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生活
暴君他人设又崩了
第7章 太不安生了 第8章 这儿子也太疯了! 第9章 你是豆腐做的吗 第10章 怕什么,左右就是一颗脑袋 第11章 他有让他禀告这个? 第12章 娘娘你这战术改的好 第13章 皇上对婉妃娘娘心细着呢 第14章 这下好了,她真成活靶子了 第15章 这太后心思极深,手段高超 第16章 她竟还有这种手段 第17章 在宫外除掉她? 第18章 她最怕戚煜!没有之一! 第19章 你现在不让他哭,回去他还得哭 第20章 皇上他自己的意思? 第21章 皇上一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第22章 戚煜是重生的 第24章 全都拉出去砍了 第23章 掉水里,感染风寒 第25章 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第26章 君无戏言 第27章 对她好,会上瘾? 第28章 自古君心难测 第29章 你没这个本事,放心吧 第31章 小皇叔,容亲王 第30章 出宫 第33章 不知者无罪 第32章 一刻不让他省心 第34章 不能喝酒 第35章 有刺客! 第36章 一个不留 第37章 为救他? 第38章 有天庇佑,自然无事 第39章 你伤的不是脑子 第40章 要记住这次的教训 第41章 我自有判断 第42章 什么叫差不多? 第43章 是不是太过严苛了? 第44章 被揣测的还少吗 第45章 婉妃不错 第46章 一定要先找到戚霁! 第47章 她脑袋是不是又有了危机 第48章 不见 第49章 皇帝也是人 第50章 没亲眼见过 第51章 只要皇上在一天,便只有我们戚国欺负别人的份 第52章 大奸臣三哥! 第53章 天赐良机 第54章 不能见死不救 第55章 女主没来 第56章 还怎么看对眼? 第57章 谁欺负她,就是欺负本宫! 第58章 更是臣子 第59章 有事禀告,不敢睡 第60章 可知欺君之罪怎么写 第61章 知道了,你想活长一点 第62章 给你一块免死金牌? 第63章 又出了事! 第64章 对啊,他还可以杀别人 第65章 我会看着办 第66章 婢女千红 第67章 我不行,你别找我 第68章 他这也太不对劲了 第69章 婉妃,可有此事 第70章 不能不罚 第71章 一个弃子而已 第72章 霁亲王 第73章 娘娘,不好了! 第74章 你血口喷人! 第75章 一环连着一环 第76章 杀无赦 第77章 太多特权 第78章 估计没人能受得住 第79章 真是宠坏了 第80章 遣散后宫 第81章 想都不要想 第82章 这是未雨绸缪 第83章 全是为了保护她 第84章 腹痛难忍 第85章 她服过避子药? 第86章 不干不净的东西 第87章 还有活路吗? 第88章 其心可诛 第89章 再等等 第90章 她好像有点喜欢戚煜了 第91章 文武并进 第93章 我是不是要醉了? 第92章 还是嫌脏吗 第94章 乱说真话? 第96章 她真是穿书的? 第95章 你再乱动,我弄死你 第97章 碰到了我,算你倒霉 第99章 你真想知道? 第98章 你连路都走不好了吗 第100章 不要对我这么好

她还身体都在抖了。

但下一刻,李婉婉又理解了。

“臣妾见过皇上。”李婉婉赶紧福身行礼。“臣妾脸过敏了,会污了皇上的眼,还请皇上恕罪。”

“皇上说了,”高瞻面不改色又躬身,“婉妃娘娘纵然已经是一具尸体,也得抬过去。”

戚煜却已经放下长剑,一脸温柔的大步朝她走来。

“娘娘,请吧,辇车已经在门口等了。”高瞻躬身,极其恭敬的说道。

寒月楼是皇宫内最高的楼阁,高九层,站在第九层,百里之外的景象都可以看见,格外壮观。

早知道她会穿到自己写的书里,她怎么也不会将这个人写的这么可怕。

高瞻身后竟然还跟着御林军。

“娘娘,大喜!大喜!皇上翻你牌子了,很快便有人来接了。”

“来。”他温柔的牵着她的手,带她来到月台边,“跳下去。”

瞥的李婉婉头皮瞬间发麻。

年轻帝王一身黑金衮服,俊美无俦,举世无双。

尽管先帝的正宫皇后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将他母妃做成了人彘,活活折磨致死,他才如此报复,但他这报复的手段,可着实吓坏了满朝文武、举国上下。

这个世界谁不知道,这人登基那日,在大殿之上,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亲手将先帝的正宫皇后给生生千刀万剐了。

来者不善啊。

李婉婉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可是九层!她跳下去,还有命吗?!这人,绝对是个神经病啊!

“可你怕。”

李婉婉:“……”操。

  • watch
    正跟没&情不一 发表了帖子
    2021-09-17 03:24:05

    李婉婉正跟没骨头一样趴在软榻上看话本,猛然听见这个,差点从榻上一头栽下来。怎么回事?!这怎么跟她写的剧情不一样!

  • watch
    …哪能&劳烦公 发表了帖子
    2021-09-14 11:54:02

    李婉婉摸摸自己满是红疹子的脸,一脸歉意的微笑:“公公,你看我这脸……哪能如此过去污皇上的眼,是我福薄,这档口竟过敏了,没法过去侍寝,真是对不住了,让公公你白跑一趟。还得劳烦公公,如实禀告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