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十二章 初闻林歇云
获知林歇云要来,获知那婚事要排上日程,刑霄霄这是满心心事。平时里那狂妄洒脱的劲儿是消失了怠尽,他只希望能他的用心良苦苏季能明白了,咱也也不是只明白吃吃喝喝玩乐、胡作非为的,也搞得很清楚什么叫大局。你说苏季现在的与白迢月纠缠不清,白迢月嘛是光脚就怕穿鞋子的平日里那张狂潇洒的劲儿是消失殆尽,他只希望他的用心良苦苏季能够明白,咱也不是只知道吃喝玩乐、胡作非为的,也搞得清楚什么叫大局。。...

得知林歇云要来,得知那婚事要排上日程,刑霄霄这是满怀心事。

平日里那张狂潇洒的劲儿是消失殆尽,他只希望他的用心良苦苏季能够明白,咱也不是只知道吃喝玩乐、胡作非为的,也搞得清楚什么叫大局。

你说苏季现在与白迢月纠缠不清,白迢月反正是光脚不怕穿鞋的,她的名声已经臭的不能再臭了,但是苏季还有可挽救的机会。他站出去,那还是堂堂苏家少当家的。

“苏季,听兄弟一句劝。”

“你这条路,任重而道远啊!听我的,半途而废算了。毕竟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跟这种人混在一起浪费青春,辜负了阿云这般美好的女子。虽然我知道以为你的聪明才智和英俊潇洒的外表再温柔一点,足以让白迢月对你百依百顺,但阿云要来了,你现在的做法只是年少轻狂,被算计了就报复回来而已,万一白傻子说不准的闹什么幺蛾子,何必呢?”

白迢月真是想嘲讽几句,就苏季这个混迹泥坑里的德行还能指望她瞧上两眼?还觉得她白迢月如此粗鄙不堪,是个攀附权贵的主?

她最是瞧不上苏季这种仗着家世背景而行事嚣张的纨绔子弟。别人为着努力生活绞尽脑汁,而你却白白荒废唾手可得的大好资源。哪怕苏季的成绩也是有目共睹,高级炼金师,依然是同辈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可白迢月就是瞧不上眼。

这略带一丝怒意的讥讽与鄙夷落在刑霄霄的眼里,他就觉得白迢月神色有点不对。他觉得,肯定是苏季觉得浪费这么一个大好的翻身的机会,不值当。

刑霄霄心里头也打鼓,他知道,白傻子的存在让他们都恨得牙痒痒,但是此一时彼一时,这大好的机会错过就错过了。

咱么不能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在刑霄霄眼里,林歇云就是那个西瓜!

他直言说:“放宽心,白傻子没让咱们好过,咱们也没让她好过,暂时先放她一马。”

钱暮雨听刑霄霄这般聒噪,他就忍不住了。

“刑霄霄,你是否与我讲过,你说林歇云不喜欢苏季,也不赞成这门亲事,听你当时的语气,我还以为你爱慕林歇云呢,虽然你险些对天发誓说我是在胡说八道。”

听闻此言,白迢月恍然大悟般,“哦——”

他那质疑的视线让刑霄霄暴跳如雷,手足无措,恨不得扛起剑来揍钱暮雨一顿。

“不是,钱暮雨你什么都不清楚,闭上你的嘴……”

“阿云阿云,叫的这般亲热,这不是喜欢真是奇怪哦?”白迢月戏谑的望着刑霄霄。

“我真的不喜欢!我,阿云那是与你从小定下娃娃亲的,我与你情如手足,亲如兄弟,我们之间的关系,我自然看重她些,跟报复白傻子相比较,当然是你们的幸福比较重要。自古以来,这个门当户对,媒妁之言,这个,你们肯定是天造地合的一对!”

白迢月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上蹿下跳的刑霄霄,到底是天气热的缘故,还是刑霄霄心慌而面色潮红,额头还依稀冒出几串热汗珠来。

你说他是被钱暮雨戳破了心事,还是此刻真心为苏季?

不管是哪般,白迢月都点了点头,“你说的对。”

你说苏季这不是不知好歹吗?如花美眷,连刑霄霄都双手赞成,那想必真的是金童玉女,她可不能毁人姻缘。

刑霄霄一听,开心了。

“你听进去就行,所以现在不要管白傻子了,以大局为重。”

“噗嗤!哈哈哈!”

二人扭头看去,那钱暮雨实在是憋不住笑容。

“刑霄霄,这姻缘也需得郎有情妾有意,纵使我们相信你对你的阿云不是男女之情,但是他们二人之间是否情真意切?如果不是,你还是别操这份心了。”

钱暮雨又说:“你无非是觉得阿云嫁给苏季你放心,苏季娶了阿云你也放心。万一苏季与白迢月结成好事,你是要气死的。”

刑霄霄横了他一眼:“你小子前一句话说对了。后一句话简直就是异想天开,白傻子能入苏家门?我脑袋拧下来给她耍!”

刑霄霄说着,一屁股坐了下来,拿着茶壶大口喝茶,他拍案断事,直言说:“苏季,终生大事重要,其他不重要。”

白迢月眯了眯眼,笑了笑,“说的是。”

所以,她就只能让苏季‘开心开心’。

“她何时来?”白迢月轻笑着追问一句。

这笑意让刑霄霄开怀大笑,“你开窍,不错。据我所知,她后日就来。”

后日?

白迢月心里头也不能算憋着坏,她也有些好奇心驱使,遂请假一天外出平林城迎接林歇云。

虽然,她扑了个空。

如此,她到是也信了刑霄霄的话,林歇云本也就不赞成此事,当然她也拿到了家书,上述中秋佳节需得回家,商讨终生大事。还如此有仪式感。

末尾还有一句威胁,如若此次未果,以后自食其力,家中不会资质半分。

望着头顶七月的三伏天,耳闻周遭知了的声音,嗅着摘星山那些松纹树,熟悉的摘星花的味道,白迢月有些烦躁。

这事,该如何向苏季交代?

她深呼吸一口气。

有什么好交代的?她只是说尽量帮忙,这种无法力挽狂澜的事情,她是无能为力改变,只能如实相告,让苏季有个心理准备。

然而,此时她可不能告诉苏季这个噩耗,万一对方给她找事如何?

遂,有两天她没开通讯器,也幸好苏季没找她。

但是就白天她扑空没遇见林歇云,无法一睹庐山真面目,一人步履懒散的回宗门后,就径直回住所准备休息,掌灯时分,苏季忽然来了信。

她是接不是,不接也不是。

这两日,苏季只瞧着一望无际的水倾木,打图一片全是水倾木,乐得清闲的同时又觉得此次抱有的期望太大了。

当第一眼上岛,这就是最开心的时候了。

就连提剑都说,这哪里是来历练?这是来当砍柴工的吧?虽然这树价值高,虽然获得不少水倾树脂,但这资源太单一。

傍晚,众人各自腰间揣着夜明灯,自给自足照亮,立在水倾木下避雨,稍做休息。

云诺说:“萤草渔洲怎么什么都没有,白迢月,你们打图什么都没有发现吗?”

质疑之音带着怒意。

“你脾气这么暴躁做什么?你吃不上东西大家也一样吃不上。”苏季懒懒的抬起眼皮子撇对面的云诺一眼。

的确,大家的吃食都在这几日里吃完了。

如果再找不到能裹腹的东西,那可真的是要饿死在这里。

舒壶拍着自己的肚皮说道:“早些年也是啃过树叶子的,但是这水倾木的树叶又不能吃,这次真是遇见大难题了。”

衣食住行,那真是人最重要的事情,这些若是无法解决好,其他的也都白搭。

这地上,腐烂与干枯的也都是水倾木的烂叶子,众人坐在厚厚的干叶子上倒也是舒服,但是这肚子是始终饥饿难耐。

洛书城说:“明日如果再找不到吃食,或者也发现不了其他资源,我会打申请,提前结束此次历练。”

苏季也忍不住想和白迢月说一声,此次历练怕是要提前结束,叫她这两日在宗门安分一些,他马上可以回去了。

说实在的,他这心里头总有些隐隐的不安,寻找什么稀有资源已经顾不上了,饿的眼冒金星真是让他想赶紧回去,重要的是,他担心白迢月给他搞出一堆烂摊子。

所以这边人讨论着,他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脚往边儿上走了走。

开了通讯器,见白迢月半天不接,他不明白迢月在作何?她不是说这两日因为‘生病’的缘故都在住所休息?

终于是接起来了。

“白迢月……”

见苏季沉着个脸,白迢月一个激灵,莫不是……苏季已经知道他家里的事情了?

紧张的同时,白迢月又松了一口气,她刚想说家书一事,叫他也认命算了,毕竟家里人又不会害他,还没说,就听苏季沉着脸说:“什么吃的都没有,都快饿三天了。”

以往历练也不会带吃食,这全靠子弟们自给自足,如果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提前结束历练。

可白迢月还是脱口而出问一句。

“那怎么办?”

“洛书城说明日还找不到吃食,就回去。”苏季如是说道。

“所以说不准你明日就回来了?”白迢月皱了皱眉,这么早回来,她还没想好怎么说这一堆烂摊子,暴风雨怎地来得如此之快。

同时她也惋惜此次历练没有大收获。

苏季见白迢月情绪略显低沉,也只当白迢月是意外此次萤草渔洲没有达到二人的预期值,他也安抚说:“我希望明天能找到吃食,毕竟次数限制,资源不易。”

白迢月点了点头。

听着有人过来了,苏季也就赶紧关了通讯器。

“你方才与苏季说了些什么?”提剑寻摸着人,往他旁边一坐。

苏季抬起头,看着对面的水倾木被砍伐不少,倾盆大雨径直打落没有被水倾木遮盖的土地上。

幸而这边地势也高,地面还算是干燥的,不然,浑身湿漉漉的叫人多难受。

苏季顺话说:“我说我快要回去了,准备去见她一面。”

第七章 喜欢谁不好? 第八章 手扛洛术剑 第九章 捡两个孩子 第十章 列阵来砍树 第十一章 叫那雷劈我 第十二章 初闻林歇云 第十三章 半夜找苏季 第十四章 这是迷路了? 第十五章 差点被淹死 第十六章 那两人打我 第十七章 沟里翻了船 第十八章 像打情骂俏 第十九章 终于正常了 第二十章 谁要你重情 第二十一章 有苦没法说 第二十二章 一起打头阵 第二十三章 长老都向她 第二十四章 索性就装死 第二十五章 想个好办法 第二十六章 墙头有个人 第二十七章 你在嘲讽我 第二十八章 吓他一哆嗦 第二十九章 女子澡堂外 第三十章 入住小黑屋 第三十一章 周挽风瞎说 第三十二章 随口打一赌 第三十三章 差点打哭她 第三十四章 三天不理你 第三十五章 她装小可怜 第三十六章 我想你了呗 第三十七章 上清的归来 第三十八章 云谐那废物 第三十九章 她有证据的 第四十章 吃太饱闲的 第四十一章 他狼心狗肺 第四十二章 亲自去保媒 第四十三章 苏季也急了 第四十四章 立深情人设 第四十五章 提剑挺害怕 第四十六章 骗人家学分 第四十七章 能爬得出去? 第四十八章 她态度不行 第四十九章 明早约搞事? 第五十章 哪个造孽的 第五十一章 打一顿怕啥 第五十二章 晨起未烧香 第五十三章 我横着走的 第五十四章 半夜溜出去 第五十五章 撞见洛书城 第五十六章 这点痛能忍 第五十七章 他口是心非 第五十八章 看她很奇怪 第五十九章 非得一起去 第六十章 真是烦死了 第六十一章 东西搞碎了 第六十二章 我的夫人呀 第六十三章 神明保佑我 第六十四章 他小心眼子 第六十五章 他瞧不起你 第六十六章 欠下风流债 第六十七章 拆自己的台 第六十八章 后面有尾巴 第六十九章 不让她花钱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作者:林宸岚 类别:灵异恐怖 综合评分 100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第六章 她太能耐了 2021-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