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目录 > 第二章

监视恐惧 第二章

作者:方轻易 小说:监视恐惧 更新时间:2022-06-24 08:33:03
“李妍打游戏的时候,你真的能睡着了吗?”这天下午午睡后我和林诗宁一同去上课时,我终于等到都忍问她了。李妍每日打游戏的时间日趋不断增多,乃至于到她只要你在寝室,就肯定在打游戏的程度了。早上又肯定要玩到11点断网才肯罢手。夜间打游戏倒也无可厚非,而已小柴李妍每天打游戏的时间日益增多,甚至于到她只要在寝室,就一定在打游戏的程度了。晚上又一定要玩到12点断网才肯罢休。白天打游戏倒也无可厚非,只是小柴和林诗宁我们三个拉窗帘午休和晚上睡觉的时候她也毫不收敛,键盘声噼里啪啦接连不断,偶尔还会从她口中爆发出一阵狂笑或咒骂,耳机里仍旧是和他的朋友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无奈我睡觉又挑剔,这种情形下,我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的。。...

监视恐惧

推荐指数:10分

《监视恐惧》在线阅读

“李妍打游戏的时候,你真的能睡着吗?”这天中午午休之后我和林诗宁一起去上课,我终于忍不住问她了。

李妍每天打游戏的时间日益增多,甚至于到她只要在寝室,就一定在打游戏的程度了。晚上又一定要玩到12点断网才肯罢休。白天打游戏倒也无可厚非,只是小柴和林诗宁我们三个拉窗帘午休和晚上睡觉的时候她也毫不收敛,键盘声噼里啪啦接连不断,偶尔还会从她口中爆发出一阵狂笑或咒骂,耳机里仍旧是和他的朋友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无奈我睡觉又挑剔,这种情形下,我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的。

“她声音确实太大了,我今天也没睡着。”

我们三个都不是很擅长社交,别人如果有什么不是我们也都是忍忍便罢了,不好因为自己的一点不舒服就去指责别人。后来我们也和小柴提起过这件事,发现她也苦于此久矣。林诗宁的性子还比较直一点,晚上李妍实在太吵了就打断她提醒一下。不过也只是当晚她会注意一点,到了第二天依旧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我行我素,令人苦不堪言。

有一次放假,我从家里带来了小锅,计划和林诗宁一起煮火锅吃。我们在外卖软件上点了底料和食材,去拿外卖时果然收到了李妍的微信消息叫我们帮她拿外卖。林诗宁也有些不耐烦了。我们帮她拿外卖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后来我甚至感觉即使她的外卖到了她也故意不去拿,非要等到我们三个有人去拿外卖时再让我们“顺路”帮她拿回来拎上楼。我去图书馆的时候她会叫我回来帮她买杯奶茶,我去拿快递她会把她的取件码发过来,对于我这种不喜欢张口麻烦别人的人来说,我实在觉得离谱。

越到后来,我们就发现越多她的奇怪之处。比如她洗完手直接关门把厕所门把手弄的湿漉漉的,比如洗手台上常年累积着她极具特点的黄色短发她却视而不见,比如早上我着急地等待着洗漱时她却占着洗手台剪脚指甲,比如她甚至会洗澡洗到11点半,我只好等她出来才能上厕所睡觉。

我们和她的相处越来越不舒服,我们也越来越不喜欢她和疏远她。我自认为我们确实是没有刻意要针对和孤立她的——毕竟开学之前我是抱着好好对待每一个朋友尤其是舍友的态度的,刚开学的一段时间我们也相处的不错——只是我们碰巧都难以忍受她的一些生活习惯而已。

那是一些我自认为一个正常大学生都会意识到的一些不好的生活习惯,一个正常人不会那么做,至少不应该。

终于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我用棉签蘸着化妆颜料在A4之上写下几个大字:“自己的头发自己收拾干净!”贴在了洗手台面前的玻璃上。她果然就把洗手池里明显的几根头发清理掉了。由于洗手台是黑色的,可能她看不清楚掉在上面的头发吧——虽然我是看的一清二楚——于是我拿铅笔在那张纸上加了几个字,要她注意洗手台上的头发。不巧的是,写字声音大概是大了一些,碰巧被她听到了。等我从洗手间出来,她仍旧打着游戏,头也不回,却意有所指地说了一句,“以后有什么当面跟我讲,写纸条我就当看不到。”

我愣了一下,林诗宁也愣了一下。

“啊?”林诗宁疑惑地看着我,似乎是没有听清。

我把她的话又复述了一遍。

后来我们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吵起来了。也不算是吵架,最多是争论罢了。我们也多少指出了一些她的不太恰当的行为,她讲了什么我也记不太清了,大抵是一些没有记忆点的废话文学。

不过倒是有一点我记得很清楚,她说希望我们以后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就直接告诉她。虽然记得但是不太理解,且不说很多行为都是我自认为不需要我们作为舍友去教的,我向来也都是忍无可忍的时候才会去指责别人的一些错误。除了生活习惯不太正常之外,她的社交方式我也很难以接受。

结束之时她甚至要鞠躬给我们道歉,我们也连忙说不至于不至于。我这么久以来也确实是没有接受过别人郑重的鞠躬道歉。这种死板且违和的道歉方式也的确令人震惊且难受。

她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