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六章 逃兵

盗国 第六章 逃兵

作者:现实照亮梦想 小说:盗国 更新时间:2021-07-22
像不少。最醒目的但是手里看上来略显古朴厚重的钢刀。此刀的整个刀身长约四尺。而刀柄就整整占了三尺。多说大刀吧,刀柄太短,说是钢刀把,刀柄太长,看起来不伦不类。  “吴畏,你还不停下来了束手就擒。”  当先的中年人人看见了前面吴畏背影的一颗,边看口大中年汉子快速飞奔的过程中还不是的回头看。从其衣衫和身上的伤口来看显然后面有人在追杀。。...

盗国

推荐指数:10分

《盗国》在线阅读

  通往巫山的路口处一个衣衫破烂且浑身上下都是伤口的中年汉子,一边用手里的长枪麻利的挑去挡住路口的石块,边往巫山上跑,面色苍白。

  中年汉子快速飞奔的过程中还不是的回头看。从其衣衫和身上的伤口来看显然后面有人在追杀。

  果不其然,中年汉子刚刚过去没多久,后面就有大约三十几号身穿盔甲,后背弓箭,腰胯箭壶手持兵器,全身武装的士兵从后面追赶过来。

  领头一人约有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全身盔甲,战靴,弓箭兵器一样不少。最为显眼的还是手里看上去略显古朴的钢刀。此刀的整个刀身长约四尺。而刀柄就足足占了三尺。多说大刀吧,刀柄太短,说是钢刀把,刀柄太长,显得不伦不类。

  “吴畏,你还不停下了束手就擒。”

  领头的中年人看见前面吴畏背影的一颗,边看口大叫道,边快速的摘下后背上的大弓。

  搭箭,弯弓,射箭。

  飞奔中一切如行云流水般自如。不见丝毫吃力。

  离弦的箭矢穿越了将近二百步的距离直直的射向吴畏的后背。

  前面被叫做吴畏的中年人犹如后背长了眼睛般,身子一个翻滚躲过了利箭。

  箭矢射孔,斜斜的插入地面,整个箭头没入地面不漏丝毫。

  跨越了两百步的距离依然将整个箭头射入地面,可见射箭之人臂力惊人。

  “吴畏,还不快快停下,今日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吴忠友也要将你抓回去交给镇长大人处置。”

  “哼,吴忠友,就凭你?如果不是看在你我还算本家的份上,你早已是我枪下亡魂了,哪能容你嚣张到今天。”

  吴畏此时忽然停住脚步,回过头来将手里的长枪平举,遥指后面追赶而来的吴忠友。

  “吴畏,难道到了今天你还不知悔改不成?你身为平遥镇防备大队的副队长本该好好的协助本队长管理平遥镇大小军务。却不曾想你勾结巫山贼匪克扣弟兄们的粮饷。被发现后竟然不惜亲手杀害自己朝夕相处的队友来换取逃跑的时间。”

  “吴忠友,我吴畏堂堂正正做人,是非曲直只有公断,你休要血口喷人。”吴畏气愤的回应道。

  “既然你自己说自己是清白的,为何你不敢和我回去一起面对镇长大人?说?”

  “哼,吴忠友你真的当我吴畏是傻子不成?和你回去我吴某人才真的是死路一条。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镇长大人合起伙来做的那些龌蹉的事情。”

  “看来今天你是不肯束手就擒了。你不是一直对我这个队长不服气吗?那今天就让我见识见识你一直引以为豪的猎王枪吧!你我也来个一决高下。”

  “想不到一直以卑鄙无耻著称的吴忠友,吴队长,今夜会有这个勇气来我和一决高下。好,我今天就成全你,你胜,我跟你走。”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可是驷马难追的哟!”

  “哼,男子汉大丈夫,这几个字你吴忠友还不配。”吴畏双手持枪,手腕微微一抖,锋利的枪尖瞬间抖出一个漂亮的枪花出来。

  “我吴畏从军之前曾立下誓言,有朝一日定要驰骋沙场,杀敌立功,保家卫国。却不曾今日惨遭小人陷害,做了一个令人不耻的逃兵。今日一战,我吴畏再也不是军人。往日的同袍来日战场相见,必定杀之。”

  “哼,,废话还真不少。”

  吴忠友冷哼一声,双手握住足有三尺长的刀柄,缓缓的将刀抽出。在刀刃离鞘的那一刻,一股冷冽的杀意慢慢的从吴忠友身上升起。杀意越来越浓,越来越浓。战意也越来也高。

  吴畏双眼瞳孔微微一缩,在这一刻吴畏知道自己错了,自己往日里小看了这个阴险狡诈的防备队队长了。

  眼前吴忠友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越来越浓,战意越来越高。、畏知道如果自己在不出手打断吴忠友的节奏的话,当吴忠友的杀意和战意达到顶峰的话,自己就会处于下风。

  这一刻,吴畏再也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手轻抖,枪如蛟龙,人如疾风,一式蛟龙探海枪尖急速颤抖的刺向吴忠友的双眼。

  “来的好。”吴忠友吼道,双手紧紧握住刀柄,横刀直劈,迎了上去。

  吴畏人随枪走,枪随人武。招式刁钻很辣,枪尖招招不离吴忠友要害。反观吴忠友,双手紧握刀柄,一招一式大开大合,横劈直砍,招式光明磊落,霸气十足。

  吴畏双脚离地躲开吴忠友的一刀,单手持枪,枪尖借势在地上一拄,身体再次升高。人在空中一个翻滚,双手用力长枪犹如毒蛇般咬中吴忠友的左手臂。鲜红的血液瞬间就浸湿了盔甲。

  枪随人动,随着吴畏身子的升空落地。枪尖带起一串血花离开了吴忠友的身体。

  吴畏落地后再次一个翻滚,稳住身形。刚想开口讲话就觉得后背传来一阵专心的疼痛。伸手悄悄的往后背一抹,手上顿时感觉到粘乎乎的。

  双方竟然打了个平手,吴畏刺中吴忠友的左手臂。而自己在空中翻滚时将后背暴漏在吴忠友的面前,被吴忠友借势砍了一口。如果自己动作稍慢恐怕就会直接被劈成两半了吧。

  “痛快!”吴忠友大笑一声,说道:“这就是你引以为豪的猎王枪吗?不过如此而已。”

  “哼,着急什么,这才刚刚开始而已,厉害的在后面呢。”

  “好,再来。”吴忠友身形一动,再次扑了上来。

  “再来。”吴畏同样大喝一声迎了上去。

  就在这时候,异变突起。吴忠友身后原本在一旁观看的士兵突然各自摘下各自后背的弓箭,拿出箭矢直接向着交战的二人射了过了。

  漫天的箭矢犹如狂风般疾驰而过。吴忠友冲出去的身形在竟然消失不见了。

  可怜的吴畏成了独自一人面对漫天的箭矢了。

  吴畏暗骂一声:卑鄙。长枪化作一张巨口将漫天的箭矢一口吞掉。

  “卑鄙小儿,还给你们。”长枪再抖,巨口吞下的箭矢在这一刻竟然丝毫不差的原路返回。

  而就在这时,一直带有红色箭簇的箭矢在再次射向吴畏。

  “唔…”吴畏闷哼一声、闪不急,被射中胸口。

  “一群卑鄙的东西。”吴畏左手紧紧的按住胸口,右手抄起长枪再次快速的向巫山逃去。

  吴忠友将弓箭再次放到后背背好。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冷笑道。

  一个小小的逃兵而已,就算在给你一把猎王枪,你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