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6章 所受的罪,拜你所赐
季寥惊讶,一股无法尽言的痛疼感从心尖迅速蔓延,顺着血液筋脉踏遍躯壳。女人的下场比听见余楠至的盼咐还得让人心疼百倍。她,到底经历过了什么……望着女人眼角的泪滴落在地晕染成花,季寥放佛置身于于万年冰川湖,浑身冷得不行啊。“啊!!”膝盖窝被人猛踹,她遽然跪女人的下场比听到余楠至的吩咐还要让人心痛百倍。。...

季寥震惊,一股难以言说的疼痛感从心尖蔓延,顺着血液筋脉走遍躯壳。

女人的下场比听到余楠至的吩咐还要让人心痛百倍。

她,究竟经历了什么……

看着女人眼角的泪滴落在地晕染成花,季寥仿佛置身于万年冰川湖,浑身冷得不行。

“啊!!”膝盖窝被人猛踹,她徒然跪地,后背还被再来一记连环踢,季寥直接趴在地上。

嚣张的始作俑者用脚尖提起季寥的下巴,“都这节骨眼了还敢开小差?”

季寥挣扎着坐起身,又被旁边的几人按住了肩膀。

她咬着牙,愤懑地瞪着她们,一语不发。

落在这群人手上,说什么也打消不了她们想要作孽的念头。

“看你能犟到什么时候,姐妹们,给我打,狠狠地打!”

这些人的拳脚如山崩石裂无情地落在她身上,身痛,心更痛。

如果当初没有嫁给余楠至,或许就没有今天的存在,好恨,恨自己为情所伤,恨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还连累了父母。

泪水模糊了视线,她死咬着牙不出声,不是害怕,而是维持着最后的倔强。

良久,久到那些人打累了气喘吁吁站在一旁。

季寥痛得动弹不了,泪也流干了,只剩下空洞的眼神迷离地盯着同样挨揍而倒地不起的女人。

挨过她一巴掌的女囚徒蹲下,这婆娘气焰嚣张,表情很欠揍,“请记住,这只是刚刚开始。”

季寥深受打击,五脏六腑移位似的疼痛不堪,喊不出声,只能死蹙眉头。

撂下那一句话,她们心情愉悦的离开了,像是打了一场胜仗,互相吹捧着自己的拳脚功夫多厉害。

女人坐起来,牵动了许多伤口,血色苍白的唇吐出‘嘶嘶’的抽气声,倔强如她,吃力地靠在床沿边,怔怔地朝季寥方向看去,“你别倔了,早点承认自己是凶手,就少吃些苦头。”

季寥惨笑,为什么要承认那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没有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承担错误?

不管前路多崎岖,她也要死咬着牙告诉自己别忘记自己是被冤枉的。

“我没有杀害程双双……”闭眼之前,还是忍不住要向她澄清,以表自己的态度不变。

女人摸着毛衣的半成品,空洞的眼眸落下晶莹的泪,“我何尝不是如此,可任我费尽力气解释也无人相信,妥协后,承认后,皮肉之苦少了,日子也舒坦多了。”

季寥与她感同身受,苦笑一声,跟着落泪。

这座监狱如同地狱,这里关押着的人没有心,只有数不尽的滔天罪行。

季寥刚爬上床得以喘息不过两个钟,那群人又来了,不怀好意地围在她床前,露出阴险狡诈的笑容,“想睡,问过我们没有。”

“连睡觉都要经过你们的同意,还有没没有王法!”

女囚们听到她的话,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就哈哈大笑起来,仿佛这是个天大的笑话,笑得弯了腰,“你们听到没,她在跟我们讲王法,哈哈哈哈……”

另一女囚笑着说:“傻叉,如果我们有王法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说着,几个人微微蹲下双手扣住床板大力掀起,季寥就被掀翻在地,脑袋嗡嗡作响。

女囚徒们笑得更甚,大声说:“你是罪人,罪无可恕!”

预想而来的结局并不惊讶,反抗不过就任由她们胡作非为,一日三餐,餐餐被她们冷漠残酷的对待。

想起之前,女人不断地说服自己,承认吧,承认之后日子就不会苦了。

她还说:只要那个男人认为你有罪,你就罪该万死。

一语惊醒梦中人,季寥在牢里的第三个年头妥协了。被迫跪在地上承认自己是杀害程双双的凶手。

可是人心难测,她的承认并没有让她们就此作罢,而是让她们陷入更加疯狂的境地,更加变本加厉的折磨她。

每一次,她总是听到囚徒口中无数句“谨遵余先生的吩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她好过”的话。

每一次,那句话就像暴雨梨花针狠扎着心脏,让她如入地狱受尽洞穿灵魂的苦痛。

她怎么就忘了呢,余楠至曾经说过的,他难过,她也别想好过。事到如今,他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放过她……

他那么残忍,抹杀了她的一切,让她的人生中没有季家、没有学历,唯一有的,就是杀害程双双的罪行。

就算刑满出狱,在外边的世界中,她已经是个黑户,去到哪里想做什么,没有人脉没有学历,只有148号杀人犯这几个字会伴随着她,她哪里也去不了,什么也做不成。

季寥抱着膝盖窝在角落一动不动,空洞的眼神中,瞳孔逐渐涣散,心跳也微乎其微。

女人察觉不对劲,放下手中的工作过来推了她一下,“喂,你能起来吗?”

季寥身子偏了偏倒在了地上,鲜红的血液从她嘴角流出,滴落在地晕染成梅。

女人失声尖叫起来,“来人啊,148囚犯要命了!”

声穿地狱隔层,引来许多囚徒围观。

“快、快通知狱警!”女人发了疯似地捶打牢门,像个恶鬼般要冲霄而出。

“切,死就死了呗,还救什么救?”

“就是,如果我像她那样天天经历别人殴打谩骂凌辱,我宁愿去死。”

“那是她活该吧,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女人放声大叫:“谁想得罪人,谁想进牢狱,你以为你们就很了不起,还不是照样同她关在一处不见天日,你们觉得她劣迹斑斑,那你们又能好到哪里去!”

为了救季寥,女人入狱多年来第一次这么强势。

其他女囚却不屑,“你行你来喊,看人家狱警愿不愿救治她。”

大家都知道的,狱警就在楼下,谁一喊,他们都会探头看一看,只不过今天出事的是季寥,都习以为常罢了。

女人双手攥拳,咬了咬牙怒吼:“148号刑期未满,她若死了,你以为余楠至会轻易放过你们!”

是的,季寥若死了,余楠至不会就此罢休。

很快,狱警来了,因为余楠至曾说过,要让季寥生不如死。

他们不敢就此旁观,把季寥抬上担架带走了。

几天过后,季寥被救了回来。

可是对于她来说,这无异于回到了人间炼狱,再次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