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粽子我们不约》第三章 枯骨洞
粽子我们不约小说名字叫作《粽子我们不约》,提供更多粽子我们不约小说以及最新章节,粽子我们不约小说在线阅读。粽子我们不约小说粽子我们不约摘选:手电捅了个空,我只觉背上一轻,转头看去,登时呆住了……于佳雪和多出的影子都消…...

粽子我们不约小说名字叫做《粽子我们不约》,这里提供粽子我们不约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粽子我们不约小说精选:手电捅了个空,我只觉背上一轻,扭头看去,顿时呆住了……于佳雪和多出来的影子都消失了,洞穴内死一般的寂静,我耳中尽是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地底深处的阴冷气息让我流过汗的毛孔骤缩,寒毛一根根竖起,我踩着脚下的碎石,把能想到的地方都照了一遍。没有,于佳雪彻底的失踪了,没发出过一丁点的声音,我的脑子很乱,那个影子明明要我走到池子里,为什么突然把于佳雪弄走了?我还没进池子呢,而且,她们带走了我的背包!惊悚之旅,我暗道,果真是名副其实…

手电捅了个空,我只觉背上一轻,扭头看去,顿时呆住了……

于佳雪和多出来的影子都消失了,洞穴内死一般的寂静,我耳中尽是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地底深处的阴冷气息让我流过汗的毛孔骤缩,寒毛一根根竖起,我踩着脚下的碎石,把能想到的地方都照了一遍。

没有,于佳雪彻底的失踪了,没发出过一丁点的声音,我的脑子很乱,那个影子明明要我走到池子里,为什么突然把于佳雪弄走了?

我还没进池子呢,而且,她们带走了我的背包!

惊悚之旅,我暗道,果真是名副其实的惊悚,像所有此类电影一样,导演总是爱用五花八门的方式吓唬人,其中最惯用的就是令参与者一个个神秘失踪。

“不管是谁编的剧情,告诉你,就凭这点本事想吓到我,呵呵~”我对着空气冷笑两声。

像是配合我的宣言,洞穴中央的水池,在我话音落地时,发出一连串的‘咕嘟’声。

死水翻起水花,这池子四四方方,大概有十平方米,水花集中在中央的位置,没过多久,水面被顶起,从水里浮上来一个东西。

如果一个东西长得像人,又穿着人的衣服,那么它很可能就是一个人!

或说,是一具尸体,我将手电光打向池中浮出的尸体,那是具女人的尸体,她染着亚麻色的头发,所以非常显眼。

我记得她是施行团成员之一,我们都还没来得及聊上几句,她人已经成了浮尸。

尽管我和她没交情,但大家同是天涯倒霉蛋,好死不死参加这么一场要命的旅行,我不忍心让她一直泡在水里。

在附近找了又找,也没找到能把她从水池中央弄上岸的工具,我背包里有绳子,用绳子绑住石头或许能把她拉上岸,可惜,我的背包跟于佳雪一起失踪了。

“美女,抱歉啊,我无能为力了,咳,我不会游泳,等我出去会揭露黑心旅社的罪行,还你一个公道。”

我站在池边跟浮尸聊了两句,便继续走向下一个甬道口,甬道修造得一模一样,走在里面让我有种陷入无线循环的感觉。

我身上现在只有一把手电、身份证和少量现金,真遇上什么危险,肯定会死无全尸。

然而,路就在那里,不得不走,并且要小心地走,每走一步,都要先踩踩前面的石板,看有没有暗藏的机关。

路上我逐渐冷静下来,把能摸到的墙壁、墙边、石板缝都检查个遍,确定没安装隐藏摄像头,于是排除了变态真人秀的可能。

这也是最离谱和荒诞的猜测,排除这个可能性后,我仔细回想了于佳雪叨咕的那句话,特别是那句话里的一个字——献!

七个美女献进来,这个‘献’字代表的含义可是非同一般,如果是死亡游戏,大可用‘关、抓、送、放’等字,唯独‘献’字,带着浓浓的‘祭祀’意味。

假如我们七个是献祭的祭品……

那所谓黑心旅行社,很可能是某个邪教组织的堂口,专门诱拐年轻女性,用以祭祀他们信奉的邪神。

恐惧能叫人吓破胆,也能使人充满勇气和动力,对死亡的恐惧使我决心战胜未知的所有危险。

我沉住气,踏入第三个洞穴,是的,我知道甬道尽头不会是出口,至少,在我们几个没死光前,那个出口不会出现。

第三个洞穴比第二个又小上一圈,这次洞中央不再有稀奇古怪的东西,只是整个洞穴的地面铺满了枯骨,有人的也有动物的。

对我而言,骷髅比腐尸要可爱得多,骨头就是骨头,只是生命走到尽头留下的残渣而已。

“祭祀坑……”我喃喃嘀咕道。

眼前的景象更证明了我心中的猜测,旅行广告上写的很清楚,这是一座古墓,按照古墓的思路推断,第一个洞穴里的石碑很可能就是墓志铭。

枯骨洞,要么是殉葬坑,要么是邪恶的旅行社的祭祀台,他们或许会在这里动手把我杀掉。

思及此,我从一堆兽骨中,挑了根大腿骨防身,这骨头或许是牛的、也许是马的,总之生前体积应该很大,死后骨头依然非常坚硬。

鞋底踩断骨头的声音不绝于耳,我踏着满地枯骨继续向洞对面的入口走,突然,我感觉脚底踩上了一个柔软的东西。

我立刻定格在原地,缓缓低下头去看脚下的东西,心里默默祈祷着千万别是蛇类,它们的攻击速度我可赶不上。

鞋尖踩中的是一只白皙的手掌,我连忙缩回脚,发现这只手掌的其余部分被掩盖在枯骨堆中,就在我脚旁边,还有半张人脸从骨头缝里露出来。

这半张脸无疑属于一个死人,因为她没有令人印象深刻的特殊,我不记得她是否是我们七人中的一个,不过从尸体的新鲜度来看,她应该是我们中的一员。

没有僵化的尸体证明她刚死不久,我从甬道过来只有十几分钟,却没听到半点声音,她死得太安静了。

我将覆盖在她身上的骨头移开,说实话,我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去触碰一具尸体,心里多少有点畏缩。

可弄清楚她的死因也许能避免我和她走上相同的道路,我只能硬着头皮把她从头到脚检查一遍。

检查完我反倒更没底了,她身上一点外伤都没有,除了些小擦伤,小磕碰,根本没有能致命的外伤。

我用袖子捂住口鼻,既然没外伤,那她八成是吸入过量毒气才导致死亡的,想到这里,我不再耽搁,丢下尸体跑向对面的甬道入口。

常言道‘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在前三个洞里损失了三名成员,太过巧合的事情就肯定不是巧合了。

顺应惯性思维,我不由得要想,这座古墓是否共有七个洞,每个洞里都要死一个人,所以旅行社组织‘七’个人进来,并非是容易上当的女孩少,而是他们只需要七个人来完成这项仪式!

我走向第四个洞穴,心说如果再发现一具尸体,那么以上我的猜测就是对的,反之……也许更糟糕,那样的话,我就要抛弃侥幸心理,即使经过的洞里已经有一个死人,我也不是安全的,这种情况下没规律比有规律更可怕。

但出乎我的意料,还没走入第四个洞穴,‘没规律’的事就发生了,我在通往到第四个洞穴的甬道里,发现一个人。

“于佳雪?!”看到她靠墙坐在地上,我急忙跑过去。

于佳雪只是昏倒了,她的呼吸和心跳都很正常,我看向四周,没发现我的背包,她是怎么越过我跑到前面来的?

我捏住她的鼻子,这招果然奏效,没一会儿她就睁开了眼睛,看到面前的人是我,她瞬间紧绷起来的神情松了下去。

“你跑哪去了?”我问道。

“有东西拖着我飞到洞顶,我、我恐高,就…昏过去了。”于佳雪一脸羞愧地说,似乎也知道她的表现很怂。

“你一声没吭就消失了,吓我一跳,没事就好。”我想扶她站起来,她摆了摆手,自己扶着墙站起身,踮着受伤的那只脚走了两步,虽然还瘸着,但能独自行走了。

我本想问问我的背包,那里面有吃有喝,够我们支撑一段时间,可想想她都昏了,知道我背包下落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也就没提。

她扶墙慢慢走着,我也放慢脚步在旁边陪着,趁这时候我问:“你之前听到什么声音了?”

于佳雪脚下忽然顿住了,像是回忆到什么恐怖的经历,表情不自然地僵着,干涩道:“歌声。”

她的头和脖子保持不动,只用眼珠转动,视线扫过甬道两壁和顶部,这是人恐惧到极致的一种表现。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