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一章 有苦没法说
苏季心中立马直打着鼓,这提剑怎么这么很聪明!他装出镇静,面无表情,不答又问道:“我装晕对我有何好处?”“那有也没好处你自己心里很清楚。”提剑抬了抬下巴。见自己装晕可能会瞒但是提剑,苏季也就明说了,“是,适才我是有点儿累,稍稍短暂休息一下。”“你看吧,幸见自己装晕可能瞒不过提剑,苏季也就直说了,“是,方才我就是有点累,稍微休息一下。”。...

苏季心中立刻直打鼓,这提剑怎么这么聪明!

他故作镇定,面无表情,不答反问道:“我装晕对我有何好处?”

“那有没有好处你自己心里清楚。”提剑抬了抬下巴。

见自己装晕可能瞒不过提剑,苏季也就直说了,“是,方才我就是有点累,稍微休息一下。”

“你看吧,幸好我反应过来了,要不然就被你骗了!”

提剑点了点头,其实他也不过是猜测而已,他总觉得周挽风话里有话似的。没想到还诈准了,别说,他这一招还是跟白迢月学的呢。

苏季哪知道提剑还这么多花花肠子,而是他觉得既然对方猜出来了就承认,不然撒谎越多,提剑越起疑,到时候他才真是绞尽脑汁无法圆说,毕竟咱们与白迢月不同,不能冷着脸说一句‘你闭嘴’对方就真的震慑你的武力闭嘴了。

若是旁人还好说,可提剑,打不过。还是算了。

只听提剑又语重心长的看着苏季。

“你说你现在要是不好好站起来努力,那些人就会像昨晚之前一样说话难听,说你白占个名额,啥也不干,这也不能赖别人说。”

苏季听着提剑在耳边碎碎念,他这满心愁苦啊!

白迢月打架的模样他知道,可是他往常打架时候从来只动嘴皮子不上手的,只是心中有苦没法说。

不过……

“你昨夜与我说我头几日不正常?没有好好努力?”

这要是白迢月知道他把她变成了窝囊的逃兵,他还有几条命能在摘星派好好活?

提剑一看苏季苦巴巴的说话,他懵了,心里头琢磨着,自己说话说重了?不应该啊?

而且他记得白迢月也没来小日子啊?怎么情绪这么不正常?

苏季现在也没那么多闲工夫与提剑掰扯,他摸了摸自己手里的通讯器,像是抓住稻草一样,赶紧要与白迢月通话,但是又怕提剑听见,他就指了指他。

“你离我远一些,别偷听。偷听没好处。”

“你又要去找苏季是吧?真是搞不懂你现在怎么有说不完的话。”提剑无语起身,“行!我给你把风,别叫其他子弟瞧见了,不然她们定会都想要打死你。”

“是是是,我知晓了。”苏季赶紧应下。

这边,白迢月与他如出一辙的震惊,无奈,不可置信,惶恐不安。

摘星花的香气与隐隐的沉香味飘入白迢月的嗅觉里,白迢月的脸色难看得要命。

她又成了苏季?

这到底怎么回事?

方才在萤草渔洲,因地动之故,她不慎与众人一同跌落其中,便是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白迢月在睁开双眼之前,脑海中还想着这些。

只是她感觉头昏沉的厉害,然后再睁开眼时,稳稳的睡在了熟悉又陌生的床上。

这到底怎么回事?不行,她要去找掌门,提前结束历练!

不然,危险重重的萤草渔洲,不知道苏季会把自己霍霍成什么样子!

她这阴沉变换的脸色叫一旁专门候着照顾他的温云墨看了去。

“苏季,你怎么了?身体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师。”

温云墨这一句担忧的话,让白迢月忽然清醒过来。

她不能让别人发现她的异样。

但是她怎么能做到若无其事?这事情看似有眉目又万分诡异,因为她根本掌握不得分毫,这人生如此被动,叫谁还有心思想别的?

而昨夜,苏季自己是怎么从水里头爬出来的?她一概不知,头疼!

“你老实等着,我去叫医师来。”温云墨见她不对劲,赶紧要出门。白迢月也拉不住他。

看着温云墨仓皇而出的样子,白迢月突然意识到自己这样更容易出事。

她仔细想想,昨夜苏季定然是回来了,正主回来了,定然不会叫人觉得奇怪。就当如果苏季没醒来,可是平时苏季也不是这样子的。

连一向沉稳温和的温云墨都觉得见了鬼了,她这样岂不是不打自招?

那边医师一听温云墨说苏季不对劲,是不是脑子进水伤到了?

只见那医师摸了摸下巴,脸色晦暗不明,犹豫着,又认真的说:“温云墨,你老实说,苏季是不是这下面有问题。”

温云墨顺着老医师手指着的地方一看,这……

“何出此言呢?”温云墨微微诧异。

听那老医师缓缓解释。

“能让一个人脾性大变,定然遭遇了常人无法比拟的事情。起初刑霄霄总是说苏季这个下面有问题,我还不太信,瞧着也不像是。而且刑霄霄也说是自己想多了。可是如今多日过去了,他这身体也无其他异样,你说这下面,是否要检查检查?你仔细与苏季说说,不要讳疾忌医。”

“这个……”

这个难题,一下子把温云墨难住了。

晨起的阳光拨开云层,一丝光亮撒入室内,白迢月甚是焦灼,这趁着温云墨出去了,她也顾不得那么多,立刻找苏季。

也不管那边是不是会被发现。

刚刚好,也是苏季找来了。

一连接上了通讯器,苏季迅速叫苦。

“现在就我一人,白迢月,你们前面抓捕了上品雷兽?现在还在人家雷兽的栖息之地找雷果,还意外掉落了巨坑里,你可知道这地方若是有恶兽混行,可怎么办?”

他三两句简单解说,重要的是你白迢月为何要来找雷果?你安安生生跑去做别的,砍树什么都可以,何必来此呢?

白迢月心中甚是烦躁,你说你一个大男人,以前也不怎么爱吭声的,每每碰面搞事都是刑霄霄与钱暮雨在那上蹿下跳叽叽喳喳。

你这怎么跟刑霄霄一个贱德行了?如此嘴贫!

遂,白迢月也沉着脸,冷声说:“你这般激动做什么?没有风险,哪里来的好处?”

“但我不是你,这种怪地方我只能以命相搏。人身安全都无法保证了,我能不紧张吗?”

都知道这是事实,苏季也不妨说出来。

白迢月这个时候也不想嘲讽苏季的‘无能’,只是人各有所长罢了。现在是遇见事了,需要去解决问题。

白迢月沉吟道:“你就一直开着通讯器,有我在,我不会让你陷入困境无法自拔的,这洞穴再大,也一定能逃出生天。说不定还有意外收获。”

有我在?

苏季一愣,这白迢月在说什么?

她一个女子尚且如此大义无所畏惧,他堂堂七尺男儿,还要退缩?

虽然他是担心遇见危险之时,以自己的身手会暴露,会让人起疑,但是,事已至此,唯有迎刃而解!说不定船到桥头自然直。

“苏季,你想什么呢?”白迢月见他走神不说话,她心里也是挺担心苏季会不会出事。

这地方,的确是冒险之地,稍有不慎……后果不敢想。

毕竟连她们这些辟谷高手都没能躲得过去,就苏季那按照修炼的修为来看不过区区炼体的弟子,只是当炮灰罢了。

如果苏季顶着她的身体真出事了,到时候她可怎么回去?

白迢月摇了摇头不让自己多想。

“你不要总说你没有我的修为,现在你试试调动灵力,摒弃杂念,想象你锻造法器之时,那般聚精会神,感受周围的一切。你定然有你的过人之处,不然人人都是高级炼金师了。”

品阶二字,彻底以实力划分,站在炼金师的行列里,苏季是佼佼者了。他比一般人厉害的多。

这么一听,苏季那是信心倍增。

“我试试。”苏季认真的点了点头。

苏季微微闭上双眼,摒弃杂念,只感觉周围好像茫茫一片空白,渐渐有了什么。

他说:“顺着水流的地方,我好想听到了风声,循环的风声,那就是突破口。”

苏季睁开双眼,真是探查到了什么。

白迢月欣慰道:“我看着你这般受教的模样,真是和平日里傲然猖狂的人不大相同,是因为此时无依仗?所以气势都没了?”

白迢月虽然不想以小人之心看人,但是嘴上忍不住嘲讽他两句。事实上,她看着这样的苏季,还觉得他挺谦和有礼,挺……可爱的。

特别是自己那张好似面团一样软软的脸,那一双杏眸眨啊眨,带着无辜的神色,楚楚可怜。她一下子就心软了。

“你不要在这里挖苦我,我平日不是一样打不过你?今日无非是害怕漏馅,你想,遇见危险时候大家肯定当你是主力军。”苏季想想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便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

“没想到你还会给我戴高帽。”

“我不过陈述一件事实罢了,你觉得我是嘲讽也好,无聊也罢。总之这是事实。”

白迢月望着他那漫不经心的神色,其实,苏季也还是很正直,坦诚的一个人。以前对他,多少有点偏见了。

白迢月点了点头,“温云墨快回来了,你小心一些,有事再联系我。”

苏季忽然想起来,问道:“对了,他们现在无比赞成你我二人之事,你是做了些什么?”

“不要用这种防备的眼神看着我,我不过遂你的心愿,想要拆散你和林歇云,刚好刑霄霄说帮你,不知道他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不过钱暮雨说刑霄霄或许爱慕林歇云,我不清楚。”白迢月冷静的陈述事实。

但是望着白迢月的眼睛,听着那清冷的声音解释入耳,苏季觉得白迢月可能是误解自己什么了吧?他哪有防备白迢月,虽然担心白迢月搞事是事实。

苏季辩解说:“我只是随口一问。”

“我只是随口一说。”

“……”

“好了,掉下裂缝的时候肯定大家都分散了,你去找找大家,不要一个人单打独斗,会没事的。”

一说起这个,苏季讪讪一笑,赶紧关掉通讯器。

第七章 喜欢谁不好? 第八章 手扛洛术剑 第九章 捡两个孩子 第十章 列阵来砍树 第十一章 叫那雷劈我 第十二章 初闻林歇云 第十三章 半夜找苏季 第十四章 这是迷路了? 第十五章 差点被淹死 第十六章 那两人打我 第十七章 沟里翻了船 第十八章 像打情骂俏 第十九章 终于正常了 第二十章 谁要你重情 第二十一章 有苦没法说 第二十二章 一起打头阵 第二十三章 长老都向她 第二十四章 索性就装死 第二十五章 想个好办法 第二十六章 墙头有个人 第二十七章 你在嘲讽我 第二十八章 吓他一哆嗦 第二十九章 女子澡堂外 第三十章 入住小黑屋 第三十一章 周挽风瞎说 第三十二章 随口打一赌 第三十三章 差点打哭她 第三十四章 三天不理你 第三十五章 她装小可怜 第三十六章 我想你了呗 第三十七章 上清的归来 第三十八章 云谐那废物 第三十九章 她有证据的 第四十章 吃太饱闲的 第四十一章 他狼心狗肺 第四十二章 亲自去保媒 第四十三章 苏季也急了 第四十四章 立深情人设 第四十五章 提剑挺害怕 第四十六章 骗人家学分 第四十七章 能爬得出去? 第四十八章 她态度不行 第四十九章 明早约搞事? 第五十章 哪个造孽的 第五十一章 打一顿怕啥 第五十二章 晨起未烧香 第五十三章 我横着走的 第五十四章 半夜溜出去 第五十五章 撞见洛书城 第五十六章 这点痛能忍 第五十七章 他口是心非 第五十八章 看她很奇怪 第五十九章 非得一起去 第六十章 真是烦死了 第六十一章 东西搞碎了 第六十二章 我的夫人呀 第六十三章 神明保佑我 第六十四章 他小心眼子 第六十五章 他瞧不起你 第六十六章 欠下风流债 第六十七章 拆自己的台 第六十八章 后面有尾巴 第六十九章 不让她花钱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作者:林宸岚 类别:灵异恐怖 综合评分 100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第六章 她太能耐了 2021-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