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十四章 织机
这日,墨师傅对她地说:“你试一试织机,织上几路,看妥不停当。”穆十七娘惊讶地回答:“墨师傅,我平常但是是将得乱了的丝线重新整理各归其位罢了。哪里不懂得如何纺纱织布?这样精贵的锦缎,倘若织错了,如何赔得起?”墨师傅一脸愠怒,“要你织,你就织,这与平常调试工作有什穆十四娘吃惊地回答:“墨师傅,我平时不过是将弄乱了的丝线整理归位罢了。哪里懂得如何织布?这样精贵的锦缎,若是织错了,如何赔得起?”。...

这日,墨师傅对她说道:“你试试织机,织上几路,看妥不妥当。”

穆十四娘吃惊地回答:“墨师傅,我平时不过是将弄乱了的丝线整理归位罢了。哪里懂得如何织布?这样精贵的锦缎,若是织错了,如何赔得起?”

墨师傅一脸不悦,“要你织,你就织,这与平时调试有什么不同的?没有出息!”

穆十四娘受训之后,不敢再言语,仔细检查好各路丝线和梭机,发现一切正常之后,忐忑地踩着织机,慢慢地织了起来。

墨师傅见她几乎是织一行就停下来检查,发现没有错误之后才敢继续第二行。一脸地看不上眼道:“织布讲究得是流畅,流畅了才有节奏。你这样时不时停下来,最容易松一行紧一行,织出来如何能看。”

穆十四娘再也不敢大意,更不轻易停顿,大着胆子,紧记着所有丝线的规则,一行一行织了起来。心中一直等着墨师傅喊停的她,根本不晓得墨师傅早就退到一旁,对绣坊的主人说道:“怎么样?我帮你寻的这个新织娘比你原先那个好吧?这织机啊,是有灵气的,所以得要有灵气的人来操作,才能发挥它最大的效力。”

绣坊主人舒弱娘盯着那个坐在高凳上,双脚轮流踩踏着织机,双手更是自如地一拉一扯,再拨弄着梭机的小伙计,“好是好,不过,他是男子,成年了,还坐得住吗?”

墨师傅回了句,“谁说她是男子的?”

舒弱娘吃惊地转头看向墨师傅,“你收了个女徒弟?”

墨师傅摇头,“我可没收徒弟,只不过看她可怜,想给她一条生路罢了。”

舒弱娘回道:“墨老头,没想到,你到老了,反倒生了颗善心出来。”

墨师傅接道:“是要修来生罗。”

舒弱娘似乎极不愿意听到这话,“说什么浑话,别想偷懒,你可是答应过我男人的,有生之年,有求必应。”

墨师傅说道:“我这不是开始打算了吗?你可别小瞧她,这才多久,无论我交什么给她,她都做得有模有样的,这样灵巧之人,有遇而不可求啊。”

舒弱娘看着越织越顺畅的穆十四娘,“等她织完这匹,大家看过之后,再论吧。”

织得已经顺手的穆十四娘想着反应墨师傅如果觉得可以了,必定会喊停自己。没有喊停,那就是还要继续试机。于是,没再多问,也没再分神,照着原有的花纹,快速地织了起来。

穆十四娘是午饭后开始的,到傍晚时,线圈上的丝线所剩不多,织机后方的杆子上已经有了长长一条锦缎。

“不错,说明老夫我的手艺仍在,你这样的生手都能操纵自如了。”墨师傅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穆十四娘赶紧说道:“墨师傅,线都快织完了。”

“嗯,索性织完吧,省得换了人接手,松紧不一样。”墨师傅走到织机后方,站在织好的锦缎前面仔细地查看着。

穆十四娘回了句,“是,墨师傅。”就继续织着。

总算在晚饭前,将所有的丝线用完,穆十四娘停了下来,小心地整理着织机。而后还将杆子上的锦缎小心地卷成一卷,一边卷还一边仔细地检查着,发现并没有脱丝或乱纹的出现,才终于松了口气。

墨师傅说道:“送去舒掌柜那里吧。”

穆十四娘应了是,用棉布小心包好,报着就送去了绣坊前院。其间经过长长的廊桥,一侧都是一间一间的绣房,有些房间里只有一人,有些房间里有两人,有些房间里有三人,有些房间里就有五六个人了。而且越是人多的房间,见她从旁边走过,越是抬头看她。像那些一两个人的,自己连她们的脸都没看清,只看到乌云一样的头顶。

舒弱娘看着门外纤细的小丫头,和气地说道:“进来吧。”

穆十四娘进去后,恭敬地问道:“掌柜的,这是墨师傅让我送来的新织好的锦缎。”

舒弱娘回道:“展开来给我看看。”

穆十四娘老实地照做了。

舒弱娘俯身仔细地看着,一边看一边摸,直到将所有的锦缎看完,才直起身子,“回去吧。”

穆十四娘行了礼,出去后还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舒弱娘看着紧闭的房门,揉了揉发胀的后腰,“当家的,你说她像不像当年刚入行的我?这一恍眼,你逍遥去了,我也老了。”

墨师傅望着刚回来的穆十四娘,问道:“掌柜的说什么了?”

穆十四娘摇摇头,“墨师傅,我去帮你端饭吧?”

墨师傅皱着眉头朝她挥了挥手。

穆十四娘不明就里,记挂着自己的差事,得了墨师傅的首肯,转身就朝厨房走去。

“施小伙计,听说你织了一下午的布?”厨房的刘大娘问道。

穆十四娘点了点头,“墨师傅让我试机的。”

“掌柜的可夸你了?”刘大娘接着问道。

穆十四娘摇摇头,“这原本就是我应该做的,掌柜的为什么要夸我?”

刘大娘见来了人,只朝着她笑了笑,就将墨师傅的餐食端给了她。

来的几个人望着穆十四娘的背影,问刘大娘,“响了下午的织机,就是他在织吗?”

“可不是嘛,手巧着呢!”刘大娘夸赞道。

“那就是说织机要换人了?”有人问道。

“织机都弄坏了,能不换人吗?”另一人接道。

这时来吃饭的人越来越多,这几位识趣地住了嘴。

但是穆十四娘用了一下午织机的事,还是在晚饭时传开了。

端着墨师傅的碗盘送来厨房,顺便吃饭的穆十四娘,看到比平时添了许多打量她的人,轻声问刘大娘,“刘大娘,我做错什么了吗?”

刘大娘笑道:“没有,她们瞧稀奇呢。”

穆十四娘赶紧低下了头,心中百转千回,连饭都咽不下了,心中狐疑,难道自己在哪里露了破绽?之后又安慰自己一定要镇定,千万不能自乱方寸。

一边吃着饭,一边盘算着如果墨师傅责问,自己要如何辩解才显得更有诚意。

第七章 归府 第八章 穆府 第九章 逃离 第十章 过关 第十一章 同路 第十三章 缘份 第十四章 混徒 第十四章 织机 第十二章 远近 第十六章 留下 第十五章 帮工 第十七章 看清 第十八章 同桌 第十九章 识破 第二十一章 闯祸 第二十二章 诡辩 第二十三章 担责 第二十四章 绣技 第二十五章 意图 第二十六章 过目 第二十七章 心思 第二十章 刺绣 第二十八章 偶遇 第三十章 闯入 第三十一章 报信 第三十二章 盼兮 第三十三章 贪恋 第三十四章 取名 第三十五章 随行 第三十六章 心思 二十九章 私心 第三十八章 拒婚 第三十九章 符文 第四十章 首次 第四十一章 谋划 第四十二章 逃跑 第三十七章 殿试 第四十四章 谈判 第四十三章 翻墙 第四十五章 相见 第四十六章 车内 第四十七章 说服 第四十九章 开榜 第四十八章 游说 第五十一章 评价 第五十章 宴请 第五十三章 琼林宴 第五十四章 回应 第五十五章 谈论 第五十六章 放回 第五十七章 故障 第五十二章 游街 第五十八章 恩德 第六十章 齐心 第五十九章 相处 第六十一章 相处 第六十二章 尊重 第六十三章 别驾 第六十四章 恰巧 第六十六章 共食 第六十五章 同路 第六十七章 笛声 第六十八章 共情 第六十九章 误闯 第七十一章 绮念 第七十二章 探望 第七十章 看星 第七十三章 撇清 第七十四章 负气 第七十五章 介意 第七十六章 留她 第七十七章 游说 第七十八章 合伙 第七十九章 再赴 第八十章 偶遇 第八十一章 悦心 第八十三章 迷雾 第八十二章 故事 第八十四章 浮云 第八十五章 乞巧 第八十七章 冷热 第八十八章 醋意 第八十九章 流民 第九十章 争执 第九十一章 误会 第九十二章 乔装 第八十六章 失物 第九十三章 心思 第九十五章 莫名 第九十四章 拜师 第九十七章 受伤 第九十六章 衷情 第九十八章 伤心 第九十九章 缥缈
穆十四娘

穆十四娘

作者:意已阑珊 类别:现代言情 综合评分 100

穆十七娘怎么也没想起,快活容易逃脱了将她视作‘工具人’穆府,又遇恩人洛玉瑯后,诚心诚意地想知恩图报,恩人却一门心思想将她藏出来。随后哄着她改名换姓,又托词帮她弄户牒,未署名洛府施氏,还睁着眼说瞎话:“是以我府上的名义办的,因为姓洛,施氏是他们随便取的名字。”从来不没有没见过户牒的十七娘就这样被他骗了还对他涌泉相报。一直到恩人终于等到对她露着了狼尾巴,她才省悟,洛玉瑯索要的报酬从来不都也不是钱财,不是要将她吃干抹净!由恩人变为大灰狼的洛玉瑯一脸无辜:“谁让你一双眸眼那样勾人,我也是受害者快活好?”穆十七娘:“还不快去抱孩子喂奶时。”穆十四娘仓皇间看到了远处那赤色的红崖山,山顶上耸立着一块突起的岩石。身后的人声传入她的耳中就像野兽在狂叫,连带着从她身旁滑过的树枝都成了帮凶。她用尽全力穿行在山林间,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泥浆,努力提着因为沾了泥浆而变得厚重的裙衫,深一脚浅一脚地山下跑去。。

第六章 雨阻 2022-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