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分类 章节库 资讯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黑莲花庶女被迫精分




第7章 琰华 第8章 计划 第9章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第10章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第11章 真相(一) 第12章 真相(二) 第13章 真相(三) 第14章 真相(四) 第15章 真相(五) 第16章 慕文渝的绝路(一) 第17章 慕文渝的绝路(二) 第18章 慕文渝的绝路(三) 第19章 叛乱 第20章 显灵? 第21章 踏着血海,回来了 第22章 玉簪记(一)耳光要成双 第24章 玉簪记(三)打压 第23章 玉簪记(二)教训 第25章 玉簪记(四)变脸 第23章 玉簪记(五)出气 第24章 激将 第28章 反抗 第29章 棋子 第30章 断肠花 第31章 嫡庶 第32章 干涉 第33章 忍 第34章 光脚不怕穿鞋的 第35章 脸面 第36章 失望 第37章 慕文渝 第38章 身份 第39章 盘根错节 第40章 继室 第41章 送上门的机会 第42章 变态 第43章 无法释怀 第44章 伤痕 第45章 血脉之亲、疏冷 第46章 眼盲 第47章 利益、失望 第48章 法音寺之灾(一)世家 第49章 法音寺之灾(二)蛇口逃生 第50章 法音寺之灾(三)连环计 第51章 法音寺之灾(四)调戏 第52章 法音寺之灾(五)无聊的针锋 第54章 法音寺之灾(七)清光县主姜柔 第53章 法音寺之灾(六)火灾 第55章 报仇、倚仗 第56章 审问(一) 第57章 审问(二) 第58章 拉下水(一) 第59章 拉下水(二) 第60章 拉下水(三) 第61章 偷盗(一) 第62章 偷盗(二) 第63章 偷盗(三) 第64章 偷盗(四) 第65章 取代 第66章 簪发 第67章 上贼船 第68章 不小心救了个活阎王(一) 第69章 不小心救了个活阎王(二) 第70章 挑拨 第71章妹妹长妹妹短 第72章谁的热闹 第73章 中毒(一) 第74章 中毒(二) 第76章 试探(一) 第75章 中毒(三) 第77章 试探(二) 第78章 掌控 第79章 醉酒(一)玉碎 第80章 醉酒(二)孤独 第81章 最近就、挺无语的 第82章 绝境(一)蠢货 第83章 赶入绝境(二)演戏 第84章 绝境(三)激怒 第85章 绝境(四)杀女 第86章 绝境(五)厌弃 第87章 绝境(六)审判 第88章 绝境(七)祸水东引 第89章 绝境(八)母债女偿 第90章 绝境(九)鱼死网破 第91章 得意、私生子 第92章 怨愤 第93章 辜负、继室 第94章 无能、无奈 第95章 伤害、喜事 第96章 拜师宴? 第97章 刺客 第98章 醉鬼再次上线 第99章 看人下菜碟 第100章 冷冰冰的师傅上线

今年应该是二十一?还是二十二?

花一样的年纪,还有花一样的容貌。

繁漪冷眼看着那石子路。

“莫不是戏文本子里都是骗人的,死了以后就是这样飘飘荡荡的?”

蹲在地上仔细观察着婆子擦洗的地方,凹凹楞楞的石子路沾了水,酉时末的光线下石子上竟有浮光幽幽。

屋子里哭声渐渐停歇,大约是开始商量她的后事了。

南苍可叹了两句慕繁漪可怜,疑问道:“你怎么发现不对劲的?”

也就是在前不久,她因为“误食寒凉之物”,已经无法生育。

婆子这会子来擦洗石子路的意图,就再明显不过了!

一侧首,就看到日理万机的父亲大人就坐在她身侧,一动不动的眼望着人群之前的那一片湖色幔帐。

夏日里的梧桐茂盛,又是在傍晚时分,人躲在上头倒也没人能察觉。

繁漪拧眉斜了那几个姑娘一眼,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点着额角,实在无语:“到底是我的人缘太差,还是你们太没教养,竟还有在我咽气的时候讨论这些的?”

细密的雨丝覆满了高大梧桐的叶片,似一层六月蜜桃的细细绒毛,雨水覆的厚了便凝起了一滴晶莹在叶尖儿上坠了坠,落在树下的一株舒展的芭蕉上。

烛火透过红纸泛着红光,映着桐荫密密、碎碎桐花流泻落了抹淡墨如水的影子在一汪水面,伴着栀子清郁香气影影绰绰的恍惚了人心。

但再多的感情不会表达,和没有又有什么区别呢?

繁漪冷眼瞥了瞥嘴角,居高临下的睇着袁妈妈,“平日里待你也不薄,拿我银子的时候可笑的眼角纹路都成花了,旁人都在给我号丧呢,你却来洗地!我摔下去的时候就你在身边,拉我的时候道你要是这么积极,我都死不了了!”

没错。

嫡母姚氏便是为了这个,也不会杀她才是。

有婆子在廊下点起一盏盏的琉璃灯,昏黄的火光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细雨朦胧下恰似鬼火一般飘忽不定。

因着今日是老夫人的生辰,府中都挂着红灯笼。

  • watch
    子紧跟&着南苍 发表了帖子
    2021-09-18 06:56:56

    繁漪撸了撸袖子紧跟着南苍的身影过去:“我到要瞧瞧哪个坏蛋要害我了!”

  • watch
    了捂心&静的感 发表了帖子
    2021-09-19 01:31:58

    繁漪捂了捂心口,平静的感知里慢慢席卷出一片灼痛的惊涛骇浪。

  • watch
    上仔细&凹楞楞 发表了帖子
    2021-09-19 01:46:19

    蹲在地上仔细观察着婆子擦洗的地方,凹凹楞楞的石子路沾了水,酉时末的光线下石子上竟有浮光幽幽。

  • watch
    那么,&候好有 发表了帖子
    2021-09-18 03:01:42

    那么,很有可能是有人收买了袁妈妈坐下的一切,以防事情败露的时候好有个替死鬼了。

  • watch
    “我是&里的, 发表了帖子
    2021-09-20 04:34:55

    喊了两嗓子,觉出几分不对经来,“我是死在水里的,又没在地上留了什么血迹,这会子都在下雨了,她擦什么地?”

  • watch

    &是慕云 发表了帖子

    2021-09-19 03:08:18

    而南苍,是教授慕琰华武艺的师傅捡来的孩子,但不知是不是那师傅不靠谱,南苍一直都是慕云湘照看着的,两人自小一起长大,就如亲兄弟一般。

  • watch
    繁漪活&候也曾 发表了帖子
    2021-09-19 01:59:49

    想她慕繁漪活着的时候也曾养在老太太跟前,即便嫡母暗地里的不待见,好歹也是主子么!