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十八章 像打情骂俏
“我在想那就有一个雷兽母兽会出现,会会有成年雷兽,这母兽是如何来的?”白迢月虚情假意猜想。提剑仔细寻思了一下,眼里闪动着激动的光芒,虽然节节攀升的情绪冷静下去后,他但是怕起白迢月来。“你这个问题,说好,反正。最重要的的是你现在的,我看你精神头也回去提剑仔细琢磨了一下,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但是高涨的情绪冷静下来之后,他还是担心起白迢月来。。...

“我在想既然有一个雷兽幼兽出现,会不会有成年雷兽,这幼兽是如何来的?”白迢月假意猜测。

提剑仔细琢磨了一下,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但是高涨的情绪冷静下来之后,他还是担心起白迢月来。

“你这个问题,说不好,再说。重要的是你现在,我看你精神头也回来了。你看你,上次既然自告奋勇打图,那么从现在开始就好好打图,别像头两天一样,有我扛着,什么都不动,你这要是叫别人看见了,岂不是要唾沫星子喷死你我二人?说我与你狼狈为奸。”

“会不会说话?”白迢月瞥他一眼,这词多难听?

“狼狈为奸好像是不对。”

提剑嘿嘿一笑,“不过,来萤草渔洲第一日,本来洛书城是看你不舒服,所以让你打图,咱们俩个相识这么些年,默契那是别人无法相比的,觉得我能照顾好你,所以叫你跟我打图。虽然你当时不想打图,给你换了位置后,到了萤草渔洲,你又突然觉得还是打图比较适合你。舒壶以为你来日子了不跟你计较,你这也没来日子,今日就别搞事情了,要不然别人说你和洛书城,你该不喜欢听了。”

所以,苏季是这样才混到打图的?

白迢月微蹙眉头,这个苏季,真是没用!

手不能扛,肩不能提!算了,人各有所长,他是高级炼金师,和她算是平分秋色了。

听说洛术剑不轻,所以这几日也算是为难苏季了。

想起苏季,她就心堵得慌。

“提剑,给苏季发个消息吧?”白迢月低声说着。

提剑敏锐察觉到她这心事重重的模样难不成是为苏季?

哎!

这女人不好惹啊,把你惦记起来,吃饭睡觉都要想着法弄死你。

不过提剑也凭良心说话,他发表不同的意见,说:“大半夜的他不休息吗?你不会是还想把刚获得雷兽的消息告诉他吧?还有你老说找他做什么?叫别人听见了还以为你们是怎样的天涯鸳鸯,片刻都忍受不了相思之苦呢……”

“胡说八道!”白迢月冷冷说了一声,打断了提剑的话。

不过提剑说的也对,一直联系,也确实会漏出马脚让人误会。

算了,明早再说。

这边,苏季被瞧热闹尾随而来的刑霄霄三人拉起来,发烧感冒,彻夜迷糊,吓得苏晓曼瘫倒在地上,她并没有真的想苏季死。

这夏季的寒冷与燥热同时交织在她的身上,她突然就特别清醒过来。

哪怕自己真的是为了攀附权贵,可是也不值当赔付上自己的命。

然而如今犯了这么大的错误,别说宗门会不会断送她的前程,就说苏家,到底是否能放过她?这一切,也全靠苏季的一句话。

她也才明白,这世上的人本就分三六九等,本就不同。她就算再怎么费力,也够不上不该属于她的东西,那就是命。

正懊恼,清醒着,祈祷苏季能够平安无事,突然迎面一阵狂风而来。

“滚!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刑霄霄神色难看地疾步而来,看着还守在门外的苏晓曼,他言语咄咄逼人。

“怎么?你还要在这里看热闹?医师来了一拨了都还没走,你还呆着干什么?”

这要不是医师赶人,说要通风,屋里不要围着那么多人,他能出来?

这出来,第一眼就看见苏晓曼杵在那里,坐在地上,这恶毒的女人!

温云墨劝了一句,低声说:“刑霄霄,你小点声音,喧闹什么?”

刑霄霄一撇嘴,冷哼说:“我生气!有些人鬼迷心窍,没有脑子!”

这要是能看得到怒火,苏晓曼都能瞧见说话难听的刑霄霄,那涨红的脸,是火气直冒。

“此事是我不对,我认罚,但是……”苏晓曼这腿都麻了,跪坐在那里,翘首以盼望着刑霄霄身后留了一条缝隙的大门。

刑霄霄不留情面看着苏晓曼,喝道:“你是看人还没死透吧?滚!别可怜兮兮的在这里,刚才那么心狠手辣是作何?你还想骗谁?”

“刑霄霄,说话别这么难听。”温云墨拉了刑霄霄一把,叫他别吵吵嚷嚷的。

这边钱暮雨出来,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苏晓曼,回想方才苏晓曼那将苏季推下水中的狠戾模样,那眼里的愤恨与痛苦,现在倒甚是可怜兮兮,也难怪刑霄霄不会同情了。

就连他平日里觉得女孩子是花朵需要温柔呵护,此时也没给什么好脸色。

“行了,别在这里待着讨人厌,赶紧回去吧。有什么话自然可以在执法堂里说。”钱暮雨这话还算是平缓,可是话音里的意思叫苏晓曼心里一沉。

她的未来?难不成就此葬送了?

“赶紧走吧!”刑霄霄上前一把拽着苏晓曼的胳膊,一提溜就把人拽了起来,推搡着,“快走快走。”

温云墨想拦一下,没拦住,听得这边医师喊了一下人。温云墨赶紧应话进屋。

刑霄霄把人赶走后骂骂咧咧往回走,“什么东西?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白傻子都没她那么过分。”

钱暮雨捏着手里的折扇,也是无奈叹息一声,提醒刑霄霄说:“别对女孩子这么动手动脚,免得你心里的小娘子吃醋。”

刑霄霄眼睛一横,“哪有心里的小娘子?滚!”

“那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千万不要自欺欺人哦。”钱暮雨扭头一甩,进屋。

刑霄霄看着钱暮雨张狂的那样子,也是瞪了他一眼。

苏季出事,可把他担心坏了。

听着这边医师说烧暂时退了,但是人昏迷不醒,现在需要人轮流看着。

刑霄霄那定然是争先恐后要帮忙,医师乐得拿这三个兄弟当苦力,毕竟大晚上的,他还想休息。遂,医师直接往旁边湘妃竹椅上稍坐,闭目养神。

子夜时分,萤草渔洲。

这天公说不上来为何如此爱哭鼻子。

那是电闪雷鸣,滂沱大雨,走在密林里,幸而水倾木挡雨,众人身上携带夜明灯瞧得见眼前的路,人也多,倒也不觉得孤单。

只是常枫那个少年,嘴皮子太甜了。

甜的过分。

“迢月师姐,你这么聪明这么厉害,刚才对付雷兽时候那意气风发的模样,雷霆之势,一击即中,堪称完美。我真是太佩服你了。”

提剑嘿嘿笑说:“小子,你是第一次与我们一同参与历练,好好瞧瞧吧,我们白迢月那是靠实力取胜的,也是靠实力让人嫉妒的。”

说着话,提剑眼神瞟向周挽风。

周挽风扭头看着提剑那个傻大个,她冷哼一声,“不要把你的白迢月夸到天上去,这世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小心下不来台!”

提剑扭头看她,打趣说:“周挽风,你一个炼丹的嫉妒什么?”

周挽风撇嘴说:“我嫉妒?我不过是希望你能有自知之明,同为宗门子弟,出去这么说话,叫人笑话不笑话?”

“嘿,你怎么说话……”

“提剑。”白迢月喊了提剑一句,示意他别和周挽风闹不愉快。

提剑心里也不是没分寸,他也直言说:“你这个人确实比阴阳怪气的夏月影,没有脑子爱横冲直撞的云诺强多了。”

听别人诋毁自己的好姐妹,周挽风能忍?但是打也打不过,只能是狠狠瞪一眼。

“提剑!闭上你的嘴!”

说罢,周挽风更气冲冲一个人往前走。

提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还跟白迢月诉苦说:“你瞅瞅,她还瞪我,我都不与她计较。”

白迢月无奈望他一眼,你说人家身边的人,人家能开心吗?

不过白迢月也懒得多说。反正与周挽风的交情,虽也互相体谅,倒也斗嘴两句。

那常枫凑近跟提剑说,“提剑师兄,你怎么不会怜香惜玉?”

这话一听,周挽风炸了,“他五大三粗没有脑子,还能会怜香惜玉?”

提剑呵呵一笑,反唇相讥,“怜香惜玉那也是因为怜的是‘香’惜的是‘玉’,周挽风不搭边的。”

“提剑!”

“哎,你别过来,你打不过我,哎!你还用石头砸我,砸不到……”

“有本事你别让我逮住你!”

常枫瞧着这追逐的一幕,忍不住扬着稚嫩阳光的俊俏脸蛋与白迢月笑说:“迢月师姐,怎么看,他们怎么在打情骂俏。”

白迢月忍不住想笑,到嘴边的笑意也是轻咳一声。

“咳,你想多了。”

“是吗?”

众人说着话,却是没耽误路程,一路迅速前行,果然找到了许多的雷果在一山洞外攀岩着,结出了一个个浅蓝色鸡蛋般大小的果子,形似小南瓜,入口清脆,甘甜。

一个个吃饱之后,也没那么多想法为同伴先采撷果实,纷纷好奇入了山洞里。

白迢月看着这地方,微蹙眉头,问道:“你们刚才是在这里发现的雷兽?”

地上瞧着有一片打斗的痕迹。

提剑摇头说:“不在山洞里,在外面瞧见的。”

闻言,白迢月有些不相信,映着夜明灯的光亮,她又瞧着岩壁上有什么痕迹,她迅速走了两步,看着石头上的划痕。

白迢月问思索道:“地上这些痕迹,包括这岩壁上,如何解释?”

提剑摇了摇头,不明所以。

周挽风张了张口不愿与白迢月她们说话,但也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我们方才确实不是在山洞里遇见的那小雷兽,若是方才,我们不是早就看见雷果了?不过这里的确是奇怪?难不成有什么恶兽曾与雷兽打斗?”

“哎呀,迢月师姐这么聪明,一定能看出蹊跷来,咱们听她的就好了!”

白迢月扭头一看,常枫那个小机灵鬼在那油嘴滑舌的。

“迢月师姐,你是不是看出来什么了?”

“都不好说,再看看。”白迢月心里很是无语,面上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

见状,周挽风撇了撇嘴,嘟囔一句,“真当白迢月是天仙不成?能掐会算。”

提剑立刻看向周挽风,挑眉说:“嘿,周挽风,你不服……”

“都别说话。”

就在此时,空气当中传来一阵异动,白迢月瞬间抬起了手,“大家仔细听……”

她凝神屏息,就连提剑也闭上嘴巴凝重的望着她,好像……

“好像,这地,在晃动……”

白迢月皱眉说:“不好,这地面要裂开了!走!”

提剑大喊:“快跑!”

众人闻声,立刻惊觉不对,往山洞外跑去。

这厢山摇地动的响动之外,提剑还听得惊呼一声。

“啊!”

周挽风没注意脚下跌了一把,提剑扭过头赶紧追过来,拽起周挽风。

“快走!”

“好!”

第七章 喜欢谁不好? 第八章 手扛洛术剑 第九章 捡两个孩子 第十章 列阵来砍树 第十一章 叫那雷劈我 第十二章 初闻林歇云 第十三章 半夜找苏季 第十四章 这是迷路了? 第十五章 差点被淹死 第十六章 那两人打我 第十七章 沟里翻了船 第十八章 像打情骂俏 第十九章 终于正常了 第二十章 谁要你重情 第二十一章 有苦没法说 第二十二章 一起打头阵 第二十三章 长老都向她 第二十四章 索性就装死 第二十五章 想个好办法 第二十六章 墙头有个人 第二十七章 你在嘲讽我 第二十八章 吓他一哆嗦 第二十九章 女子澡堂外 第三十章 入住小黑屋 第三十一章 周挽风瞎说 第三十二章 随口打一赌 第三十三章 差点打哭她 第三十四章 三天不理你 第三十五章 她装小可怜 第三十六章 我想你了呗 第三十七章 上清的归来 第三十八章 云谐那废物 第三十九章 她有证据的 第四十章 吃太饱闲的 第四十一章 他狼心狗肺 第四十二章 亲自去保媒 第四十三章 苏季也急了 第四十四章 立深情人设 第四十五章 提剑挺害怕 第四十六章 骗人家学分 第四十七章 能爬得出去? 第四十八章 她态度不行 第四十九章 明早约搞事? 第五十章 哪个造孽的 第五十一章 打一顿怕啥 第五十二章 晨起未烧香 第五十三章 我横着走的 第五十四章 半夜溜出去 第五十五章 撞见洛书城 第五十六章 这点痛能忍 第五十七章 他口是心非 第五十八章 看她很奇怪 第五十九章 非得一起去 第六十章 真是烦死了 第六十一章 东西搞碎了 第六十二章 我的夫人呀 第六十三章 神明保佑我 第六十四章 他小心眼子 第六十五章 他瞧不起你 第六十六章 欠下风流债 第六十七章 拆自己的台 第六十八章 后面有尾巴 第六十九章 不让她花钱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作者:林宸岚 类别:灵异恐怖 综合评分 100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第六章 她太能耐了 2021-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