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七章聚宝盆
想起这小冰河期,方继藩心里貌似感叹出来,如此极端化的天气,且再说极端化天气所带给的寒意,随着而至的除了粮食的减产,都曾是元朝覆亡的诱因之一。这时,好像是怕方继藩畏寒,邓健便忙提了一个暖手炉回来,这暖手炉是铜制,里头烧起木炭,邓健笑嘻嘻道:“这是此时,似乎是害怕方继藩畏寒,邓健便忙提了一个手炉过来,这手炉是铜制,里头烧着木炭,邓健笑嘻嘻地道:“这是杨管事今早采买来的碳,近来这碳价暴涨,有价无市呢,少爷您是不知,这一斤碳,现在卖四十多钱了,可即便如此,京师里的碳,也不是说买就买的到的,杨管事还吩咐了,这碳,只准给少爷烧,别让少爷受了寒。”。...

想到这小冰河期,方继藩心里倒是感慨起来,如此极端的天气,且不说极端天气所带来的寒意,随之而来的还有粮食的减产,都曾是明朝灭亡的诱因之一。

此时,似乎是害怕方继藩畏寒,邓健便忙提了一个手炉过来,这手炉是铜制,里头烧着木炭,邓健笑嘻嘻地道:“这是杨管事今早采买来的碳,近来这碳价暴涨,有价无市呢,少爷您是不知,这一斤碳,现在卖四十多钱了,可即便如此,京师里的碳,也不是说买就买的到的,杨管事还吩咐了,这碳,只准给少爷烧,别让少爷受了寒。”

“四十钱!”方继藩吓了一跳:“还只是一斤,他们不如去抢!”

可随即,方继藩的眼眸猛的闪过一抹神采。

木炭的价格居高不下,这是有原因的,一方面是木炭烧制不易,在这个时代,一般人要取暖,富的人烧炭,而贫贱者,只能烧柴;碳木炭烧制起来虽然费时费力,却因为它燃烧较为充分,不会产生太多烟雾,因而很受富户的青睐。而柴火就不同了,只一烧,顿时烟熏缭绕,且还需贫民出城去采伐,看似便宜,其实费的心神也是不少。

那么……这时代没有人用无烟煤取暖?

方继藩想到了无烟煤。

无烟煤和平常的煤炭不同,一般的煤炭,会产生大量的烟雾,且因为杂质太多,含硫量高,烧起来,就形同于是毒烟,在后世,人们常用的蜂窝煤和煤球,其实都是需要精炼的,俗称洗煤。只是在这个时代,想要洗煤,工艺上的难度太大,几乎没有任何可行性。

古人之所以没有大规模的使用原煤,正是因为这个道理。

不过,无烟煤不同,无烟煤的含硫量极低,虽然燃点高,不过这不算什么难题,最重要的它燃烧无色无烟,且燃烧的时间较长,是极好的御寒燃料。

不过无烟煤也会挥发出一些二氧化硫以及一氧化碳之类的致命气体,好在含量不高,经过一定的加工之后,便和洗去大半,而且这个时代的建筑,并不是密封的环境,所以无烟煤这点气体,其实和烧木炭一样,几乎对人体产生不了多少危害。

木炭之所以价格高昂,主要在于需要大量的人工和人力,而无烟煤不同,只要能开采,便可源源不断的供应整个京师。

当然,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方继藩记得,无烟煤主要的产地,是在山西一带,而在这京师……似乎只有一处产地,这个地方……

发财了!

方继藩顿时整个人激动起来,连忙道:“邓健,西山,西山你知道在哪里吗?去打听打听,那儿是谁的地,赶紧的!”

邓健早已习惯了少爷隔三差五咋咋呼呼了,不过他只是想了想,便道:“西山?西山这个小的知道啊,是寿宁侯和建昌伯的地,这事,满京师都知道,当初他们兄弟封了爵位,这京郊附近都没有地了,陛下便将这西山一带赐给了寿宁侯和建昌伯,为此,寿宁侯和建昌伯还特意去宫里哭了呢,说是别人都给良田,他们张家却只给一片荒山,日子没法过了,要上吊,死了干净,其实陛下也实是舍不得将上好的皇庄赏给他们,不过好在那西山占地极大,方圆十数里呢……”

又是这两个姓张的!

一下子的,方继藩倒是有点儿为难起来,依着这二人的脾气,倘若自己想去买那西山,他们非要狮子大开口不可,娘的,这两个家伙还骗了我们方家三万两银子!

可方继藩随即一想,西山便是矿脉所在,关于这一点,方继藩的记忆是绝不会错的。这无烟煤,便是一座宝藏啊,无论如何,都要将这山买下来。

毕竟,京畿内外,可是上百万户人需要取暖。这样极端的天气,谁能掌握燃料,就相当于拥有一个聚宝盆。

“走!”方继藩朝邓健一招呼。

邓健兴冲冲地道:“少爷,少爷,您这是做什么去?”

“去账房!”方继藩毫不犹豫的地道,时间就是金钱,是哗啦啦的钱啊。

方继藩一个疾冲,便到了账房,方继藩搜罗一通,几乎将账房中的宝钞统统寻了出来,眼下必须尽快完成交易,不可拖泥带水,拖着一车的现银去,交易起来太不方便了,所以,方继藩还嫌宝钞不够,眼睛瞅向了几份地契,也一并收了,说着飞也似的冲出方家。

邓健吓得面色惨然,一看方继藩如此,也来不及喊人,只是疯了似得追了出去。

其实那寿宁候府距离南和伯府不远,不过相比于南和伯府,寿宁侯府显得更加气派,寿宁侯和建昌伯这一对张家兄弟,乃是当朝皇后的兄弟,而张皇后与弘治皇帝关系极为融洽,自然而然,这张家兄弟也就水涨船高了。

方继藩一到了候府门口,也不让邓健去通报,便大喇喇的上前。

这自是被门子拦住了,方继藩则是直接厉声道:“我要见张叔父,快去通报。”

张家的这对好兄弟,今日倒是起得格外的早,他们是兄弟手足,平时都是腻在一起,不过京师里的人都晓得,这张家兄弟是出了名的吝啬,他们不但对别人吝啬,便是对自己,也是吝啬得很,比如今日的早餐,便只是一碗稀粥,二人稀溜溜地喘着气,一口就喝了下去。

张鹤龄吃罢,愉悦的摸了摸肚皮:“你看,延龄啊,喝粥对身子有好处,我愈发的觉得,这粥水实是延年益寿之物啊,来,要不要多喝半碗?”

张延龄想了想,摇摇头道:“算了,太糟践了,省一省,剩下中午吃。”

张鹤龄笑了笑道:“也是,要勤俭持家嘛……”

兄弟二人相视一笑,这时,门子却是进来道:“两位老爷,南和伯……”

“不见!”张鹤龄听到南和伯,就顿时显出一副烦不胜烦之态。那老家伙上门几次了,每次都是要钱,哼,自己兄弟凭本事骗来的钱,他想要回去就要回去?莫说是南和伯,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那三万两银子也是一分一毫都别想拿走。

想来闹事?

哼,也不打听打听,当今张皇后在宫里是什么地位,咱们兄弟又是张皇后的什么人。

“别动气,别动气……”张延龄劝导道:“兄长,省一点气力吧,不然待会儿又饿了。”

张鹤龄觉得有理,便捻着颌下的胡须,斜着眼看着门子。

这府中上下的人,没一个是张鹤龄看得惯的,反正无论是哪一个,他都觉得是在糟蹋他的粮食。

门子却期期艾艾地道:“不是南和伯,是南和伯之子,那个方继藩,出了名的败家子。”

一听败家子三字,张鹤龄便瞄向张延龄,张延龄若有所思。

“见一见?”张延龄试探性的问着。

张鹤龄老谋深算地沉默了片刻,才道:“听说这小子得到脑疾,倘若不见他,他气得踹坏了门,这就糟践了,那……就见见。”朝门子道:“去,把他叫进来,还有,将面前的茶撤一撤,莫让人看到咱们在喝茶,省得他还想讨茶水喝。”

于是门子连忙撤了茶,接着才引了那方继藩进来。

张鹤龄和张延龄各自望着房梁,一副像是没见着方继藩的样子,抖着腿。

方继藩笑吟吟地进来,道:“小侄方继藩,久闻两位世叔大名,特来拜见。”

“噢。”张鹤龄只瞥了方继藩一眼:“要喝茶吗?”

方继藩道:“不用,不用。”

张鹤龄松了口气:“不喝是对的,茶水喝多了,伤肾。”

“……”方继藩深吸一口气,开门见山道:“小侄无事不登三宝殿,是来买地的,西山……不知两位世叔有印象吗?”

原以为方继藩是来讨公道的,反正两兄弟也想好了,要钱没有,要命两条,谁晓得竟是来买……地……

张鹤龄狐疑地看着方继藩:“这个……这个西山啊……西山是个好地方啊,有山有水,嗯……是吧,这个…”

第七章上达天听 第八章哥要一飞冲天 第九章五花大绑 第十章校阅 第十一章少爷英明 第十三章微服出宫 第十四章对答如流 第十五章龙种 第十二章小祖宗又不安生了 第十七章钦点 第十八章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第十九章我有杀手锏 第二十章有其父必有其子 第二十一章圣旨到 第二十二章校阅第一 第二十三章棍棒底下出孝子 第二十四章祖坟冒青烟 第二十五章授业解惑者也 第二十六章误交匪类 第十六章强买强卖 第二十七章利国利民 第三十章三才子出世 第三十一章放榜 第三十二章光宗耀祖 第二十八章指路明灯 第二十九章师恩似海 第三十三章帝心难测 第三十六章赐官 第三十四章圣驾 第三十五章真知灼见 第三十七章加官进爵 第三十九章铁血真汉子 第三十八章为所欲为 第四十一章臭味相投 第四十章诚实做人 第四十三章此朕麒麟儿 第四十四章尚方宝剑 第四十二章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四十五章皇恩浩荡 第四十六章胆大包天 第四十七章聚宝盆 第四十八章乌鸦嘴 第四十九章久病成医 第五十章奇迹 第五十一章名震京师 第五十二章娘娘驾到 第五十三章鸿恩 第五十四章败家玩意儿 第五十七章天厌之 第五十八章万事俱备 第五十五章惺惺相惜 第五十九章乌鸦嘴 第五十六章天下英雄唯孤与卿 第六十章殿前奏对 第六十二章大功告成 第六十三章你好呀 方贤侄 第六十五章大开眼界 第六十六章祖宗传下来的 第六十一章上天的恩赐 第六十八章什么都懂 第六十四章:万贯家财 第六十九章何不食肉糜 第七十章圣君 第六十七章误交匪类 第七十一章见驾 第七十二章不幸言中 第七十三章家事国事天下事 第七十四章功在社稷 第七十五章陪读 第七十六章复诊 第七十八章满满正能量 第七十七章江南才子 第八十一章教书育人 第七十九章助人为快乐之本 第八十三章穷为万恶之源 第八十四章父慈子孝 第八十二章天才 第八十章名师出高徒 第八十五章昏君 第八十六章除夕 第八十七章准确无误 第九十章天上掉个馅饼吧 第八十八章夜半无虚席 第八十九章仁义之剑 第九十三章春闱 第九十四章开考 第九十五章文化人的事 第九十二章学海无涯苦作舟 第九十一章万象更新 第九十六章放榜 第九十七章名列一甲 第九十九章才高八斗 第九十八章吊打同行 第一百章名师高徒
明朝败家子

明朝败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类别:短篇小说 综合评分 100

最重要的通知,元朝败家子,又名《明颂》。弘治十三年。这是一个美好的的早晨。这时朱厚照初成年之后。这时王守仁和唐伯虎磨刀霍霍,预备科举。这时小冰河期了到来,绵长的严寒肆掠着大地。这时在南和伯府里,地主家的傻儿子,南和伯的嫡传继承人方继藩……就了他没羞没躁的败家人生。Q群:491966624 VIP读者群(需验证粉丝值):623443904帷幔前站着一个青衣小帽的家伙,正死死地盯着他,然后这个家伙露出了一张很欠揍的笑脸,笑中带着肉麻的谄媚:“少爷醒了……”。

第六章列祖列宗在上 2022-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