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25章 喂我,味道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引得了邵纸烟身心愉悦的轻笑。她登时有些不好意思的,直接离开了大门,让人家直接过去的。随着高跟鞋的离开了,邱楚难免细细地的大量起眼前闭着眼睛的男人。没有醒着时候的狂娟霸气,和气死人不偿命的嘴巴。眼前这人,温润的好像轻描淡写的水墨画,干净柔软。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触摸。。...

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引来了邵纸烟愉悦的轻笑。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的,直接离开大门,让人家直接过去。随着高跟鞋的离开,邱楚不免细细的大量起眼前闭着眼睛的男人。

没有醒着时候的狂娟霸气,和气死人不偿命的嘴巴。眼前这人,温润的好像轻描淡写的水墨画,干净柔软。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触摸。

然而,邱楚就是这么做的。水葱的手指,细细的沿着沈临沂的脸颊轮廓开始描绘,肌肤的触碰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自己这个动作曾经做过无数次了。很熟悉。

就在她出神思考的时候,手指却猛地被人抓住。沈临沂紧闭的双眸陡然睁开,眼角不经意的染了一丝笑意。

“想睡我不想嫁我,恩?”

邱楚下意识的缩回手,脸色爆红。一时间也是尴尬的不行。真真是美色误人,美色误人呐!她的脸都被自己的色心给丢尽了。

“额,你要喝粥么?”机智的转移话题,把之前的保温桶拿到了沙发旁的茶几上,端给沈临沂。后者却是不接。

邱楚不免急了。“你干嘛呀,你知不知道刚才自己都饿晕了!”话语有些严厉,不知道邱楚是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沈临沂的眉眼,刚才似乎染上了一丝委屈。不过自己定睛一看的时候,依旧是黑白分明,沉墨如深渊。

“我饿晕了,没有力气。”沈临沂并不急,反而兀自欣赏起邱楚着急时候的憨样儿,然后缓缓开口,“你喂我。”

邱楚扶额,这这这,总裁您是真的沈临沂么?不会被掉了包吧。你这么大的人,要我喂?不过看着后者的眼神,丝毫没有半点绮丽的模样,邱楚只能认命。

好吧,就当自己母爱泛滥,眼前是自己不争气的儿子吧。

舀了一勺黏稠的粥,她递到沈临沂的嘴巴。“来,张嘴。”

沈临沂看着邱楚,不知怎么的,觉得从这个小女人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投喂牲口的感觉。迟迟没有张开嘴。

“哎呀,你倒是喝呀。”邱楚又往前送了一点。沈临沂这才沉默半秒以后,张开了他金贵的嘴巴。邱楚的心也算是落下了半分。

果然,说什么来着。有厌食症的倒霉孩子就是难伺候!

就这么,两个人没有任何的语言和眼神交流。邱楚喂一口,沈临沂吃一口。竟是觉得岁月静好。有一种莫名的想要停在此时的冲动。

“总裁?”最终还是推门而入的凌天打断了此刻的气氛。一进门,敏感的他顿时感觉到了刷刷的眼刀子正朝着自己飞来。看见邱楚蹲在那里,而自己家总裁真卧躺沙发。怎么看,两个人都是脸对脸。

作为一个合格的老司机,多年以来,也不是纯洁的一名祖国的青年花骨朵,早就变成了花朵了。凌天顿时心中YY无限,明白过来。

“您忙,您忙!”讪笑着推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关上了门。

邱楚也不在意。继续她的投喂工作。保温桶里还剩最后一口。她舀了出来,送进沈临沂的嘴里。

接着,自己就开始收拾饭盒。想起这牛肉蛋花粥,用料那么精良自己还没有喝上一口,不免有些喟叹:“我还一口没尝呢,就都没了。”

声音很小,完全就是自己嘀咕着玩。可是,她错误的估计了沈临沂的耳力。手上收拾的动作没停,并没有注意到躺在沙发上的沈临沂已经起了身。接着,自己的头突然被扳过去。嘴唇被猛地堵上,又什么流质的东西划入她的口腔。

“现在知道什么味道了?”微微挑眉,男人的话语传到她的耳朵里。她才意识到刚才沈临沂拿嘴给她渡食!

“你恶不恶心呀!”一时间气急,竟是连恶心这样的词语都用起来了。

刚刚一亲芳泽的沈临沂却是一点都不生气,还带着一丝愉悦的语气:“恶心?当初拉着我湿吻二十分钟的人也不知道是谁?还扬言不从就绑了我……”

最后一句是贴着邱楚的耳朵说的,轻呵出的气息,带着一丝的痒意。鬼使神差的,邱楚记起了那晚的画面。这下子,只能尴尬的沉默了。

貌似,那晚,是有这回事来着……

“咳咳”清了清嗓子,她假装无视沈临沂眼神的存在。淡定的收拾完自己的保温桶,然后转身就走。

不与傻瓜论长短。恩,就是这样。

至恋情缘:腹黑夫人觅佳夫

至恋情缘:腹黑夫人觅佳夫

作者:雾雍 类别:灵异恐怖 综合评分 100

一场出乎意料,她匆匆跑路,直到冷酷无情蛮横的男人再会出现“你我以为你切记主要负责?” 什么!A城权势滔天的男人求她主要负责?一纸契约签了字,自此节操是路人。 “您听我作出解释,有误会。压低着声音,邱欣怡面色阴狠的对着电话那头催促。可能以为邱楚中了药已经神智不太清醒了,也没有刻意的避开邱楚。邱楚却是也听不真切,只隐隐约约听见邱欣怡子在和别人拍照什么的。。

第3章 女人,该死 2021-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