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六章天下英雄唯孤与卿
望着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谈兴正浓,施礼站在一旁的邓健和刘瑾二人却俱都就翻白眼。煤是也可以烧的,这一点,天底下的人都明白。可为何大家都是烧柴、烧碳,明明就不需要煤来冬天取暖呢?你我以为就你们两个很聪明?这是因为那煤一经推出烧出来,不仅浓烟滚滚,生人都敢靠近了煤是可以烧的,这一点,天底下的人都知道。。...

看着朱厚照和方继藩二人谈兴正浓,躬身站在一旁的邓健和刘瑾二人却俱都开始翻白眼。

煤是可以烧的,这一点,天底下的人都知道。

可为何大家都是烧柴、烧炭,偏偏就不用煤来取暖呢?你以为就你们两个聪明?

这是因为那煤一经烧起来,不但浓烟滚滚,生人都不敢靠近,更别提是取暖了,何况这浓烟中是有毒,要死人的。

太子殿下竟和方继藩指望着卖煤发财,这……悲剧啊……

刘瑾翻着死鱼眼,偏偏他不敢纠正,因为……怕挨打。

邓健也一副死了娘的样子,他已经可以预料到,少爷挖出了煤,而后血本无归的悲壮场面了,不过……好像……这就是少爷的常态啊!

朱厚照显得大为高兴,顿时觉得找到了知音。他似乎对赚钱极为热衷,不过赚钱的目的,就有点可疑了。

可对方继藩而言,拉太子下水,似乎是一个不坏的选择,至少……若是运气不好,临死之前还能拉一个垫背。

可朱厚照是真的很佩服方继藩,他突然觉得有一种英雄识英雄的感觉,顿时觉得全天下的人俱都是笨蛋,你看,连本宫都知道煤可以烧,可为何就没有人烧煤取暖呢?还是方继藩聪明啊,当然,本宫也很聪明。

只有刘瑾和邓健两个人失魂落魄,他们似乎都在权衡诚实相告的风险,挨揍可能是轻的,最重要的是,二人的主人都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地主儿,会不会恼羞成怒呢?

既然已经确定了发财的大计,方继藩自然忙碌起来,西山附近的一些大地主现在个个就像是捡了金元宝似的,因为南和伯子方继藩下了帖子,说要买地。

倘若是别人来买地,大家还要犹豫,地是祖产啊,怎么能卖,可方继藩那个败家子,据说花钱如流水,这是天上要下元宝了啊。

果然,败家子很痛快,不太爱讲价。

许多人眼里放光,而今哪里是方继藩找人买土地,而是人家跑来求方继藩买地了。

南和伯府,而今是热闹非凡,何止是西山周遭的地主,就算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地主,也兴冲冲的拿了地契来,公子,买地吗?我这地好得很,是上好的良田,和西山附近那一大片的荒地不一样。

而他们往往得到的回答却是:“滚,本少爷买的就是荒地!”

那王金元乖乖地送了二十万两银子到了詹事府,方继藩挥舞着这些银子,只两三天,便挥霍了近十万两。

京师沸腾了,无数人泪流满面,若是自家当初有一块西山的荒地,那可就发财了。

方景隆脸都黑了,他每日到了都督府当值,便总有几个老兄弟贼兮兮地寻上门:“令子要买地?方老哥,我也有地啊,肥水不留外人田不是?”

方景隆顿时有一种全世界都将自己儿子,继而同时也将自己当做天下第一大傻瓜的感觉。

他一口老血呕了出来,吓得都督府里的人都慌了。

方景隆破口大骂:“谁再给老子提地的事,老子剁了他!”

众人面面相觑,而后带着既同情又古怪的表情看着这位可怜的南和伯。

这般一顿操作下来,方继藩也算是宇内皆知了,就算是京师里前来上贡的各国使臣,都为之瞠目结舌,知道了此事,有位自倭国东渡而来的僧人忍不住感慨,中华之富饶,但见京师人士方继藩买地一事,就可管中窥豹。

方继藩却一下子从人憎鬼嫌的人物,转而变得受欢迎起来,从前不太爱联络的亲戚,竟也登门来,家里长短一番,那些街坊邻居,也再不是见方继藩走出门去,便个个作鸟兽散了,反是个个殷勤的打着招呼,前倨后恭:“方少爷好啊,方少爷又买地了?方少爷……我二叔的娘舅的堂兄也有一块地,正想卖呢……”

“滚!”方继藩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很干脆地自牙缝里蹦出一个字。

被骂的人居然也不恼,还陪着笑道:“方少爷这个滚字,真是荡气回肠……哈哈……哈哈……那地……其实方少爷可以再……”

方继藩自是懒得再管这人,吹着口哨,便脚步轻快地扬长而去。

买地的目的,是将西山矿脉附近的土地全都握在手里,以免等煤矿发掘出来,有人在附近开采,除此之外,这些地屯着,迟早也要开发,不讲价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营造出败家子败家的目的,使人产生一种卖不了吃亏、卖不了上当的感觉,可实际上,真正的溢价,其实并不高。

方圆十数里的西山矿脉,再加上上万亩的荒地到手,接下来,就该大有可为了。

…………

京师里,已是炸开了锅,这消息自然不免传到了宫里。

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双提心吊胆的入宫,在暖阁里候了良久,待天子驾临暖阁,牟斌便拜倒道:“卑下见过陛下。”

这牟斌虽是人见人怕的锦衣卫,不过却极为本分,在他的治理之下,许多人对锦衣卫的印象有所改观。

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遇到了似弘治皇帝这种不喜兴大狱的天子,这锦衣卫也变得人畜无害起来。

弘治皇帝化掌为拳,磕了磕案牍:“说罢,怎么回事?”

牟斌是个老实人,此时哭笑不得地道:“卑下查过了,太子殿下拿了陛下的画和文玩,卖……卖了……”

弘治皇帝看似是宠辱不惊的样子,可老脸却还是不经意的抽了抽。

坑爹啊,世上有皇太子偷皇帝的东西去卖的吗?

牟斌小心翼翼地看了弘治皇帝一眼,估摸着是害怕皇帝承受不了刺激,他绞尽脑汁,想要用不太刺激的语言,好教皇帝更容易接受一些,口里道:“卖了二十……五十万两银子,买的人,叫王金元,据说……据说买的时候,王金元的脖子上,架了一柄刀。”

弘治皇帝不做声,不过脸涨得有点红。

牟斌继续道:“卑下所探听到的是,殿下拿着这银子,去和方继藩合伙做买卖了。”

弘治皇帝差点没和方景隆一样,一口老血喷出来。

牟斌又小心翼翼地抬头,似乎觉得弘治皇帝还承受得住,继续道:“他们到处在西山周遭买地,据说几日功夫,就花出去了十多万两银子,附近的土地,抢购一空,足有万亩之巨。”

“十多万两银子……荒地……几天时间,就没了?”弘治皇帝终于承受不住了,厉声喝道。

弘治皇帝也是哭笑不得了,沉默了老半天,才叹了口气道:“朕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陛下,是不是要让锦衣卫出面……”

弘治皇帝摇摇头,道:“什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说,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现在插手,还怕闹的笑话不够吗?方继藩……朕再看看,且看看他到底要折腾出什么?”

对于方继藩,其实弘治皇帝的心思是复杂无比的,有时对他颇欣赏,有时又被他气得半死,他原本还侥幸,幸亏自己不是他的爹,否则要气死,只是可怜了他那个爹;可现在……

弘治皇帝竟也觉得自己和方景隆同病相怜了……

可弘治皇帝却又不免勾起了好奇心,这方继藩,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他觉得,一个能想出改土归流,教出三个举人的人,理当不至一味胡闹吧。

“再看看,再看看吧,咳咳……”弘治皇帝忍不住咳嗽:“这天气,是愈来愈寒了,入城的流民也不知如何,顺天府,要好生安置才是。”

第七章上达天听 第八章哥要一飞冲天 第九章五花大绑 第十章校阅 第十一章少爷英明 第十三章微服出宫 第十四章对答如流 第十五章龙种 第十二章小祖宗又不安生了 第十七章钦点 第十八章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第十九章我有杀手锏 第二十章有其父必有其子 第二十一章圣旨到 第二十二章校阅第一 第二十三章棍棒底下出孝子 第二十四章祖坟冒青烟 第二十五章授业解惑者也 第二十六章误交匪类 第十六章强买强卖 第二十七章利国利民 第三十章三才子出世 第三十一章放榜 第三十二章光宗耀祖 第二十八章指路明灯 第二十九章师恩似海 第三十三章帝心难测 第三十六章赐官 第三十四章圣驾 第三十五章真知灼见 第三十七章加官进爵 第三十九章铁血真汉子 第三十八章为所欲为 第四十一章臭味相投 第四十章诚实做人 第四十三章此朕麒麟儿 第四十四章尚方宝剑 第四十二章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四十五章皇恩浩荡 第四十六章胆大包天 第四十七章聚宝盆 第四十八章乌鸦嘴 第四十九章久病成医 第五十章奇迹 第五十一章名震京师 第五十二章娘娘驾到 第五十三章鸿恩 第五十四章败家玩意儿 第五十七章天厌之 第五十八章万事俱备 第五十五章惺惺相惜 第五十九章乌鸦嘴 第五十六章天下英雄唯孤与卿 第六十章殿前奏对 第六十二章大功告成 第六十三章你好呀 方贤侄 第六十五章大开眼界 第六十六章祖宗传下来的 第六十一章上天的恩赐 第六十八章什么都懂 第六十四章:万贯家财 第六十九章何不食肉糜 第七十章圣君 第六十七章误交匪类 第七十一章见驾 第七十二章不幸言中 第七十三章家事国事天下事 第七十四章功在社稷 第七十五章陪读 第七十六章复诊 第七十八章满满正能量 第七十七章江南才子 第八十一章教书育人 第七十九章助人为快乐之本 第八十三章穷为万恶之源 第八十四章父慈子孝 第八十二章天才 第八十章名师出高徒 第八十五章昏君 第八十六章除夕 第八十七章准确无误 第九十章天上掉个馅饼吧 第八十八章夜半无虚席 第八十九章仁义之剑 第九十三章春闱 第九十四章开考 第九十五章文化人的事 第九十二章学海无涯苦作舟 第九十一章万象更新 第九十六章放榜 第九十七章名列一甲 第九十九章才高八斗 第九十八章吊打同行 第一百章名师高徒
明朝败家子

明朝败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类别:短篇小说 综合评分 100

最重要的通知,元朝败家子,又名《明颂》。弘治十三年。这是一个美好的的早晨。这时朱厚照初成年之后。这时王守仁和唐伯虎磨刀霍霍,预备科举。这时小冰河期了到来,绵长的严寒肆掠着大地。这时在南和伯府里,地主家的傻儿子,南和伯的嫡传继承人方继藩……就了他没羞没躁的败家人生。Q群:491966624 VIP读者群(需验证粉丝值):623443904帷幔前站着一个青衣小帽的家伙,正死死地盯着他,然后这个家伙露出了一张很欠揍的笑脸,笑中带着肉麻的谄媚:“少爷醒了……”。

第六章列祖列宗在上 2022-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