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一章 闯祸
穆十七娘习惯了往年的刺绣风格,一套裙摆的福字但是三日就绣好了。明白这衣料精贵,敢不敢造次,捧着送进了掌柜的屋内。掌柜的也没多话,让她稍等后,又拿来了另一条裙衫,是绣裙摆,但是这一次绣的是最很复杂的云纹,深深地浅浅足有四种颜色来体现出云朵的层次感。掌柜的也没多话,让她稍等之后,又拿来了另一条裙衫,也是绣裙摆,不过这次绣的是最复杂的云纹,深深浅浅足有四种颜色来体现云朵的层次感。穆十四娘看了看花样,一句话也没多问,捧着托盘就离开了。。...

穆十四娘习惯了以往的刺绣风格,一套裙摆的福字不过一日就绣好了。知道这衣料精贵,不敢造次,捧着送到了掌柜的屋内。

掌柜的也没多话,让她稍等之后,又拿来了另一条裙衫,也是绣裙摆,不过这次绣的是最复杂的云纹,深深浅浅足有四种颜色来体现云朵的层次感。穆十四娘看了看花样,一句话也没多问,捧着托盘就离开了。

掌柜的看她捧着托盘渐行渐远,眼神意味不明。天姿聪颖的人她也见过,但是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手艺的,却不多见。一个寻常人家的出身,莫说绣技,就是这样的布料都看得极少,哪敢说下手就下手,还毫不出错。要知道,不同的布料,用针的软硬都是有讲究的。像与她一同玩耍的银针,学了两年,现在也不敢让她去绣这样体面的外衫。

莫名出现的女娃,舒弱娘不能不多想。冷静之后,想到她如果是另有目的,就应该藏得极深,如何就这样没头没脑地一样样露了出来。难道,她的目的就是要让自己发现她的绣艺,这样才好达到她自己的目的?可一想又不对,她来了之后,每日所到之处,除了后坊的织机,就是厨房。从不多听多问,就连银针都是自己上赶着去寻她,她也从不到前面绣房来寻银针。

舒弱娘揉了揉自己发胀的额头,没了当家的之后,什么事都自己一力承担,真是辛苦啊!这种辛苦不在体力,而是于心累,累得无人诉说。

想起当家的在时常说的那句话:以不变应万变,其怪自败。

舒弱娘打算就这样对待施思,如果她的真名就叫这个的话。

穆十四娘哪里想到里面有这么多的弯弯绕绕,除了教授媖娘和灵秀用织机,空余的时间就一刻不停地绣着裙摆。掌柜的也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多绣不完的裙摆,穆十四娘绣完一件,她就再给一件。

这次,穆十四娘绣完一件裙摆,习惯性地将裙衫提在手上,看下摆是否平顺,如果有哪里微微翘起,就是自己针法有问题,松紧不一致使然。

这日碰上媖娘最喜欢的藕荷色,上面还绣了亮银色的荷花边,一朵一朵的花苞和荷叶随机摆放,飘起来非常生动。“好想有一件这样的衣衫啊。”

穆十四娘见她这样感叹,说道:“这样的有什么好?一点都不经事。”她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想到了当初自己在红崖山慌张逃命的时候,一身这样的衣衫几乎将她折腾了够呛。

媖娘却并不明白,反说道:“你不懂。不信,你试试,就明白有多舒服了。”

穆十四娘立马说道:“规矩怎么能乱?这是别人的衣衫。”这时听到灵秀的动静不对,赶紧起身去看,果然这一道织松了。媖娘满脸的不耐,“又要帮忙拆。”

穆十四娘看着可怜兮兮的灵秀,“我来吧,你去歇会。”

媖娘躲了差事,“那我替你送衣衫给掌柜的吧。”没等穆十四娘回就在,端起托盘就走了。

穆十四娘摇摇头,仔细地教着灵秀如何将织错的丝线一根根从织机里退出来,“这道工序没有难度,只要耐心就够了。千万记住,不要用力,要轻轻地不要扯坏了丝线。”

灵秀大气都不敢出,用指尖挑出一根丝线,穆十四娘转动着线轮,将丝线重新绕回去。

突然,媖娘脸色赤红地跑了进来,拖了穆十四娘就进了她住的厢房,“怎么办?我刚才不小心将那件裙衫弄坏了。”

穆十四娘看着她,“你偷试了?”

媖娘涨红着脸,低下头,算是承认了。穆十四娘几乎想要告诉她,这种事若是发生在穆府,板子不少于五十下,皮开肉绽,至少要在床上扒半个月。可这里不是穆府,她也不知道这里的规矩,“那现在怎么办?”

媖娘淅淅索索从身上掏出已经皱巴巴的裙衫,“我刚才就躲着试了一下,哪知这样不经事,就扯坏了。”

穆十四娘并没有伸手去接,因为她还没想好,要不要掺合到这件事里面去。“你看看嘛!你手巧,看能不能补得好。”

“你在绣坊长大,应该知道多余的事一件都不能做,掌柜的只让我绣裙摆,我不能多事。”穆十四娘已经有了决定,留在‘木花坊’这段时间,她不想再添乱。

“你看嘛,只扯了一根丝线,你手巧,帮忙绣个同色藤蔓什么的,不就遮掩过去了。娘说了,这些大家闺秀衣衫常常都只穿一次,不会注意的。”媖娘。

穆十四娘依旧摇了摇头。她可不认为这种取巧之事能得来好运。

“那我怎么办?”媖娘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我陪你去见掌柜的吧。”穆十四娘说道。

媖娘抬头,“你到底知不知道,犯这种错,是要被赶出去的。如果是你做的,还可以说是失手,可我拿什么来当借口啊!”

穆十四娘说道:“就如实说,只除去你一个人做的事。”

媖娘犹豫了一会,知道也躲不过去,就点了点头。

穆十四娘看了看天色,现在过去,还能赶得及回来吃晚饭。

走出厢房,穆十四娘对灵秀说道:“我与媖娘去送裙衫,你如果遇到不会的,千万不要用蛮力,等我回来再弄。”

灵秀盯着两人,似乎对媖娘红红的眼睛有些奇怪,但还是老实地点了点头。

一路到了掌柜的门前,就在门开的那一刹那,媖娘将手里的托盘往穆十四娘怀里一送,转身就跑开了。

掌柜的打开门,就看到一脸错愕的穆十四娘端着布满皱褶的裙衫站在门口。

掌柜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来,一言不发,转身回了自己的坐位。

穆十四娘思量着,今日若是被赶出去,自己该到哪里去容身。穆府出身的自己对势力一词的感受颇深,媖娘在绣坊犹如穆府的十三娘,不是她们这些庶女可以抵挡的。可是,这里毕竟不是穆府,绣坊终究掌握不了自己的生杀大权。

第七章 归府 第八章 穆府 第九章 逃离 第十章 过关 第十一章 同路 第十三章 缘份 第十四章 混徒 第十四章 织机 第十二章 远近 第十六章 留下 第十五章 帮工 第十七章 看清 第十八章 同桌 第十九章 识破 第二十一章 闯祸 第二十二章 诡辩 第二十三章 担责 第二十四章 绣技 第二十五章 意图 第二十六章 过目 第二十七章 心思 第二十章 刺绣 第二十八章 偶遇 第三十章 闯入 第三十一章 报信 第三十二章 盼兮 第三十三章 贪恋 第三十四章 取名 第三十五章 随行 第三十六章 心思 二十九章 私心 第三十八章 拒婚 第三十九章 符文 第四十章 首次 第四十一章 谋划 第四十二章 逃跑 第三十七章 殿试 第四十四章 谈判 第四十三章 翻墙 第四十五章 相见 第四十六章 车内 第四十七章 说服 第四十九章 开榜 第四十八章 游说 第五十一章 评价 第五十章 宴请 第五十三章 琼林宴 第五十四章 回应 第五十五章 谈论 第五十六章 放回 第五十七章 故障 第五十二章 游街 第五十八章 恩德 第六十章 齐心 第五十九章 相处 第六十一章 相处 第六十二章 尊重 第六十三章 别驾 第六十四章 恰巧 第六十六章 共食 第六十五章 同路 第六十七章 笛声 第六十八章 共情 第六十九章 误闯 第七十一章 绮念 第七十二章 探望 第七十章 看星 第七十三章 撇清 第七十四章 负气 第七十五章 介意 第七十六章 留她 第七十七章 游说 第七十八章 合伙 第七十九章 再赴 第八十章 偶遇 第八十一章 悦心 第八十三章 迷雾 第八十二章 故事 第八十四章 浮云 第八十五章 乞巧 第八十七章 冷热 第八十八章 醋意 第八十九章 流民 第九十章 争执 第九十一章 误会 第九十二章 乔装 第八十六章 失物 第九十三章 心思 第九十五章 莫名 第九十四章 拜师 第九十七章 受伤 第九十六章 衷情 第九十八章 伤心 第九十九章 缥缈
穆十四娘

穆十四娘

作者:意已阑珊 类别:现代言情 综合评分 100

穆十七娘怎么也没想起,快活容易逃脱了将她视作‘工具人’穆府,又遇恩人洛玉瑯后,诚心诚意地想知恩图报,恩人却一门心思想将她藏出来。随后哄着她改名换姓,又托词帮她弄户牒,未署名洛府施氏,还睁着眼说瞎话:“是以我府上的名义办的,因为姓洛,施氏是他们随便取的名字。”从来不没有没见过户牒的十七娘就这样被他骗了还对他涌泉相报。一直到恩人终于等到对她露着了狼尾巴,她才省悟,洛玉瑯索要的报酬从来不都也不是钱财,不是要将她吃干抹净!由恩人变为大灰狼的洛玉瑯一脸无辜:“谁让你一双眸眼那样勾人,我也是受害者快活好?”穆十七娘:“还不快去抱孩子喂奶时。”穆十四娘仓皇间看到了远处那赤色的红崖山,山顶上耸立着一块突起的岩石。身后的人声传入她的耳中就像野兽在狂叫,连带着从她身旁滑过的树枝都成了帮凶。她用尽全力穿行在山林间,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泥浆,努力提着因为沾了泥浆而变得厚重的裙衫,深一脚浅一脚地山下跑去。。

第六章 雨阻 2022-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