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五章 意图
“洛公子,莫也不是木花坊有不很周到之处,失礼了公子,舒弱娘在这里向公子赔礼了。”洛府各位主子的衣衫都为木花坊所出,始终以来相安无事。但是关于这位公子的传闻颇多,但她一向表示不甚在乎。昨日这位突然亲手登门,还明确提出这样匪夷所思的要求,舒掌柜没办法想起“开价吧,要当上这半个东家,我该出多少银子?”洛玉瑯语气已经有几分不耐。。...

“洛公子,莫不是木花坊有不周到之处,唐突了公子,舒弱娘在这里向公子赔罪了。”洛府各位主子的衣衫都为木花坊所出,一直以来相安无事。虽然关于这位公子的传闻颇多,但她向来对此不甚在意。今日这位突然亲自上门,还提出这样匪夷所思的要求,舒掌柜只能想到是木花坊无意得罪了这位大主顾,才令他上门挑衅。

“开价吧,要当上这半个东家,我该出多少银子?”洛玉瑯语气已经有几分不耐。

舒掌柜只得无奈地说道:“洛公子,这木花坊看起来风光,其实收益并不大,而且繁琐无比。舒弱娘是怕公子日后觉得不值当,我又拿出不您退股的钱,岂不是生生结了怨?”

“不赔钱就行了。”洛玉瑯说道。

舒掌柜哑然,自己推三阻四,就是不愿的意思,他竟然看不明白吗?看着洛玉瑯端起茶杯饮了一口之后,皱着眉头挑剔的样子,突然想到了一个法子,“洛公子,其实这件事对木花坊倒是没什么坏处,只是——不知府上知不知道?”尚未成年的公子就算手里有足额的私房,可这种大额的支出,如果得不到当家的首肯,怕是难以成事。

哪知洛玉瑯直接回复了她,“我跟父亲提过此事,原本是打算在木花坊对面开一家同样的绣坊,不过父亲建议我以和为贵,如果对这行感兴趣,不如入股。”说完意味深长地看着舒掌柜。

舒掌柜心中一紧,以洛府的财力,只要请来出色的绣娘,就算挤不垮木花坊,也会弄丢她半条命。木花坊是当家的和她半生的心血,怎能轻易化成东流水。

“洛公子当真只想当个不理事的东家?”舒掌柜问道。

“正是,而且我只占小股,不会抢了你的风头。”洛玉瑯说道。

“洛公子,实不相瞒,这种事我是第一次经历,实在是有些忐忑。”洛玉瑯听了,直接回了句,“无需多疑,你若担忧,我俩可私下签白契,反正我也不怕你赖账。”

舒掌柜越发糊涂,白契与红契不同,是不用经过官府的,他日如果起了纷争,官府也不会介入。转念一想,凭洛府的实力,这白契就与红契一样,容不得她造次。

想着这样一来,也不会有人知晓木花坊新添了股东,舒掌柜暗暗定下心来,毕竟平白的多了个东家,木花坊里里外外不知要多出多少口舌。“洛公子,既然如此,舒弱娘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有件事我需要事先言明,坊里除了前院店铺跑腿的伙计,后坊多为女眷,洛公子就算是东家也需多避些嫌疑才是。”

洛玉瑯微微一怔,而后一脸淡然地说道:“说了不理事便不理事,掌柜的多虑了。”

直到洛玉瑯走了许久,舒掌柜拿着手里的契书,看着眼前的银票,仍旧有些不可置信。

宫里的中秋宴在即,绣坊迎来了最繁忙的时候,有些挑剔的小娘子,或许是打听到了什么,今年送回来修改的裙衫竟比往年多上许多。各种匪夷所思的要求层出不穷,受了累的绣娘因此对穆十四娘有了怨言,埋怨着如果不是她炫耀绣技,她们也不必受这种累。

于是在管事娘子面前各种推托,穆十四娘刚走进掌柜的屋里,就被里面的各色眼神给刺得一激灵。不过穆府的功底并没有让她失态,给掌柜的行礼后,就静静地立在一旁。

“施思,大伙都对你的绣法颇有兴趣,为了尽快绣出令主顾满意的绣品,不如你跟大伙讲讲这明暗之间如何施针吧。”管事娘子在掌柜的示意下开口说道。

穆十四娘心想,自从能独立接绣活开始,自己就极力绣出与图样一般的颜色和图案来,只为少些口舌,至于绣法倒是随性所至,只要不浪费丝线,其他的倒是没有讲究。

反观今日众人眼光的不善,立即明白了,是自己尽力弥补的那件裙衫惹出来的事端。

“因为那件裙衫是藕合色的,又极为轻薄,我试了好多次,都因为丝线太粗显得极不匹配,万般无奈之下才将丝线剖成了八分之一,好不压过原本的色彩和丝质,其他的,也就是一般的明暗相交的绣法,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穆十四娘努力地一次性将话说透,免得还有人追问。

“八分之一,我的眼睛可受不住,掌柜的,这活我接不了。”有人接话,说完还恶狠狠地剜了她一眼。

“是啊,我年纪大了,可不敢与年轻人相比。”接二连三有人接话,言语间都是对穆十四娘的不满。

掌柜的看出了她们的不满中充斥着羡慕和嫉妒,丝线剖细,对绣娘来说并不是什么奇技淫巧,只是都只针对于用来装饰的摆件,毕竟丝线越细越经不得折腾,但凡穿的人一个不小心就极易弄坏千针万线绣出来的花样。

所以,绣娘们只在万不得已时剖线,而且最多分出四分之一,像这样整片整片的都用八分之一丝线来绣,一件绣品要花费平时两到三件绣品的时间,按量计价的绣娘们必然会不愿意。

“木花坊现在已经沦落至此了吗?看来,我不是另外想辙,就要盘算着易主了。”掌柜的说道。

绣娘们都听出了掌柜的言外之意,奴大欺主,放在哪里都是东家容忍不了的,她们不过是受人唆使,又借机想涨些工钱罢了,现在看掌柜的明显是护着这个小丫头,很快就有人服了软,“掌柜的,不是我不愿意接这活,实在是手里的活路推得太多,您知道的,我家里花销大,这要是少了工钱,就得断粮了。”与其帮人争些无谓的怨气,不如说出最实在的,也对自己最有利的话。

她的意见很快得到了多数人的响应,掌柜的了然,说道:“无须担心,主顾加了银子的,这银子我一分不留,都算给你们。”

见众人顿时充满欣喜,掌柜的又说道:“不过,话可说前头了,这活谁接了,银子就是谁的,若是因为偷工减料,主顾不满意,损失也由谁来担。”

木花坊定制的衣衫本来就贵,主顾新添了要求所需的银子更贵,绣娘们大致算出了自己的收益,想着必定会有求于这个小丫头,再看向穆十四娘的眼光就和缓了起来。

第七章 归府 第八章 穆府 第九章 逃离 第十章 过关 第十一章 同路 第十三章 缘份 第十四章 混徒 第十四章 织机 第十二章 远近 第十六章 留下 第十五章 帮工 第十七章 看清 第十八章 同桌 第十九章 识破 第二十一章 闯祸 第二十二章 诡辩 第二十三章 担责 第二十四章 绣技 第二十五章 意图 第二十六章 过目 第二十七章 心思 第二十章 刺绣 第二十八章 偶遇 第三十章 闯入 第三十一章 报信 第三十二章 盼兮 第三十三章 贪恋 第三十四章 取名 第三十五章 随行 第三十六章 心思 二十九章 私心 第三十八章 拒婚 第三十九章 符文 第四十章 首次 第四十一章 谋划 第四十二章 逃跑 第三十七章 殿试 第四十四章 谈判 第四十三章 翻墙 第四十五章 相见 第四十六章 车内 第四十七章 说服 第四十九章 开榜 第四十八章 游说 第五十一章 评价 第五十章 宴请 第五十三章 琼林宴 第五十四章 回应 第五十五章 谈论 第五十六章 放回 第五十七章 故障 第五十二章 游街 第五十八章 恩德 第六十章 齐心 第五十九章 相处 第六十一章 相处 第六十二章 尊重 第六十三章 别驾 第六十四章 恰巧 第六十六章 共食 第六十五章 同路 第六十七章 笛声 第六十八章 共情 第六十九章 误闯 第七十一章 绮念 第七十二章 探望 第七十章 看星 第七十三章 撇清 第七十四章 负气 第七十五章 介意 第七十六章 留她 第七十七章 游说 第七十八章 合伙 第七十九章 再赴 第八十章 偶遇 第八十一章 悦心 第八十三章 迷雾 第八十二章 故事 第八十四章 浮云 第八十五章 乞巧 第八十七章 冷热 第八十八章 醋意 第八十九章 流民 第九十章 争执 第九十一章 误会 第九十二章 乔装 第八十六章 失物 第九十三章 心思 第九十五章 莫名 第九十四章 拜师 第九十七章 受伤 第九十六章 衷情 第九十八章 伤心 第九十九章 缥缈
穆十四娘

穆十四娘

作者:意已阑珊 类别:现代言情 综合评分 100

穆十七娘怎么也没想起,快活容易逃脱了将她视作‘工具人’穆府,又遇恩人洛玉瑯后,诚心诚意地想知恩图报,恩人却一门心思想将她藏出来。随后哄着她改名换姓,又托词帮她弄户牒,未署名洛府施氏,还睁着眼说瞎话:“是以我府上的名义办的,因为姓洛,施氏是他们随便取的名字。”从来不没有没见过户牒的十七娘就这样被他骗了还对他涌泉相报。一直到恩人终于等到对她露着了狼尾巴,她才省悟,洛玉瑯索要的报酬从来不都也不是钱财,不是要将她吃干抹净!由恩人变为大灰狼的洛玉瑯一脸无辜:“谁让你一双眸眼那样勾人,我也是受害者快活好?”穆十七娘:“还不快去抱孩子喂奶时。”穆十四娘仓皇间看到了远处那赤色的红崖山,山顶上耸立着一块突起的岩石。身后的人声传入她的耳中就像野兽在狂叫,连带着从她身旁滑过的树枝都成了帮凶。她用尽全力穿行在山林间,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泥浆,努力提着因为沾了泥浆而变得厚重的裙衫,深一脚浅一脚地山下跑去。。

第六章 雨阻 2022-0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