,递给要走的庄客。

  庄客推辞道:“主人能放小人走已经是感激不尽了,怎敢再拿主人的银子?”

  史进拿过银子,塞到庄客手里,笑道:“给你路上做盘缠,也不枉我们主客一场。”

  庄客接过银子,拜倒在地,道:“主人保重。”

  史进也拱手道:“保重。”

  看到第一个庄客没入黑暗中,史进并没下手,不愿落草的庄客纷纷走了出来。

  史进也不阻拦,每人送纹银十两,一一别过。

  走了十几人,看看没有人再出来,史进笑道:“剩下的人都是要跟着我的吗?”

  “是。”

  留下的二十余个庄客齐齐应是。

  史进笑道:“好,那我们今后便不是主客了,大伙都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兄弟。”

  一个庄客拱手唤道:“哥哥。”

  “哥哥。”

  其他庄客也纷纷跟进。

  史进笑道:“留下的每人纹银二十两,不多说了,众兄弟一起上山吃酒。”

  这些庄客对之前走的人拿的十两银子还有些眼热,听到史进给他们每人二十两,心中再无疑虑。

  朱武看史进有意落草,连忙道:“哥哥请。”

  众人到了少华山的时候,已经是三更天,不过山寨却是灯火通明,除了后面准备酒席的喽啰,其余人全部来寨前迎接。

  史进也是第一次来少华山山寨,借着火光,只见四下里都是木栅,当中一座草厅,后面有百十间草房。

  史家庄的庄客看到两边列着数百喽啰迎接,一个个也都挺胸抬头,不想弱了自家气势。

  朱武三人直把史进请进聚义厅来,只见草厅上放着三把交椅,正是平时朱武、陈达、杨春三人的座位。

  进了聚义厅,朱武便拱手道:“请哥哥坐头一把交椅。”

  “请哥哥坐头一把交椅。”

  “请哥哥坐头一把交椅。”

  陈达、杨春对史进的武艺、为人也都十分佩服,看到朱武自愿让出头一把交椅,马上附和起来。

  史家庄的庄客看到少华山三个头领都让史进坐头一把交椅,不由都面露喜色。

  史进成了大头领,他们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后面跟进来的少华山小头目也没什么意外之色。

  江湖上讲的是强者为尊,史进曾经活捉山寨最厉害的二头领,为人又仗义,今天他为了三个头领杀人出逃,若是三位头领不让史进坐这头把交椅才是奇怪了。

  占山为王是刀口舔血的事情,多一个武艺高强的头领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史进拱手道:“不瞒三位兄弟,我确实准备落草,不过这少华山挨着关西五路,若是闹大了,朝廷调一支边军来,山寨便要苦熬了。若是只劫掠些寻常百姓,也不是好汉的勾当,所以我并不准备在少华山落脚。”

  少华山三个头领都被史进说的有些羞臊。

  朱武红着脸道:“哥哥说的是,若非迫不得已,我等也不愿劫掠寻常百姓。不知哥哥有何好去处?”

  史进笑道:“我听得山东有八百里水泊,港汊多杂,水路难辨,中间梁山形势险恶。若在那里占山为王,慢说三五千官兵,便是有三五万官兵也可从容抵敌。”

  陈达瞪着眼道:“真有这般好去处?”

  朱武点头道:“山东确实有八百里水泊,乃黄河决口所致,不过只怕有江湖同道在那里安营扎寨了吧?”

  吴用诱阮氏三雄劫生辰纲时,阮小二曾说他们一年多不去梁山打鱼,现在距离晁盖等人劫生辰纲还有近两年时间,此时过去,或许能抢在王伦之前也说不来。

  史进来的路上想了很多,闻言笑道:“不曾听闻那里有人扎寨,便是那里有豪杰把住了,在山东再寻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也不难。山东河北官兵久不经战事,莫说攻打山寨,便是在山下撞着了,都是望风而逃。我们在那里杀贪官除劣绅,大碗吃酒,大块吃肉,才是好汉的行径。”

  听得史进这般打算,朱武马上抱拳道:“哥哥高义,小弟拜服,愿随哥哥鞍前马后,还请哥哥携带。”

  他并无甚本事,只是学过一些兵书,通晓兵法谋略,和陈达、杨春三人累被官司逼迫,不得不上山落草。

  虽是被陈达、杨春奉为大头领,但因自身武艺低微,也压不住陈达,所以才有那日陈达带人下山去史家村借道被捉的事情。

  蛇无头不行,鸟无翅不飞。

  号令不严,能不被官府抓去砍头便是侥幸了,何谈出路。

  过去他觉得史进虽是义气,但却有些鲁莽。不想居然还有这般见识,加上史进的武艺、为人,跟着史进无疑要比在少华山有出路。

  “我也跟哥哥走。”

  陈达却是没多想,自打史进捉了他,又为义气上放了他,他就对史进十分钦服。

  现在史进要落草,两个人可以做一道了,他自然要跟着。

  杨春看朱武和陈达都要走,自思一个人留下也难抵敌官兵,拱手道:“请哥哥携带。”

  史进看少华山三人都愿跟着他走,也是大喜,搂着三人笑道:“好,那我等四人便一起去山东替天行道,让天下都知道我们的威名。”

  “替天行道?好,那我等今后便跟着哥哥做个替天行道的好汉。”

  朱武被官司逼迫落草,除了挣扎求生,便茫然度日。

  听得替天行道这四个字,顿时豁然开朗,精气神都猛然提高了许多。

  陈达、杨春看一向少了些豪气的朱武突然换了个人似的,也有些诧异。

  不过他们心思简单,只是为四人聚义高兴。

  “请哥哥上座,让孩儿们来拜见。”

  商议好了去向,朱武又旧话重提。

  史进转身看着聚义厅中的众人,笑道:“今夜休分大小,大伙把山寨所有牛羊都放翻了,我等就在这厅前一起吃酒赏月。大碗吃酒,大口吃肉,不负了这中秋佳节。”

  “好,都听哥哥的。孩儿们去把山上的牛羊猪、鸡鸭鹅都杀了,只留下马匹就好。”

  朱武第一个响应,众人都要去山东了,这些家畜也带不走,一发吃了便是。

  “好。”

  “好。”

  少华山一众小头目听得可以饱餐一顿,也都轰天价叫起好来。

  消息传到外面,又是一阵叫好声。

  他们虽然是占山为王,但是日子过得也不宽裕,这等奢侈日子还是第一次过。

  很快,山寨就响起一阵阵动物临死的悲鸣,凄厉的惨叫惊的少华山上的动物纷纷窜向远处。

  小喽啰们却是兴奋不已,史大官人一上山,大伙便有好日子过了。

  “有啥好想的,跟着史进哥哥走便是。有史进哥哥做头,这大碗吃酒、大块吃肉的日子刚刚开始。”

  “三个头领都要跟着史大官人走,我等留在这里,又有谁能抵挡官兵?”

  “朱武头领都觉得跟着史大官人好,俺们还能比他聪明?”

  “去山东,中间要过很多州府,万一被官兵围住了,怎生是好?”

  “华阴县的两个都头也只是一人一刀就被陈头领和杨头领砍了,更不消说还有更厉害的史大官人,有甚好怕的。”

  史进和朱武、陈达、杨春四人坐在厅前吃酒的时候,山寨的小喽啰们却是三三两两的讨论着从小头目处传开的消息。

  水酒、水酒。

  水里掺了点酒。

  要是放到现代去,这等酒要被人骂臭了。

  别人都是酒里掺水,你这是水里掺酒啊。

  淡出个鸟来了。

  难怪先前被史进一刀杀了的王四都能在少华山喝十来碗,然后下了山撞到相熟的小喽啰又喝了十数碗才醉倒,被李吉拿了书信去。

  武松、鲁智深的酒量更是论桶,这般寡淡的酒,只要肚子里能放下,他也能喝一桶。

  史进喝着这寡淡如水的村酿,看到寨栅上还有一些值守的小喽啰扭头看着这边的酒宴,笑道:“让他们都下来吃酒吧,华阴县那帮撮鸟只怕躲在县城还在发抖,害怕我们去打城池,哪敢来捋虎须。华州官兵要来也没这么快。”

  朱武也觉得史进说的有理,不过还是不敢大意,对一旁一个小头目道:“去传史进哥哥将令,让守卫的兄弟来吃酒,刀枪不要离身。”

  听到朱武这样吩咐,史进也是暗暗点头。

  水浒里朱武并没展示出什么过人的谋略,只是帮助梁山兵马破过几次阵。

  少华山作为第一个出场的山寨,势力也一直没有增长。

  或许朱武只是一个精通阵法的军师,而不是一个足智多谋的军师,但是朱武足够谨慎,可以说进取不足,守成有余。

  当初史进捉了陈达,朱武思量敌不过史进,便和杨春来史家村束手就缚,用苦肉计。

  若是史进不为所动,少不得把他们都解官请赏,可见朱武义气。

  如今一旦认他为首,便马上帮着他竖立威信,心思也够细腻。

  “是。”

  命令传到寨前,便引来一阵叫好声。

  几个当值的喽啰走到厅前设宴的地方,抱拳喊道:“多谢史进哥哥。”

  后面喽啰也都跟着抱拳行礼。

  史进放下手中酒碗,对一众人抱了抱拳,喊道:“今夜大伙只管大碗吃酒,大块吃肉,若是有那不长眼的敢来太岁头上动土,史进一人料理他们便是。”

  “好。”

  “史进哥哥在此,谁敢来捋虎须。”

  “若有那不怕死的,小的们送他们去见阎王就是,何须史进哥哥动手。”

  “正是,若有不开眼的,史进哥哥只管吃酒,也看看我们手段。”

  山上喽啰看史进这般豪气,也都大呼小叫的回应起来。

  朱武看史进刚刚上山,便让很多小喽啰归心,也是大为开心。

  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义气、豪气,要想折服这些江湖汉子,两者缺一不可。

  义气上他自认不比史进差,但是这豪气便远不如史进了。

  有这等人物做头,大伙便是走到哪里,也不愁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对,不仅要安身,还要立命。

  便是哥哥说的替天行道。

  世道浑浊,天下没一个讲理的地方,我等便不能荡清这乾坤,也要让天下人知道何为公道,才不枉了这男儿身。

  想到这里,朱武也觉豪气顿生,举起碗来,对史进道:“哥哥,我和你吃一碗。”

  “好。”

  史进抓起碗来,和朱武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