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四章圣驾
没多久,弘治皇帝已穿起了医官的衣服,随后乘着小轿自宫中的侧门出宫,几个宦官和数十个侍卫相陪,他们俱都穿了常服。后头的朱厚照也坐在一顶小轿里,一出了宫,他便如笼中之鸟通常,整个人都欢欣雀跃出来,此时撩开了帘子,一对澄澈的眼睛正很好奇地望着沿途的街景后头的朱厚照也坐在一顶小轿里,一出了宫,他便如笼中之鸟一般,整个人都雀跃起来,此时挑开了帘子,一对清澈的眼睛正好奇地看着沿途的街景,即便只是沿途的路人,都足以让朱厚照打量个老半天,兴奋许久。。...

没多久,弘治皇帝已穿上了医官的衣服,随即乘着小轿自宫中的侧门出宫,几个宦官和数十个护卫作陪,他们俱都穿了常服。

后头的朱厚照也坐在一顶小轿里,一出了宫,他便如笼中之鸟一般,整个人都雀跃起来,此时挑开了帘子,一对清澈的眼睛正好奇地看着沿途的街景,即便只是沿途的路人,都足以让朱厚照打量个老半天,兴奋许久。

待到了方宅,弘治皇帝并没有立即下轿,这个时候,弘治皇帝早已计算好了,此时方景隆还在当值,所以认得自己的人,可能就是一个方继藩,除此之外,便还有一个不知名的随从。

刘钱深知主上的意思,上前对方家的门子道:“皇上听说南和伯子得了脑疾,特遣医官前来探视,快去通报,命方继藩来接……”他本想说接驾,又连忙改口:“迎接。”

门子听罢,下意识的咕哝道:“又来了太医?”

可见这宦官冷着脸,门子不敢怠慢,连忙匆匆的进去禀报。

随即,弘治皇帝就听到了一个不太和谐的声音:“不好了,不好了,御医来了,御医又来了……”

“嗯?”弘治皇帝一愣。

可方家上下,却已炸开了锅。

在前院巡视的杨管事身躯一震,转眼之间,竟化身成了久经沙场的大将军,指挥若定:“少爷在哪里?”

“后院。”

“王虎、大牛,赶紧去,将人控制住,不可伤了少爷。”

“是。”

两个魁梧的家丁,抖了抖XIONG脯上的膘肉,如狼似虎便朝后院狂奔。

杨管事依旧背着手,目中透出精光:“去寻刘账房,账房要上锁,告诉他,账在人在。邓健呢,邓健那厮呢……让他跟着少爷的,是不是在少爷那里?”

“是跟着少爷。”

杨管事吁了口气,这样他就放心了一些:“请府里的三个举人公,他们是少爷的门生弟子,请他们帮忙。”

说着,他掷地有声:“其余的人,分守各处,给我守好了,一只苍蝇,都不能上屋顶!”

…………

方继藩在内宅后园的葡萄架子底下,正舒舒服服地躺在躺椅上。

邓健弓着身在一旁候命,而小香香呢,则身子微微屈着,虽是穿了钗裙,娇躯却不自觉的露出曼妙的曲线,她攥着粉拳,轻轻地给方继藩捶着腿。

一旁是一个茶几子,茶几上是一盏热腾腾的茶,还有一些瓜果。

一枚蚕豆还未剥壳,便被方继藩直接塞进嘴里,然后他愉快地仰躺着,将这后园想象成沙滩,至于小香香,则将其想象成穿着BIJINI的美女,脑海中有了如此画面,突然觉得人生竟没有了缺憾。

这是地主家傻儿子的既视感,方继藩却乐不起来。

腐败的生活啊,会消磨我的意志,嗯……下下下下下不为例!

却在这时,方继藩突得眼前一花,便见家里的王虎、大牛二人,矫健的疾冲而来,两个人扑哧扑哧的自鼻孔里呼着白气,如两头小牛,两面包抄,将方继藩夹住。

远处,杨管事小跑着,带着七八个仆役,气喘吁吁的小跑着过来,口里大叫:“少爷,宫里又来御医了,又来御医了。”

又来了……

方继藩懵逼。

然后小香香不捶腿了,像是早得了吩咐似得,警惕似得看着方继藩。

邓健很干脆,迅速的酝酿情绪,眼眶通红,嗷的一声便哭了:“少爷……”拜在方继藩的脚下,一把鼻涕一把泪……

方继藩更加懵逼……这阵势,不小啊,不晓得的,还以为皇帝出巡呢。

杨管事带着十几二十个仆役到了近前,作揖的作揖,跪下的跪下,可表面上一个个可怜巴巴的样子,只是他们的站位,竟还隐含着兵家之法,方继藩前后左右,俱都堵的死死的,四面包抄,没有留一丁点缝隙。

呃……好像……有点儿尴尬啊。

上一次,不过是借题发挥而已,你们以为我真喜欢上屋脊?我特么的畏高啊。

如丧考妣的杨管事深深一揖,红着眼睛:“少爷…自重啊…”

…………

两顶轿子,几十个或明或暗的护卫,还有几个随侍的宦官,自叫人通报了之后,就像是……被人晾在了一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送进去的消息,像是石沉大海。

一开始,弘治皇帝还在思绪飘飞,一面等方继藩来迎接,一面在想,这个方继藩,到底有什么不简单的地方呢,他是个大智若愚之人吗?此人先有改土归流,后又教授出了一个三个如此了不起的门生……

弘治皇帝是来取经的,方继藩教徒的本事,实在是震撼住了自己。

可左等右等,足足过去了两炷香,这方家依旧一点动静都没有?

弘治皇帝有些焦躁了,他出宫的时间不能太长,待会儿还要接见几个卿家,商讨西南边事。

于是他咳嗽一声。

刘钱连忙到了轿子前,低声道:“陛下……”

“为何还没有动静?”弘治皇帝道。

刘钱哑然,随即道:“是,奴婢也觉得奇怪,奴婢方才可说得清清楚楚,陛下命御医来探视那方继藩,若这方继藩但凡晓一点事,也该知道这是陛下的鸿恩浩荡,接驾都来不及,可这方家倒是好,居然不闻不问,这……”

不可以忍啊。

弘治皇帝气得吹胡子瞪眼,刘钱说的对,洪恩浩荡,你们方家这是什么意思,居然把钦赐的御医晾在了外头,真是胆大包天了。

他阴沉着脸,竟是下了轿,其余护卫连忙围拢过来,刘钱想要伸手搀扶弘治皇帝,弘治皇帝却是将他的手打开,出了轿子,抬头看着方家宅邸前那烫金的南和伯府四字,沉着脸,拂袖道:“走,进去!”

于是一行人匆匆的走进方府的大门。

说也奇怪,这一路进去,竟发现府上一个人都没有,不但先前那门子石沉大海,竟连一个女婢和仆人都没看见,宅邸的前院,竟是死一般的静籁。

朱厚照亦步亦趋地跟在弘治皇帝的身后,左右地看来看去,忍不住咂舌,低声咕哝道:“莫不是遇鬼了吧。”

弘治皇帝便回眸瞪他一眼,可耳畔,竟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哭声,弘治皇帝竟觉得背脊发凉,却还是威严地顺着声源处去。

疾行几步,过了月洞,那声音便更加真切了。

“少爷,你可万万别想不开啊,咱们不看太医,不看了,咱们满府上下,谁不晓得少爷的脑疾好了,少爷现在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少爷别寻短见啊。”

“少爷,太医已让我们赶跑了,绝不扎针,少爷好生在这歇着……”

弘治皇帝听得目瞪口呆,却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护卫们则将弘治皇帝团团围住警戒。

弘治皇帝却排众而出,径直看去,却是啼笑皆非了。

只见方继藩一脸发懵的坐在躺椅上,身边拥簇了数十人,七嘴八舌,哭的,嚎的,跪的,趴的。

欧阳志三人也都闻讯来了,真是哭笑不得,悲戚的到了面前,二话不说,行师礼:“恩府,还请自重!”

“我……我没说要上房啊……”方继藩被这阵势唬住了。

欧阳志泪眼磅礴,这是什么事啊,好歹自己也是解元公,摊上这么个恩师倒也罢了,御医来了你就要上房,我做的是什么孽,现在不只要上房,还把大家当傻子糊弄,我……我……我不如死了干净。

他心里既觉得悲哀,又是生怕恩府想不开,待会儿趁人不注意,有什么好歹,凄凄惨惨戚戚的道:“恩府,君子不立危墙不下,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恩府不可儿戏啊……”

第七章上达天听 第八章哥要一飞冲天 第九章五花大绑 第十章校阅 第十一章少爷英明 第十三章微服出宫 第十四章对答如流 第十五章龙种 第十二章小祖宗又不安生了 第十七章钦点 第十八章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第十九章我有杀手锏 第二十章有其父必有其子 第二十一章圣旨到 第二十二章校阅第一 第二十三章棍棒底下出孝子 第二十四章祖坟冒青烟 第二十五章授业解惑者也 第二十六章误交匪类 第十六章强买强卖 第二十七章利国利民 第三十章三才子出世 第三十一章放榜 第三十二章光宗耀祖 第二十八章指路明灯 第二十九章师恩似海 第三十三章帝心难测 第三十六章赐官 第三十四章圣驾 第三十五章真知灼见 第三十七章加官进爵 第三十九章铁血真汉子 第三十八章为所欲为 第四十一章臭味相投 第四十章诚实做人 第四十三章此朕麒麟儿 第四十四章尚方宝剑 第四十二章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四十五章皇恩浩荡 第四十六章胆大包天 第四十七章聚宝盆 第四十八章乌鸦嘴 第四十九章久病成医 第五十章奇迹 第五十一章名震京师 第五十二章娘娘驾到 第五十三章鸿恩 第五十四章败家玩意儿 第五十七章天厌之 第五十八章万事俱备 第五十五章惺惺相惜 第五十九章乌鸦嘴 第五十六章天下英雄唯孤与卿 第六十章殿前奏对 第六十二章大功告成 第六十三章你好呀 方贤侄 第六十五章大开眼界 第六十六章祖宗传下来的 第六十一章上天的恩赐 第六十八章什么都懂 第六十四章:万贯家财 第六十九章何不食肉糜 第七十章圣君 第六十七章误交匪类 第七十一章见驾 第七十二章不幸言中 第七十三章家事国事天下事 第七十四章功在社稷 第七十五章陪读 第七十六章复诊 第七十八章满满正能量 第七十七章江南才子 第八十一章教书育人 第七十九章助人为快乐之本 第八十三章穷为万恶之源 第八十四章父慈子孝 第八十二章天才 第八十章名师出高徒 第八十五章昏君 第八十六章除夕 第八十七章准确无误 第九十章天上掉个馅饼吧 第八十八章夜半无虚席 第八十九章仁义之剑 第九十三章春闱 第九十四章开考 第九十五章文化人的事 第九十二章学海无涯苦作舟 第九十一章万象更新 第九十六章放榜 第九十七章名列一甲 第九十九章才高八斗 第九十八章吊打同行 第一百章名师高徒
明朝败家子

明朝败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类别:短篇小说 综合评分 100

最重要的通知,元朝败家子,又名《明颂》。弘治十三年。这是一个美好的的早晨。这时朱厚照初成年之后。这时王守仁和唐伯虎磨刀霍霍,预备科举。这时小冰河期了到来,绵长的严寒肆掠着大地。这时在南和伯府里,地主家的傻儿子,南和伯的嫡传继承人方继藩……就了他没羞没躁的败家人生。Q群:491966624 VIP读者群(需验证粉丝值):623443904帷幔前站着一个青衣小帽的家伙,正死死地盯着他,然后这个家伙露出了一张很欠揍的笑脸,笑中带着肉麻的谄媚:“少爷醒了……”。

第六章列祖列宗在上 2022-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