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章 吃太饱闲的
这厢白迢月有礼有度,杨纠游理事长负手立于也点了点点头,听人把话说完。白迢月直言不讳说:“杨理事长,我适才所说误会,是这时此时此刻我们上清仙门与摘星派并无矛盾。昨日得见,是摘星派的人,热忱的评论交流我们回去。”热忱?提剑都忍惊疑不定的目光望着白迢月,这脑子进白迢月直言说:“杨理事长,我方才所说误会,是此时此刻我们上清仙门与摘星派并无矛盾。今日得见,是摘星派的人,热情的欢迎我们回来。”。...

这厢白迢月有礼有节,杨纠游理事长负手而立也点了点头,听人把话说完。

白迢月直言说:“杨理事长,我方才所说误会,是此时此刻我们上清仙门与摘星派并无矛盾。今日得见,是摘星派的人,热情的欢迎我们回来。”

热情?

提剑忍不住惊疑的目光看着白迢月,这脑子进水了?糊涂了?先不说是否真无矛盾,你这话说出来也要有人信才是啊?

苏季立刻说:“对,就是如此。”

苏季看白迢月一眼,二人眼里的目光相同,顿时达成一致。

听苏季难得没有托着懒散的骨头,正儿八经拱手一遍解释说:“咱们摘星山脉地灵人杰,出了两个修仙宗门为世人所敬仰,大家同为修炼子弟,一同向道,平日里互相切磋提升修为都是可取的,所以大家来往密切了些。前段时日上清仙门的弟子出去历练,许久不见,甚是想念,遂我与刑霄霄等人商量一番前来迎接他们,甚是欢喜呀。”

甚是欢喜,欢喜到周围灵力波动,剑光四射,还双双掉进了摘星河?

你这解释未免太过牵强。

但是刑霄霄立刻附和说:“没错,就是欢迎他们的,只是欢迎的热烈了一些。杨理事长您看,这闽南地区有一个泼水节,那日人人都喜笑颜开,那水好似是神明赐予的神水,我们自然也效仿了一番。确实,有点东施效颦了,但是我们立意是好的。”

东施效颦?能用在此处?

可刑霄霄振振有词,不就是效仿人家嘛,有何问题?

执法堂再是按照门规制度处事,也要讲究个证据,人证不可取,物证不可取,你看看?只要一口咬定是欢迎,再欢迎激烈,咱也没触犯门规,今天可是递交了申请书规规矩矩请假出来的。

说着话,刑霄霄跟钱暮雨与夏莹珠等人使眼色。

钱暮雨也插话一句,“说的是啊。”

夏莹珠与周蝶相视一眼,虽然口不对心,可是也憋屈说一句,是,是误会。刑霄霄都这么做了,她就跟着做。

摘星派的人整齐划一。

这边上清仙门的人本来就是占理的,可是白迢月这么一说,倒是叫一些人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云诺想着方才躲避的狼狈,这会满心生气,张口就要说话。

就听得洛书城温柔的声音道出,“杨理事长,一切都是误会,您无需放在心上。”

白迢月扭头看洛书城一眼,她没想到洛书城这般正直的人此时也张口说瞎话了,不过有洛书城说话,旁人大多是不会坏事了。

她余光瞧着云诺一口气憋得满脸通红。

苏季一双眼紧紧盯着白迢月与洛书城,呵,这两个人,到真是挺心有灵犀。

杨纠游的目光环视四周,扭头看着上清仙门的人,质问道:“是吗?”

这一声厉喝,仿佛能引来天雷,这燥热的阳光也被云遮住了一半。

蝉鸣也忽然收敛了气息,沉默不语。

白迢月立刻回应道:“自然是的,明知理事长执法严明,明知宗门的门规是神圣的,弟子们怎么会明知故犯?这不是吃太饱了闲的没事干?无理取闹,打架斗殴,我们上清仙门不屑做这种事情。”

“呵……”刑霄霄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嘲讽的语气。

当白迢月清冷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的时候,刑霄霄挪了目光,他刚才什么都没说。

苏季也铿锵有力道:“我们摘星派的子弟热情善良,也不屑做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不会搅和的宗门不得安宁。”

众人沉默不语,杨纠游又怎地不知道他们心怀鬼胎?

只是上次白迢月来摘星派为苏季等人作证的时候他就觉得这白迢月奇怪,但是此时也不好奇他们的变脸速度了,这些子弟脑子还挺灵光,倒也是知道大局。

他打压归打压,今日也懒得落人固执的说头,而且他也是奔出去耍的,哪里会把时间浪费在这些混球身上?他们此刻懂事了,他也有一点点的安慰。

心中百转千回,但面上端正严峻的神色不苟言笑,他摆摆手,“好了,我也是偶然路过,你们今日该休息的休息。而你们,从萤草渔洲回来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

杨纠游看看自家子弟,再看看上清仙门那些资质出众的子弟,年少,就是好啊!

余光中他深深又瞥了一眼那个灵兽,虽然心里意外这次上清的收获颇丰,但他是执法堂的理事长,不能像刑霄霄这些混球一样无理取闹,脸皮那般厚实。你要说他刚才看到了吗?那自然是纵观全局,方才见人落水,一想到苏季那身子板怕出意外才现身罢了。

执法堂的人走了,摘星派的人也转身走了,白迢月临走时也看了苏季一眼,最近这段时日,好似做梦一样。

刑霄霄拉着苏季拧了一把他的袖子,撇嘴说:“想起刚才那一幕就觉得惊险,你说这个白傻子还真是柿子捡软的捏,以前只拼命跟我过招,现在还追着你不放了。我看你啊,在面对两个宗门之间的抉择,你那点小想法都是泡影。我现在真是太担忧……”

闻言,苏季冷不丁回头望了一眼,就看着白迢月那双犹如一汪平静湖水的眼眸,此时愣愣的盯着自己,苏季这心里头也是一阵恍惚。

刑霄霄循着苏季的视线,也将目光放在白迢月身上,他无声的伸手指了指,‘你等着’!

看着刑霄霄挑衅的样子,白迢月轻呵一声,比他还张狂。

扭过头,白迢月也准备往上清仙门去,听得云诺阴阳怪气的嘲讽说:“你这撒谎的本事真是见长!”

白迢月冷冷的看了一眼云诺,收回了目光。

提剑见白迢月懒得搭理云诺,就知道白迢月好好的一点事情没有。

不过白迢月不应云诺,他回怼说:“云诺,做人要能屈能伸,自己的事情何苦拉上执法堂呢?如果你想去执法堂小黑屋呆着我们也没意见,最好别拉上我们。”

云诺怎么会想去执法堂,要不然方才也不会闭嘴。

现在云诺是被怼的哑口无言,可提剑不依不饶了。

“还有你那个亲哥也是,自己有什么本事心里没点数吗?还招惹苏季他们,要不是我们帮你打架,你早就被人打哭了。”

“你!”

第七章 喜欢谁不好? 第八章 手扛洛术剑 第九章 捡两个孩子 第十章 列阵来砍树 第十一章 叫那雷劈我 第十二章 初闻林歇云 第十三章 半夜找苏季 第十四章 这是迷路了? 第十五章 差点被淹死 第十六章 那两人打我 第十七章 沟里翻了船 第十八章 像打情骂俏 第十九章 终于正常了 第二十章 谁要你重情 第二十一章 有苦没法说 第二十二章 一起打头阵 第二十三章 长老都向她 第二十四章 索性就装死 第二十五章 想个好办法 第二十六章 墙头有个人 第二十七章 你在嘲讽我 第二十八章 吓他一哆嗦 第二十九章 女子澡堂外 第三十章 入住小黑屋 第三十一章 周挽风瞎说 第三十二章 随口打一赌 第三十三章 差点打哭她 第三十四章 三天不理你 第三十五章 她装小可怜 第三十六章 我想你了呗 第三十七章 上清的归来 第三十八章 云谐那废物 第三十九章 她有证据的 第四十章 吃太饱闲的 第四十一章 他狼心狗肺 第四十二章 亲自去保媒 第四十三章 苏季也急了 第四十四章 立深情人设 第四十五章 提剑挺害怕 第四十六章 骗人家学分 第四十七章 能爬得出去? 第四十八章 她态度不行 第四十九章 明早约搞事? 第五十章 哪个造孽的 第五十一章 打一顿怕啥 第五十二章 晨起未烧香 第五十三章 我横着走的 第五十四章 半夜溜出去 第五十五章 撞见洛书城 第五十六章 这点痛能忍 第五十七章 他口是心非 第五十八章 看她很奇怪 第五十九章 非得一起去 第六十章 真是烦死了 第六十一章 东西搞碎了 第六十二章 我的夫人呀 第六十三章 神明保佑我 第六十四章 他小心眼子 第六十五章 他瞧不起你 第六十六章 欠下风流债 第六十七章 拆自己的台 第六十八章 后面有尾巴 第六十九章 不让她花钱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当我卧底宿敌仙门后

作者:林宸岚 类别:灵异恐怖 综合评分 100

白迢月是上清仙门万剑堂的弟子,在讲师与长老们的眼里,那是一颗袅袅升起来的新星,论修佛她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虽然为人高冷性格孤僻,人情世故上也没任何天赋。苏季是摘星派炼金术堂的弟子,炼得左手好装备,虽然落在扛剑的白迢月等人面前,那是望着身形羸弱,弱不经风,打起架来还得有个保护好他。可明明是他以一己之力挑起来了摘星派炼金术堂与上清仙门万剑堂的仇恨。比邻而居的两个宗门朋友见面就对掐。那次狭路相逢,打起架来,接着,两个人身体就交换了。一个淡漠,一个热情;一个性格孤僻,一个懒懒散散,本就年年月月拌嘴说狠话,此时更是相互看不不顺眼。咔嚓——。

第六章 她太能耐了 2021-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