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列阵来砍树
这让人视野开阔的视野,动心的感觉,放佛是广袤的原野之上,茫茫一片,触手可得的珍稀资源。提剑望着眼前一颗颗耸立数不败数的粗大树木,也是满怀的高兴。“主掌宗门所有试炼场所的长老说的一点是的,这萤草渔洲别的不很清楚,水倾木数不败数,虽然很难得一见,此次一提剑看着眼前一颗颗矗立数不胜数的粗壮树木,也是满心的开心。。...

这让人开阔的视野,心动的感觉,仿佛是辽阔的原野之上,茫茫一片,触手可得的稀有资源。

提剑看着眼前一颗颗矗立数不胜数的粗壮树木,也是满心的开心。

“掌管宗门所有试炼场所的长老说的一点没错,这萤草渔洲别的不清楚,水倾木数不胜数,但是难得一见,此次一定要多积攒些。”他眼睛里都发光了,那都是钱啊……兑换出去,都是钱!

苏季不知道拍着自己胳膊的提剑跟他挤眉弄眼的到底激动些什么,但一个字,好!

洛书城也想起长老们的吩咐,此时提起了手中的洛术剑,发号施令说:“眼前如此繁密的水倾木,我觉得这就不说什么了,大家列阵绞杀,先把树砍出一条路再说。”

“可不是嘛,此时天空正是狂风骤雨,说不好我们能得到不少水倾树脂,那可是百棵树才可遇见一棵树上有树脂的。”

“那还等什么,赶紧!”

刚拿着纸笔准备打图的舒壶回过神来,立刻附和一句,现在打图有什么要紧的?先把资源搞到手再说,

但苏季这脑袋瓜子又头痛欲裂了。

怎么回事?砍树用列阵?

砍树要斧头吧?怎么要用洛术剑?真是暴殄天物,难怪宗门里那些子弟手中的佩剑换的那么勤快。

但是他这洛术剑扛起来都费劲,他一点不会列阵,可是这会儿躲不过去,你说刚才老老实实答应去打图,也不用受这份儿罪了。

打图?苏季眼前一亮,赶紧拉着舒壶说:“我这胳膊抬起来费劲,我和提剑一起打图。你别看我现在行动不便,但是没有个大灾大难都是说得过去的,何况我与提剑合作这么多年,默契还是有的。”

“你刚才不是不打图吗?”舒壶皱了皱眉,一听砍树的,谁想干苦力?咱们各司其职了,到时候都是平等分配资源的,就不需要巴巴上赶着砍树了。

苏季叹息一声,神色认真。

“我想了想,身为团体中的一员,自然要发挥出自己最大的价值,要取长处,而非短板,你看我现在身体不适,若是跟你们一起列阵,这对我来说算是难题,算是短板。刚才是我考虑不周,我觉得还是打图比较适合我。”

舒壶认识白迢月十来年了,头一次见她这般心神不宁,说话颠三倒四,还举棋不定。

以前那是一句话吐出来跟钉子一样,现在变卦这么快?

他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苏季,苏季也不知道他到底看啥,但问题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走一步看一步。

舒壶突然说:“不会是来日子了吧?”

“啊?”

装糊涂?那看来是了。

舒壶笑呵呵说道:“行行行,听你的。”

苏季看着他那笑眯眯的眼神,他不明白了,来什么日子?说什么呢?

舒壶抬手说:“洛书城,重新安排一下也无妨,我都可以。”

“那……”

洛书城刚想说话,听云诺直言嘲讽说:“白迢月,你以为这是你家,你这般肆意妄为,你为大家负责吗?这是我们团体合作前往试炼场地,要互相协作,但是你在做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我本来还能忍,现在真是看不下去了!”

苏季扭头看她一眼,“我深知现在的实力,怕是不能和大家一样,所以我不能站在这里坐享其成,总要出一份力,我去打图你有何意见?或者我们换换,我去记事,也是可以的。”

说实话,他觉得记事肯定是最不费体力的活,就是费点脑力而已。虽然刚才也想上赶着干这个,但是身为扛剑的一把好手,他显然不能这般退缩。

本来这个队伍的安排,都几乎是各有各的位置,危险重重,炼丹师也好,医师也罢,那是靠他们这些手持洛术剑的人保护的,所以他不能退缩。

但是不退缩也不是明智之举,只能是退而求其次。

舒壶这要不是看白迢月来日子了,不和她计较,他怎么可能回头干苦力。

洛书城抬抬手,一句话定江山。

“好了,不要多说了,那白迢月你就和提剑一起打图。”

“好的!”

提剑先乐呵呵答应下来,凑近白迢月身边,他低声提醒说:“洛书城这么向着你,可要小心一点哦。”

“怎么了?”

“难道你是木头脑袋,没有看出来这场中有个危险的人物吗?”

苏季一愣,反应过来又是一笑。

提剑低声揶揄说:“夏月影喜欢洛书城,女人嫉妒起来尤为可怕,所以你现在不要和洛书城凑那么近,毕竟你受伤了,万一搞不过夏月影,不是要命?”

夏月影,他也算了解那么几分,也是挺有天赋了,辟谷中期的实力,与白迢月同期进去宗门,这多么年好像一直矮了白迢月半截。他也亲身体会到,这夏月影对白迢月也是有成见的,但是并没有表现的那么明显,也就是云诺这几日在住所没事找事罢了。

遂,他漫不经心说:“一个宗门的弟子,众目睽睽之下夏月影还能打我?”

就见提剑用白痴的眼神望着苏季。

“你知道洛书城是因为你才拒绝夏月影的。”

这声音很低很低,因大雨滂沱嘈杂的声音,也就提剑和苏季两个人听见。

但是苏季就犹如雷劈一般,洛书城还真因为白迢月拒绝了夏月影?

白迢月也真够多情的呀!眼前的提剑还没处理好,那边就有个位置了。

你要说提剑和白迢月之间没有猫腻嘛?也不能够,毕竟他都二十有四了居然还没娶妻,也洁身自好没个相好的,日日跟在白迢月身边能不让人多想吗?

这又出来个洛书城。

洛书城那个小子也孤傲的很,每天除了修炼就是在修炼的途中,和白迢月一样。

只是他奇怪,皱眉问道:“这事儿怎么摘星派的都不知道,他们要是知道了,早就搅合的天翻地覆了,这秘密怎么密不透风的?”

“待会再说,听从安排的。”提剑眼珠子滴溜转看着场中的人员,这不是说悄悄话的时候。

苏季也闭了嘴,这地方,真是让他精神紧张。

“好,大家列阵,开始吧!”

那边开始了,苏季拉着提剑跑去打图。

这种热闹咱们就别掺和了,你提剑是可以助一臂之力,但是他苏季不行,所以咱们两个人一起走,谁也别搞特殊化。

这边,白迢月在屋里来回踱步,她心里紧张,也不知道苏季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但是拿着通讯器又万般犹豫,她担心旁人看到‘苏季’找‘白迢月’,就上清仙门那些子弟,她都了解,搞不好有激动的,今天还能当场把苏季打一顿,到时候吃亏的还是她白迢月的身体。

愁死了!

她眉峰紧蹙,神色严峻。

突然,通讯器响了一下,她迅速接了起来,待看清上面的人影,有一瞬间的失落。

“刑霄霄,何事?”

“我迫不及待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都已经来不及回住所!”

“什么好消息?”白迢月眉头紧皱,她现在还能有什么好消息?刑霄霄不给她搞幺蛾子就行。

“阿云来了。”

“谁?”

“阿云!林歇云啊,你那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未婚妻,她准备要来摘星派找你了,通讯器上没消息吗?估计是你爹娘还没通知你吧?你可知道,她一来,你们二人你侬我侬花前月下,这你不行了的虚假消息定然不攻自破!”

林歇云?未婚妻?来找你?

没听说苏季还有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她来宗门干什么?林歇云又是什么人?

刑霄霄不会是胡诌的吧?但是看刑霄霄这般激动,也不像是满嘴吐唾沫来哄骗自己,何况,他有什么好忽悠苏季的呢?

“她何时来?”白迢月紧蹙的眉头微微松开,故作镇定,以不变应万变。

“你这是什么态度?阿云来了不应该双手双脚欢迎吗?”

她哪知道林歇云跟苏季是什么关系?

不行,得赶紧问问苏季,话说多了就是出错。

她立刻故伎重施。

“我有些头疼,我要休息一会,再说。”

说着,挂了通讯器。

这下,白迢月再不敢联系苏季,也只能联系苏季了。

若是被人瞧出她的怪异来,那真的是要事情传遍整个大陆的,诚如苏季所言,如若大家都知道他们互换身体了,那真是非一般心理素质与承受能力方能安然无恙的。

白迢月自认为自己没那个能力让自己若无其事。

这般想着,她也就顾不上别的,打开了通讯器。

萤草渔洲,倾盆大雨噼里啪啦,虽然在水倾木的笼罩之下没有被雨水亲抚,但是两个人之间说话还是要高声喊一句。

“白迢月,莫不是整个萤草渔洲只有水倾木,我们按照指南针已经直行千米了,都快要横穿整个萤草渔洲了。”

“说的也是啊。”

苏季拿着笔在人手一份的地图上画了一条线,这心里头就琢磨着这地方,觉得有些渗人。

提剑一拍双手,往一块方圆的石头上坐着,他招呼说:“白迢月,先坐下休息会。”

苏季提着两条纤细的腿坐了会,怎么这次打图感觉如此无聊?悠闲漫步还差不多。

如果说萤草渔洲只有水倾木,是不是这地方价值也不高了。宗门的子弟们拼死拼活拼个名次,现如今没选着好的通灵宝地,岂不是辜负了他们的心血?

“这走了好一会儿路了,都饿了。”

他扭头就见提剑从怀里掏出一块方布,听他乐呵呵说:“肘子味的卤蛋,香,先吃一个,吃完了咱们就往回走。”

我真的不喜欢吃卤蛋!

苏季咽了咽口水,“我不饿,你吃吧。”

“来小日子了,胃口不好?”

“不是……”

咕噜……咕噜……

“还说不饿,肚子都直叫唤了。”提剑热情的塞到苏季的手心里,“自己剥开吃。我受不了这个味道了,真想一口吃掉。”

苏季赶紧推出去,“你吃你吃,我就是胃口不好,虽然饿,但是不想吃,你吃。”

“哎呀,你看你……”

“啪!”

“掉了?”

“脏了?”

“得,就剩下一个了,你没那个口福,我自己吃。”提剑摆摆手,握紧手里另一个卤蛋,他小心翼翼剥壳。

肘子味的卤蛋褪去一层壳,那香味,真是叫提剑垂涎三尺。

边剥壳,他边说:“白迢月,你看看你,这最近的运气真差。这都得是碰见苏季开始说起,这要是我看见苏季,我这洛术剑不与他亲近亲近,都对不起这洛术剑的诞生。”

“白迢月,我听到好像有通讯器响了。”

第七章 喜欢谁不好? 第八章 手扛洛术剑 第九章 捡两个孩子 第十章 列阵来砍树 第十一章 叫那雷劈我 第十二章 初闻林歇云 第十三章 半夜找苏季 第十四章 这是迷路了? 第十五章 差点被淹死 第十六章 那两人打我 第十七章 沟里翻了船 第十八章 像打情骂俏 第十九章 终于正常了 第二十章 谁要你重情 第二十一章 有苦没法说 第二十二章 一起打头阵 第二十三章 长老都向她 第二十四章 索性就装死 第二十五章 想个好办法 第二十六章 墙头有个人 第二十七章 你在嘲讽我 第二十八章 吓他一哆嗦 第二十九章 女子澡堂外 第三十章 入住小黑屋 第三十一章 周挽风瞎说 第三十二章 随口打一赌 第三十三章 差点打哭她 第三十四章 三天不理你 第三十五章 她装小可怜 第三十六章 我想你了呗 第三十七章 上清的归来 第三十八章 云谐那废物 第三十九章 她有证据的 第四十章 吃太饱闲的 第四十一章 他狼心狗肺 第四十二章 亲自去保媒 第四十三章 苏季也急了 第四十四章 立深情人设 第四十五章 提剑挺害怕 第四十六章 骗人家学分 第四十七章 能爬得出去? 第四十八章 她态度不行 第四十九章 明早约搞事? 第五十章 哪个造孽的 第五十一章 打一顿怕啥 第五十二章 晨起未烧香 第五十三章 我横着走的 第五十四章 半夜溜出去 第五十五章 撞见洛书城 第五十六章 这点痛能忍 第五十七章 他口是心非 第五十八章 看她很奇怪 第五十九章 非得一起去 第六十章 真是烦死了 第六十一章 东西搞碎了 第六十二章 我的夫人呀 第六十三章 神明保佑我 第六十四章 他小心眼子 第六十五章 他瞧不起你 第六十六章 欠下风流债 第六十七章 拆自己的台 第六十八章 后面有尾巴 第六十九章 不让她花钱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作者:林宸岚 类别:灵异恐怖 综合评分 100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第六章 她太能耐了 2021-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