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2章 局势清洗

祁佑长安 第2章 局势清洗

作者:拔山壮士 小说:祁佑长安 更新时间:2022-05-15
廖侯爷在女儿成亲那天,独自来到女儿寝殿,双目含泪道:“女儿,是爹爹没本事,爹爹必须要在全家老小的性命和你之间做个取舍。爹爹护不住你。为父不能再多给你些什么,只能为你多准备丰...

祁佑长安

推荐指数:10分

《祁佑长安》在线阅读

廖侯爷在女儿成亲那天,独自来到女儿寝殿,双目含泪道:“女儿,是爹爹没本事,爹爹必须要在全家老小的性命和你之间做个取舍。爹爹护不住你。为父不能再多给你些什么,只能为你多准备丰厚嫁妆和忠心仆人。出了这个门,父亲就无法在管你了,从此后你是生老病死,父亲也不能在多帮衬你一些了。”

弟弟上前一步:“请姐姐放心,你若过得不幸福,弟弟亲自接你回家,我们与那王家断的干干净净,只是长姐你此刻蒙了心智,一心只觉得那王治好,看不清这厮的狼子野心。此刻说什么都晚了,弟弟只有一句话。王家若待你不好,弟弟亲自接姐姐回来,必不被那王家欺辱。”

小妹扑在母亲怀里放声大哭,却被母亲捂住了嘴:“咱们要开开心心的送安安出嫁。”

廖久安就这样上了花轿。

谁知道在大门口,廖原当着众人的面高声道:“小女久安,今日嫁给王治为妻子,愿你恪守妇道,好好侍奉公婆,从今日起,你出了廖家门,进了王家就是王家的人了。廖家的事情皆与你无关,望你好好做王家妇,父亲祝你一生和和美美,幸福安康。”

廖久安听蒙了,她怎么感觉父亲在与她断绝关系呢?可还没等她仔细想明白,就被簇拥着进了花轿。

她嫁进王家之后,才知道王家的狼子野心。

廖久安下嫁王家好像是一个信号,朝堂格局进行了大清洗。太子与二皇子的皇位争夺战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新入朝堂的王治竟然靠向了二皇子一派,可征北侯府却是保皇党的,换言之,皇帝立谁为太子,征北侯就支持谁。

这下局势就微妙了。廖家到底站在谁的身后,这还真是说不清。

可征北侯此时的处境却也微妙。皇帝看向征北侯的眼神也没了往日的信任。征北侯知道自己手里的兵权是全家的护身符,此刻皇权交替,这个兵权可能就是最终胜利者最强的利刃。大女儿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落入虎口。可现在已经不能把兵符交出去了,若没了兵符,征北侯府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不但大女儿保不住,甚至全家都不能保住。

所以,征北侯才在嫁女儿当天当众说了那些话。当王家发现征北侯真的对廖久安不闻不问之时,才发觉征北侯说的都是真话!他果真放弃了女儿选择了太子!

王家的态度瞬间转变了,王治一个接一个的带美人进府,不过短短一年时间,廖久安就疲于应付这些女人。王家老太太也嫌弃廖久安未能怀孕,越发不给她留脸面。最后妙兰也爬上了王治的床!

廖久安后悔了,可令他更后悔的事情还在后面。

廖久安想回侯府报信,可是妙青等人拼死也没能出了府,却惹怒了王治,他冲了廖久安的屋子,将她掀翻在地。此时,廖久安的院子里已经没人了。

王治露出了凶狠的模样,直言道:“本以为自己娶了个金凤凰,却不想是个山鸡。你除了这张脸还真是一点用处也没有。也罢,那你以后就在这个屋子里不要出去了,本官要想想怎么用你这张脸办最后的事情。”

说着,就将廖久安按在床上,丝毫不在乎廖久安的感受,强行要了她。“早就想这么干了,之前这个不许那个不让的,却是个连蛋也下不出的母鸡。”王治捏住廖久安的下巴:“记住了,以后你要取悦我。妙青他们还关在地牢里,你有丝毫的不顺我意,我便一根一根砍下她们的手指,留着你下酒。”

廖久安像个破布娃娃似的躺在床上,她的头一阵阵疼痛。

王治将屋子里所有能自尽的东西都收了起来。她的嫁妆册子也被收走了,可现在,她已经管不了这些了。

王治每隔一段时间就来凌辱廖久安,希望廖久安能怀上孩子,压榨她的最后一点价值。可是,过了一年又一年,廖久安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

王治越来越不耐烦。直到有一天,廖久安看到了靖王出现在这个屋子里,他的身后是身穿紫绶带的王治。他已经戴上紫绶带了,这是二品以上才能穿戴的。

王治和靖王迈进了屋子,王治引着靖王到床榻边上:“王爷,这便是那长安郡主。”

靖王笑眯眯地望向廖久安:“还真是,当年在宫里遥遥一见,诶呀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本王也已经想了这么多年了。”王治连忙接话:“王爷放心,我已经做了准备,您请尽兴,只是禁卫军统领……”

靖王道:“自然了,看在郡主的份上,我也要同意了。”

王治拱手道:“如此,不打扰王爷了。”

靖王摆摆手,王治退出了屋子,将房门关上。廖久安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使不上力气了,她想跑,可她连站也站不住。靖王上前将她抱起,口中心肝宝贝地唤着,却将她压在了床榻上,扯下了她身上的衣服。

廖久安动也动不了,只能被动着承受着。

等她再醒来,屋子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了,手腕上还被绑着铁链。

王治走了进来,廖久安心里的恨疯了似的长“我可是你的妻子,你竟然将我献给靖王,王治!你不是人!”

王治却好像心情很好:“本官今天心情好,再告诉你个好消息,二皇子登基了,现在已经是新皇了,至于征北侯府,侯爷和小侯爷远赴西北,却不想被流寇击杀,侯爷夫人因为受不了打击,急火攻心去世了……”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本来是不可能的,可是本官遣了妙兰回侯府,让妙兰给他们送信,说你被本官卖到了西北,再让人埋伏杀了你的父亲和弟弟!小侯爷武功真是不错,可是最后却四肢不全,真是可怜哦……也是本官将你被靖王凌辱的画像送给你母亲,让你母亲怒火攻心,气急身亡!但是你那妹子却被你母亲早早嫁人了,可惜了,不过本官一定找个机会把玩一番,不知道你和你妹妹哪个更有韵味一些?”

王治说完话便出了门,廖久安却吐出一口鲜血。

隔日,王治便将廖久安送到了靖王府,靖王府疏于防备,等人们发现的时候,廖久安已经引火自焚了。

隔着火海,下人们听到了廖久安尖锐地声音:“我必化作厉鬼,扰的这些个狼心狗肺奸险之徒生生世世不得安宁!”

那声音像个锥子,在人的脑海一直回荡。一道白光隐在火海里通过廖久安的玉坠不知到了什么地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