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架空
金环蚀

金环蚀

作者:桃乐丝皮皮 类别:历史架空 综合评分 100

一部女人的史诗:国破山河城池在,恨别仍恋故土深,感时百花齐溅泪,烽火连天鬓影痕。豪情义语舒胸臆,情痴眼泪宛转嗔,颠沛流离终不悔,愿我中华重返春。“蜜来哎葫芦,冰糖儿多哎,咧”。“咧”字拖得很长。。

第六章 胡同里的大妞 2022-05-12



金环蚀豆瓣评分  金环蚀剧情详细介绍  金环蚀观后感  金环蚀 豆瓣  上译老电影金环蚀  金环蚀仙人球  金环蚀 山蓝  金环蚀 上译国配  金环蚀电影简介  金环蚀  


宝玥低首不语,云姐扑哧一笑,接口道:“那不更费了么,一打就是四只脚。”

“吱嘎”一声,就见一个发髻梳得溜光中年女人推开四合院大门口,她穿着干净的蓝布衫,一看就是大户人家里帮佣老妈子。这老妈子朝外张望几眼,自言自语道:“多新鲜的雨啊。”言罢她才扭身回头冲后面小声道:“大妞,出来罢。”

云姐低下头,俯在逯太太耳边,说:“您忘啦,宝诗去到东交民巷的正金银行寄钱了呀,老爷说要锻炼她自己做事。”逯太太这才想起来,她历来最疼爱的就是长女宝诗,见她错失良机,有些惋惜,只好说:“那么宝慧和宝玥总归在家。”云姐抿嘴笑道:“只有宝慧小姐在,宝玥估计出去玩了。”逯太太正色道:“宝玥忒顽劣,早上说她几句就哭,这会儿是谁领她出门的?肯定是张妈。算了,先把二小姐带过来!”逯宇轩几个孩子里,最喜欢的就是宝慧,因为一向觉得她机敏过人,所以听了她们主仆的对话,倒觉得甚好。

刘三杰酒过三巡,感慨道:“宇轩你在外洋读过书,现在总统府有差事,不过有些画界的事儿,还是我消息比你灵,知道吗,乌祖光年初在上海办了上海国画美术院,前几天还发电报叫我过去共事呢。”逯宇轩沉吟道:“这可是‘中国第一所美术学校’,祖光倒是个有魄力的人。”刘三杰点头说:“可不是,以前还有人说他太文雅,不像是能办事的人,好像要做大事,就非得泼辣刁钻一样。”他顿一顿,才又说:“不过我这人就喜欢北平,连去趟天津卫都觉得远,否则前年早就去巴黎学画了,唉。”忽然想起陈年旧事,刘三杰有些黯然。

北平那时车辆少,街道上几乎听不到汽车喇叭。一大早,听到的常常是鸽哨声,抬头仰望,就见水洗似的蓝天,呜呜的鸽哨声由远而近,一群鸽子掠过头顶又远去了,街头巷尾传来了清晨的市声。

逯太太才不管什么二三子,她只是松了口气,觉得拜师的事儿铁板定钉,可见自己这个女儿,平常倒没有看错,的是冰雪聪明,比常人更胜一筹呢。

云姐在口说:“太太,晚上要出门么?我好给您准备衣服。”逯太太歪着脑袋想了片刻,才说:“今天既不想跳舞,也不想去看电影,这样吧,你电话到春明舞台问还有没有包厢,给我订一个,我要去听戏。”话音刚落,就见两个小女孩一前一后跑进来,其中个子高,长得漂亮的女孩抱住逯太太的肩膀,撒娇道:“妈,我也要去听戏。”这是逯宇轩的长女,也是逯太太最疼爱的那一个。云姐这时已经拿来了一件派力司斗篷,上面缀着水钻青丝辫滚边,逯太太点头示意,云姐这才把它挂起来,说:“法国的料子就是好,这件衣服穿出去,绝对艳压群芳。”

逯太太没读过《庄子》,不知道这个典故,听到乌龟就以为是骂人的话,立刻就变了脸色,逯宇轩和刘三杰却是饱读诗书的人,都诧异于这孩子的机敏,刘三杰向来推崇老庄并以此为佳皋,谁想到一向的夫子自道,竟然被一个黄口小儿道出,倒是觉得欣慰,甚至萌生了和宝慧有缘的感觉。

这回轮到宝慧开口了,她不满道:“凭什么这样说啊?”

等到小女孩迈出大门,张妈这才回身将门掩好,回头笑道:“三小姐脾气不小,一说不让吃糖,就把好端端的玩具给胡噜到地上了。”言罢,她从怀里掏出手绢,原来里面裹着几粒糖。张妈俯身把糖递到女孩子面前,小声说:“当心别让太太看见,不然回头又要讲了。”

这话斩钉截铁,尤其那种神态,倒颇有些仗义的样子,宝玥感激地瞥眼二姐,逯太太则奇道:“你不是前几回都吵着闹着要去么?怎么今儿有了机会,又要留家里?”宝慧笑道:“我不是有师傅教学画画了吗,晚上得去看画册子去,免得师父将来考起来,什么都不知道。”

宝玥一边跑,头也不回地说:“让宝慧和宝诗她们去好了。”

“油又清来面又白,扔到锅里边漂了起来,越炸越炸赛过烧鹅来,好大个的那是油炸鬼哎。”

逯太太听说过他之前曾有过一个情深意笃的师妹,在绘画界是个才女,奈何她一心求学法兰西钻研油画,而刘三杰学得是国画,兼之畏惧外洋,最后两人只好分道扬镳。

等到下午,酒席散尽,逯太太在卧室里收拾东西,这卧室极宽阔,进门先是一架绿纱屏风,后面是一张大铜床,垂着珍珠罗的帐子,床上的被褥就像绸缎庄的玻璃样子柜一般,真是个锦绣堆积。这时,就见云姐领着宝玥打外面进来,逯太太搭眼看下女儿的脚,见那鞋子上都是泥巴,一处还裂开了口子,遂没生好气道:“你这脚跟马蹄子一样,还穿什么鞋子?我给你钉铁掌吧。”

逯太太撑不住笑了,把女儿拉到身边问:“没在外边乱吃东西吧?”宝玥点头,逯太太交待云姐去拿些吃的。不一会,她就端了个托盘过来,里面既有乳油蛋糕、玫瑰饼干,以及一杯热牛奶,还有一碗热呼呼的木樨饭和鸡蛋羹。宝玥真是饿了,顿时就把头埋了下去,狼吞虎咽起来,逯太太一方面心疼女儿,一方面又忍不住提醒道:“舀汤时,汤匙不要把碗碰得当当响,最不是女孩儿家相。”

逯太太为岔开当前令人伤感的话题,道:“我想问问,刘先生现在有没有收过弟子?我家里,倒是有三个孩子,不过都是女儿家。”刘三杰虽然醉了,倒也听懂逯太太的言外之意,笑道:“我那些本事,都是拿来玩的,女公子们要是不怕不学无术,我倒愿意倾囊教授。”逯太太大喜,道:“女孩家么,陶冶下性情而已,又不是要做大师。”刘三杰微微牵动下嘴角,逯宇轩便知道这话不入他的耳,忙道:“刘兄这种身份资历的人,既然肯收私塾弟子,必然是希望他能成气候的,否则随便玩几下,也太辱没他的盛名。”刘三杰笑笑,才道:“逯兄抬举我了,但本人生性疏懒,只能收一个学生,而且由我来挑,否则怕实在担当不起。”

逯太太趁热打铁,忙对女儿道:“还不快拜见师傅,这可是京城画界有名的大师。”刘三杰一听,连忙挥手道:“不敢当,过誉了。”宝慧起初见他满面络腮胡子即密且硬,如同板刷,还有些惧意,如今见他面相可亲,言语亲切,略微也大了点胆子,隧道:“您就是庄子里面讲的那只楚国的乌龟,缩在里面不出来,需要有人把您尾巴拉出来才好。”

等到晚间,宝慧自去父亲的书房取了画册来看,宝玥就在书房里拿着儿童画报看。张玛过来送茶,见他们姐两个都很认真的样子,欣慰道:“真是两个用功的孩子。”宝慧忽然开口问:“张妈,你眼角怎么发红呢?是哭了么?”张妈没想到这个二小姐目光如炬,自己刚才确实哭过,自以为掩饰的很好了,竟然没躲过她一个小女孩的眼。宝玥素来和张妈要好,走过去垫着脚尖,说:“让我看看,张妈你为什么哭,难道因为妈妈带云姐去看戏,没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