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九十四章开考
“学生肯定不不辜负恩师。”但是恩师很不不靠谱,但是欧阳志三人,心底深处,但是对方继藩心存着心存感激的。这是师恩哪。“考中了……”方继藩笑吟吟道:“肯定要有良心。”“……”欧阳志三人但是乖乖的拱手作揖:“谨遵教诲。”“除了……”方继藩道:“肯定要努力!这是师恩哪。。...

“学生一定不辜负恩师。”虽然恩师很不靠谱,可是欧阳志三人,心底深处,还是对方继藩心存着感激的。

这是师恩哪。

“考中了……”方继藩笑吟吟地道:“一定要有良心。”

“……”欧阳志三人还是乖乖的作揖:“谨遵教诲。”

“还有……”方继藩道:“一定要努力!”

“是……”欧阳志三人忍不住热泪盈眶。

“太子押了五万两,赌你们赢;他让为师给你们带句话,若是你们三个没一个及的上唐寅,便打断你们的腿。”

“……”欧阳志三人脸上的感激之情,瞬间变成了苦大仇深。

方继藩叹了口气:“放心吧,为师不会给太子殿下机会的。

“……”呼……欧阳志、刘文善三人松了口气。

方继藩咬牙切齿的继续道:“因为为师也押了二十万两银子,赔率很高,一赔三,赌你们名列前茅。若是你们输了,为师不会给太子殿下打断你们腿的机会,你们的腿,为师亲自来敲断。”

“……”

…………

唐寅的腿脚还是有些瘸,他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客栈,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可自客栈里出来,唐寅却是愣住了。

外头人山人海,一见到唐寅出来,顿时欢声雷动。

“好好考啊。”

“要加油。”

“决不可让北人欺在我们头上。”

“让开,让开……”

几十个壮仆将人驱开,后头还是一顶轿子,一个管事的兴冲冲的上前:“我家两位老爷,久仰唐解元,唐解元今要入试,老爷们特意吩咐,请唐解元乘轿去。”

唐寅眼眶湿润了。

感动啊,想不到世上,还有这么多热心肠的人,这是天要亡方继藩那狗贼,否则,怎么会有万千人如此热情如火。

看着这黑压压的人潮,唐寅心中有一股暖流,升腾而起,人间自有真情在,宜将寸心报春晖。他昂首、挺胸,刚想说几句。

却听人七嘴八舌的道:“寿宁侯和建昌伯好大的手笔,出手就是十万两银子,家里的地,都拿去抵押了,赌唐解元必胜。”

“是啊,是啊,唐解元乃是应天府解元,欧阳志这等顺天府的举人算什么?我也押了十两,虽说唐解元必定大胜,赔率不高,可这相当于是白捡的钱。”

“唐解元,我偷了婆娘的嫁妆钱出来,希望都放在你身上了,好好考。”

“唐解元必胜。”

“……”唐寅脸若猪肝色,一时无言。

…………

贡院已是里三层外三层俱都被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的人马围了个水泄不通。

无数的考生,鱼贯进入考场。

弘治十二年,决定无数人命运的会试,终于拉开了帷幕。

欧阳志已进入了自己的考棚。

他心里颇有几分感慨,他自觉地,自己是应当感激恩师的,没有恩师,就没有他欧阳志的今日。

可是……有时候恩师真让自己哭笑不得。

可有什么法子呢,父母不能选,君王是何人,也非自己能做主。即便是恩师,一经拜入了门墙,也是不可以改的。

深吸一口气,排除杂念。

虽是开春,可风依旧是冷飕飕的,看这天气,怕是过几日,还要下雪。这怪异的天气,实是难料。

欧阳志搓了搓手,接着从考蓝里取出笔墨来。

等到了吉时,有差役高呼:“大宗师有令,开题。”

“开题……”

“开题……”

许多差役,自明伦堂出发,手里举着高高的牌子,开始向各个考场走去。

等这上头写着题的牌子移到了欧阳志面前。

欧阳志看着那牌子上写着:“有美玉于斯。”

有……美……玉……于……斯……

欧阳志身躯一震。

竟是此题……

这道题,他真的再熟悉不过了。

恩师让他们练习的几道题里,就有这‘有美玉于斯’,而这道题,他已不知刷了多少次,当时恩师出这道题的时候,欧阳志还认为,这道题肯定是无用功。

因为一般的考官,根本不会出这样的题,他们更喜欢出‘学而’、‘君子成人之’、‘为政以德’、‘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之类的题。

毕竟……这样的题即便再如何刁钻,或是再怎么去截题,可也是四平八稳。

何况当初,大家猜测的,都是四平八稳的王鳌为主考官,王公所出的题,一定是正大光明,蕴含大道的。

可谁曾想,此次主考,竟是李东阳。

不只如此,竟还出了‘有美玉于斯’,此题,太偏了,都说李公多智,擅长出怪题和偏题,今日……果真如此。

这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吗?

又或者,恩师事先知道考题?

不,绝无可能,恩师的性子,本就不容于清流,李公乃内阁大学士,凭什么泄题给他?至于其他考官,如程敏政人等,更不可能和恩师打任何的交道。

唯一的解释就是,恩师这样都蒙中了。

乡试中了一次,这一次会试,竟又中了一次。

外间都说,恩师乃文曲下凡,祖坟埋得好……这……欧阳志竟有些信了。

深吸一口气,一下子,欧阳志已是踌躇满志,信心十足了,他迅速的磨墨,接着从容下笔破题:“举美玉以立言,若不容轻视其有焉……”

…………

会试连考三场,待到了二月十五这一日,终于考完。

疲倦的考生们如流水一般,自贡院中出来。

而在贡院之外,更是人山人海。

无数人焦灼的等待。

一直等到唐寅自考场里出来,顿时欢声雷动。

“唐解元,考的如何?”有人已围了上来。

唐寅沉默了片刻,随即一笑:“不错。”

不错二字,让焦灼的人一下子脸色缓和了不少。

古人是谦虚的,谦虚就意味着,一个人说不错的时候,这语境放在后世,就相当于是我也不是谦虚,这一场,我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若是不谦虚的说,其他的考生,都是垃圾。

唐解元才高八斗、满腹经纶,他敢夸下这海口,谁敢不信?

于是乎,无数人欢呼雀跃,有人激动的眼眶发红:“我押了三百两银子啊,我押了三百两……”

唐寅虽然是厌恶这些家伙拿自己做赌注,不过……这三场考试下来,他超水平发挥,尤其是考试之前,闭门苦读,这一次,他自觉地自己做题的水平,提高了不少,所以,他心情还算不错。

一瘸一拐的前行几步,身后有人道:“伯虎。”

这是极熟悉的声音,唐寅回眸,顿时笑了,忙是朝这青年作揖行礼:“徐兄。”

这人就是徐经,是唐伯虎极相熟的朋友,此番会试,二人联袂来京,徐经道:“你身子好些了吗?哎,愚兄听闻你被人打了,连夜去探望你,却被人拦住,说是你受了重伤,需要救治,死活不肯令愚兄去见你,此后几番周折,都打听你的病情,天可怜见,你无事便好。”

唐寅苦笑,他哪里不知道,那客栈里头的住客,都被蛮横的方继藩统统赶走了,倒是入住了不少方家的狗腿子来,以治病的名义,不得任何人来拜访,他惭愧的道:“让徐兄挂心了,万死。”

…………

这几天就要上架了,新的一周,突然想让大家表示一点啥。

第七章上达天听 第八章哥要一飞冲天 第九章五花大绑 第十章校阅 第十一章少爷英明 第十三章微服出宫 第十四章对答如流 第十五章龙种 第十二章小祖宗又不安生了 第十七章钦点 第十八章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第十九章我有杀手锏 第二十章有其父必有其子 第二十一章圣旨到 第二十二章校阅第一 第二十三章棍棒底下出孝子 第二十四章祖坟冒青烟 第二十五章授业解惑者也 第二十六章误交匪类 第十六章强买强卖 第二十七章利国利民 第三十章三才子出世 第三十一章放榜 第三十二章光宗耀祖 第二十八章指路明灯 第二十九章师恩似海 第三十三章帝心难测 第三十六章赐官 第三十四章圣驾 第三十五章真知灼见 第三十七章加官进爵 第三十九章铁血真汉子 第三十八章为所欲为 第四十一章臭味相投 第四十章诚实做人 第四十三章此朕麒麟儿 第四十四章尚方宝剑 第四十二章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四十五章皇恩浩荡 第四十六章胆大包天 第四十七章聚宝盆 第四十八章乌鸦嘴 第四十九章久病成医 第五十章奇迹 第五十一章名震京师 第五十二章娘娘驾到 第五十三章鸿恩 第五十四章败家玩意儿 第五十七章天厌之 第五十八章万事俱备 第五十五章惺惺相惜 第五十九章乌鸦嘴 第五十六章天下英雄唯孤与卿 第六十章殿前奏对 第六十二章大功告成 第六十三章你好呀 方贤侄 第六十五章大开眼界 第六十六章祖宗传下来的 第六十一章上天的恩赐 第六十八章什么都懂 第六十四章:万贯家财 第六十九章何不食肉糜 第七十章圣君 第六十七章误交匪类 第七十一章见驾 第七十二章不幸言中 第七十三章家事国事天下事 第七十四章功在社稷 第七十五章陪读 第七十六章复诊 第七十八章满满正能量 第七十七章江南才子 第八十一章教书育人 第七十九章助人为快乐之本 第八十三章穷为万恶之源 第八十四章父慈子孝 第八十二章天才 第八十章名师出高徒 第八十五章昏君 第八十六章除夕 第八十七章准确无误 第九十章天上掉个馅饼吧 第八十八章夜半无虚席 第八十九章仁义之剑 第九十三章春闱 第九十四章开考 第九十五章文化人的事 第九十二章学海无涯苦作舟 第九十一章万象更新 第九十六章放榜 第九十七章名列一甲 第九十九章才高八斗 第九十八章吊打同行 第一百章名师高徒
明朝败家子

明朝败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类别:短篇小说 综合评分 100

最重要的通知,元朝败家子,又名《明颂》。弘治十三年。这是一个美好的的早晨。这时朱厚照初成年之后。这时王守仁和唐伯虎磨刀霍霍,预备科举。这时小冰河期了到来,绵长的严寒肆掠着大地。这时在南和伯府里,地主家的傻儿子,南和伯的嫡传继承人方继藩……就了他没羞没躁的败家人生。Q群:491966624 VIP读者群(需验证粉丝值):623443904帷幔前站着一个青衣小帽的家伙,正死死地盯着他,然后这个家伙露出了一张很欠揍的笑脸,笑中带着肉麻的谄媚:“少爷醒了……”。

第六章列祖列宗在上 2022-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