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生活
清朝经济适用男

清朝经济适用男

作者:邹邹 类别:都市生活 综合评分 100

《在清朝经济适用于男》目前已上市后!新书正式出版共分两册:上册:《大清凌厉人妻》下册:《在清朝经济适用于男》新婚、已婚、对婚姻很好奇的男

第四章 逃灾路上的粟娘(下) 2022-05-16
第五章 江宁破庙里的粟娘 第六章 江宁小院的粟娘(上) 河道总督 漕运总督 漕帮 第七章 皇家御船上的粟娘(上) 第六章 江宁小院的粟娘(下)大修 第七章 皇家御船上的粟娘(中) 第七章 皇家御船上的粟娘(下) 第八章 江宁手帕巷的粟娘(七夕加更) 第九章 江宁织造府的粟娘(上) 第九章 江宁织造府的粟娘(中)500更 第九章 江宁织造府的粟娘(下) 第十章 慈宁宫里的粟娘 第十一章 畅春园里的粟娘(上)小修 第十一章 畅春园里的粟娘(下)小修 第十二章 大草原上的粟娘(一) 第十二章 大草原上的粟娘(二)小修 第十二章 大草原上的粟娘(三) 第十二章 大草原上的粟娘(四) 第十三章 高邮小村的陈演(上) 第十三章 高邮小村的陈演(下)PK加更 关于女主不知道九龙与雍正的解释 第十四章 远在清河的陈演(PK求票) 第十五章 王家村的王宋氏 (求粉红票) 第十六章 高邮小村的齐强(求粉红票) 第十七章 高邮城的四阿哥(下)小修 第十七章 高邮城的四阿哥(上)小修 第十八章 回家过年的陈演(上)加更 第十七章 回家过年的陈演(中) 第十七章 回家过年的陈演(下) 第十八章 高邮小村的齐家兄妹(上)加更 第十八章 高邮小村的齐家兄妹(下) 第十九章 知州衙门的刘师爷(求粉红票) 第二十章 瓜洲茶园的刘延贵 (加更) 第二十一章 常州漕帮的罗世清 第二十二章 京城茶庄里的秦道然(一) 第二十二章 京城茶庄的秦道然(三)小修 第二十二章 京城茶庄的秦道然(二)小修 第二十三章 九皇子府的双虹(上) 第二十二章 京城茶庄的秦道然(四)小修 第二十三章 九皇子府的双虹(下)小修 经济适用男的含义和第一卷的写作意图 第二十四章 洗三宴上的兄弟们(一) 第二十四章 洗三宴上的兄弟们(二) 第二十四章 洗三宴上的兄弟们(三) 第二十四章 洗三宴上的兄弟们(四) 第二十五章 京城小院的齐粟娘 第二十七章 德州行宫的刘三儿(上)小修 第二十六章 乾清宫的穆德士 第二十七章 德州行宫的刘三儿(中) 第二十七章 德州行宫的刘三儿(下)小修 第二十八章 德州行宫的陈演(上)小修 第二十八章 德州行宫的陈演(下) 第一章 清河县衙的小夫妻(上) 第一章 清河县衙的小夫妻(下) 第一章 清河县衙的小夫妻(中) 第二章 清河漕帮的李老四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一)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二)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三)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四)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五) 第三章 清河县的豆腐西施(六)1800 第四章 清河漕帮的连震云(二)小修 第四章 清河漕帮的连震云(一)小修 第四章 清河漕帮的连震云(三) 第四章 清河漕帮的连震云(四)小修 第五章 清河许家的莲香 小修 第六章 典史府里的连震云(下)小修 第六章 典史府里的连震云(上)小修

“现在是康熙三十七年啊……”齐理喃喃自语,打听到年头对她实在没有任何意义。转生到这年代是年轻气盛的后果。当她发现工程事故是承包商偷工减料引起后,若是能沉住气,不让人察觉地报告给总监理师,便不会如此轻易被丧心病狂的承包商害死吧?齐理伸手抹了一把脸,长着茧子的粗糙小手带去了面上大半的泪水。好在有哥哥嫂子在,爸爸妈妈听到这个消息,能撑过去吧?

众人更是马屁如潮,不需李全儿多说,几个太监将地上的尸体拖到了白杨树林深处掩埋,其余的人将孩童们赶上了三辆破旧大骡车。

或是因着没有树枝阴影的遮挡,满旗大贵人八爷身后的太阳光芒万丈,照着他一身织绵华服,腰间玉带莹光流动,脸却看不清,他手中的金锁片被阳光晃得闪亮亮,刺疼了齐粟娘微微抬起的眼。

李全儿目送八爷向京城而归,待得蹄声远去,再也见不到影儿,方转过身来扫了一圈地上的三十来个男女孩童,击了击掌,笑道:“小的们,替这些娃儿们寻条活路罢,也是主子打赏我们辛苦了一夜。”

孩童们个个惊吓,便是齐粟娘也听得目瞪口呆。她这几日已是反复思虑,见得身份卑微、世道凶险,便想低头。原也是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打算,为奴为婢地先熬过眼前这段再说。如今听得这话,心里凉透,方知这世道果真与她前世大不一样。

齐粟娘既见得水浅岸近,村落不远,暗暗咬牙,终是趁着众人夜半沉睡之时,避开了帮闲的看守,用从船舱底捡来的旧油布包着小崔的棉衣、省下的窝头、偷来的火煤,顶在头上,从船后下水而去。

亮更钟响。

甩鞭声和人牙子的叱喝声连连响起,因为赶得太急,破车厢摇动得极是厉害,把车厢里的人甩得左摇右晃。齐理扫了一眼车厢里照旧睡得沉酣的十来个孩子。孩子们和她一样,都穿着破旧的粗棉衣裤和烂布鞋,隐隐约约看得见几个男孩脑后短短小小的辫子。齐理身上又是一阵哆嗦。她虽是工科出身,毕业后专泡在工地上,文史知识全不感兴趣,早抛到了脑后,也能一睁眼就看出现在是什么朝代。

“罢了,因是……昨夜方赏下来的,今儿必要上身,倒叫我年初一的出京追了几十里。”清亮的声音乍然响起,柔和的语调中带着森冷的贵气。原本就因恐惧而屏住呼吸的孩子们立时将气息压得更轻。齐粟娘觉得气都喘不过来了。

齐粟娘满心惊异,马上的人个个穿着油光水滑的皮袄子,戴着皮帽子,显是出身不凡,有七八十人还挎着腰刀,皮袄子下的箭袖青袍看着分明是官服。

齐理一惊,连忙用袖子把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含糊道:“有……有一些想,小崔哥,你不睡了?”昨天傍晚她醒来时,孩子们都在外头院子里玩耍,只有这个男孩在照料癫症发作的“粟娘”,别的孩童都叫他小崔哥。

钢刀从刀鞘中拨出的声音蓦然响起,齐粟娘全身僵硬,牙齿打战,不过是正中那位满旗大贵人的一个手势,人牙子和两个帮闲哼都没哼一声,便丢了性命,咽喉上的伤口泊泊地流出鲜血,淌了一地。

齐粟娘原本就水性好,又想着附身的女童是永定河边人家,断无不识水性之理,便仗着虽有隐疾却甚是结实的身体,抗过了初春河水的寒冰,不多会便游上了岸。

“……是,我叫齐粟娘……”当初的齐理,现在的齐粟娘把眼泪在小崔的衣襟上擦去,抬起头来,正要说话,只听得外头又是一阵鞭响,人牙子的叱喝声传来,“快!快走!”

此处已是远离河岸,脚边仍是泥泞一片,泽地绵延,不见一个活物,全无一点人踪。不远处的村庄冷冷寂寂,如死城一般,与天津、临清、淮安这些沿河大镇的人物繁华全不是一回事。

这些孩子小的不过是六七岁,大的不过就是十三四,都以小崔为首,和他说话,听他安排。小崔一时顾不上齐粟娘。齐粟娘见得孩子们都醒了,也不再开口。她来这世上,见着的只有人牙子、帮闲和孩子们。他们说话时遣词用句、行事时进退礼数,与她前世里全不一样,她稍不留意就会露了破绽。小崔虽是甚有见识,但心疼她有病,把她当自己的四妹一样照料,多半不会怀疑她,她也只敢说上几个字,更不敢去和别的孩子亲近,只能躲在小崔身边装呆愣,看着他和孩子们说话,暗暗模仿。

崔浩见得齐粟娘日日呆愣,只道她想爹娘,又在白杨树林里见了死人,受了惊吓,便时时逗她说话,平日里也颇多照应。过得几日,齐粟娘终是少了些发呆的时间。

焦七是个青脸瘦汉,带点文气,唇上两条八字胡,粗蓝布的长袍左角时常掖在元青束腰带上,着着极是精明干炼,一口地道的京片儿,却不知是旗人还是汉人。

齐粟娘悚然一惊,立时爬起,连滚连爬跑进村落,方一入村口,她便暗暗叫苦。船上远远看着竟全是假像,这村子处处断墙残垣,黄泥地里半埋半露着破布、断枝、烂桌椅等各种物什,偶或现出鸡、狗等各类家畜的残躯,分明是一处受灾后被遗弃的村子。

  • watch
    重叹了&让自己 发表了帖子
    2022-05-20 11:42:44

    齐理重重叹了口气,昨天晚上她用过各种方法想让自己从恶梦里醒来,最后以痛得大哭而告终,她已经认命了。

  • watch

    &,李全 发表了帖子

    2022-05-20 05:13:14

    八爷似是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回去了,李全儿,余下的事你料理了罢。”说罢,马蹄声起,近百骑快马从树林边疾驰上官道,在轰然声中向北而去。

  • watch
    服,腰&动,脸 发表了帖子
    2022-05-21 03:18:45

    或是因着没有树枝阴影的遮挡,满旗大贵人八爷身后的太阳光芒万丈,照着他一身织绵华服,腰间玉带莹光流动,脸却看不清,他手中的金锁片被阳光晃得闪亮亮,刺疼了齐粟娘微微抬起的眼。

  • watch
    黑漆漆&头驶去 发表了帖子
    2022-05-20 03:20:52

    天还是黑漆漆的,三辆破旧的大骡车急急驶出了京城朝阳门,在郊外官道上飞奔,向通州张家湾漕河码头驶去。

  • watch
    一边安&不被送 发表了帖子
    2022-05-20 12:22:03

    小崔哥一面招呼着孩子们靠在一起取暖,一边安慰道:“大伙儿都别多想,当初爹娘卖了我们,也是为了让我们有口饭吃,又能让弟妹们活命。虽是照旧要被卖出去,只要不被送去那些腌脏地,哪里都是一样。”

  • watch

    &一开始 发表了帖子

    2022-05-20 11:12:25

    清晨的阳光一线接一线地漏了进来,照在了齐粟娘的脸上。齐粟娘侧目从车厢里的裂缝里看去,初升的太阳散发着金红色的耀眼光芒,康熙三十七年的大年初一开始了。

  • watch
    道:“&我姓齐 发表了帖子
    2022-05-20 09:39:50

    齐理沉默半晌,把头埋在小崔怀里,含糊道:“我姓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