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六章祖宗传下来的
对于读书学习人而言,也没书,就难以开阔眼界。现在的完全相同了,方继藩有银子,什么手抄本和市面上纸张印刷的文集,一古脑的都买来,随便看。更何况欧阳志三人中了举人,身份大不完全相同了,就隔三差五以文会友,学问勇猛精进了不少。看待这三个家伙,方继藩用的是散养的方式,不现在不同了,方继藩有银子,什么手抄本和市面上印刷的文集,一古脑的都买来,随便看。何况欧阳志三人中了举人,身份大不相同了,开始隔三差五以文会友,学问精进了不少。。...

对于读书人而言,没有书,就无法开阔眼界。

现在不同了,方继藩有银子,什么手抄本和市面上印刷的文集,一古脑的都买来,随便看。何况欧阳志三人中了举人,身份大不相同了,开始隔三差五以文会友,学问精进了不少。

对待这三个家伙,方继藩用的是放养的方式,不过为了应对来年的会试,方继藩给他们出了不少题,现在时间多的是,而这明年春闱的会试题方继藩却是清清楚楚,弘之十二年弘治皇帝诏命太子少保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李东阳、礼部右侍郎兼翰林学士程敏政为会试考试官,己未科的会试题和殿试题,方继藩也是一清二楚。

不过这一次会试将会有一个小插曲,将会牵涉到考官程敏政和江南才子徐经以及唐寅的科举弊案。

这……倒是一次与众不同的会试。

方继藩心念一转,微微一笑。

至于欧阳志三人的事,方继藩没什么担心,因为他确实不会舞弊,也不打算和任何未来的考官打什么交道,只需出一些‘题’,而后将真正的题隐在题海之中,让三个门生去作文训练而已。

欧阳志三人,为了备考,确实是极为用功,从清早到子夜时分,都在拼命的刷题和疯狂的读书,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想不到今日,他们竟有这闲情。

方继藩对欧阳志三人,就是一副我是你爹的表情,坐下,掸掸身上的灰尘;“噢,你们好呀,怎么今日不读书了?”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然后看向师公方景隆。

方景隆咧嘴笑道:“为父近来突发奇想,嗯嗯,是这样的,儿啊,前日爹去查了一下账,哎……又少了不少银子,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那卖乌木的百万两纹银,被你这折腾,家里的现银眼看着都要空了,只留下一个东市的铺子和城外的庄子,继藩啊,为父可是对你殷殷期盼,不盼别的,就是得守着咱们这个铺子和田产,你别动气,别动气,为父的意思是,这都怪我这个做爹的,从前呢,对你疏于教导,为了咱们方家最后一点家财,所以为父要以身作则。”

他欣赏的看了欧阳志三人,露出欣慰的道:“这三个徒孙,是读过书的,读过书的人,出的主意就是不一样,什么叫教化呢,教化就是言传身教是也,对不对,欧阳徒孙……”

欧阳志忙是汗颜的颔首点头:“是,是,是,师公说的都对。”

方景隆便岔开腿,大喇喇的坐着,兴冲冲的道:“今日,为父就要言传身教,教教你,如何才能节俭度日。”

方继藩听着一愣一愣的,敢情还拉了外援来。

只不过……方继藩看向欧阳志三个徒弟,你妹,你们是我的徒弟啊,却跑去教自己恩师的爹来对付自己的恩师?

欧阳志一见恩府目光咄咄逼人,立即吓得大气不敢出,忙是低头:“门生该死。”

方继藩心里莞尔,这三人在自己面前大气不敢出,自己有这样可怕吗?哎,其实我和你们一样,都是上进的好青年啊。不过,他却还得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翘着脚,鼻孔朝天,冷哼一声,眼睛只看着房梁。

方景隆就笑了,他生怕自己‘言传身教’,让自己的儿子不好受,所以尽力想用委婉一些的语气,不使儿子受什么刺激。

儿子现在还带着脑疾呢,可不要刺激太过了。

“这言传身教嘛,咳咳……其实说穿了,就是要勤俭持家,怎么样才勤俭持家呢?就是不该花的银子,不能乱花。当然,藩儿,为父没有说你乱花的银子,为父的意思,就如现在这天气啊,冷飕飕的,要烧炭啊,不烧炭,岂不是要冻死了?是不是?”

方继藩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的爹,他实在无法理解,这位史上最失败的育儿专家,到底想玩出什么花样来。

方景隆说到此处,心里就哀叹,穷啊,真的穷,自从他查过账房的账之后,才知道这百万纹银,便如流水一般的花了出去,不只如此,还丢人呢,现在满大街的人谁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做了散财童子。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家,怕是不够藩儿败几年了,所以……必须痛定思痛,得让藩儿当家方知柴米贵。

“可是你看,现在这时节的碳价,真是一日千里,一斤竟涨到四十多文钱,真真是要命啊。”方景隆露出痛心的样子,可随即又笑了:“既然要持家,就要节省,你看为父,既不能让家里人冻着,可说呢,又不能胡乱花钱。藩儿,你看看这个……”

他手一指,点向地上的火盆。

方继藩这才注意到,脚下的火盆,此刻滋滋的冒着热气,好像……烧的不是碳,竟是煤球。

“这个,你知道是什么?”方景隆卖了个关子。

方继藩脱口而出:“无烟煤……”

“嗯?”方景隆一呆:“哈哈,吾儿见多识广啊,哈哈,实话和你说了吧,这无烟煤,也就这两日时兴起来的,是有人送了几斤去给英国公,英国公试了试,效果好的很哪,比之木炭,还要有一些意思,藩儿啊,是不是现在觉得很暖和?这无烟煤真是好东西啊,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就是,它价格低廉,为父可是费尽了功夫,才托人买来的,据说现在只是试卖,才供应数百斤而已,为父将它买来,就是要告诉你一个道理,该花的银子要花,不能让自己冻着饿着,可是不该花的银子,却实在没有花的必要,你想想看,现在烧着这无烟煤,是不是有一种见到那些烧木炭的人,便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的感觉?“

“……”方继藩憋红了脸,欲言又止。

方景隆似乎觉得自己言传身教有了效果,顿时打起了精神,眉飞色舞的道:“,买东西,就得买物美价廉的,这个道理嘛,其实就和你花那么多的银子,去买西山那荒地一样,这买西山的荒地,就如买木炭的人,买了,人家会取笑的……你……能明白为父的意思吗?”

方景隆拼命的眨着眼,很希望自己儿子开窍。

方继藩摇头:“不太明白。”

“这还不明……”方景隆一拍大腿,有些急了,还想要继续解释。

方继藩已是不胜其烦,却是漫不经心的道:“可这无烟煤,就是西山产的啊。”

方景隆哈哈大笑起来:“西山产煤,嗯……你说的……嗯?西山产的无烟煤……”

方景隆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

方继藩却是一拍案牍,啪的一声,让方景隆和欧阳志三人吓的心里咯噔一下,方继藩道:“这无烟煤,确实是在西山产的,爹……你败家啊,这煤在儿子手里,一钱不值,你还托人花钱去买?自己家地里生出来的东西,随手去捡就是,一文不值!你还花了钱?我怎么有这样的爹,几十文钱,就这么被你给糟践了,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何别人都叫我败家子了,饮水思源,追根到底,这都是你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带坏了我!”

“……”方景隆老脸先是一红,这一番义正言辞的斥责他竟觉得极有道理,这言传身教……似乎失败了。

可随即,方景隆虎躯一震。

不对。

煤是西山产的?

那么……西山又是方家的。

这……可能吗?

“藩儿,你可不要唬我?”方景隆嚅嗫着道:“咱们不开玩笑。”

方继藩大吼道:“开什么玩笑,若不是如此,我怎么晓得什么无烟煤!”

一下子,方景隆身子条件反射似得打了个激灵。

他先是抚额,觉得头有些晕。

昏沉沉的厉害。

可随即,眼睛如铜铃一般的张大,声震瓦砾一般的狂笑起来:“哈哈哈哈……祖宗有德,我方景隆,教子有方!”

方继藩奇怪的看着方景隆,他心里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自己这厚脸皮,该是祖传的吧,嗯……一定是的。

第七章上达天听 第八章哥要一飞冲天 第九章五花大绑 第十章校阅 第十一章少爷英明 第十三章微服出宫 第十四章对答如流 第十五章龙种 第十二章小祖宗又不安生了 第十七章钦点 第十八章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第十九章我有杀手锏 第二十章有其父必有其子 第二十一章圣旨到 第二十二章校阅第一 第二十三章棍棒底下出孝子 第二十四章祖坟冒青烟 第二十五章授业解惑者也 第二十六章误交匪类 第十六章强买强卖 第二十七章利国利民 第三十章三才子出世 第三十一章放榜 第三十二章光宗耀祖 第二十八章指路明灯 第二十九章师恩似海 第三十三章帝心难测 第三十六章赐官 第三十四章圣驾 第三十五章真知灼见 第三十七章加官进爵 第三十九章铁血真汉子 第三十八章为所欲为 第四十一章臭味相投 第四十章诚实做人 第四十三章此朕麒麟儿 第四十四章尚方宝剑 第四十二章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四十五章皇恩浩荡 第四十六章胆大包天 第四十七章聚宝盆 第四十八章乌鸦嘴 第四十九章久病成医 第五十章奇迹 第五十一章名震京师 第五十二章娘娘驾到 第五十三章鸿恩 第五十四章败家玩意儿 第五十七章天厌之 第五十八章万事俱备 第五十五章惺惺相惜 第五十九章乌鸦嘴 第五十六章天下英雄唯孤与卿 第六十章殿前奏对 第六十二章大功告成 第六十三章你好呀 方贤侄 第六十五章大开眼界 第六十六章祖宗传下来的 第六十一章上天的恩赐 第六十八章什么都懂 第六十四章:万贯家财 第六十九章何不食肉糜 第七十章圣君 第六十七章误交匪类 第七十一章见驾 第七十二章不幸言中 第七十三章家事国事天下事 第七十四章功在社稷 第七十五章陪读 第七十六章复诊 第七十八章满满正能量 第七十七章江南才子 第八十一章教书育人 第七十九章助人为快乐之本 第八十三章穷为万恶之源 第八十四章父慈子孝 第八十二章天才 第八十章名师出高徒 第八十五章昏君 第八十六章除夕 第八十七章准确无误 第九十章天上掉个馅饼吧 第八十八章夜半无虚席 第八十九章仁义之剑 第九十三章春闱 第九十四章开考 第九十五章文化人的事 第九十二章学海无涯苦作舟 第九十一章万象更新 第九十六章放榜 第九十七章名列一甲 第九十九章才高八斗 第九十八章吊打同行 第一百章名师高徒
明朝败家子

明朝败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类别:短篇小说 综合评分 100

最重要的通知,元朝败家子,又名《明颂》。弘治十三年。这是一个美好的的早晨。这时朱厚照初成年之后。这时王守仁和唐伯虎磨刀霍霍,预备科举。这时小冰河期了到来,绵长的严寒肆掠着大地。这时在南和伯府里,地主家的傻儿子,南和伯的嫡传继承人方继藩……就了他没羞没躁的败家人生。Q群:491966624 VIP读者群(需验证粉丝值):623443904帷幔前站着一个青衣小帽的家伙,正死死地盯着他,然后这个家伙露出了一张很欠揍的笑脸,笑中带着肉麻的谄媚:“少爷醒了……”。

第六章列祖列宗在上 2022-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