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八章 手扛洛术剑
昨晚那一场暴风雨后半夜里也没喧嚣的,是以盛夏的这天早就亮了,苏季旗号哈欠,懒懒散散的支起来身子,伸了个大大地的懒腰。云诺的日常讽刺他两句,“昨晚偷偷的溜回去也不明白见了什么见严禁人的事情。原本你手伤了,这萤草渔洲就也没你的名额,你去了是个托累。”“也没云诺日常嘲讽他两句,“昨夜偷偷溜出去也不知道见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本来你手受伤了,这萤草渔洲就没有你的名额,你去了也是个拖累。”。...

昨夜那一场暴风雨后半夜没有喧嚣,是以盛夏这天早早就亮了,苏季打着哈欠,懒散的支起身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云诺日常嘲讽他两句,“昨夜偷偷溜出去也不知道见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本来你手受伤了,这萤草渔洲就没有你的名额,你去了也是个拖累。”

“没有名额?十三长老还是钦点了我。我都受伤了还希望我去历练,除了说明长老们对我任重道远之外,也实属是我天资过人,能力出众。”苏季懒懒的下了床,朝着云诺的方向白了一个眼。

每日叽叽喳喳的,真不知道白迢月怎么忍住这个聒噪的云诺。

本来学着白迢月的模样,咱们不说话,就不会出错,但是他也实在忍不住,真想拿一根针给她嘴巴缝上。

促使人进步的并非是伟大的理想,而是羡慕嫉妒恨。

对于白迢月,云诺就是羡慕嫉妒恨,本来她就是随口找白迢月麻烦,没想到今天白迢月反唇相讥的如此厚脸皮,你还不能说她说得哪里不对,这万剑堂的讲师与长老们就是器重白迢月。

若非她日常只精进炼丹之术,疏于拿剑,她早就动手打趴白迢月了。

还能叫她这么一个没人要的孤儿在她面前这般放肆?

“还不是一出生就没人要的东西?真是晦气。”云诺抬了抬下巴,她就笃定白迢月不敢动手打她,除非白迢月想被逐出宗门,想要在大陆上寸步难行!

苏季直接轻飘飘的将被子甩在床上,扭头往浴室洗脸,边路过云诺身边,边漫不经心的讥笑说:“可不是嘛,像你这种有人要的?那人家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摊上这么一个废物女儿。”

“白迢月……”

“云诺,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走吧。白迢月你也是,赶紧收拾吧,别耽误了。”

周挽风眼看这二人要搞事,立刻出来转移话题,她又问住所中的第四个人夏月影,收拾好了先出门去集合。

住所的安排,是按照入宗门的时间来决定的。从见面的第一天来看,云诺就打心眼里不喜欢那个瘦弱难看的白迢月。而现在,云诺炼丹的品阶与白迢月的品阶相比较,属实是差了一大截。

真是要气死云诺!

云诺阴狠的目光看着浴室的方向,萤草渔洲你给我等着!

收拾收拾时间已经不早了,提剑大老远在传送阵旁边等苏季,还笑呵呵的跟苏季打招呼,昨夜的不开心好似根本没发生,苏季也纳闷,这提剑脑子在想什么?

“这两日休息一下,也不用去练武场报道,你这到赖床了?整个人都懒散了,早饭都顾不上吃?我带了两个猪肘味的卤蛋,一会给你。”

“不用,我……”

我不喜欢吃卤蛋。

“我知道你不想独吞,没事,就是特意给你带的,若是前路遇见什么难题,还要仰仗你手里的洛术帮我挡一挡。”提剑笑呵呵怀揣两个卤蛋,挤眉弄眼说:“香!我就不信一会你饿了不吃。”

洛术,灵剑的品级,依照辟谷的修为,大家都会自己想办法找材料,想办法让炼金堂的人锻造出来洛术品级的灵剑。

每个人对自己的灵剑都有一个爱称,白迢月与提剑二人没别的,张口就是你的洛术,我的洛术,毕竟现阶段这些都只是随着修为的精进而淘汰的灵剑。

若是突破金丹修为,那就有所不同了。

苏季没想到提剑还在这里献殷勤,他无语翻了个白眼,到时候指不定谁仰仗谁呢。

他放下手中提着的洛术剑,手酸!太沉!

“不说了,列好队,十三长老来了。”

说罢,原本有些懒散的众人也多挨着日常的循序,按照修为排行而列队聆听教诲。

十三长老为人谦和宽厚,说话有条不紊。

他庭训三两句无非是对于此次历练希望大家能拿些好东西回来,自然回来后,还要上交一份书面报告,分析此次路途中的所见所闻与感想领悟。

听十三长老笑呵呵说道:“小家伙们,好好加油!交一份完美的历练卷。”

还是要动笔头,这是免不了的事情。

“三长老本来也要来训话的,毕竟咱们万剑堂的内门子弟这般优秀离不开三长老的教诲,不过他今日参悟正道来不了了。大家的领队,洛书城。端的是相貌堂堂,才华出众,资质傲人。”

十三长老笑呵呵说话之时,站出来一个一袭白袍,容貌俊俏的少年郎。

“十三长老过奖了。”他勾唇微微一笑,令人如沐清风。

十三长老笑呵呵的摆手,两眼写满了满意二字。

又见他两步前来站在众人面前,宛若清风明月入怀,令人心旷神怡。

再听洛书城清晰的声音缓缓道来,温柔极了。

“诸位子弟好。”

“师兄好!”异口同声的话音。

苏季见这洛书城的确有两把刷子,你看看那些弟子,男的,对他敬佩不已,女的,芳心暗许,那眼珠子恨不得贴上去。

苏季撇了撇嘴,长的的确是有几分姿色。

他这打量之间,见洛书城温柔的目光也看了过来,他更是挑了挑眉迎过去,看什么看?

只见洛书城微微疑惑的望着他。

不对啊!这是白迢月!

苏季立刻心虚的转过视线,心里头直打鼓,你说这一个‘挑逗’的眼神还好别人没发现,要不然得多少误会。

虽说白迢月已经黑到无法让人抹黑了,但是他不能让白迢月借题发挥,骂他没维护好她的形象,那他多冤啊!

听十三长老高声道:“我也不多说了。时间不早了,大家自行上传送阵出发吧。”

“是,拜别十三长老!”

异口同声的二十个声音,嘹喨而气魄。

离开了上清仙门,不少人跟离开了猪圈一样撒丫子就跑,乐呵呵的望着眼前新奇的境地,巴不得立刻奔过去。

那洛书城负手而立,随后从怀中掏出手卷,他安排说:“根据地图记载,我们行船至前方的小岛之上。”

“雾这么大?这一叶孤舟,我们这么些人咋去?”提剑看着眼前茫茫的一片水上白雾,好似前方有另外一个世界,他咂舌说:“江上,不海上,这景观从来未见过,哈欠。这次衣服穿少了!”

出发前,本就是炎炎夏日,顿时难题就来了。

“哈欠——”

众人把目光放在提剑的身上,苏季就看见大家打开自己的包袱,拿出了衣服,看起来不像是换洗的,而是取暖的。

苏季瞥提剑那不怎么饱满的包袱一眼:“你没带衣服?”

“谁知道要御寒?每次我都是一身衣服穿到头,回去再洗。”

咦,一套换洗的衣服都不带,真味!苏季心里一丝鄙夷,不过一个大男人,也很正常。这天气这般炎热,半天洗了半天也就干了。

“真奇怪,我明明看了这边是在东南方向,怎么这么冷?”提剑嘟囔着。

“长老说过,这里阴寒潮湿,你没放在心上你怪谁?”有人嚷嚷一句,提剑看过去,“兄弟,借我一件穿穿。”

那人慷慨大方,“给你给你。”

等提剑心满意足回来,他看苏季这单薄一身,“你这么心思缜密的人也没带衣服?”

苏季就用那苦巴巴的眼神望天又望地,他现在要不是女儿身多好?!跟提剑一样哪里还要不来衣服?!

提剑见他这可怜的小模样,他想了想,要不然给苏季穿好了?

他犹豫着,苏季也很郁闷,你说这白迢月怎么没一个交好的女弟子?这尴尬的,没事,他不冷!

就听见温柔的声音吩咐一句,“周挽风,御寒的丹药我记得带了吧,拿给白迢月。”

云诺一听不乐意了,“丹药应该自备,白迢月什么准备都没有,她这么本事,我们也不用操心吧。”

苏季看云诺一眼,刚想挤兑,就听洛书城又解围说:“大家都是一个宗门的弟子,这次一同出门历练,大家要互相帮助,再周全的人,一时的疏忽是有的,再者,我让你们备下的丹药就是给大家一起用的。”

洛书城看了周挽风与云诺这两个炼丹师一眼,周挽风点了点头,从包袱里拿出一瓶来,直接给了苏季。

“一颗能维持三个时辰。”

周挽风,这不是同一住所里唯一一个与云诺关系颇好,却不会随波逐流针对他苏季的那个‘善良’小女子吗?

今日晨起要不是她见缝插针打断话锋,他指不定要打云诺了,到时候被殴打的可能是自己,毕竟夏月影与云诺是好姐妹,而且武力值就堪堪在白迢月之下一点点距离。

不管怎么说,人家帮了他。

“多谢。”

苏季赶忙道谢,却迎来人家懒懒一句,“哦。”

周挽风看都没看他一眼。

苏季:“……”

白迢月这人缘混的果真是差极了!

这厢,听洛书城说:“此次萤草渔洲,我是大家的领队,洛书城。大家都经历过很多试炼的场地,很多需要注意的事项也就不多说了。”

“下面来说一下分工,如有异议,立刻说出来,做好调整。这个小舟给无法御剑飞行的弟子乘坐,手持洛术的弟子全部自行过去。”

苏季一听赶紧摸着自己脑袋,“啊,这驱寒丹是不是有副作用,我为何感觉头疼不已?”

提剑皱眉看他,“你头两天脑袋开花问题不大啊,你怎么了?”

“就是头疼,四肢无力。”

众人齐刷刷的视线就看着苏季一个人,云诺立刻讥讽说:“叫你别来还来,你现在的状态不拖后腿都奇怪。”

“裴玉秋,你过来看看。”洛书城两步上前查看苏季的状态,也叫医师过来。

苏季吓一跳,这一看不得有事也没事?

苏季立刻说:“不耽误大家的时间,我休息一会自己调整一下就好了。”

“看看要紧。”提剑一拍他的肩头。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我一会乘着小舟休息一下就好了。”苏季直言,要达到目的才好。

洛书城点了点头,又细问说:“真的没事?”

“我知道自己什么样。”苏季一抬手,就差发誓了。

洛书城凝视着脸色有些不大好的苏季,他心里也奇怪,白迢月难道是上次在摘星河受伤了没休息好?不然,他为何觉得她乖乖的。

苏季微垂眼睑,不敢和洛书城对视,万一让对方发现什么该怎么办?不好圆谎。

洛书城说:“好,那你就乘舟而行吧。”

洛书城扭过头又说:“大家都听我来安排。”

呼……苏季轻呼出一口气。

只是抬头望着眼前茫茫一片风景,他头疼着去了,咋回来?

第七章 喜欢谁不好? 第八章 手扛洛术剑 第九章 捡两个孩子 第十章 列阵来砍树 第十一章 叫那雷劈我 第十二章 初闻林歇云 第十三章 半夜找苏季 第十四章 这是迷路了? 第十五章 差点被淹死 第十六章 那两人打我 第十七章 沟里翻了船 第十八章 像打情骂俏 第十九章 终于正常了 第二十章 谁要你重情 第二十一章 有苦没法说 第二十二章 一起打头阵 第二十三章 长老都向她 第二十四章 索性就装死 第二十五章 想个好办法 第二十六章 墙头有个人 第二十七章 你在嘲讽我 第二十八章 吓他一哆嗦 第二十九章 女子澡堂外 第三十章 入住小黑屋 第三十一章 周挽风瞎说 第三十二章 随口打一赌 第三十三章 差点打哭她 第三十四章 三天不理你 第三十五章 她装小可怜 第三十六章 我想你了呗 第三十七章 上清的归来 第三十八章 云谐那废物 第三十九章 她有证据的 第四十章 吃太饱闲的 第四十一章 他狼心狗肺 第四十二章 亲自去保媒 第四十三章 苏季也急了 第四十四章 立深情人设 第四十五章 提剑挺害怕 第四十六章 骗人家学分 第四十七章 能爬得出去? 第四十八章 她态度不行 第四十九章 明早约搞事? 第五十章 哪个造孽的 第五十一章 打一顿怕啥 第五十二章 晨起未烧香 第五十三章 我横着走的 第五十四章 半夜溜出去 第五十五章 撞见洛书城 第五十六章 这点痛能忍 第五十七章 他口是心非 第五十八章 看她很奇怪 第五十九章 非得一起去 第六十章 真是烦死了 第六十一章 东西搞碎了 第六十二章 我的夫人呀 第六十三章 神明保佑我 第六十四章 他小心眼子 第六十五章 他瞧不起你 第六十六章 欠下风流债 第六十七章 拆自己的台 第六十八章 后面有尾巴 第六十九章 不让她花钱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作者:林宸岚 类别:灵异恐怖 综合评分 100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第六章 她太能耐了 2021-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