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3章 妙兰进侯府

祁佑长安 第3章 妙兰进侯府

作者:拔山壮士 小说:祁佑长安 更新时间:2022-05-15 09:38:41
廖久安想的头都痛了,可她硬是眼睛都没多眨一下,她一遍遍的记忆这个梦,深怕自己重蹈覆辙。是昨日,妙兰为母亲挡下了暗箭,救下了母亲,成了了母亲的救命恩人,也成了了母亲非常信赖的人。可这个妙兰却在王治庙堂求娶后,在父亲母亲面前胡言乱语,让父亲就是今日,妙兰为母亲挡下了暗箭,救下了母亲,成为了母亲的救命恩人,也成为了母亲十分信任的人。可这个妙兰却在王治庙堂求亲之后,在父亲母亲面前胡言乱语,让父亲母亲以为廖久安对王治情根深种,误导了父母。。...

祁佑长安

推荐指数:10分

《祁佑长安》在线阅读

廖久安想的头都痛了,可她愣是眼睛都没多眨一下,她一遍遍的回忆这个梦,生怕自己重蹈覆辙。

就是今日,妙兰为母亲挡下了暗箭,救下了母亲,成为了母亲的救命恩人,也成为了母亲十分信任的人。可这个妙兰却在王治庙堂求亲之后,在父亲母亲面前胡言乱语,让父亲母亲以为廖久安对王治情根深种,误导了父母。

也是这个妙兰在进入王家之后爬上了王治的床,做了王治的手和眼,搅动着侯府不得安生。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小小的农女能做了侯府倾灭的推手呢?

不可原谅。

梦里的廖久安蠢笨如猪,最后生不如死却连累了侯府一家。廖久安庆幸还好在梦里提前看到了,一切都来得及。

廖久安脚步不停,来到了福安院。院子里灯火通明,下人们进进出出,让福安院在这个下雨天也多了丝人气。

廖久安在斗篷下的拳头紧了紧,缓缓吐出一口气,望了一眼妙青。妙青与她主仆多年,和她心意相通。上前一步还未等出声,就看见张嬷嬷快步走了过来:“大小姐来了,夫人在回府时遭到贼寇侵袭,好在有个姑娘及时出现救了夫人一命,可那个姑娘现在却不太好。老奴这就领您进去。”

廖久安语气微变:“那母亲呢?母亲怎么样?”张嬷嬷眼里多了丝安慰:“夫人没事,夫人若知道小姐这样牵挂,必定高兴极了。”

廖久安随着张嬷嬷进了偏殿,母亲坐在堂前喝着茶水,却时不时望向内室。内室亮如白昼,下人们一盆盆血水端出,母亲眼里的担忧更胜。

廖久安上前一步:“母亲。”廖夫人看到女儿来了,又望向张嬷嬷,张嬷嬷微不可查地点了下头,廖夫人道:“你都知道了?今日多亏了这个女孩,若不是她今日可就凶险了。”

廖久安站到母亲身旁轻声安慰道:“母亲吉人天相,自然不会有事。”廖久安轻抚母亲后背又道:“母亲今日是如何脱困的?”廖夫人道:“今日我回府途中遇到了流寇,护卫们尽力搏杀才找到生路,可恨那贼人却放暗箭,差点重伤于我,就在这时,这姑娘出现,挡在了我前面,我才免于一难。”

廖久安眼睛转了转:“那这姑娘必定身手敏捷,能在危机之时挡在母亲身前。那流寇呢?母亲又是如何从流寇手里脱困的呢?”廖夫人立刻接道:“是护卫们找到了缺口,才护着我们脱困的。”廖久安状似无意道:“母亲定要好好奖赏这帮护卫,既能带着母亲脱困,还能将这女孩带出来,不知道费了多少功夫。”

廖夫人一时觉得哪里不对,但又说不出来。廖久安打算循循渐进,先让母亲安心,至于流寇的事,父亲应该会更敏感。

于是,此事先按下不提,廖久安只一心安抚母亲的情绪。

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原来是父亲回来了。廖侯爷身上的铠甲未脱,更显得英气勃发。此时的廖久安脑海里却在回想着王治描述的父亲惨死的情形,廖久安没忍住,哭着扑向父亲怀里。这让廖侯爷吓了一跳,他的这个女儿一向沉静有礼,少有失态,必是今日的事情吓坏了她。侯爷想明白了这点,那带着厚茧的大掌轻轻在廖久安后背拍打,嘴里轻声哄着:“安安不怕,父亲回来了。”廖久安却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的记忆重叠,想起了她梦里出嫁时父亲那不舍却又不得不隐忍的双眼,想起了那铁铮铮的汉子洪亮却颤抖的声音。她太害怕了,怕梦里的一切重现。

哭过之后,她才从父亲怀里起来。脸蛋红红地解释道:“父亲定要严惩那些流寇,为母亲报仇……”

廖侯爷声音铿锵有力:“这是自然。”廖久安趁热打铁:“那些流寇伤了人就跑,父亲一定要抓住他们,重重地惩罚。”

廖夫人只觉得廖久安孩子气,心里的担忧也消减了大半。可是廖侯爷却听出了不对劲,他看向管家,管家悄悄拱手后退。廖久安看着管家离开,才又与父母闲话家常。

内室里,大夫出来向廖侯爷拱手行礼:“侯爷。”廖侯爷连忙伸手去扶:“张大夫,里面的姑娘怎么样了?”大夫正色道:“已经遣了医女包扎,伤口虽深,但好在未伤及要害。所以只是看着凶险,只要及时施药,于性命无碍。”

廖侯爷眉心微动,却转身将夫人搂住:“夫人可以放心了,必定让那个女孩好好地活下来。”廖夫人点了点头,廖久安也识时务地对大夫道:“张大夫,我送您出去。”

张大夫拱手告辞,廖久安也向父母请辞:“时辰不早了,还请母亲今日早点休息,好养好精神,女儿就先告辞了。”

廖久安走在回景祥院的路上,回忆起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父亲一定是发现了异常,接下来我只要顺水推舟即可了。”

廖久安洗漱之后,又开始回忆起所有的细枝末节,觉得没有遗漏了才轻吐出一口气。看向窗外淅淅沥沥还在下的雨,烦躁的翻了个身:“希望今晚不要再做梦了。”

第二天一早,廖久安吃过早饭,便坐在窗下看书。经过昨晚的风雨洗礼,满院子都是花草的清香。廖久安贪婪地吸了一口,觉得心情好了不少。转头对妙红说:“改天给我在院子里多种些花。另外,今天我想吃莲藕了。”妙红连忙应下:“有的有的。”想了想又捂住嘴笑道:“小姐昨晚必是看到湖上的荷花了,奴婢记得湖边的树下还有蘑菇呢,小姐要不要也吃些?”廖久安看向留墨,笑骂道:“快看看你妙红姐姐,这是嘲笑我看什么想吃什么呢?罢了罢了,妙红姑娘既然点了蘑菇,那中午也来一盘吧。”

众人捂嘴偷笑。就在这时,妙青从院外赶来:“小姐,那个姑娘醒了。”

廖久安合上书,站起身来,好似没听到妙青的话一般:“该去给母亲请安了。”

福安院。

廖夫人正握着妙兰的手和她说话,神情说不出的温柔。廖夫人看到廖久安进来,赶忙招呼她:“安安过来。”廖久安的目光落到床上。床上的女子脸色苍白,却更显得楚楚可怜。正是她梦里妙兰的模样。

廖久安看向母亲:“母亲安好。听说这位姑娘醒了,我便来看看。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床上的女子缩了缩头:“小女子名叫兰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