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七章 喜欢谁不好?
狂风骤雨呼啸声而过的摘星山脉,此时的天空上也没一颗星星。苏季半夜里找寻着无人的地方,疾步穿行,带动整体着鸡爪枫叶挂着的雨滴都蹭在了发梢上,本来就扎着不麻利的发髻,此时也坠下了几根头发丝,瞧着快活狼狈不堪。东张西望,住所的西北角走廊里貌似能仔细观察四周来人的苏季半夜寻觅着无人的地方,快步行走,带动着鸡爪枫叶挂着的雨滴都蹭在了发梢上,原本就扎着不利索的发髻,此时也坠落了几根头发丝,瞧着好不狼狈。。...

狂风骤雨呼啸而过的摘星山脉,此时的天空上没有一颗星星。

苏季半夜寻觅着无人的地方,快步行走,带动着鸡爪枫叶挂着的雨滴都蹭在了发梢上,原本就扎着不利索的发髻,此时也坠落了几根头发丝,瞧着好不狼狈。

东张西望,住所的西北角走廊里倒是能观察四周来人的情况,他开了通讯器,还是无人接听!

正当他气炸的时候,这厢,白迢月也在刑霄霄等人睡着后,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门。开了通讯器。

苏季翻了个白眼,刚想一顿斥责,但是看见自己的脸,楞了一下。

“我的俊脸怎么了?”

闻言,白迢月摸了摸陌生的额头与还有一点红的鼻子。

“都怪刑霄霄,还不是他风风火火,说话不长脑子,开门就开门,还开门往别人身上撞!”说起刑霄霄,白迢月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一向云淡风轻的,冷言冷语只能让刑霄霄吹胡子瞪眼恨不得扒了你的皮,你居然还能被他气的火冒三丈?”苏季看着白迢月那气鼓鼓的模样,他想想都好笑,这心中鼓足的怒意也消失不见,被逗笑了。

他说话间,更是蹦处一串银铃般的笑声来。

“其实平日里你只是故作老成,喜怒不于形,我回去肯定要和刑霄霄说一说,你也被他气够呛,也让他心里平衡一点,哈哈!”

望着自己那张软软的脸,白迢月从来没在铜镜里望见自己开怀大笑原来是这般模样。是她生性就不爱笑吧?

但是看着苏季这样明媚的笑容,怪……好看的。

这话,怪气人的!

“行了,时间紧迫,说说十三长老找你何事?”

“萤草渔洲。”苏季也收敛了笑容。

“历练?”

“对。”苏季点了点头。

“这么好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何时出发,咱们赶紧想办法换回来。这样,我们明天再想办法溜出来。”

苏季说:“明天恐怕不行了,明日一早辰时就出发。”

“这么着急?”白迢月脱口而出,她微蹙眉头,难道萤草渔洲勘测出了什么好宝贝?一时半刻都等不及掀开新地的面纱?

苏季好声好气说道:“白迢月,我替你去吧,往年我也参与过无数的历练,这次既然天意如此。不过我们事情先说好,我出力,你自然要出资源。”

“什么?”

“我去帮你历练,我所得到的名次与资源,要归我吧?”

有商有量的苏季,白迢月以往还真的是无心应付,所有情绪上来就是暴怒,从来不会心平气和说些什么。但是此时,萤草渔洲的资源她不想错过,可是身体换不回来。若是这苏季一脚踏入上清仙门的领地肆意妄为?她对他的人品有些质疑。

“你这是什么眼神?”苏季敏锐的察觉到白迢月那打探的目光,盯的人浑身发毛,特别不舒服。

“还是说你白迢月如此小气?这些资源都不肯拱手相让?既然这样,那我也没什么好努力的,就去划水看一看就罢,听说那地方珍奇异宝,听说有水倾木。其实我知道你怕我窥探你上清仙门的秘密,但是我努力塑造你的形象已经很难了,我还有功夫搞事?我应该更怕别人知道我是苏季之后,遭受所有人的唾弃,我堂堂男子汉,现如今‘委身’于你,啧啧……”

“好了!事已至此,那就你去吧,通讯器随时保持联络,要是我与你的联系公然被发现,我就怀疑你这人是不是有脑子。”

见白迢月冷着脸答应了,随后苏季才反问白迢月,“好像你亲眼所见,我不喜欢女子?”

白迢月顿时哑口无言,也心虚。

她那么做事的确是有一点不地道,但是她也有理由反驳。

白迢月说:“苏晓曼,那是你的青梅竹马,这都没感情定然是没感觉。早早让她断了对你的念想,那算是为你造福!”

苏季挑眉,强调说:“我与苏晓曼在进宗门前,那只是小时候有一面之缘,八竿子才打着的表妹,同姓苏,平日入了宗门就照顾下。我也懒得与你解释什么,总之你拒绝也是对的,我不怪你,但是你的方法欠妥!我也不怪你闹出这摊子事情,你就说我这个名声如何挽救。”

白迢月眼神闪了闪,“咳!”

她轻咳一声,仔细斟酌说:“有件事情我还是要和你说一下,咱们也好有个应对。”

“你说?”

白迢月想了想,半天才将视线放在通讯器上,看着对面的苏季。

她直言说了为解释他们两个人为何异常而忽悠刑霄霄的事情,挖人墙角,损人利己,刑霄霄非常赞同。又说了如何安抚哄骗温云墨一事。

苏季满眼含笑,这心里的波涛骇浪早已经是平静犹如一汪湖水,但是白迢月就是那种有本事能把湖水搅得天翻地覆的人!

她怎么能想出这么缺德的招来?他苏季都不干这种事情,她凭什么张口就来?刑霄霄要是知道自己被克星白迢月耍的团团转,不是立刻就要去上吊?!

但是他早已习以为常,这两日白迢月的话也变得多了,可能白迢月和自己朋友间就是这般聊一聊。他虽然还算是敌人,但是也能有这么一个契机聊一聊,也算是知己知彼,日后方能百战不殆吧。

他没什么好生气的。

苏季扬了扬眉,美眸流转,里面波光闪动,笑着说:“如此陪你做戏也不是不可。”

撩人的模样,让人好像一下子就能被他的眼神所吸引。

白迢月反应过来自己被调戏了,她立刻冷眼喝道:“我觉得鉴于各自的行为会对对方造成不好的影响,应该约法几章,首先言词上,神情上,你别那么笑!说了还不听!”

“你看看你,板着脸教训我的样子真的不像我!我也知道,你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你,吓我一跳!”

“提剑,深更半夜,鬼鬼祟祟的跟在我身后干什么,有话就直说,动手动脚的,魂都要被你吓没了。”

提剑一巴掌拍在苏季的身后,手里的通讯器哐当一下掉地上,正面朝下,白迢月就瞧见一片黑影,又听着提剑和苏季的声音,她立刻收回灵力,关了通讯器。

白迢月心里暗骂一声,这提剑跟她形影不离的,怪不得刑霄霄那个嘴贱的说她跟提剑实打实的有一腿。

看着外面黑漆漆的夜空,白迢月掉头往回走,萤草渔洲,想想,她心里难受的慌。

这一天不换回来,她一天不觉得安生,若说是提防摘星派的人?一个萤草渔洲而已,也没什么。如此安慰自己,转头去睡觉。

这边,苏季被提剑吓够呛,他真怀疑提剑是不是喜欢白迢月,大半夜怎地还跑来女子住所,这个地方好像也不算,不过半夜偶遇也是叫人不舒服。

“这关了?苏季怎么不跟你说话了?”提剑弯身捡起通讯器,看着上门一片黑影。

苏季问道:“你这半夜出来干什么?”

“我方便方便,看着背影像你,没想到还真是你,你这是干什么?”提剑质问他。

“如你所见。”

苏季丝毫不解释。

提剑也一笑,“真是稀奇,平日恨得苏季牙痒痒,这会怎么打算深入敌营?摸清对方的老底?然后再报复?所以这委曲求全的在这里扒拉对方?离间苏季与刑霄霄等人之间的关系?”

苏季眼珠子一转,“你说得对!不过,我一向注意形象,怎么好叫你看出来?所以不可能的。我一定是风轻云淡,漠不关心。”

提剑没觉得她如何不一样,也想不到这躯壳里此时是苏季,只道她是好面子,拉不下脸,口是心非罢了。

提剑就拆台说:“那是哪个因为被讥讽说无父无母,然后跑到我面前非要跟我打一架,差点没把我打死?”

闻言,苏季也不知怎地,心里头就特别不舒服,或许是刑霄霄他们往别人痛处踩太过分了吧?

见他神色依旧有些失落,提剑笑哈哈的拍了拍他的肩头,“都说了无数次了,别多想了,你知道这有多无拘无束吗?多自由自在。命定的缘分如此。”

苏季撇这个大块头一眼,他还挺心细如发,是因为喜欢白迢月吧?

提剑拉着苏季坐下来,苏季没拗过,提剑直说:“你现在到底想要做什么?你跟我透露一下底,我这心里头好奇的紧啊!”

苏季轻咳一声,这个事情你要叫他怎么讲。可是不解释,提剑必然巴巴的跟在他身后没完没了,这样的话是说不好哪一天他说秃噜嘴了,倒不如现在把这事情解决,也算是给他一个交代。

苏季目光一转,直接学白迢月的借口。

“我认为对他们最好的报复是把敌人拉到自己的阵营里来,让他们反目成仇,所以我这个做法没问题。”

只见提剑若有所思地望着他,郑重其事地说道:“白迢月,我就觉得你这两天不对劲,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你没必要瞒着,如若这般,我只是有句话想要叮嘱你。你进不去苏家的大门,不要听别人瞎说是你的出身配不上苏家,而是我觉得他们家配不上拥有你这么好的一个人。你想想高门大户里面多少暗潮涌动,各个伪善,行肮脏龌龊之事,这样的地方,不适合你。听我的,别这么想。还有苏季这个人,目中无人,狂妄自大,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

对此,苏季更觉得提剑是喜欢白迢月所以诱导白迢月。

他苏家是那种不分好歹,踩低捧高之人吗?对待所有人那都是一视同仁的。还有他苏季,他要是喜欢了,他爹娘怎么可能看不上,瞧不起,有意见?白迢月的确是优秀。虽说不喜欢,但也要为他们苏家辩解两句。

“苏家是大家,心胸宽阔,如何能对我一介小小女子发难?应该有悲天悯人之心,同情我,继而温暖我。”

提剑原本只是随口说说,此时更是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发问:“不会真的喜欢苏季了吧?苏季可是个花花公子。”

苏季解释说:“虽然他风流倜傥,但是他不拈花惹草,不像钱暮雨处处留情,也不像刑霄霄脑子不开窍不分男女的针对。”

提剑听他解释,真怀疑眼前这个人是有病了。

他冷哼一声,“喜欢谁不好非要喜欢苏季?我看你就是自讨苦吃,懒得搭理你,回去休息。”

看着提剑气冲冲离去的背影,苏季哑口无言。他怎么觉得和提剑有话说不清?方才都说了些什么?

这提剑对白迢月到底是个什么想法?

第七章 喜欢谁不好? 第八章 手扛洛术剑 第九章 捡两个孩子 第十章 列阵来砍树 第十一章 叫那雷劈我 第十二章 初闻林歇云 第十三章 半夜找苏季 第十四章 这是迷路了? 第十五章 差点被淹死 第十六章 那两人打我 第十七章 沟里翻了船 第十八章 像打情骂俏 第十九章 终于正常了 第二十章 谁要你重情 第二十一章 有苦没法说 第二十二章 一起打头阵 第二十三章 长老都向她 第二十四章 索性就装死 第二十五章 想个好办法 第二十六章 墙头有个人 第二十七章 你在嘲讽我 第二十八章 吓他一哆嗦 第二十九章 女子澡堂外 第三十章 入住小黑屋 第三十一章 周挽风瞎说 第三十二章 随口打一赌 第三十三章 差点打哭她 第三十四章 三天不理你 第三十五章 她装小可怜 第三十六章 我想你了呗 第三十七章 上清的归来 第三十八章 云谐那废物 第三十九章 她有证据的 第四十章 吃太饱闲的 第四十一章 他狼心狗肺 第四十二章 亲自去保媒 第四十三章 苏季也急了 第四十四章 立深情人设 第四十五章 提剑挺害怕 第四十六章 骗人家学分 第四十七章 能爬得出去? 第四十八章 她态度不行 第四十九章 明早约搞事? 第五十章 哪个造孽的 第五十一章 打一顿怕啥 第五十二章 晨起未烧香 第五十三章 我横着走的 第五十四章 半夜溜出去 第五十五章 撞见洛书城 第五十六章 这点痛能忍 第五十七章 他口是心非 第五十八章 看她很奇怪 第五十九章 非得一起去 第六十章 真是烦死了 第六十一章 东西搞碎了 第六十二章 我的夫人呀 第六十三章 神明保佑我 第六十四章 他小心眼子 第六十五章 他瞧不起你 第六十六章 欠下风流债 第六十七章 拆自己的台 第六十八章 后面有尾巴 第六十九章 不让她花钱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作者:林宸岚 类别:灵异恐怖 综合评分 100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第六章 她太能耐了 2021-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