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职场升职
祁佑长安

祁佑长安

作者:拔山壮士 类别:职场升职 综合评分 100

廖久安做了一场梦。梦里的她荒诞不经愚不可及,连累到了疼爱她的家人一同与她陪葬。醒回来后,却意外发现梦里的那些事情正桩桩件件再现。她一门心思想将自己的家人保全,却意外发现这个世界也乱了出来。小小女子在权利漩涡里找寻生机,而已这个男人怎么靠了回来?景祥院里,一个年轻女子脚步匆匆地进了屋子。年轻女子一身丫鬟打扮,可手腕上发簪上的金银饰物却显示着主人的地位。来人正是景祥院里的大丫鬟——妙青。。

第6章 又见王治 2022-05-15




王治果然不负众望,取得了探花的好名次。王治在大殿之上向皇上求亲,并且言之凿凿:“微臣心有所属,早已与长安郡主私定了终身。只因微臣没有功名不敢上前求取,现如今,微臣考上了功名,遂向皇上求取廖郡主,望皇上恩准。”

廖久安像个破布娃娃似的躺在床上,她的头一阵阵疼痛。

梦里的廖久安嫁给了进京赶考的山西王家嫡次子——王治。

现在的庆国皇帝好不容易平定内乱,将四位兄弟流放的流放,囚禁的囚禁。正打算一展拳脚之时,边疆来报——昭奴来犯。

梦里的廖久安实在是有些惨。那个廖久安年岁比现在的自己要大很多,容颜憔悴,满脸的怨恨与不甘。廖久安像一个局外人似的看着另一个自己所经受的一切。

靖王道:“自然了,看在郡主的份上,我也要同意了。”

这下局势就微妙了。廖家到底站在谁的身后,这还真是说不清。

等她再醒来,屋子里就只有她一个人了,手腕上还被绑着铁链。

身为现任庆国皇帝的伴读,廖原临危受命,要去与昭奴决一死战。可是廖原的夫人也即将临盆。

王治每隔一段时间就来凌辱廖久安,希望廖久安能怀上孩子,压榨她的最后一点价值。可是,过了一年又一年,廖久安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

弟弟上前一步:“请姐姐放心,你若过得不幸福,弟弟亲自接你回家,我们与那王家断的干干净净,只是长姐你此刻蒙了心智,一心只觉得那王治好,看不清这厮的狼子野心。此刻说什么都晚了,弟弟只有一句话。王家若待你不好,弟弟亲自接姐姐回来,必不被那王家欺辱。”

小妹扑在母亲怀里放声大哭,却被母亲捂住了嘴:“咱们要开开心心的送安安出嫁。”

王治却好像心情很好:“本官今天心情好,再告诉你个好消息,二皇子登基了,现在已经是新皇了,至于征北侯府,侯爷和小侯爷远赴西北,却不想被流寇击杀,侯爷夫人因为受不了打击,急火攻心去世了……”

廖久安脚步不停,脑子里却再回想梦里的事情。梦里的场景断断续续,每次有大事发生前,廖久安总能梦到一些细枝末节帮她躲过灾祸。廖久安不记得这个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好像她的记忆里,常有这个梦发生。她在这个梦里看到了截然相反的廖久安的一生,虽然梦做的断断续续,可也能推断出个大概。

廖母心底一阵冰冷,看着自己宠爱的长女,满心疼爱却喜欢上了这样一个人渣。虽痛心,却仍然为廖久安准备丰厚的嫁妆。

而此时,王治拿出了证据:“谦之不敢妄言。请皇上过目!”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了廖久安的护身玉坠。这玉坠本是太后的陪嫁之物,当年廖久安抓周之时,太后娘娘亲手所赐。这些年,廖久安一直贴身带着,若说是其他物件还有推脱的可能,但这个玉坠是万万抵赖不得的!

母亲天天以泪洗面,廖久安觉得众人看自己的眼神也都是嘲讽,越发不爱出门了,只每日缩在景祥院里。

皇上感其心意,也落下泪来:“爱卿放心,你若胜,等你班师回朝之日,你的妻子孩儿与你一同接受这荣光,你若败,你的孩子就是朕的孩子,位同皇子。”

圣旨已下,盖棺定论,无论廖久安是否与王治私定了终身,都不可能有别的选择了。

  • watch
    安送到&安已经 发表了帖子
    2022-05-19 11:21:51

    隔日,王治便将廖久安送到了靖王府,靖王府疏于防备,等人们发现的时候,廖久安已经引火自焚了。

  • watch
    态度瞬&的带美 发表了帖子
    2022-05-17 07:26:37

    王家的态度瞬间转变了,王治一个接一个的带美人进府,不过短短一年时间,廖久安就疲于应付这些女人。王家老太太也嫌弃廖久安未能怀孕,越发不给她留脸面。最后妙兰也爬上了王治的床!

  • watch
    做了准&禁卫军 发表了帖子
    2022-05-18 04:27:23

    靖王笑眯眯地望向廖久安:“还真是,当年在宫里遥遥一见,诶呀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本王也已经想了这么多年了。”王治连忙接话:“王爷放心,我已经做了准备,您请尽兴,只是禁卫军统领……”

  • watch
    是一个&新入朝 发表了帖子
    2022-05-18 06:09:36

    廖久安下嫁王家好像是一个信号,朝堂格局进行了大清洗。太子与二皇子的皇位争夺战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新入朝堂的王治竟然靠向了二皇子一派,可征北侯府却是保皇党的,换言之,皇帝立谁为太子,征北侯就支持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