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4章 起疑

祁佑长安 第4章 起疑

作者:拔山壮士 小说:祁佑长安 更新时间:2022-05-15 09:38:41
“兰娘?姑娘果真蕙质兰心,久安在此多谢你姑娘对母亲的救命之恩。不知道姑娘家里还有些什么人?你在此昏迷了晚上,相必家里的人也在怕,我们也好早点找到了你家人,及时告知你平安健康的消息。”廖夫人点了点点头,会觉得大女儿慢慢长大了不少,便也接了话:“正该如此。你家里还廖夫人点了点头,觉得大女儿长大了不少,便也接了话:“正该如此。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祁佑长安

推荐指数:10分

《祁佑长安》在线阅读

“兰娘?姑娘果然蕙质兰心,久安在此多谢姑娘对母亲的救命之恩。不知姑娘家里还有些什么人?你在此昏睡了一天,想必家里的人也在担心,我们也好早些找到你家人,告知你平安的消息。”

廖夫人点了点头,觉得大女儿长大了不少,便也接了话:“正该如此。你家里还有些什么人?”

兰娘突然悲从中来,在床上哭出了声:“家里没人了,我是一路逃荒来到此处的。我是西北人士,家人以种田为生,可正赶上天灾,收成不好。父母没有办法,带着我和妹妹南下求口饭吃。却不想与父母走散。那日大雨,我远远见着夫人慈眉善目就想上前讨口饭吃。可没成想突然出来了好多黑衣人,我看见有人朝夫人射了一箭,我没多想就扑了上去,再醒来就到这了。”

廖久安道:“可怜见的。你且在这安心住着,只是你要告诉我你老家是西北哪儿的,我好叫人去寻你父母踪迹,必不叫你们两地分隔。”

兰娘回道:“多谢小姐,我老家是西北禹城,住在禹城东边的留安镇上。只是那个镇子上现在人不多了,怕是难找回我的父母亲了。”说着又流下泪来。

廖久安道:“事在人为,我们总要试试。”又转头对母亲说道:“母亲,我与兰娘一见如故,不如等她稍好些就移到我院子里去吧。只是不知道兰娘愿不愿意?”

“姐姐偏心!我想搬去和姐姐一起住两日,姐姐都推三阻四,不过一个外人,姐姐反倒主动邀她去住,我不依。咱们家又不是没有多余的院子,给她留一个不就行了?”说话的是廖久安的小妹,廖长清。陪同廖长清一起进来的还有征北侯廖原和征北侯小侯爷廖长明。

廖久安这一辈从长,只一个廖久安是例外。

廖原从不曾在这些家里的小事上开口,但这次却发了话:“还请夫人另寻一个屋子给兰姑娘居住,以显示我们待客之道。安安若喜欢兰姑娘,可待她身体好些,再另做打算。另外,你们看过了兰姑娘,以后不必频频叨扰,打扰了兰姑娘养伤。”

廖原话里话外都是待客之道,可兰娘却急急忙忙解释:“侯爷不必麻烦,我本一介浮萍,救夫人也只为混口饭吃。倘若侯爷夫人愿意给我一个安身之所,兰娘感激不尽。不敢以客人自居,愿意为奴为婢只求安身。小女子虽侥幸得了大小姐眼缘,不敢伤了小姐们的姐妹情分,只愿做个洒扫奴婢就好。”

兰娘以退为进,只愿做个奴婢。若侯府真的让兰娘做了普通的奴婢,岂不是在骂廖夫人忘恩负义?这一世,父亲在廖久安的引导下及时发现了兰娘的不妥,必定是有所防范。兰娘又引起了廖长清和廖久安的矛盾,也会让廖夫人心存芥蒂。兰娘病急乱投医,这番话一说,廖夫人又不是傻子,怎会不知这姑娘有意接近?兰娘再想让廖夫人全心全意的信任已是不可能了。

此时,廖侯爷已经在心里确定,这个姑娘必定是别人插入到王府的眼睛。只是她的目标……是安安?!

廖侯爷打定了主意,只是这姑娘刚救了夫人,又没有证据证明那天的刺杀有问题。大雨一冲什么也看不到了。

廖侯爷看了眼也警惕起来的夫人,拍了板。

“怎能让你为奴为婢?好人家出来的孩子,若不是到了实在活不下去的情况下,谁愿意签卖身契?你且安心住了,本侯必定给你找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廖久安差点笑出声来,兰娘铁了心要进景祥院,可廖侯爷却偷换感念。安身立命之所?听爹爹的意思分难不成是想找个人把兰娘嫁出去?!

兰娘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廖侯爷洪亮的嗓门压了下去:“兰姑娘好好养伤,在这就当自己家。”

此刻,廖侯爷说了话,那这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一大家子连忙向兰娘告辞,没一会儿,偌大的房间里就只剩下兰娘一人。

兰娘的眼神再不复那般清澈无辜,她重重地敲了下床榻,却牵扯到了伤口,疼的她龇牙咧嘴。

“只能慢慢图谋了……”这句话好像从兰娘嘴边溢出,却谁也没有听到。

一大家子坐在饭桌前,互相对视了一番,却没忍住,都大笑了起来。

廖长明第一个出声:“爹爹是怀疑兰娘有问题?”这句话一出,廖夫人和廖长清都转头看向了廖侯爷。廖侯爷捡起筷子:“食不言寝不语,一切等用过饭再说。”

吃过饭,等下人都撤了,廖侯爷这才开了口。“不是怀疑,这个女人一定有问题。第一点,行刺那天,安安跟我说,那些刺客伤了人就跑,我便起了疑心,让高管家去查线索。可惜那天的雨太大,什么线索也没留下。但是,那天的雨那么大,连习武的护卫廖英都不容易看清现场的情况,兰娘一介孤女却能看到远处射来的箭,还及时冲上去救了夫人。不是她武功高强视力过人,那便是这场刺杀有古怪。目的就是将兰娘送进征北侯府。”

“第二,她与双亲失散,想求一个安身之所无可厚非,可为什么执意要进安安的院子?她所图为何?”

大家的目光看向廖久安,廖久安接着父亲话道:“有人将她送到我身边,怕不是想通过我影响征北侯府?征北侯府令人忌惮的……兵权?皇……”廖久安噤了声。

廖原的目光却突然变得锐利,他看向廖久安:“那安安以为背后是谁?”廖久安低下了头:“女儿不知,请父亲指点。”

廖长明却道:“父亲和姐姐是否多心了?就算她有所图谋,可她张嘴便是要为奴为婢,怎么能影响征北侯府?”

廖原摇了摇头:“此事我也不知,这只是我的猜测。皇上身体已经大不如前,诸位皇子也各有心思。我们更要谨言慎行,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只是此事不可张扬,既然她救下了夫人,那我们必不能落人话柄,至于具体怎么妥善安排,还请夫人费心。”

廖夫人点了点头,廖原又接着道:“我一向以为安安顽劣单纯,却不想安安能想到此处,你们也大了,从下个月起,每隔七天你们三个就来我书房,我要教考你们功课。”

廖久安的思绪却回到了梦里。梦里的妙兰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她哄得母亲开心,又与廖久安玩到一处。廖久安没见过外面的世界,外面的一些小玩意就引得廖久安对她言听计从。所以梦里的妙兰轻轻松松地进到了景祥院,还让廖久安无比信任。但这一次,妙兰没这么好运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