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游戏竞技
嫡嫁千金

嫡嫁千金

作者:千山茶客 类别:游戏竞技 综合评分 100

薛家小姐,才貌双绝,十七嫁得顺心郎,恩爱有加合谐,三载相伴左右,郎君高中状元。夫荣妻不贵,他性贪爵禄,为做驸马,将她视为尚公主路上的绊脚石,藏尸灭嗣。娇纵公主站在她塌前讥笑:就是你容颜绝色,才学无双,终归而已个小吏的女儿,本宫碾死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的!被污声名,锥刺股服毒自尽,幼弟为讨公道却被强权谋害,老父得此噩耗一病不起松手人寰。洪孝五十三年,燕京第一美人薛芳菲香消玉殒,于落入水中的首辅千金姜梨身体中重焕新生!踹迈入高门大户,秘事腌臜层出不绝。各路魑魅魑魅,牛鬼蛇神,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曾柔软细腻心肠,而如今厉如日头热辣辣的照射着燕京大地,街边小贩都躲到树荫下,这样炎热的天气,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都不耐烦出门苦晒,唯有做苦力的长工穷人,挑着在井水里浸泡的冰凉的米酒,不辞劳苦的穿梭于各大赌坊茶苑,指望渴累了的人花五个铜板买上一碗,便能多买一袋米,多熬两锅粥,多扛三日的活路。。

第六章 猴子 2022-05-15



嫡嫁千金男主  嫡嫁千金多少字  嫡嫁千金免费阅读  嫡嫁千金笔趣阁  嫡嫁千金男主什么时候出场  嫡嫁千金百度百科  嫡嫁千金千山茶客  嫡嫁千金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嫡嫁千金txt百度云  嫡嫁千金  


第七章 花妖 第八章 来人 第十章 美人 第九章 私情 第十一章 必归 第十三章 来人 第十二章 姜家 第十四章 回府 第十六章 弟弟 第十五章 交锋 第十七章 家人 第十八章 打听 第十九章 价值 第二十章 姐妹 第二十二章 故人 第二十四章 窥见 第二十三章 熟人 第二十六章 沈家 第二十五章 阿狸 第二十七章 璞玉 第二十八章 惊变 第二十九章 指认 第三十一章 假的 第三十二章 嫁祸 第三十三章 芸双 第三十四章 双雕 第三十五章 世子 第三十七章 胜局 第三十六章 相商 第三十八章 白雪 第三十九章 启蒙 第四十章 官学 第四十一章 说服 第四十二章 见字 第四十三章 决定 第四十四章 挑拨 第四十五章 进学 第四十六章 好人 第四十七章 柳絮 第四十八章 亲戚 第四十九章 真假 第五十章 仗势 第五十一章 告状 第五十二章 共情 第五十三章 上门 第五十四章 表哥 第五十六章 乐师 第五十五章 两讫 第五十七章 三赌 第五十八章 奉陪 第五十九章 看戏 第六十章 京华 第六十一章 校考 第六十二章 榜首 第六十三章 喜讯 第六十五章 三门 第六十三章 双魁 第六十六章 盛名 第六十七章 永宁 第六十九章 仇人 第六十八章 下场 第七十一章 上场 第七十章 他来 第七十二章 绝艳 第七十三章 爱美 第七十四章 御射 第七十五章 惊险 第七十六章 悔婚 第七十七章 宴帖 第七十八章 进宫 第七十九章 招摇 第八十章 故技 第八十一章 前程 第八十三章 遇美 第八十二章 引祸 第八十四章 混乱 第八十五章 争夫 第八十六章 怨恨 第八十七章 中秋 第八十八章 堂会 第八十九章 观戏 第九十章 舅舅 第九十一章 回乡 第九十二章 同行 第九十三章 叶家 第九十四章 花楼 第九十五章 琼枝 第九十六章 叶三 第九十七章 知府 第九十八章 闹事 第九十九章 化解 第一百章 外室 第一百零一章 花开 第一百零二章 戏毕

屋子里凉爽又清新,靠近小几前的塌上,坐着一名美妇人,美妇人一手支着下巴,懒洋洋的瞧着面前的账本。在这妇人的身边,还有一名十三四岁的娇美少女,一边吃着加了碎冰的冰糖果子酪,一边随手翻着眼前小山一样高的帖子。两个婢子安静的站在身后,轻柔的为她们二人打着扇。

沈玉容高中状元,少年得志,身份不比往日。她薛芳菲纵然才貌双全,却到底只是一个县丞的女儿。沈玉容得了永宁公主的青眼,或许他们已经暗度陈仓,总之,她薛芳菲成了绊脚石,要给这位金枝玉叶的皇家公主腾位置。

下了一夜的雨,山风更寒,庵堂靠柴房的一间屋子里,有女子的抽泣声不断传来。

那一日是薛芳菲的噩梦。

永宁公主柳眉倒竖,跟着冷嘲道:“你清高又如何?日日在这里不曾出门,怕是不知道你父亲的消息,本宫特意来告诉你一声,你父亲如今已得知你败坏家门的事,也知你弟弟被强盗害死,生生被气死了!”

这样如珠如宝捧在掌心里长大的女儿,薛怀远为她的亲事发了愁。高门大户固然锦衣玉食,无奈身不由己,薛怀远看上了沈玉容。

永宁公主说了许久,似是不耐烦,将那盆海棠随手放在桌上,示意两个仆妇上前。

“你是谁?”薛芳菲问。话一出口她就愣住了,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但却又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不对劲。

这个声音……娇娇脆脆的,虽然疲惫,却泛着少女特有的软糯。

薛芳菲也到了要出嫁的年纪,她容貌生的太好,远近公子哥儿高门大户都来提亲,甚至还有薛怀远的上司想要纳薛芳菲为填房。薛怀远自然不肯,自小丧母,让薛怀远格外疼爱女儿,加之薛芳菲乖巧聪慧,薛怀远从小便不曾短了薛芳菲吃喝,但凡力所能及,都要薛芳菲用最好的。是以虽然薛家只是小吏家府,薛芳菲却出落得比大家闺秀还要金贵。

永宁公主!眼前突然飞快闪过一些画面,薛芳菲想起来了,分明是永宁公主来挑衅,她被永宁公主的下人勒死,难道她没死么?怎么可能?永宁公主这样斩草除根的人,不可能留下她的性命。

桐乡只是个襄阳城的小县,薛怀远是个小吏,薛芳菲母亲在生薛芳菲弟弟薛昭的时候难产去世。薛母死后,薛怀远没有再娶,家中人口简单,只有薛芳菲姐弟和父亲相依为命。

薛芳菲道:“永宁公主。”

“姑娘,”桐儿看起来像是要哭了,她道:“姑娘,奴婢知道您心里不痛快。二小姐他们怎么能抢了您的亲事,那是夫人在的时候为姑娘定下的亲事。宁远侯他们家怎么能干出背信弃义的小人勾当。还有老爷,姑娘,奴婢知道您怨老爷,可是您不能看不开什么都不要了啊,您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夫人想想,夫人在天之灵看到了您这样,该有多难过啊!”

“本宫和沈郎情投意合,可惜偏有个你,本宫当然不能容你。若你是高门大户女儿,本宫或许还要费一番周折。可惜你爹只是个小小的县丞,燕京多少州县,你薛家一门,不过草芥。下辈子,投胎之前记得掂量掂量,托生在千金之家。”

那一盆海棠,在她挣扎之际被碰倒,摔在地上落了个粉碎,花盆之中花泥泛着苦涩香气,枯萎的枝干跌落出来,描摹的彩绘残缺不堪。

“姑娘……姑娘可怎么办呀……”

她其实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只是在席上喝了一点梅子酒,便觉得困乏,迷迷糊糊被丫鬟搀回房中休息……等她被尖叫声惊醒的时候,便见屋里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而她自己衣衫不整,婆母和一众女眷都在门口,讥讽厌恶或是幸灾乐祸的看着她。

最左边的丫鬟回头看了一眼窗户,道:“天热,这屋里的药味也散不出去,难受死了,真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世道就是这样,人走茶凉呢。

  • watch

    &什么人 发表了帖子

    2022-05-16 05:45:12

    紧接着,少女独有的娇俏声音响起:“管她做什么,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人,什么人家都敢攀扯。”

  • watch
    然明白&过来, 发表了帖子
    2022-05-17 01:09:55

    薛芳菲甫一睁开眼,便觉得耳边嘈杂。她费力的动了动手指,只觉得身子沉得要命,再一动,忽然明白过来,并非身子沉得要命,而是身上盖的被子太沉了。

  • watch
    说新科&分同情 发表了帖子
    2022-05-17 11:52:24

    “别说这个了。”妇人却换了另一个话头,“听说新科状元的妇人前几日病逝了,明日还得登门吊唁。”她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同情,“年纪轻轻的怎么就病故了,真是个可怜人啊。”

  • watch
    上你爹&酪端走 发表了帖子
    2022-05-16 08:10:22

    美妇人看了她一眼,道:“少吃些凉的,省的晚上你爹回来你又吃不下饭。”说罢对身边的婢子道:“如意,把果子酪端走,这壶茶凉了,换壶热的香茶来。”

  • watch
    人,季&姜幼瑶 发表了帖子
    2022-05-17 03:06:37

    屋子里的夫人是当今首辅姜元柏的继室夫人,季淑然。那少女便是首辅千金,季淑然的亲生女儿,姜家三小姐姜幼瑶。

  • watch
    烛光,&掩惊喜 发表了帖子
    2022-05-16 06:53:10

    身边的哭泣声戛然而止,就着桌上昏暗的烛光,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难掩惊喜的脸,她道:“姑娘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