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四章 三天不理你
恰恰下围棋的二人组,旁听者了此言,温云墨低声说:“我就说他们是没事儿找事儿。”白迢月也都忍笑说:“是啊,发钗保全了。要不然你说,我拿着别人送白迢月的礼物要回来,这叫什么事情?”“实际上一就你就不所以答应下来他们,他们两个人做事情也没脑子的。”温云墨这话虽白迢月也忍不住笑说:“是啊,簪子保住了。不然你说,我拿着别人送白迢月的礼物要过来,这叫什么事情?”。...

正是下棋的二人组,旁听了此言,温云墨轻声说:“我就说他们是没事找事。”

白迢月也忍不住笑说:“是啊,簪子保住了。不然你说,我拿着别人送白迢月的礼物要过来,这叫什么事情?”

“其实一开始你就不应该答应他们,他们两个人做事没有脑子的。”

温云墨这话虽然不高,但是被钱暮雨听个正着,他立刻跑过来斥责这两个悠哉悠哉下棋的人。

“你说谁没脑子?我如此说定然有依据。”

“但是夏莹珠没承认,你那一切都是虚的。”温云墨回一句,这叫钱暮雨想不通了。

“刑霄霄,你当时是不是说了我教你的那些话?”

这要不是怕人多被发现,他肯定要溜达过去偷听的,而且夏莹珠修为也不低,知道他也去了,那必然会察觉出有异样。

刑霄霄回想了一下钱暮雨的话,他磕磕巴巴道出当时与夏莹珠的对话,他也不知道哪儿错了。

钱暮雨一拍手,“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夏莹珠都等你表明立场了,你退缩什么,你就说我娶你,说了这句又能怎么样?”

“你都不主动,你叫女孩子怎么好主动?真是一块不可雕的朽木!”

“咱们现在重要的是套出她的心里话,而不是想着以后怎么安排。你说说你,错过这个机会了,一败涂地。”

白迢月冷冷瞟了激动的钱暮雨一眼,提醒道:“说话别这么缺德。戏弄别人是要遭报应的。”

钱暮雨正唾沫横飞说教刑霄霄呢,这么一听,立刻呵道:“你现在高兴了吧,我这输的非常冤枉。”

白迢月得意道:“兄弟啊,愿赌服输,别想太多。缘分这个东西,说不准。”

“行,这次我认栽,你说吧,什么条件。”

钱暮雨痛痛快快扇扇子,刮起一阵凉快的风直袭鬓边那一缕发丝。

白迢月见他气够呛,转念说道:“既然事因白迢月而起,那就这样吧,你去白迢月面前,大肆咒骂我的不是,你看看白迢月是何反应,如此,你也能知道我这计谋用心多少?”

“你让我在她面前骂你,揭你短?”钱暮雨准备抬起折扇敲打白迢月的脑袋,后者反应快,迅速推开。

她再三肯定说:“是。”

别说情场老手钱暮雨了,就连深知‘真相’的温云墨也没看明白。

不过白迢月那么说,他就那么做呗,反正她自己兜底。

……

刑霄霄那一双手,白天抗剑,晚上执笔,终于没日没夜三天后拼凑出了浓厚的两个大黑眼圈,看着这一幕,白迢月端着一杯清茶喝着,这心里头总有点负罪感。

虽然她也恨他恨的牙齿痒痒,可是见他如今这落魄模样,她心里头也没高兴到哪里去。虽说有一时间的幸灾乐祸,但是幸灾乐祸过后,她又觉得自己这个事情做的确实有点儿阴险。

有什么咱们就光明正大的来,何必耍这阴谋诡计的,但是想想刑霄霄这个人,他也是活该。

只是她这心里头空落落的,这通讯器都消停了三天了,苏季那人弱不禁风,他不哭哭唧唧的,一时半刻总让人觉得少点什么,也不知道这三日他在萤草渔洲有没有被猛兽吃掉。

三天时间过得真快。

正惦记着,就听刑霄霄嘴皮子掀开。

“苏季,我跟你说个开心的。”刑霄霄伸个懒腰伸到白迢月面前,虽说不一会就要去训练了,但是现在他抄写门规抄的腰酸背痛无比枯燥,有点闲不住。

“何事?”白迢月抬头瞟了他一眼。

“我落得如此下场,上清仙门的人有多少奚落嘲讽,这你都是知道的。”

是,然后呢?

白迢月轻抿一口清茶,气定神闲。

但是刑霄霄盯着她也不说话,她无奈问道:“你到底想说些什么?你是想说我当时不够义气,还是……”

“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也没想过要责怪你,这门规你不帮我抄写也就算了,我可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刑霄霄抬起手打断她的话。

这倒是让白迢月对他刮目相看,这么一看,他也没有想象中那么令人讨厌。

再者她也反思,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都能对苏季有所改观,对温云墨改观,对这个刑霄霄此次的仗义之举,她多少也有一点改观吧。

但是改观归改观,咱们终究是两个宗门的人,这仇啊怨啊,也不是那么容易解开的。

她听刑霄霄说:“萤草渔洲那几个也是不得消停,居然还嘲讽我,我立刻就嘲讽她,特别是那个云诺,成天张牙舞爪的看着就让人讨厌。我质问她有什么收获,就她那两把刷子的,还不是够给人拖后腿的,你猜她说什么?她说她们得了一上品灵兽。雷兽!”

“雷兽?”白迢月自己亲手逮的能不知道吗?只是这云诺这都能说漏嘴?

刑霄霄只道白迢月的诧异是因诧异得一雷兽。

“是吧,听着就让人特别的眼红。你说雷兽这东西好得吗?你说是不是真的?”

白迢月不答反问道:“你是说你不相信?”

“我没说我不相信,只是他既然那么说了,咱们也就一探究竟。”刑霄霄眯了眯眼,那大黑眼圈纵然瞧着疲惫,可眼里胡闹的精光让他精神亢奋。

白迢月劝他,说:“如今抄写好了门规,终于是能够好好休息一下了,你就休息休息。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你就是去凑个热闹又能如何?还能半路截道抢了东西?”

这不是痴人说梦?

“啪!”刑霄霄双手一拍,“你说对了,我还真想抢,就在咱们家门口抢。”

这两日门规抄写的刑霄霄是很憋屈,虽然他是证实了清白,可大家铺天盖地嘲讽之音让他心里头难受得紧,这上清仙门的就是长了一张碎嘴,气煞他也。

小半个月没见白迢月那些人了,他还挺想的。他看到时候他们笑不笑得出来。

白迢月知道自己拦不下刑霄霄,也就心里头骂一句。

但是看着通讯器,她还真是想知道苏季怎么样了,你说苏季三日没信,是不是真的出事了?还是说他为他兄弟出事而打抱不平,心里不爽,所以气她,不找她?

这厢,苏季就等着白迢月回信,可是这白迢月居然还不理他,到底是谁错了?白迢月错了,她既然错了她不应该主动一点?

就连提剑都意识到这两日‘白迢月’怎么不神神叨叨的了,而且还时不时一脸怒意,难不成苏季这条鱼叼着诱饵跑了?这‘白迢月’正闷闷不乐?

提剑想着,也就发问。

“你这两日怎地没找苏季?你们两个忽然安安静静的,我都觉得不自在了。”

苏季转移话题说:“我们昨日在这里遇袭了你也不是不知道,你差点都失手了,你现在还这么三心二意?”

“我这是关心关心你,再者,你这两日躲在洛书城屁股后面我可得好好说说你了,我保护不了你?非得粘着洛书城?”提剑撇撇嘴,手里紧握着洛术剑,一双眼正紧张的盯着周遭的动静,二人脚步轻挪动。

苏季自然是想要反驳的,这洛书城自愿做牛做马保护他,他有什么好推拒的?就连他质问提剑,说她白迢月遇到危险时,洛书城会如何?提剑都斩钉截铁说那肯定舍己为人。毕竟咱们从小一起长到大的情分。

既然如此,还说什么?他打打不过,那不靠提剑和洛书城靠谁?

说实在话,苏季也是有私心的,关系这么近了,怎么也能打探出洛书城与白迢月的关系,咱们不说不问,就等对方主动。

现在新发现的一处地方,那是险象环生,所以连洛书城他们也都跑来一起冒险。

昨日那是什么情况,这一片水倾木虽然减少,但是此处杂草茂盛,枯树灌木丛也随处可见,好似一个密林,让人透不过气来。

不仅如此,昨日这周围的藤蔓原本在地上好好的,突然就有藤蔓袭击他们。如果根据山海志中记载不错,是植株有了自己的灵智,会攻击进入它们领域的一切物种,飞鸟昆虫皆会在此处失去生机。

昨天要不是提剑跑得及时,怕是两个人都要被那藤蔓勒死,最后慢慢没了气血,再经过风吹日晒,就剩下一把把骨头。

“就是这里了,大家都小心些。”提剑立刻凝重起来。

有人立刻屏息凝神,不敢大步流星的前行,只亦步亦趋的跟在提剑与苏季的身后。

云诺听着提剑小心翼翼的语气,又见他非得拉着洛书城一起,这般胆小谨慎,她真是想笑。

“这世上能喘气的多了去了,被喘气的欺负也就算了,还能被这种不能喘气的植株吓得屁滚尿流?提剑,你也太窝囊了吧?咱们宗主夫人手里就有一千爪藤,虽说攻击恐怖,但还不是被降服了?乖乖听话。”

云诺直言嘲讽提剑与苏季两个人,她薄唇一掀,言词刻薄无比。

“再者,咱们这里头白迢月的修为大家是有目共睹的,现如今跟在洛书城旁边装什么小可怜?”

第七章 喜欢谁不好? 第八章 手扛洛术剑 第九章 捡两个孩子 第十章 列阵来砍树 第十一章 叫那雷劈我 第十二章 初闻林歇云 第十三章 半夜找苏季 第十四章 这是迷路了? 第十五章 差点被淹死 第十六章 那两人打我 第十七章 沟里翻了船 第十八章 像打情骂俏 第十九章 终于正常了 第二十章 谁要你重情 第二十一章 有苦没法说 第二十二章 一起打头阵 第二十三章 长老都向她 第二十四章 索性就装死 第二十五章 想个好办法 第二十六章 墙头有个人 第二十七章 你在嘲讽我 第二十八章 吓他一哆嗦 第二十九章 女子澡堂外 第三十章 入住小黑屋 第三十一章 周挽风瞎说 第三十二章 随口打一赌 第三十三章 差点打哭她 第三十四章 三天不理你 第三十五章 她装小可怜 第三十六章 我想你了呗 第三十七章 上清的归来 第三十八章 云谐那废物 第三十九章 她有证据的 第四十章 吃太饱闲的 第四十一章 他狼心狗肺 第四十二章 亲自去保媒 第四十三章 苏季也急了 第四十四章 立深情人设 第四十五章 提剑挺害怕 第四十六章 骗人家学分 第四十七章 能爬得出去? 第四十八章 她态度不行 第四十九章 明早约搞事? 第五十章 哪个造孽的 第五十一章 打一顿怕啥 第五十二章 晨起未烧香 第五十三章 我横着走的 第五十四章 半夜溜出去 第五十五章 撞见洛书城 第五十六章 这点痛能忍 第五十七章 他口是心非 第五十八章 看她很奇怪 第五十九章 非得一起去 第六十章 真是烦死了 第六十一章 东西搞碎了 第六十二章 我的夫人呀 第六十三章 神明保佑我 第六十四章 他小心眼子 第六十五章 他瞧不起你 第六十六章 欠下风流债 第六十七章 拆自己的台 第六十八章 后面有尾巴 第六十九章 不让她花钱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作者:林宸岚 类别:灵异恐怖 综合评分 100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第六章 她太能耐了 2021-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