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十一章 叫那雷劈我
响了一下就挂了,白迢月是手误但是真的有急事要找自己?或是是怕他们两个人当着上清仙门子弟接起通讯器的时候,定要选择接受那些人的质疑?他听提剑又说:“也不是我的通讯器,你的?怎么响了一下挂了?快看一看,是也不是洛书城他们要再次询问我们情况?”苏季赶快收起来通讯“谁啊?”。...

响了一下就挂了,白迢月是手误还是真的有急事要找自己?

或者是怕他们两个人当着上清仙门子弟接起通讯器的时候,定要接受那些人的质疑?

他听提剑又说:“不是我的通讯器,你的?怎么响了一下挂了?快看看,是不是洛书城他们要询问我们情况?”

苏季赶紧收起通讯器,他解释说:“别人发来的,可能是不小心发给我的。”

“谁啊?”

“宗门里的人。”

“哪个?”

“问那么清干什么?还能不能有点隐私?”

“是苏季?”

一听自己的名字,苏季立刻蹦了起来,冷声否认说:“不是!”

瞧着白迢月都站起来背对自己,是不想理自己了吧?

提剑想想都觉得心里头委屈。

“白迢月?是不是我昨天说那么多,你生我气了?”

这要怎么说?

苏季心里甚是烦躁,他现在就算想给白迢月回个信儿,也难上加难呀。如果现在找昨天的理由和借口,是为假意勾搭‘苏季’,那不是欲盖弥彰?说不好提剑就知道刚才那个人是‘苏季’。

“白迢月,你心思敏感,我知道,所以我昨天说的话其实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只要你不是真心喜欢苏季的,你喜欢怎么样,我都帮你。”

提剑昨天也困意重重,他知道白迢月平日里是心静如水,但是遇见摘星派那几个狗东西,特别是苏季和刑霄霄钱暮雨那些个家伙,她是经常翻来覆去睡不着,醒来就作天也作地。

天生的克星一样。

所以他也相信白迢月是真的被这些人气炸,梦里所思都是怎么弄死这些人。但是她居然破天荒为苏季说话,难不成冤家能解开?这两日白迢月和苏季之间的确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他知道白迢月向来冷静理智,不管做什么都有自己的分寸,头脑非常清醒。

而他这个人也不会说话,说半天也说不出自己想说的重点是什么,但唯一他想要确认的事情是,只要白迢月对苏季不是……提剑心里也琢磨着那句话,是那种,那种男女之情的那种关系,这个肯定不行。

哪怕你就是变成苏季的知己也没关系,就算他不愿意相信这样的变化,也能接受白迢月是个经常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人。从小到大,他对她太熟悉了。

他就是担心,如果白迢月真是设计苏季的情感,万一她自己失足,那不是后悔莫及?

所以,他还是要来开导开导好朋友,可不能叫她受了伤。

苏季无法感同身受提剑的想法,但是多少他还是要为苏家正身。

“所以你昨天是为我好,怕我身陷囫囵,你真心为我着想,我自然是要感谢你,但是你对苏家肯定是有所偏见。”

“行了,我不跟你瞎扯这么多,就一句话,你与苏季之间,你对他现在,是否有男女之情。”

这话说的,他要是含糊其词显得他有非分之想。

“我对着这萤草渔洲发誓,若是有,明日天降大雨,电闪雷鸣之时,叫那雷劈死我。”苏季说。

“哎呀,何苦呢,我相信你!”听了苏季的话提剑哈哈一笑,我就说嘛,白迢月还是那个白迢月,冷静而理智!

只是话到嘴边,提剑又感慨说:“哎,这么大个姑娘了,今年都二十有二了,到现在还嫁不出去。”

白迢月二十有二?好像是的,比他大三岁。

但是这提剑到底想说什么?!他真想问一句提剑是不是对白迢月一往情深,但那是当众人以为他苏季就是苏季的时候,他可以公然质问,出言讥讽,那都是常事。

但是此时他心里纠结万分,想知道又害怕知道,万一提剑深情表白,他可怎么收场?总不能害了白迢月。

毕竟白迢月也挺惨的,虽然上清仙门的长老们挺喜欢这个资质出色的弟子,但是她没有什么朋友,同一个住所的三个人都还要日日挤兑她,这两日她养病在房间里,来来去去身边也就提剑嘘个寒问个暖。当然偶尔也有别人,就是碰个面提一嘴罢了。

这人情冷暖,是何等势利?宗门的子弟谁不是很出色?白迢月毫无背景,资质也并非让他们望尘莫及,自然也就没有多少‘朋友’。

以前不觉得,如今当自己是‘白迢月’的时候,他突然也明白她这个人为何这般清高孤傲,不是她不懂人情世故,而是真心朋友一、两个足矣。

“所以刚才那响声是不是苏季?”

“……”

你是有千里眼还是顺风耳?

苏季点了点头,忽悠提剑。

“就是他,你看他现在都快要上钩了,没事还跟我玩欲擒故纵,你等着,我现在就回他一消息。你不要偷听,要不然我不好意思。”

“好说好说,全力配合。”提剑拍拍手,站起来走远几步。

通讯器一响,白迢月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她直言说:“林歇云要来。”

“林歇云要来?!”

“你这般激动做什么?”

“不能让她来,听到没有?”苏季压低了声音。

不能让她来?

“为何?”

“哪有那么多为何?就是不能让她来,不管是什么,你不同意定亲,不要回家定亲,总之,这门亲事,推了更好。黄了更妙!”

白迢月到是被勾起了好奇心,这人的名字一出仿佛捏住了苏季的七寸,这让她不由的想深入了解一下。

“这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你总要说道说道吧?”白迢月挑了挑眉。

苏季翻了个白眼,“有何说道?二人脾性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这结亲亦是如此。你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把她招来摘星派,是自讨苦吃。我还要在这里待上十几日。而她是传送阵上一站,说来就来了。”

白迢月又说:“那你与我讲讲她是谁,多少要应付刑霄霄。”

“少在这打趣我,到时候引火自焚。总之林歇云来了,你就紧闭房门不见人,家里来人了,你就闭嘴不说话。你放心,你只要这个僵硬的态度,我觉得这婚事也就作罢了。我也无需保全什么名声。”

“你什么都不想说,我若是到时候做错了,你可别生气。”

苏季纳闷了,无奈道:“白迢月,我方才一字一句告诉你如何做了,怎么还能听不懂?你我如今是一伙的,不该后院起火,对你我都不好,此事……”

“好了,我知道了。”白迢月打断苏季的话。

知道白迢月是个有分寸的,苏季也提醒说:“你可知道浮游城有多大?白家、林家、苏家、刑家,这大陆上十大家族你总该知晓,有四个在这浮游城里,百年显贵,名门望族。这个林歇云就是林家的掌上明珠,幼时,的确有过那么,指腹为婚一说。不过那个鼻涕娃我不喜欢,”

“总之是黄了为主。”白迢月应话。

“说得对,就这么办!”苏季点了点头,理解丝毫没有问题。

白迢月轻呼出一口气,又问道:“时间紧迫,你与我说说今天怎么样?都有哪些成员?你的任务是什么?对了,这会儿没有旁人吧?”

“提剑如果没有顺风耳,估计是听不到我说话了,别人都千米之外。”

闻言,白迢月松了一口气,方才都忘了保密工作了。

“那就好,今天如何了?”

说道这个,苏季轻咳了一声,缓缓道来。

“你放心,今天一切顺利。平时万剑堂有事没事论剑的,能够与你并肩齐驱的也就那几个,洛书城,提剑,夏月影,说起夏月影这位室友,这云诺还真是讨人厌,比你还烦,哪怕修为不如你,可是蹭着炼丹师的一个名额来了,炼丹师还有周挽风……我的任务是去打图。”

白迢月琢磨说:“我以往的重点都是侧位,观察场中的异样,随机应变。这次是谁安排的?”

苏季笑说:“领队的是洛书城,人家怎么安排我怎么来,一切都不搞特殊,打图也很艰辛你知道吗?需要用到你这种抗剑技术强悍之人来面对未知的危险,从而提前发现,为了保护大家,以防不测。我觉得这个任务跟你在侧位主动攻击是一个道理,总之都是为了团队合作能够更加完美默契。”

白迢月点了点头,听了这次的名单,想想这样的安排也算是妥当。

苏季扬眉立刻转移话题说:“要不要听听今日一早所见都有什么东西?”

“你说。”

“我预计,你能得到各品阶的灵兽丹,草药植株也遇见许多,止风草,引风花,云里毒姜,寒冰果……”

白迢月说:“按照资源分配,你需要用到的都给你,止风草、引风花你还能弄个定风珠,不过你不要告诉我什么薄荷叶什么苦姜草药的你也需要,凝神静气作用的,外伤治疗的先不说,随便一个入门的丹药你会炼吗?搓都不会搓吧?”

苏季翻了个白眼,“看你小气的,知道你向着你们宗门,我不拿,就拿我想要的。我需要一些中品灵兽丹,止风草就好。”

苏季话音落下,又强调一句:“引风花我都不要!”

“你说我用得着这些东西吗?要这些,不会让人觉得奇怪吗?”白迢月说。

“你不会说是想要倒卖其他子弟吗?或者赠予好友吗?或者不会捐赠给宗门换取学分日后用于其他作用吗?借口你都不想找,你是不是不想给我!”

“逗你玩的。”白迢月风轻云淡道。

看着面无表情的白迢月,苏季越想,越是忍不住勾唇一笑,这眼里的盈盈笑意仿佛盛满了银光。

白迢月看着慎得慌,总有不好的预感。

就听苏季说:“那我也跟你说一个好消息,我也是逗你玩的,告诉你一个真相,从早上到现在我就看见数不胜数的水倾木。”

“你……”白迢月反应过来,好像是自己被耍了。她忍不住呵呵冷笑两声。

苏季懒懒的席地而坐,也不说分配一事了。

他说:“你在房间里呆着闷不闷?出去走走也行。我可受不了你那话锋全部针对我一个人,我在宗门也是腹背受敌,不少小人暗中使绊子。”

白迢月挑眉说:“你说说哪个最不对付,我去拉拢拉拢。”

“你快闭嘴吧!”

造孽!

白迢月见苏季都要抓狂,她是心花怒放,哎呦,真是不容易,扳回一局。只是说归说,有些事情还是要小心谨慎些。

遂她说:“不过出去走走目标太大,容易出错,还是在房间里安生。”

话虽如此,但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该是你的逃不掉。此话先不谈。

第七章 喜欢谁不好? 第八章 手扛洛术剑 第九章 捡两个孩子 第十章 列阵来砍树 第十一章 叫那雷劈我 第十二章 初闻林歇云 第十三章 半夜找苏季 第十四章 这是迷路了? 第十五章 差点被淹死 第十六章 那两人打我 第十七章 沟里翻了船 第十八章 像打情骂俏 第十九章 终于正常了 第二十章 谁要你重情 第二十一章 有苦没法说 第二十二章 一起打头阵 第二十三章 长老都向她 第二十四章 索性就装死 第二十五章 想个好办法 第二十六章 墙头有个人 第二十七章 你在嘲讽我 第二十八章 吓他一哆嗦 第二十九章 女子澡堂外 第三十章 入住小黑屋 第三十一章 周挽风瞎说 第三十二章 随口打一赌 第三十三章 差点打哭她 第三十四章 三天不理你 第三十五章 她装小可怜 第三十六章 我想你了呗 第三十七章 上清的归来 第三十八章 云谐那废物 第三十九章 她有证据的 第四十章 吃太饱闲的 第四十一章 他狼心狗肺 第四十二章 亲自去保媒 第四十三章 苏季也急了 第四十四章 立深情人设 第四十五章 提剑挺害怕 第四十六章 骗人家学分 第四十七章 能爬得出去? 第四十八章 她态度不行 第四十九章 明早约搞事? 第五十章 哪个造孽的 第五十一章 打一顿怕啥 第五十二章 晨起未烧香 第五十三章 我横着走的 第五十四章 半夜溜出去 第五十五章 撞见洛书城 第五十六章 这点痛能忍 第五十七章 他口是心非 第五十八章 看她很奇怪 第五十九章 非得一起去 第六十章 真是烦死了 第六十一章 东西搞碎了 第六十二章 我的夫人呀 第六十三章 神明保佑我 第六十四章 他小心眼子 第六十五章 他瞧不起你 第六十六章 欠下风流债 第六十七章 拆自己的台 第六十八章 后面有尾巴 第六十九章 不让她花钱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作者:林宸岚 类别:灵异恐怖 综合评分 100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第六章 她太能耐了 2021-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