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十九章 终于正常了
摘星派,风雨停息,盛夏的凌晨3点倒也有点儿寒意。刑霄霄坐在床沿边上直接睡着了了,打一个寒颤这才突然醒了回来,他揉了揉眼睛,揉了揉酸痛的脖子,揉了揉自己那健硕的腰,真累!这动静也让旁边坐着浅眠的温云墨睁开眼睛双眼,他站了出来看一看烛火都快见顶,再看一看外面天刑霄霄坐在床沿边上直接睡着了,打一个寒颤这才突然醒了过来,他揉了揉眼睛,揉了揉酸疼的脖子,揉了揉自己那健硕的腰,真累!。...

摘星派,风雨停歇,仲夏的凌晨倒也有点寒意。

刑霄霄坐在床沿边上直接睡着了,打一个寒颤这才突然醒了过来,他揉了揉眼睛,揉了揉酸疼的脖子,揉了揉自己那健硕的腰,真累!

这动静也让旁边坐着浅眠的温云墨睁开双眼,他站了起来看看烛火快要见底,再看看外面天色,像是快要天亮了。

他轻挪步伐,探手摸了摸苏季的额头,“也不发热了,怎地还不醒来?”

刑霄霄伸了个懒腰,毫无形象的往温云墨方才坐过的靠椅上软趴趴的躺下,“医师方才走了,都说不发烧了就是好事。我看那老头就是尿急了才走,在咱们子弟面前装什么德高望重?”

“别这么说,医师总也是帮咱们了,苏季无事就好。”

刑霄霄懒散的坐在那里,完全不是屁股在椅子上,而是半拉身子躺着。

他还梗着脖子努力往床头看,说:“这怎么还不醒?我都快困死了。”

“我让你们吵的都静不下心来了,月底的历练名单里想是会有咱们,最近要蓄精养锐啊。”钱暮雨也从冥想中起身,他感觉很是烦躁。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苏季他现在这个样子,真是叫人不放心。”温云墨皱了皱眉,苏季这身子骨什么时候这么弱了?

钱暮雨好似会读心术,一眼瞧清楚温云墨心里的想法,他也直言说:“苏季平日虽然打架不行,但也不至于羸弱成这般,难不成这辈子与水相克?莫不是这水里有什么东西?咱们是不是得烧个香拜个佛,给他避避邪祟?”

“你越说越玄乎,再说你家拜的那是财神爷,世世代代钱财万贯,这也不管用。”温云墨摆了摆手。

钱暮雨挺直了身板,钱多,有底气,自家这财神爷拜的都是对的。

刑霄霄一听转了转眼珠子,“财神爷无需拜,拜谁呢?”

“还不如多求求医师,多多修炼,锻炼体质,怎么这修为再精进一些,身体自然也就好了,我觉得他应该参与每日的训练,与你们一般……”

温云墨这话音还未落完,就听的“哎呦!”两声。

“这脑子怎么这么沉!”

听得苏季那熟悉的声音,慵懒的身子挣扎着坐了起来。他那线条明朗的俊脸正龇牙咧嘴,“什么情况?”

“苏季,你可算是醒过来了,没事吧?”

温云墨站在床头满脸的担忧,立刻被钱暮雨嘲笑一句,“你这小模样,跟小媳妇候着男人一样,至于吗?”

温云墨反唇相讥,“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差点烧香拜佛神神叨叨,还想叫魂。”

看着这三个活宝在自己眼前打打闹闹,苏季感觉自己终于是活了!

他险些老泪纵横!

摸着这手底下的手软,这熟悉的场景。

但是,他怎么躺床上了?

“苏季,你醒了,这是几?”刑霄霄握着拳头在苏季面前乱晃,他生怕这次他出什么毛病。

苏季无语道:“刑霄霄,你猜猜你这一拳能把你牙齿打掉几颗?自己把自己门牙打掉,这辈子你都是让我笑的。”

“这都能说得出来,你终于正常了!”刑霄霄一拍自己脑袋,可真是担心死他了,不过苏季醒了,也就没什么大事了。

他猛的又一拍大腿,“哎呀,坏了!”

“一惊一乍的,你又怎么了?”苏季嫌弃的白了刑霄霄一眼,这脑瓜子疼。

“你深根半夜与苏晓曼出去,还被苏晓曼给推下水,这要是让白傻子知道了,可怎么得了?她一定认为你是故意哄骗她,脑子立刻清醒,知道你就是个风流的少年,从而你诱捕的计划落空。”

温云墨推了刑霄霄一把,低声呵斥说:“现在还说这个做什么?人没事就好了。”

刑霄霄稳如泰山完全推不动,他直言说:“这事情至关重要,能否一次干倒这人全在这一局当中,若是稍有偏差,那就不得了了,前功尽弃!”

钱暮雨若有所思点头,“说的是。”

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了,如今这室内的熏香还是自己喜欢的沉香,虽然这被子上沾染了一些摘星花的味道,与白迢月的床铺味道一致,但也恍若一梦罢了。

如今就不要再去联系白迢月好了,若是日后再见,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如此……甚好。

见苏季神游天外不说话,刑霄霄推了他一把,差点把人推躺床上,苏季不悦道:“你小子别在床上跟我动手动脚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真的不喜欢女子,有断袖之癖!”

“我们都知道你不是断袖,兄弟们相信你。”

“懒得与你争辩。”苏季揉了揉脑袋,这事可真烦。

想起来,他就想骂白迢月。她这个女人怎么……

话到嘴边,反而骂不出来的,且心生一丝担忧。

刑霄霄立刻又激动劝说:“白傻子,就是要叫她低一头,败一局,我们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一局就叫她此生一蹶不振,不好吗?”

温云墨看看苏季,没说话。这苏季是真心爱慕白迢月,可不能让刑霄霄这般诋毁,但手足兄弟之情,夹在其中为难啊。

钱暮雨瞧瞧苏季,没说话。他觉得刑霄霄一个人抒发心中感想就够了,毕竟苏季做下决定的事情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苏季说整白迢月一定会整,他可不像刑霄霄二皮脸扭头就变卦。

只是,他听苏季轻咳了一声。

“其实,这个也无所谓了,虽然这条鱼还没上钩,但是我觉得,这事情可能不太好,有损我高大伟岸的形象。以后还是算了,与那白迢月保持距离。”

“你这想法不行!”

“你这想法不行!”

难得的,刑霄霄与温云墨异口同声。

刑霄霄为何?自然是不想放弃任何一个能够大力打压白迢月的事件。遂他也诧异的看着温云墨怎么和他一个想法,莫不是温云墨脑子进水了?

温云墨只是一想到苏季是真心喜欢白迢月的,如果现在半途而废了真是拆人姻缘。

他就知道苏季这份心思难以呈现出来,一是白迢月,二是刑霄霄,他夹在中间时刻煎熬,但自古以来不都是好事多磨?

所以他认真的看着苏季,他要鼓励,支持苏季。遂他恳切道:“刑霄霄说得对,要和白迢月先解释一番你们为何深更半夜相见,不,只是深夜偶遇,你循声救了失足落水的苏晓曼,你本来不会水,还英勇献身。这样白迢月就不会误会你,而且还会觉得你的形象高大,令人敬佩,你们才有机会修成正果。”

“对,‘修成正果’!”刑霄霄立刻附和,抬手拍了温云墨一掌,“兄弟你说的好啊!”

苏季现在脑子很乱,知道和这几人越争论越烦,索性顺着他们,不说了。

“行,我知道了,我一会联系她。”苏季稍作配合。

其实,他心里还是有点想问问白迢月的。问问她现在萤草渔洲什么状况,不过她深谙水性,又修为高深,在那萤草渔洲应当游刃有余,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

刑霄霄迫不及待说:“别一会,就现在,等她晨起醒来后,从旁人口中听了你添油加醋的事情,那不得立刻清醒过来?你再灌迷魂汤就没有药效了。”

这话说的……

苏季有点想不明白,这刑霄霄不是要撮合自己和林歇云?怎么突然改主意了?林歇云现在在哪儿?

想着,苏季问了一句。

“林歇云……”

“我都说了你别管阿云了,你放心,现在你就专心致志,好好勾搭白迢月。你们二老这边,我已经想出拆散姻缘的好主意,到时候中秋再说。”苏季话音未落,就被刑霄霄打断。

苏季忍不住摸摸自己脑袋,也没发烧呀?

他怎么听见别人说胡话了?

刑霄霄不是万分赞同自己与林歇云的婚事?白迢月不是也告诉自己,刑霄霄让‘他’放下报复上清仙门的部署,专心准备自己的终生大事吗?

这其中天翻地覆的变化,莫不是白迢月有什么瞒着自己未说?

见苏季不说话,刑霄霄以为他听进去了。

“这天都要亮了,该去听庭训,接着晨练了。”刑霄霄一看这个天,休息不得了,赶紧去端脸盆准备洗脸。

不过端起盆来他又说:“苏季,我觉得温云墨的提议不错,你们炼金堂的,应该和我们一般,每日晨练。”

晨练?以山为单位徒步攀爬?别说真在半个时辰内奔波零星峰一圈,他光想想都脑壳疼,不去。

苏季摆摆手,他发现刑霄霄是真的烦。

“行了,我没事,你们两个赶紧去收拾吧。”

刑霄霄与钱暮雨临走时,嘱咐温云墨待会找医师再好好给苏季看看,温云墨放在心上应下。

待那二人走时,温云墨准备拔腿去找医师,苏季叫住了他,“我无事,看你一夜无眠,休息会吧。我现在都好了。”

魂都回来了,能不好吗?

温云墨犹豫再三拗不过苏季,但他还是说:“联系下白迢月吧?真的不要叫她误会,说你是个情场浪子,事实上我们都清楚,你洁身自好,与女子都保持距离。苏晓曼虽然平日大胆主动一些,你也是直言拒绝避着的,虽说清者自清。其实主要的,还是本来咱们两个宗门这复杂的关系就不一样,不能叫白迢月误会你。”

苏季嗅着这床褥上摘星花的气味,仿佛白迢月好像就在眼前一样。

他感觉一阵头疼。

“我想先休息一下,等会再联系她说明一切,我相信她会相信我。”

“那就好。”温云墨这才放心了。

苏季瞟一眼温云墨,心里直嘟囔,这相信个鬼啊,他与白迢月还是别有交流了,以防万一!

但那边掉落裂缝的白迢月,到现在还没醒,这苏季,不受控制般,又沉睡过去了。

昏睡前,他觉得小腹胀胀的,还没来得及去茅厕查看究竟呢!

第七章 喜欢谁不好? 第八章 手扛洛术剑 第九章 捡两个孩子 第十章 列阵来砍树 第十一章 叫那雷劈我 第十二章 初闻林歇云 第十三章 半夜找苏季 第十四章 这是迷路了? 第十五章 差点被淹死 第十六章 那两人打我 第十七章 沟里翻了船 第十八章 像打情骂俏 第十九章 终于正常了 第二十章 谁要你重情 第二十一章 有苦没法说 第二十二章 一起打头阵 第二十三章 长老都向她 第二十四章 索性就装死 第二十五章 想个好办法 第二十六章 墙头有个人 第二十七章 你在嘲讽我 第二十八章 吓他一哆嗦 第二十九章 女子澡堂外 第三十章 入住小黑屋 第三十一章 周挽风瞎说 第三十二章 随口打一赌 第三十三章 差点打哭她 第三十四章 三天不理你 第三十五章 她装小可怜 第三十六章 我想你了呗 第三十七章 上清的归来 第三十八章 云谐那废物 第三十九章 她有证据的 第四十章 吃太饱闲的 第四十一章 他狼心狗肺 第四十二章 亲自去保媒 第四十三章 苏季也急了 第四十四章 立深情人设 第四十五章 提剑挺害怕 第四十六章 骗人家学分 第四十七章 能爬得出去? 第四十八章 她态度不行 第四十九章 明早约搞事? 第五十章 哪个造孽的 第五十一章 打一顿怕啥 第五十二章 晨起未烧香 第五十三章 我横着走的 第五十四章 半夜溜出去 第五十五章 撞见洛书城 第五十六章 这点痛能忍 第五十七章 他口是心非 第五十八章 看她很奇怪 第五十九章 非得一起去 第六十章 真是烦死了 第六十一章 东西搞碎了 第六十二章 我的夫人呀 第六十三章 神明保佑我 第六十四章 他小心眼子 第六十五章 他瞧不起你 第六十六章 欠下风流债 第六十七章 拆自己的台 第六十八章 后面有尾巴 第六十九章 不让她花钱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作者:林宸岚 类别:灵异恐怖 综合评分 100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第六章 她太能耐了 2021-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