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一章 来到陌生的世界 前篇
薛知沐手指动了一下,很沉重的眼皮努力眨了眨依旧一片幽暗,身体本能地地乱挥舞死了?薛知沐第一反应时是自己死了下了地狱,所以之后在一本书上看见过没钱的人是不配拥用灵魂的,死了之后的宿命是地狱,勿庸不容置疑,她薛知沐是妥妥的往地狱里走,而已这走得有些莫名的感觉说起稿费,薛知沐仿佛打了鸡血一般,打棺材的力道更大了。...

薛知沐手指动了一下,沉重的眼皮努力眨了眨依旧一片黑暗,身体本能地胡乱挥动

死了?薛知沐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死了下了地狱,因为之前在一本书上看到过没钱的人是不配拥有灵魂的,死后的宿命就是地狱,毋庸置疑,她薛知沐是妥妥的往地狱里走,只是这走得有些莫名其妙啊;

之前自己已经连轴熬了七个通宵,就因为稿费有个十万元,还有就是这部有希望超过景然的那部封神之作(三少的女人们),所以这部已完成赶紧刚发邮件给主编,看了帐户的一串数字,然后就在这了

薛知沐加大力度使劲敲打才发现自己在一个四四方方且密闭的空间里面

空气稀薄使薛知沐快速清醒,什么是这样的形状呢?

床?棺材?对没错,这个有点像棺材,我果然死了!

薛知沐迟疑了一下,很快就推翻了刚才的想法“不对啊,死了当场就火化了,哪有什么棺材”

薛知沐使劲敲打了自己的头“有痛感!”大脑经过几秒的高速运转,你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看了看四周,努力暗示“薛知沐,你可以的!我若死了,不如了那死对头景然的意了?自己还没有打败她!她写的文一直碾压自己,自己的终极心愿就是可以打败她,然后稿费翻一倍!自己的作品也会让他们阅读个几遍十几遍的,强制的那种。”

说起稿费,薛知沐仿佛打了鸡血一般,打棺材的力道更大了

这时,一个黑漆漆的院子里有个小侍女一闪而过,双臂环绕着快步走进来,东张西望地暴露了她此刻慌张的心情

“三、三夫人,您明天就上山了,我今天特地来送您一程,您别怪我,也别怪我哥!只怪您看见不该看的了!您好好歇着吧!反正三少爷也从未把您放在心上,前些日子听说他们私下议论他已经在书院那边和表小姐在一起了,不日就会回来与您和离”

薛知沐在棺材中隐约听到有人的声音,连忙敲打棺材,大声呼救

里屋的人听到响动明显一震,将刚摆好的祭品散落一地,又认真听了一下确定是里面发出的声音,一下射出门外,边跑边喊“有鬼啊!三奶奶诈尸了!”

一个五进五出的大院陆续闪起亮光

侍女一路踉跄地跑到一座院子前“大、大奶奶,那屋子里有脏东西,我听见有响动,会不会是……”

是什么?

侍女鲜少看见大奶奶如此疾言厉色,忙闭了口

“这么大的声音,你是要做甚?若再有下次随便叫个人牙子打发了事!以免没规矩丢了我大院的脸!”

是,大奶奶,婢子不敢了!

不一会,听见呼声的人都应声前来,大奶奶狠狠剜了一眼身后的人

身后人看着这眼神头低得更低了

看着迎面走来的老妇人,忙迎上去“母亲,都是我管家不力,让这没规矩地打扰母亲休息了!是儿媳的不是。”

无妨,刚听见说诈尸了,可是老三院子里有动静?

母亲,或许是下人听错了!母亲您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让儿媳跑一趟,明早禀报于您,可好?

老大媳妇,出了这事谁还能睡得着啊!快、去看看吧!多叫几个家丁

妇人领命,给身后婢女吩咐了几声,不一会浩浩荡荡地来了一大群壮汉,他们平时都是守在外围院子的,从没有踏进内院一步,这是第一次踏足这里,更要拿出看家本事让管事娘子看看自己的能耐,以备将来!

一行人来到不沐院,随行的火把已经把这个院落照得如同白天一样!几个不怕事的壮汉走在前面,立功心切的几人走在棺材前敲了敲!

薛知沐听到响动后,使出最后的力气踢了一下

众人后退了几步,一个手拿斧头的家丁手上的力道紧了几分,咬了咬牙还是向前走去

慢~老妇人看着眼前的情景大声呵到“快,快去把老爷,大爷~二爷叫起来!说不沐院有响动!让他们赶紧来瞧瞧!若是有什么,他们也好拿个主意。”

话毕,身后的人退出去!然后奔向各个院子

不一会先进来的是一个的是一个老者。老者从进院子就死死地盯住棺材

“老爷!”

“父亲!”

老妇人凑过去想要说什么,刚准备开口老者手挡了一下,径直地走到棺材边

对着两旁的家丁说道“你们把这些棺材钉取下来,事出有异必探,赶紧动手。”

“老爷,不可啊!不吉利。”

“对啊,父亲,三弟妹已经魂归多日,若贸然打开恐大不敬啊!”

老者又看了一样身旁互相使眼色的家丁,声音略大了几分“你们动手吧!有什么事情全由我一力承担”

女眷也互相看看,知道阻止不了,便纷纷往后退一步

棺材钉很快全数取出,屋子里面的人大气都不敢出,有些丫鬟已经将眼神挪至其他地方,不敢看这等血腥场面

屋子里面唯一的声音就是大家的心跳声以及略显粗重的呼吸音,正当大伙想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的时候,门口突然一个人跑进来,大伙的心跟着这一响动也慢了一拍,久久没有恢复!

“父亲母亲,刚听小厮说三弟妹诈尸了?害得我家娘子都不敢出来,我特地来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诈尸了,休得胡说!我们正要看呢!站一边去别碍事啊

刚进来的男子听到这个是来自一家之主的警告,悻悻地退到后面去了

起棺!

众人一使力,又是一阵巨响

薛知沐在棺材中看见好多人,不知道是里面的空气耗尽产生的幻觉还是什么,竟然看见自己的父母了,父母早年离婚又各自组成新的家庭,与自己而言两边都不是家

薛知沐幻觉中还是一把抱住了这个像自己父亲的男人“爸,你别离开我!你知道吗?这些年都是我一个人我觉得好孤单、好孤单啊!沐沐想你们了,别抛下我不管。”然后就再度陷入黑暗中

不知过了多久,薛知沐慢慢转醒,看见这古色古香的床以及面前的一堆人

这一堆人自己一个也不认识,但看他们的表情却各不同,只有面前的这个男人,不可否认和自己父亲倒是有几分神似!

一个仙风道骨的人见到自己转醒,首先过来就是探了探自己的鼻息,把脉的神情也是一会一个样,令人琢磨不透!

知沐看着他的样子“请问我是怎么了吗?看先生这样应该是给我看病吧!”

“夫人很好,与在下三日前摸得脉象真的是天差地别!还别说,经此一遭,三夫人的脉象确实比之前健康了许多啊!”

说完便转头给后面几人说道“夫人的脉象与正常人无异”

这话里话外地意思就是告诉他们“这个是个活人,不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话毕,几人松了一口气

老者走上前摸了摸薛知沐的头“沐儿,可有哪里不舒服的地方?郎中在这边,有什么都好一并解决了。”

“并无不妥。”薛知沐直接了当地说完,因为她现在还是处于懵的状态,刚刚悄悄地捏了自己一把,发现还是有痛感;

“脑中快速飞转,刚刚那个人叫自己夫人,这个像我父亲一样的男子又对我关怀有加,看表情也不像是假的”

不想还好,一下薛知沐心情一下坠入谷底,指了指他“我,是你夫人?”

全部目录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