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1章 噩梦

祁佑长安 第1章 噩梦

作者:拔山壮士 小说:祁佑长安 更新时间:2022-05-15 09:38:41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下了晚上。景祥院里,一个更年轻女子脚步匆匆地进了屋子。更年轻女子一身丫环装扮,可手腕上发钗上的金银饰物却信息显示着主人的地位。来人恰恰景祥院里的大丫环——妙青。妙青在门口甩落了雨水,又不慌不忙地整理了衣襟,才迈步走入正厅。妙青向面前景祥院里,一个年轻女子脚步匆匆地进了屋子。年轻女子一身丫鬟打扮,可手腕上发簪上的金银饰物却显示着主人的地位。来人正是景祥院里的大丫鬟——妙青。。...

祁佑长安

推荐指数:10分

《祁佑长安》在线阅读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下了一天。

景祥院里,一个年轻女子脚步匆匆地进了屋子。年轻女子一身丫鬟打扮,可手腕上发簪上的金银饰物却显示着主人的地位。来人正是景祥院里的大丫鬟——妙青。

妙青在门口甩落了雨水,又不慌不忙地整理了衣襟,才缓步走进正厅。妙青向面前的女子恭恭敬敬地行了礼,轻声道:“小姐,大夫人回来了。”

面前的女子转过头来,借着明亮的灯火,妙青看清了女子的神色。面前的女子不过豆蔻年华。眼下有着浅浅的阴影,眼睛里还带了些红血丝,好像是饱受噩梦侵扰。不过,小小年纪却有着不符合年岁的成熟稳重,正是景祥院的主人——廖久安。

廖久安是征北侯府的大小姐,也是皇上亲封的长安郡主。

十几年前,先帝猝死,只是留下五个儿子却未立下太子。皇室瞬间掀起了腥风血雨。五个皇子各显手段,此消彼长。内斗,陷害,血拼……

现在的庆国皇帝好不容易平定内乱,将四位兄弟流放的流放,囚禁的囚禁。正打算一展拳脚之时,边疆来报——昭奴来犯。

此时,正值庆国朝堂青黄不接之时,因为皇位之战,让不少站错队的大臣牵连了进去。当年的威武大将军也刚被斩首。昭奴听到了消息,准备趁庆国内乱之时,咬下庆国北部的这块肥肉。

身为现任庆国皇帝的伴读,廖原临危受命,要去与昭奴决一死战。可是廖原的夫人也即将临盆。

可是廖原出征在即,妻子虽然临产,但廖原却无法陪伴妻子看着他们的孩子降生。在践行之时,廖原向皇上陈情:“臣今日出征,必不负皇上嘱托,必将昭奴赶出庆国,扬我国威。也请皇上和众位将士做个见证,今日臣在此立下军令状——臣与边疆共存亡,城在人在,城若破,也请皇上帮微臣照顾家人。另还有一事放心不下,微臣妻子生产在即,可国家优于小家,孩子降生之后,无论男女都取名廖久安。”

皇上感其心意,也落下泪来:“爱卿放心,你若胜,等你班师回朝之日,你的妻子孩儿与你一同接受这荣光,你若败,你的孩子就是朕的孩子,位同皇子。”

廖原向皇上行了个大礼,转身上马。朝三军下令:“出发!”

半个月后,雷雨轰鸣。廖府里行人脚步匆匆,一个小厮骑了马朝宫门驶去。在宫门下滚落,也顾不上满身尘泥,向守城士兵喊道:“廖夫人要生了!廖夫人要生了!”

皇宫里,皇上收到消息,连忙遣太医先去廖府看顾。皇后代表皇帝亲临廖家,为廖家主母镇府。第二天,下了一夜的雨渐渐停了,在朝霞满天之时,廖家主母生下一位女婴,取名廖久安。与此同时,驿站快马进了皇宫呈上廖原捷报。不日就能班师回朝。

皇上高兴的大喊了三声好,又下令封廖久安为长安郡主,享公主份例。这也代表了皇上对廖家的看重,自此,廖家正式走进了皇权中心。

可是此时的廖久安在想起这些事情,好像隔了两辈子那么远。

妙青口中的大夫人正是廖家主母,廖久安的亲生母亲。

梦里的廖家好像就是从这天开始发生了变化。

廖久安放下手里的茶,掸了掸衣服,轻声道:“更衣,去给母亲请安。”话音刚落,屋子里的人就动了起来,各司其职,井然有序。

不久,廖久安就换了一身青色常服出门去了。

廖久安脚步不停,脑子里却再回想梦里的事情。梦里的场景断断续续,每次有大事发生前,廖久安总能梦到一些细枝末节帮她躲过灾祸。廖久安不记得这个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好像她的记忆里,常有这个梦发生。她在这个梦里看到了截然相反的廖久安的一生,虽然梦做的断断续续,可也能推断出个大概。

只是这次有些不同,她一连七天没有睡好了,好像被梦魇住了,想醒却醒不来,每次入睡都能听到另一个廖久安的哭诉,她不敢掉以轻心,想去试试这个梦的真假,这或许是个机会。

梦里的廖久安实在是有些惨。那个廖久安年岁比现在的自己要大很多,容颜憔悴,满脸的怨恨与不甘。廖久安像一个局外人似的看着另一个自己所经受的一切。

梦里的廖久安嫁给了进京赶考的山西王家嫡次子——王治。

王治长得俊朗,文采也不错。廖久安在一次偶然中看到了这个男人,她被男色迷了眼,对这个男人心生好感。王治也注意到了这个名满天下的长安郡主,两人只是在一瞬间好像看对眼了似的,廖久安对他着了魔。

王治果然不负众望,取得了探花的好名次。王治在大殿之上向皇上求亲,并且言之凿凿:“微臣心有所属,早已与长安郡主私定了终身。只因微臣没有功名不敢上前求取,现如今,微臣考上了功名,遂向皇上求取廖郡主,望皇上恩准。”

此番话引起了惊涛骇浪。因为此时,皇上刚找廖原谈及让廖久安入东宫为太子妃的事情。王治这番话正是将皇家的脸面按在地上摩擦。廖原也变了脸色:“一派胡言!小女平常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如何能与你私定终身!你这厮莫不是爱慕小女求而不得想要污蔑小女的名声?!”

而此时,王治拿出了证据:“谦之不敢妄言。请皇上过目!”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了廖久安的护身玉坠。这玉坠本是太后的陪嫁之物,当年廖久安抓周之时,太后娘娘亲手所赐。这些年,廖久安一直贴身带着,若说是其他物件还有推脱的可能,但这个玉坠是万万抵赖不得的!

皇帝看向廖原的目光变得不善。

好在皇帝与廖原商量廖久安入东宫一事还未宣扬出去,皇帝气极反笑:“如此看来,果然是郎情妾意,既如此,朕就成全了你们。传旨:廖家长女,温婉端秀,谦逊有礼。王家嫡次子王治,风度翩翩,才高八斗,乃国之栋梁,今赐二人为夫妻,盼你们琴瑟和鸣,举案齐眉,钦此!”

这圣旨里的夸赞实在比刀子还疼,廖原气的一句话说不出。可又怕女儿真的与这个小人私定了终身……

王治却跪在地上,高呼万岁,又向廖原磕了一个头:“岳父大人在上,请受小婿一拜。”

圣旨已下,盖棺定论,无论廖久安是否与王治私定了终身,都不可能有别的选择了。

廖久安成了京城里的笑话,廖家长女不知检点,与男子私定终身,现在闹得人尽皆知。

母亲天天以泪洗面,廖久安觉得众人看自己的眼神也都是嘲讽,越发不爱出门了,只每日缩在景祥院里。

廖久安不敢出门,她满心想逃避这个世界的一切。她的婢女妙兰日日在她耳边劝道:“小姐莫恼,听奴婢一言。那王公子虽然在朝堂上言辞夸张,但可能是真心爱慕小姐才出此下策。更何况,那王公子风流倜傥,又是当朝探花,虽然那王家家室低了些,到也不算委屈了小姐……”妙兰日日在耳边劝说,廖久安也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

廖夫人不信自己的女儿会私相授受,想探探廖久安的心思,言语间问道王治的事情。廖久安却误会了母亲的意思,小脸通红地回复道:“王公子很好。”

廖母心底一阵冰冷,看着自己宠爱的长女,满心疼爱却喜欢上了这样一个人渣。虽痛心,却仍然为廖久安准备丰厚的嫁妆。

廖久安接受了这个事实,板上钉钉的事情如何能更改?遂安心在家待嫁。

可没想到,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